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9章 浅水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订婚宴因为我的醒来,成了我们的大婚之日。免-费-首-发→【追】【书】【帮】

    结婚是要进洞房的……

    虽然我也很想要他,但不想在这个时候,周良第还在等我们呢。

    “在泰国都是跟谁学的?”

    他低喃的声音传来。

    我呼吸有些急促,明白他这么问的意思。

    在泰国的时候,我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对曾煜的勾简直是如狼似虎……

    事实上,在他的面前,我始终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会因为他的气息,他的挑逗而害羞。

    “嗯?”

    他修长的手指落在我的腰上,一点一点摩擦着 , 四周的温度瞬间变得炙热起来。

    我抓住他的手,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 求饶着,“没……没跟谁学。”

    “是吗?”

    我红着脸没有回答他。

    随后 , 又听他低低笑着说 , “原来,我的晚儿还这么会撩人。”

    说罢,他突然将我身体打横抱了起来 , 我下意识的勾住他的脖子,抬眼 , 就看到他那轮廓分明的俊颜。

    像是情窦初开一般 , 心跳在加速。

    一件毛衣裹在我的身上,才听他说 , “穿好衣服 , 别着凉。”

    虽然我把冬天睡过去了,初春时,天气还是很冷。

    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大,他不说 , 我还没感觉到,这一说,才发觉有些冷了。

    我背着他穿胸衣的时候 , 或许是一年里肢体都没运动,弄了几次都没扣上。

    曾煜的手覆盖在我的手上,他这是要帮我穿……

    “紧不紧?”

    他问我 , 我立即摇头 , “不紧。”

    我以为他会一下就扣进去 , 没想到他也折腾了几次才弄好,还埋怨胸衣复杂 , “只解过 , 原来穿起来这么麻烦。”

    被他这么一说 , 我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脸又变得滚烫起来。

    “在家的时候,这种东西就不要穿了。”最后,曾煜得出了这个结论。

    在家的时候不穿……那画风,我没好意思多想。

    即使我现在是曾煜名正言顺的太太。

    我把衣服穿好后,准备自己穿鞋,曾煜先我一步拖着我的脚,又替我温柔的穿上鞋,见我穿戴整齐后,这才拉着我从床上坐起来。

    有种备受呵护的感觉 , 我看着他,心里满是甜蜜,被他宠着的感觉,真好。

    是周良第开车,我和曾煜坐在后面。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习惯性的将我搂在怀里,我索性趴在他的怀中闭着眼。

    到了医院,他才叫我,“晚儿?”

    我缓缓睁开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他,“我竟然睡着了。”

    “晚上再好好睡。”他亲吻了我的额头,柔声。

    “嗯。”

    下午的时候,我坐了各项检查 , 最后得出的结论,我康复了 , 痊愈了,不会再昏迷不醒。

    明显感觉到曾煜有些放松的感觉 , 周良第笑了起来 , “一切都好,不过还是按时到医院来复查。”

    “嗯。”我和曾煜同时点头。

    “顾晚昏迷的时候,一直有调理身体 , 宫寒已经没有了,如果你们想要孩子 , 可以准备了。”周良第又说 , 笑容透着几分耐人寻味。

    我下意识的看向曾煜,他也向我看过来 , “当然。”

    当下 , 我就埋着头,手无意识的放在了小腹上,想到之前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因为我的疏忽 , 导致孩子早产。

    多么希望,那个孩子会重新投胎到我这里。

    害羞的情绪慢慢消散了,虽然不知道 , 我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妈妈,但是 , 这个时候 , 我是真的很像要孩子。

    我和曾煜能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 , 有了爱情的结晶,这一段感情 , 才算是完美。

    “谢谢你 , 良第 , 也希望你能早点要个孩子。”我是真心希望。

    话落后,发现周良第似乎并没有很高兴,他轻轻弯唇,“客气了。”

    曾煜握住我的手紧了紧,我有些不明白,但也觉得我可能说错话了。

    出院后,我上了副驾驶,周良第说要回去陪妻子,就不送我们。

    我的心事 , 曾煜似乎一眼就能看穿,他伸出手,温暖的大掌包裹着我的手,“想什么?”

    我知道他看出来了,却还是问我,这是对我的尊重。

    心神微微荡漾,我说,“我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感觉,良第有些无奈。”

    “以后这样的话别对着他说。”曾煜也严肃的说。

    “为什么?”

    难道周良第夫妇是丁克家族吗?

    “他妻子因为那一场祸事,双腿被锯 , 也伤及到子宫,这一辈子 , 都不会有机会做母亲了。”

    我的神色从疑惑渐渐变得震撼,最后满是心疼。

    “医生说的吗?”问完之后 , 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蠢 , 良第自己都是医生,能不能调节好,他比我们更清楚。

    “嗯。”

    我有些难受的低下头 , 我没想到上天那么不公,周良第夫妻那么好的人 , 竟然没办法生孩子。

    “我不知道会这样 , 我说那句话,他应该很难受吧……”因为自责 , 我的心很不安 , 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脑海里都是周良第当时略有些无奈又伤痛的表情。

    他还是想要一个孩子的吧?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

    “没事,他不会往心里去 , 你也别多想。”曾煜又将我的手拿了回去,手指轻轻摩擦着安抚我。

    虽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很难受 , 不是心里过意不去,而是不想相信 , 周良第和他的妻子不能有孩子。

    “我也想了 , 等我们生了孩子 , 认良第做干爹,嗯?”

    我看向曾煜,他微微轻挑的眉都透着几分安抚。

    我当即就答应了 , 这也是我的心声 , “我们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 , 中间有叶连硕帮忙,还有周良第的帮忙,如果有孩子了,当然要认他们做干爹。”

    然而,我发现曾煜的眸光越来越暧昧,深邃……

    我心跳了跳,果然, 就听他说,“那我们应该努把力。”

    之前的难过似乎烟消云散了,我被曾煜这句话挑逗得心痒痒的 , 但也不矫情,轻轻点了点头。

    启动引擎,我靠在皮革座椅上,曾煜还拉着我的手,安静下来,我又不自觉的想到了周良第。

    我不知道他的妻子是在婚前出事的还是婚后,但我不得不觉得周良第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

    即使妻子没办法生育,终身残废,他仍然把他的妻子呵护得像是宝贝一般,不离不弃。

    一生,能遇到周良第这样的男人 , 也应该会很幸福吧。

    以前,总觉得我和曾煜之间太坎坷 , 经历了那么多,但上帝对我们还算善良 , 兜兜转转 , 我们还是回到了对方身边,以夫妻的身份。

    好似,这个世界上没有幸运和不幸之说。

    不幸的人 , 他们仍然努力微笑的活着,而幸运的人 , 同样乐观面对生活。

    这就是人生吧 , 苦也是一天,乐也是一天 , 何不把生命用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 让自己快乐,让身边的人都快乐。

    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不是回公寓的路。

    “我们这是去哪儿吗?”我疑惑的看着曾煜。

    “浅水湾。”

    他清简的回答了我三个字。

    心一阵跳动,那是他的家。

    以前 , 他要我搬过去,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就是个情人身份,得到的越多 , 当失去的时候,就越痛 , 所以 , 我不愿意 , 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不去。

    现在 , 当他说出我们之后住的地方 , 回过去看 , 我才觉得这一段感情真的很不容易。

    我是以曾太太的身份,住进了浅水湾,不是他包养的小情人。

    眼眶微微一热,“好。”

    不会再拒绝,今后,都不会。

    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到了我们的家。

    下车后,女佣们对着我和曾煜颔首,“曾先生 , 曾太太,欢迎回家。”

    那声音,有一种走进天堂的感觉。

    站在最前面的是琴妈,她见我们一起回来了,眼眶有些湿热,“曾老板,晚……曾太太,你们回来了。”

    或许是习惯了称呼我为‘晚小姐’,一时半会儿没改过来。

    看到琴妈,我很亲热,本来以为多多少少会不适应这里 , 但有琴妈在,有曾煜在 , 即使这比曾经看过的连续剧《公主小妹》那别墅还大,对我来说 , 也是一个温馨的家。

    “琴妈。”我握住她的手 , 一切话语尽在不言中,我感谢她在我昏迷的日子里,替我照顾曾煜。

    有人会说 , 琴妈拿了曾煜的钱,收了工资 , 做事都是理所应当。

    但他们永远不懂琴妈在我心中的地位 , 她做什么事都尽心尽责,对我 , 一半是家主 , 一半是女儿,照顾得无微不至。

    看着她慈爱的笑容,我就像看到了当年的外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琴妈擦了擦眼泪。

    “嗯。”我重重的点头 , 笑容温婉又温柔。

    “这躺了一年了,身子骨多多少少会虚弱, 我去给你炖汤 , 包养身子才是重要的。”琴妈笑着说,满眼的慈爱。

    到是曾煜拦住了她 , “琴妈 , 你现在是管家 , 管管大小事就行了,吃喝这些厨房会吩咐。”

    琴妈立即摇头 , “那怎么能行呢?太太习惯喝我煲的汤 , 刚出院 , 还是我做比较好。”

    听她这么说,曾煜也没多阻拦。

    后来我也让琴妈不用那么辛苦去厨房,但她一直不愿意,总说她做习惯了,看着我喝她做的汤,也很幸福,之后,我也不再阻挠她。

    浅水湾,名字很好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