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一生只娶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立即,我就感觉到几道视线落在我的脸上。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咦,刚刚就在动啊?”

    “好了,小孩子别胡说八道,晚姨不是还在睡吗?”七月的声音很严厉。

    大概因为孩子的一句玩笑话,让曾煜变得激动起来。

    我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降僵硬着。

    见我没有醒来,似乎又很失落,“没事。”

    “我我真的看到了,晚姨怎么又睡着了。”

    他仍然很执着。

    七月家的孩子还真是精灵,他满是稚气的声音让我的心窝里暖暖的,我快要装不下去的时候,又听到叶连硕的声音。

    “都来了?”

    “爸爸。”

    视线都落在了叶连硕的身上 , 这算是解救了我。

    曾煜更用力的抱着我,像是抱着某件宝贝一般。

    “乖。”叶连硕对儿子的声音满是宠溺 , 随后又才说,“良第还没到吗?”

    “你以为都像你?良第一早就在这里了,在那边帮忙。”七月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责怪。

    “我过去看看 , 还有几分钟就要举行正式举行订婚宴 , 曾煜,你这里有需要我帮忙的吗?要不然我把轮椅推过来,让晚晚坐下来?”叶连硕询问曾煜。

    “不了 , 我抱着。”

    “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以前喜欢抱着 , 现在也喜欢抱着 , 晚晚要是现在醒来,该多幸福。”

    叶连硕一句话也牵扯起了我的回忆。

    “是吗?我以前也这样抱着她?”曾煜的声音有些扑朔迷离 , 还有些低沉 , 听起来性感又嘶哑,就好像是对我才有的宠溺。

    “嗯。”

    “对了,我在门口看见洛雪了,她以前伤害过晚晚 , 今天来也不知道是祝福还是做什么,要她进来吗?”

    我听着叶连硕的话,心里微微一跳。

    若是在曾煜失忆前,我用膝盖都能想到他的回答。

    可现在不一样 , 他失去了记忆,最深刻的记忆还是洛雪曾经给他的吧?

    即使将洛雪当成杜月萍的影子,至少那一份感情还在的。

    “不用 , 晚晚不喜欢。”

    当听到曾煜这么回答的时候 , 我的心 , 满是感动。

    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他的心还是向着我 , 一句我不喜欢 , 不乐意 , 洛雪就被挡在了门外,不管是来祝福也好,闹事也好,她都没有了机会。

    这是属于我和曾煜两个人的婚礼。

    “好。免-费-首-发→【追】【书】【帮】”

    随后,我听到女人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

    “好羡慕,那个叫顾晚的女人真是幸福。”

    “是啊,据说一直处在昏迷中,曾煜都非她不可。”

    “如果被曾老板抱着的是我该有多好。”

    “只可惜我们没有那个命,听我父亲说 , 她是为了救曾老板才变成这样,娶她,应该是报恩吧?如果没这档子事,她哪里能做曾老板的未婚妻?”

    “还有,她以前是天上人间的小姐,还给之前的邱局当过情妇。”

    “真的?”

    一时间,有关于我的话题在女人们中间传开。

    曾煜并不制止,或许,在他的感知中,没有必要,这些女人也只是说说,而他更决心要和我在一起。

    只是有两个字在敲打着我的心脏。

    报恩……

    如果像白芹所说的那样 , 曾煜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所以才想要娶我 , 那么,这一场订婚宴对我来说就是最浪漫的。

    但他什么都没想起来 , 对我,也只是报恩而已……

    难受的滋味在我的胸口处蔓延着 , 如果只是报恩,我和他的感情还会回来吗?

    我感受到他的手掌包围着我,很呵护,很温柔。

    我想到了才去泰国的时候 , 我勾引过他,他也上钩了 , 我对他来说 , 像是一个无法解开的谜题一般。

    他会因为我们之间熟悉的感觉而重新喜欢我吗?

    这个时候,我竟然不确定。

    毕竟 , 我昏睡了一年 , 对曾煜的了解,止步在泰国。

    就像是白芹在我昏迷时对我说的话,曾煜变得很冷。

    在白芹看来,曾煜像是变了一个人 , 但我很清楚,曾煜本身就是这样的男人。

    何况他没有了那一段记忆,他的世界大多数是黑暗 , 只是我并没有感觉到冷,他在面对我的时候 , 很温柔 , 很暖。

    耳边是曾煜和此次参加我们订婚宴来宾交谈的声音。

    虽然是笑着 , 但那一份冷意仍然在。

    “希望太太早些醒来。”

    “谢谢,借你吉言。”

    随后 , 我感觉额头温热 , 是曾煜的唇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轻轻触碰的感觉让我之前的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只要他对我有感觉 , 只要我醒来了,只要我还是他的女人,我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即使是报恩……

    我也会让报恩变成一种爱。

    何况,经过泰国之旅我对他的重新认识,曾煜对待女人,不会用以身相许来报恩。

    我应该更相信我们之间无法摧毁的感情基础。

    这时候,正式举行订婚仪式。

    我听到轮椅的声音滑动而来。

    随后,一行人恭敬的喊道,“曾先生。”

    曾先生?

    那不是对曾贤才有的尊称吗?

    曾贤!

    我的心在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我不知道曾贤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年来 , 我对曾贤的动向一无所知。

    即使我和唐希已经原谅他当年的所作所为,我还是不清楚,他对我的看法又是怎么样。

    是还想杀我,不想我和曾煜在一起,还是已经认可了?

    “你怎么来了?”曾煜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

    随后,我听到曾贤嘶哑的声音传来,“你的订婚宴,我怎么可能不来?”

    曾贤的声音很温和,竟然少了几分狠戾。

    岁月让一个人的变化如此大。

    听他这么说,他似乎是认同了我和曾煜的婚事。

    有人把轮椅推了过来,曾煜抱着我,让我坐在轮椅上。

    我能感应到,他们父子俩就在我的身边。

    这个时候 , 我只想直到曾煜和曾贤之间的心结有没有解开,我忽然后悔答应白芹 , 给曾煜一个惊喜。

    到现在,我还是只能装成昏迷的样子。

    “是吗?如果你是祝福 , 我欢迎 , 但你要阻止,我只能请你出去。”曾煜的声音很冷。

    “半截身体都要进棺材的人,你不用这么防着。”曾贤微叹。

    “曾煜 , 你父亲好不容易醒了,别这么和他说话。”

    杜北的声音……

    这个时候再听到杜北的声音 , 恍如隔世。

    在泰国的时候 , 他帮了我很多,打心里 , 我是感激他的。

    曾煜沉默 , 没有说话,像是在审视曾贤。

    我心里微微一动,却是从这剪短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些我想知道的答案。

    曾煜他一定是记起来了什么。

    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曾贤曾经阻止过我和他在一起 , 从他充满敌意和冰冷的话语中,还能感受到丝丝仇恨,甚至是对曾贤发自内心的排斥。

    但他绝对没有记起杜月萍忌日那天所发生的事。

    从小到大 , 曾贤在他心里除了对杜月萍不好,就是个杀人恶魔 , 所以 , 他的排斥是在心里深了根。

    如果他记起来杜月萍忌日那天发生的事 , 他对曾贤,怕是早就冰释前嫌了。

    但比起之前的敌意又少了很多 , 可能 , 有人给他说过当天发生的事 , 他听进去了一部分,但没有真实的感受到,敌意还是存在的。

    还是杜北的声音,是问我,“顾晚还没醒吗?”

    “没有。”

    “她的情况有没有好转?”杜北又问。

    “时好时坏。”

    随后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杜北才很严肃的问他,“顾晚可能马上会醒来,也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再醒过来,你要和现在的她订婚,想好了吗?”

    “我从来不做没想好的事。”

    这是曾煜的回答,除了甜蜜之外 , 我心疼他,我心痛啊。

    还好我醒过来了。

    如果这一辈子我都醒不过来,曾煜就这么守着我,只是想想,我都觉得难受,痛苦。

    “好,既然这样,我就认她这个外甥媳妇。”

    听到杜北这句话,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被认可的感觉,是真的很好。

    “姐夫。”

    那是杜恒的声音。

    这个时候 , 杜恒也来了,曾煜的娘家人算是都到齐了。

    “嗯。”

    “醒了就好。”杜恒的声音透着几分皆大欢喜的愉悦。

    我知道 , 此刻的曾煜心里滋味一定很莫名。

    他想去相信朋友们说的话,但从小到大看到的曾贤又是和朋友们口中的曾贤不一样 , 他也在矛盾着。

    或许 , 今天,他不会叫曾贤一句“爸爸”。

    真正的释然,还是得等他想起来所有 , 才能亲身体会杜月萍忌日那天的悲痛和无奈,他才会从心而升的原谅。

    “时候到了 , 我不会多说话 , 做你该做的正事。”

    曾贤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是在催促着曾煜和我举行订婚仪式。

    我的心很惆怅 , 以前 , 曾贤就差点杀了我。

    现在,我又变成了他的儿媳妇。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还好 , 没有上演悲剧,我们都在珍惜着,我们该珍惜的人。

    当曾煜握住我的手时 , 我的心情很澎湃。

    叶连硕和周良第吼了几声起哄,瞬间严谨的气氛变得潮热浪漫起来 , 我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们身上。

    渐渐的 , 我感觉他的手在慢慢往下 , 他应该是在我面前跪了下来。

    “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叫顾晚 , 从今天起 , 她便是我曾煜的未婚妻 , 无论她生老病死,还是健康长活,我曾煜一生都只娶她一人。”

    他的话不多,但是只这一句话,就让我颤抖了。

    我刚想睁开眼去看他,就听他用极其柔软的声音问我,“晚儿,还记得在我母亲坟前时我向你求婚吗?”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