手机上阅读

第384章 最想做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举行婚礼?

    是我听错了吗?

    我很想醒过来,问白芹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娶我。免-费-首-发→【追】【书】【帮】

    毕竟,曾煜还没有恢复记忆,我还是个植物人。

    我一直在幻想着当曾煜的新娘,在那一天中,我一定是最美的。

    可我不想躺着举行婚礼。

    我虽然很感动,我即使很可能就死了,或者一辈子都醒不过来,曾煜竟然没有想过重新找。

    他还陪在我身边,还想要娶我 , 完成之前的承诺。

    可不一样了啊,都变了。

    我现在能听到声音 , 却醒不来,更无法站起来。

    这对曾煜是不公平的。

    我甚至有想过 , 如果我这一辈子都只能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 , 我宁愿死,宁愿曾煜重新找一个爱他的女人,也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晚晚 , 你一直都想嫁给曾煜,终于梦想成真了 , 我很开心 , 但是我想看到那个健健康康的顾晚,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能醒过来吗?你都睡了一年了。”

    白芹……

    我听见了 , 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 我醒不过来。

    “曾煜虽然忘记了一年的记忆,但他记得你救过他,还有查理那一次,可能这就是命运 , 即使他忘记了,但他还是重新爱上你了,你忍心让他看到一个睡着的新娘吗?”

    忍心吗?

    我当然不忍心,这对曾煜来说 , 太不公平了。

    要嫁,我也要四肢健全的站在他身前。

    不然 , 这太委屈他了。

    “你来了。”

    “她怎么样?”

    是曾煜的声音 , 我很激动 , 想到他要娶我,我甜蜜的同时也难受着。

    “还是没有醒过来。”白芹声音很失落。

    “你先回去 , 这里交给我。”

    “好。”

    随后 , 我感觉我的手被一个温暖的手掌包裹着。

    “因为我失去了我们之间的记忆,所以你要用沉睡来惩罚我吗?”

    曾煜的声音有些痛苦 , 还带着几分冷和无可奈何。

    不是的。

    我没有要惩罚你啊。

    我很想开口说话,拥抱和亲吻我最爱的男人,可上天为什么让我只能听到,不能说话呢?

    “在泰国见你第一眼就感觉你不一样,不仅熟悉,一笑一挚都牵扯着我的心,让我想要去靠近,只是,你还没给我机会好好去探究,你就沉睡了 , 顾晚,即使你不出现,秦老板也跑不掉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知道,曾煜他有能力让秦老板有来无回。

    可我是人,不是机器,更何况,那时候曾煜的所有计划我并不知道,也没有参与。

    我只知道,我的男人,他陷入了危险之中。

    如果我能坐视不管,或许 , 我对曾煜的感情只是昙花一现。

    “当你出现的时候,知道我有多震惊吗?胸口下意识的疼痛起来 ,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原因,为什么会那么担心你 , 我尽量不要秦老板发现你在身后 , 但你还是出事了。”

    他的唇贴在我的手背上,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肌肤上,我感觉到十分温热。

    他的温柔让我没办法招架。

    即使失去了记忆 , 他仍然还是那么担心我,这是不是所谓的心灵相通。

    不管我和他是什么现状,他都会因我的一举一动而牵动着呢?

    曾煜,你知道吗?

    我好爱你 , 不管是你的善良还是你的黑暗 , 我爱全部的你。

    我谢谢上帝给我这么好的你。

    只是,能不能别委屈自己 , 等我醒来 , 我一定穿着最美丽的婚纱嫁给你,好不好?

    如果有心灵感应,你能感觉到我的心思吗?曾煜……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脑海里浮现出他那张深邃绝美的轮廓,唇角微微上扬都带着只属于我的温柔。

    他说,“好好睡 , 你会是我最美的新娘,若不是良第给我说了你和我的曾经,我不会想到 , 原来你在我失忆时,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 谢谢你 , 没有离开我。”

    我很想睁开双眼 , 但是不能。

    我想告诉他,那不是付出 , 而是我坚信 , 他会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眼角微微湿热 , 我直到,我落泪了。

    曾煜握住我的手用力,他立即喊我。

    “顾晚?”

    他以为我是醒了,但我只是落泪而已。

    “顾晚,你如果醒了,就回答我。”曾煜有些激动的声音传来。

    不能动,还是不能动。

    后来,曾煜离开我去找医生。

    他找来了周良第。

    周良第翻了翻我的眼皮,又探了探我的心脉 , 才得出结论,“晚晚应该是能听到我们说话,你说了什么?”

    曾煜沉默了,或许他握住我的手,安静的时候只是不自禁的说了一些煽情的话。

    但当别人闻起来,他又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她哭了,说一些让她开心的。”周良第说。

    “她会醒来吗?”

    “意识变得清晰,离醒来的日子不远了,曾煜,我建议你延后婚礼,晚晚不会希望你委屈自己,况且,举行婚礼怎么能让顾晚看不到呢?”

    周良第在和他商量着我和曾煜的婚事。

    我很想曾煜答应 , 但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他怎么会答应呢?

    他一旦决定的事,谁也没办法阻止。

    何况 , 在他的心里,他认为欠我一场婚礼 , 又或者 , 他抱着和我举行婚礼刺激我,或许我会尽快醒来。

    如果真的脑死亡,或者反反复复发生前几天那样的事 , 我可能真的会死。

    “娶她,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

    半响 , 我听到曾煜这么说。

    胸口像是被一块石头压着堵得慌 , 我很想撞进他的怀里大声哭一场。

    娶我,是你想做的事。

    那么嫁给你 , 是我毕生的愿望。

    “你先出去吧 , 我在这里陪她。”

    “好,有什么事叫我。”

    “嗯。”

    曾煜重新坐在了我的身边,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那样 , 只是坐着。

    他将我从床上扶了起来,坐在我的身后,我整个人都靠在他的怀里。

    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颈项里 , 属于他的气息将我包围了起来,暖暖的让我很舒服。

    他的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上 , 双手环住我的身体。

    我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

    我既然不能改变他的想法 , 那我便听他的 , 嫁给他,不管我那天有没有醒过来 , 我一定是他最美的新娘。

    他没有说话 , 就只是抱着我。

    像是在想事情 , 像是陪着我,又像是在发呆。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仍然这样抱着我,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偶尔揉了揉我的手。

    他应该身体都在发麻。

    我在想,这一年里,他是不是都是像现在这样抱着我呢?

    那该有多累呢?

    或许是晚上了,他将我平躺着放下来,又睡在了我的旁边,将我抱在了他的怀里。

    温暖的气息包围着我 , 我甚至没觉得自己目前是个活死人。

    只感应到他的呼吸,他的温度。

    这样的安静……

    他起了身子,两片唇落在了我的唇上,轻轻摩擦着,最后深深的一吻,这才重新躺下将我抱在怀里。

    唇上似乎还有他的气息。

    我除了不能动,其他感知都很敏感。

    以至于,我感受到曾煜下身的僵硬……

    我昏睡了一年,那他这一年只能吃素。

    我心疼他,我记忆中的曾煜,那方面完全不节制,更不要说忍了一年……

    一直清醒着意识,我也会觉得很累 , 缓缓地,我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在拉萨的时候 , 天气非常寒冻。

    我坐在车上,想发动车 , 外面浓雾很重 , 我只好将车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男人忽然打开车门进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抱住了我 , 我身上的大衣将他整个人包围住,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别动。”

    之后 , 他冷着声音说。

    再之后 , 梦境又变了,我回到了很小的时候 , 我还被外婆抱在怀里。

    男孩儿穿着白色的衬衣 , 手上拿着弹弓,他对着曾贤说了什么。

    我活了下来。

    画面再次转变到一个空档的屋子里。

    他将我搂在怀里。

    “乖女孩,别怕。”

    身体传来疼痛,他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 随后是一声巨响,他还是抱着我。

    “晚儿。”

    又不知道画面转到什么时候,他满是深情的叫着我的名字。

    猛地 , 我睁开了双眼,急促的呼吸着。

    “再戴上那个蕾丝花边 , 这就完美了。”

    我听到白芹的声音。

    缓缓的 , 我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 许久没有睁开双眼,我感觉眼眶很痛 , 那强烈的阳光刺得我睁开不开眼。

    镜子里面 , 白芹转过身来 , 她似乎已经习惯对着昏迷的我说话,也没注意看我,就笑嘻嘻的说,“晚晚,一会儿我大外甥就……”

    话说到一半,她停了下来,快步走到我面前。

    “晚晚?”

    我动了动唇,才发现喉咙很干渴,我说不出来一句话。

    “晚晚,你真的醒来了吗?”白芹喜极而泣 , 她握住我的手,身体都在颤抖着。

    见我有些木讷的样子,她哭着笑了起来,“你怕是不知道吧?今天是你的大婚日子,不行,我要去告诉他们。”

    我动了动手,想抓住白芹,但我四肢酸软得没办法用力,我只吐出了一个字,“别……”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