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5章 顾晚,我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脑子里一片混乱,呼吸还很不顺畅。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白芹停了下来,立即给我倒了一杯茶水,“你先喝点水,别急,我慢慢给你解释。”

    我疲惫的闭了闭眼,脑海里是这几日昏睡时所听到的话。

    我看着镜子里自己一袭纯白婚纱,这到了我和曾煜婚礼当天吗?

    “晚晚,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能说话吗?”白芹情绪很激动,她那表情,是恨不得把我醒了的事告诉所有人 , 只是我叫住她,她没办法。

    “……能。”

    太久没说话了 , 我的语言能力似乎退化了。

    嗓音还是沙哑着,发声的时候都感觉很困难。

    “你终于醒了 , 晚晚 , 你可知道你昏睡了快一年。”

    脑子里一片混乱,和秦老板发生枪战的那一天还清晰着。

    如同昨天发生的,竟然有一年了。

    昏迷的过程中 , 那些细细碎碎的语言重新回到了我的脑海里。

    我思绪清晰了许多。

    “白芹。”我喊她的名字都有些艰难。

    “嗯。”

    “你是不是生了个女儿,叫草莓?”我抬眼问她 , 一句话说完 , 我都气喘呼呼的。

    白芹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你怎么知道?”

    看她这个表情,我就知道 , 的确有草莓的存在 , 我以为那些细细碎碎的声音都是我迷迷糊糊做的一场梦。

    “我听到了。”

    “你的意思是,你昏迷的这一段时间,我们说话,你都能听到吗?”白芹喜极而泣 , 问我的声音都颤抖着。

    我握住她的手点头,长长的呼吸了一下,才慢慢说道 , “也不全是,应该是最近才听到。”

    “谢天谢地 , 只要你醒了 , 一切都好。”白芹握紧了我的手。

    “曾煜 , 他……”提起他的时候,我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他在外面忙着呢 , 今天宾客很多 , 晚晚 , 这是你们的订婚宴。”白芹立即给我解释。

    订婚宴?

    刚刚不还说是大婚日子吗?

    想来,在白芹的眼里,没什么区别。

    白芹在我的旁边坐了下来,挽着我的手,“本来是要直接结婚的,但良第说你可能会在最近这段时间类醒过来,所以,结婚宴就变成了订婚宴。”

    我意识有些朦胧,曾煜给我说过的一些话 , 我都忘记了,大脑很放空,甚至感觉很木讷。★首★发★追★书★帮★

    “他,记起来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白芹。

    我其实不想听到那个我不愿意听的答案,但那是事实,即使我想忽略听到曾煜没有恢复记忆的话。

    “没有,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但晚晚,他有时候会一个人陪着你发呆,一呆起来就是一整天,我总感觉到 , 他是记起了一些,只是没有全部记起。”

    我听白芹这么说 , 心微微动了动。

    他是记起了一些吗?那他记起来的那一部分又是什么时候,我和他的感情又在什么程度呢?

    “他说要和你结婚的时候,我们也吓了一跳 , 毕竟他还没完全想起来 , 既然他不管不顾的要娶你,晚晚,我总觉得 , 他是记起来一些重要的事。”白芹又说。

    我又喝了一口水,胸口在上下起伏着 , 心也在剧烈跳动着。

    他是记起来了吗?

    我看向门口 , 好想,好想见他。

    “晚晚 , 既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曾煜他们你醒来了 , 要不然,我瞒着他,你找个合适的机会,重新站在他面前?”白芹询问我的意见。

    她的点子永远都比我多。

    我也想给曾煜一个惊喜 , 他守了我一年,一般的人,遇到这种情况 , 怕是都另寻新欢了。

    我感谢,我爱上的这个人 , 他不是一般人。

    “好。”我点头 , 也很感激白芹。

    “来 , 我扶着你,你走两圈,先活动活动?”

    “嗯。”

    白芹扶着我 , 我慢慢起身 , 很久没有自己行动了 , 走路的时候会觉得酸软。

    但在这一年来,我并不是一直躺在床上,曾煜和白芹都会给我按摩,我的身体也不会那么僵硬,在屋子里走了几圈之后,便能找到重心。

    “白芹,你丢开,我自己走走看?”

    “好,你小心,我就站在你旁边 , 如果累了就扶着我。”白芹担忧的看着我。

    触及到她的视线,我的心很暖。

    其实,我真的是幸运的,即使和曾煜在一起之后,经历了很多磨难,但我爱的人,爱我的人,她们都没有离开我,一直在我的身边。

    松开白芹之后,我微微闭上了双眼。

    又睁开了双眼,我环顾着四周 , 屋子被鲜花布置得很美,呼吸间除了鲜花的香气 , 还带着一丝浪漫的味道。

    我看着前方,就好像曾煜站在那里 , 他在等着我靠近。

    一步 , 一步。

    我往前走,一开始有点重心不稳差点摔跤,白芹扶着我 , 我又让她放开。

    慢慢的,我走路也正常起来 , 不会摔倒 , 也不会觉得头晕。

    “晚晚,你感觉好吗?”白芹问我。

    我缓缓点头 , “嗯 , 一切都挺好的,我再多走走。”

    “一会儿你要穿高跟鞋,你能穿着高跟鞋走路吗?”白芹很担心我,毕竟 , 见我走路还有些摇晃。

    睡得太久了,忽然走路,的确很难受。

    我有些迷茫的看着她 , 我能赤脚走路,但穿上高跟鞋是不能的啊……

    “好了,你先坐着 , 别强迫自己 , 高跟鞋穿着没办法走 , 就让曾煜抱着好了,反正他喜欢。”白芹说着 , 又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脸上的笑容 , 也勾起了唇。

    我重新回到椅子上 , 就在我想和白芹多说话的时候,我听到一阵脚步声。

    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

    随后,又听到敲门声传来。

    “是曾煜来了,晚晚,你闭上眼继续装睡。”白芹立即小声对我说。

    我点头,闭上了双眼。

    又像是回到了之前的状态,能听到声音,不能动。

    不是不能动,而是我要控制自己。

    就像白芹说的 , 给他一个惊喜。

    “她怎么样?”

    是曾煜的声音,我的心跳变得快速起来,手在白沙里握成了拳头。

    我感觉到他来到了我的身边,似乎是站在我的身后,直勾勾的看着镜子里的我。

    那折射过来的光芒让我感觉很炙热。

    他看了我一瞬,才来到我的左边,修长的手指游走在我的脸颊上,温柔极了。

    “顾晚,我来了。”

    我心里一动,这一声‘顾晚’,竟然比任何时候给我的感觉都动听。

    他来了 , 就站在我的面前,带着我出去见宾客。

    随后身子悬空 , 整个人都被他抱了起来,我的头像是以往一样靠在他的胸膛上 , 还能听到他的心跳声 , 一下一下的循环着,不急不缓。

    这种感觉太好了。

    我很想睁开双眼看看他,像是在无数个夜晚他吻安我那般去亲吻他的唇。

    强撑着不去这样做 , 心里想着白芹的话。

    我应该在特殊的时候,给他惊喜。

    曾煜身上的味道非常好闻 ,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 才听到十分嘈杂的声音,还有人惊呼的声音 , 似乎没有想到 , 曾煜要订婚的对象竟然睡着了。

    或许,他们并不直到我是处于昏迷之中。

    “天啊,曾老板的新娘好漂亮,只是为什么沉睡着?”

    “这件事你不知道吗?据说是在泰国的时候受了重伤,一直没能醒来。”

    “这么说,曾老板是娶的植物人?”

    “嘘 , 小声点,别瞎说,别被他听到了。”

    这样的议论声并不是一个地方传来的 , 有人觉得曾煜白痴,也有人因此对曾煜一见钟情 , 觉得他太深情。

    饶是外面再热闹 , 我也没睁开眼 , 就静静的睡在曾煜的怀里。

    “哇,晚晚姐今天好漂亮。”

    我听到萧清的声音了 , 心神一动 , 说起来 , 我和萧清还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了。

    “恭喜。”

    又是唐希的声音,听不出来喜怒哀乐,但我能深深的感觉到,他是真心带着祝福的。

    “谢谢。”

    曾煜会说谢谢了,这让我很意外。

    或许,收拾秦老板那天,曾煜就对唐希没有了敌意。

    只是,我还不清楚,曾煜对唐希的了解有多少。

    不去想长远的事 , 现在让我最开心的一点是,曾煜和唐希并没有相互仇视,这比什么都好,我相信,原谅,是最对的选择。

    “她还是没有要醒来的意识吗?”

    听唐希这么说,我总觉得,他好像离开我们很久了。

    也对,之前昏迷中,我都没听到过唐希的声音。

    “良第说,就快了,新疆那边平乱还顺利吗?”

    曾煜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 , 随后又关系其他的事。

    “一切顺利。”唐希的声音还是那么淡漠。

    “那就好。”

    “唐队,你是打算什么时候再回去新疆?”之后 , 我又听到萧清的声音,像是无意识的问一句 , 又像是很想直到。

    半响 , 才听到唐希缓缓回答,“过两天再回。”

    “这样啊……”

    为什么我从萧清的声音里听出来了几分不舍?

    “晚姨。”

    这时候,小朋友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打乱。

    我听着这个声音 , 不太能认出来是谁。

    直到七月开口说话,“叫曾叔叔了吗?”

    “曾叔叔,我刚刚看到晚咦眼睛在动耶 , 好美丽。”

    一句来自小朋友的赞扬让我胸口加速。

    我绝对没有动眼睛 , 或许是睫毛动了,七月家的儿子还不知道什么是睫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