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0章 我会恨你,但仍然会爱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房间的装修用的水蓝冷色系,看上去有些冷意,但我却感觉很温馨。http://m.zhuishubang.com/

    从卧室的方向看出去,刚好能看到下面的池子,水是蓝色的,清澈见底,美丽极了。

    曾煜从身后抱住了我,将下巴放在我的头顶上,低沉着嗓音问我,“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

    阳光洒在床边,包围着我和曾煜,那种感觉温暖极了。

    我动了动手 , 戒指上的钻石闪了闪,我微微眯起了眼 , 终于体会到,闪瞎眼是什么感觉。

    这戒指一眼看上去就仿佛写着“我最有钱最牛逼”,却又奢华得像是再说:“但我低调奢华有内涵”

    下意识 , 我伸出手触碰了之前唐希送我的钻石项链。

    我缓缓转过身来 , 和曾煜面对着面,我身子微微往后仰,让曾煜能看清我脖子上的项链 , “这个项链,是你送的,对吗?”

    虽然我已经清晰的知道了 , 但还是想听曾煜亲口说 , 只是,我不确定 , 他的记忆恢复到哪种程度。

    “是。”

    心中全是暖暖的感动 , 曾经,我放弃过曾煜,但他至始至终都没放弃过我,竟然还在那种时候送了我这条项链。

    “我真是被你们俩瞒得什么都不知道 , 只是,我都不明白,唐希为什么会帮你 , 说是他送的,让我戴上 , 难不成 , 你们事先沟通好了?”我歪着头看他。

    他伸出手 , 握住了我的项链,蹙了蹙眉 , 似乎在想 , 当时发生了什么 , 为什么会送我这条项链,又为什么唐希要帮他。

    我担心他因为深想而头疼,立即开口制止。

    “想不到就别想了,只要是你送的,不管什么方式,我都喜欢。”

    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有些炙热,随后,我听到他微微嘶哑却十分温柔的声音响起 , “我也不知道项链为什么在你这里,没有那一段时间的记忆,我只清楚,我这款项链是我买的,连着戒指一起。”

    我抬起手,看着无名指上闪烁着的钻戒,微微怔了怔,“这么说起来,那个时候,你就买了钻戒?”

    “嗯。”

    一颗心,像是被一只小手撩拨着一般,痒痒的 , 又有些呼吸困难,鼻尖有些酸。

    我抬起头看他 , 我总觉得,曾煜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他 , 其实 , 我又何尝知道,曾煜有多爱我呢?

    我还记得当时他那陌生又轻佻的样子,他说:顾小姐,你东西掉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一声顾小姐让我心痛 , 但那时候,我只知道难过 , 却不知道 , 这项链本是他送给我,故意用这样的方式。

    我大概明白唐希为什么帮他 , 或许 , 唐希比我更清楚曾煜有多爱我,所以,他送了个顺水人情。

    “看痴了?”

    曾煜低笑的声音传来。

    有好多好多我们的过去,我想与他讲起 , 但太多了,我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才好。

    最后,知识笑着点头 , “嗯,看痴了。”

    其实 , 即使离得很近 , 我也看不清他。

    他逆着光而站 , 我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看得久了 , 双眼会被阳光反射过来的光芒刺到 , 越是模糊 , 我越感觉到他的轮廓有多深邃,也越能感应到他有多温柔。

    曾煜忽然把我抱了起来,让我坐在窗台上,我弯下身子,就遮住了阳光,他那张绝美倾城的脸在我的视线中慢慢扩开,慢慢清晰起来。

    我不得不感叹,曾煜,是真的好帅。

    我低着头 , 轻轻吻了吻他的鼻尖,呢喃着说,“你不知道我们经历的,为什么还是要娶我,曾煜,你知道吗,你对我真好,这一辈子,除了外婆和白芹之外,没有其他人会像你这样不离不弃。”

    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慨,或许我都不曾觉得自己的声音有多柔软 , 呼吸有多轻。

    只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 我一定要努力的珍惜,把他当作我的生命一样去爱。

    “一种感觉 , 我记起来在我母亲的坟前向你求婚 , 很简单,没有仪式,甚至没有甜言蜜语 , 你点头了,把你一生交给我 , 只是这一点记忆 , 每每想起,晚儿,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我看着他 , 我不明白 , 但似乎能体会到。

    看着迷茫的我,他微微笑了,对我一字一句的说,“就好像拥有全世界。”

    我的心狂跳着 , 视线忍不住的模糊了起来。

    我何德何能,让曾煜感觉拥有了全世界。

    或许,失意后的他 , 娶我,就是那么一个瞬间。

    眼泪顺着我的眼角落了下来 , 我敲打了他的胸口 ,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 从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起,你从来没让我受过任何伤害 , 还因为我几次喝酒喝得胃穿孔 , 可曾煜啊 , 我明明就很平凡,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那么情深以付, 把我都宠到天上去,如果你离开我了,不要我了,你让我怎么活……”

    哭腔的声音让我越来越伤心,这种伤心完全是来源于感动,感动他对我那么好,不管什么时候都没有放弃我。

    即使他失去了记忆 , 我站在他面前,略施小计,他都会上钩,从他在换衣间问我跟谁学的,我就明白了过来,他明明知道我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故意在勾引他,可他还是上钩了。

    一个简单的记忆,他就想娶我,即使我一辈子都醒不来,他也愿意就这样陪在我身边。

    我何德何能啊……

    他有些粗糙的拇指摩擦着我的脸颊 , 又抬起头亲吻我的眼角,吻 了吻我的额头 , 安抚我激动的心情。

    唇缓缓的落在了我的鼻尖上,又轻轻咬了我一口 , 才说 , “就是要把你宠得离不开我,这样,你才能一辈子呆在我身边。”

    都说我傻 , 曾煜其实也傻吧。

    他吻干了我的眼泪,又对我说 , “饶是你再平凡 , 但你是那个在我危险的时候,会为我挡枪的女人 , 晚儿 ,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将自己生死度外,当然,不得不说,即使你为我挡枪而死 , 不会感激你,我会恨你,但仍然会爱你。”

    我看着他 , 呼吸着属于他的气息,胸口弥漫着一层真正的幸福。

    我记得 , 他以前就说过 , 如果我死了 , 即使是为了他而死,他同样不会感激我 , 反而会恨我。

    但他也同样会爱我。

    我停止了落泪 , 擦了擦眼睛 , 学着他吻我的样子,亲吻了他的额头,又满是期待的问他,“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恨我,所以,你也不会让我有机会继续替你挡子弹,对不对?”

    他看着我,好半天没有说话。

    我也没有说话,似乎是不等到他回应,不会死心一般。

    终于 , 视线里,他点头了。

    我欣喜若狂的跳在他的身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第一次,我的声音很霸道,“答应我了,说话就算数,不然不等你恨我,我都会恨你一辈子。”

    “好好好。”

    曾煜连续说了三个‘好’字,我这才安心下来。

    安心后,我才回想起他说的这句话 , 从他的肩膀处移开,低着头看他,“你是记得我们去西藏的时候?”

    “记起了一些碎片。”他如是回答我。

    那他,记得我在西藏失去过一个孩子吗?

    我不一定看得懂他的心 , 但他每次都能清清楚楚看清我的心思。

    “我们失去过一个孩子,我记得。”

    听他这么说 , 我的心沉重又开心。

    他的记忆在慢慢恢复 , 他也记起了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晚儿,不愉快的就不要再想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 一个,两个 , 三个 , 你想要几个,我就给你几个,嗯?”

    他忽然很深情的看着我的双眼 , 嗓音低沉带着浓浓的安抚和温柔。

    本来沉重的心又烟消云散了 , 我有些害羞的红了脸,又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猪,哪里能生那么多。”

    曾煜笑了 , 迷人的摄人心魂,“那就生一个,女人怀孕太辛苦 , 一个就好。”

    这变得也太快了吧,不过被人疼着 , 捧在手掌心上的滋味是真的好甜 , 我勾唇笑了起来 , “顺其自然吧,来了 , 我都会要 , 能到这个世界上 , 不容易。”

    “嗯。”

    我摩擦了一下,抱着他的脖子,他炙热的掌心抬着我的后臀。

    这时候,我才想起,刚刚因为情绪激动,我跳到了他的身上……

    现在,我可以选择下来吗?

    因为我身体扭动着,曾煜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盯着我的眼神甚至都透着迷离的情欲,不多不少,像是刚刚被激发起来。

    我咬了咬唇 , 想下来,好像……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低着头,炙热的呼吸传入我的脖子里,酥酥麻麻的让我身体瞬间起了反应,但好久没做那种事了,我又有些害怕,咬了咬唇,“曾煜,天还亮着呢。”

    他将我抵在床上,撞击的力度让我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

    我刚想推开他,就听他用及其霸道的声音说 , “在我这里,没有白天黑夜!”

    一年没开荤的狼要吃肉了。

    还没开始,我已经有了一种不能下床的预知。

    在我走神时 , 他仰头吻住了我的唇,属于他的气息包围了我。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