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一见钟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拜之后,我又接着二拜。http://m.zhuishubang.com/

    “我会做曾家的好儿媳,会做曾煜的好妻子,也会好好照顾他。”

    最后,对着我的家人们深深一拜,“外婆,当年的真相已经全部解开,您也是为了不想再有杀戮才不告诉我事实吧,我和曾煜在一起,化解了许许多多的恩怨,父亲 , 母亲,你们一定会支持我的对吗?”

    “希望你们在天之灵,能继续保佑着我们。”

    最后一拜 , 或许这些话很平淡,但在我的心里 , 却是最真的心里话。

    即使上一辈的恩怨有多残忍 , 这一辈是这一辈,我和曾煜还是相爱了,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 我们还结婚了。

    其实,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曾煜起了身 , 又拉着我起来 , 擦了擦我的双眼,他没有说话。

    其实 , 走到今天 , 他心里也是很沉重又很喜悦吧。

    那样的上一辈,那样的他,那样的我,能修成正果 , 真的好不容易。

    所有的不甘和遗憾都不会在我们之间发生,我坚信。

    他拉着我从灵堂走了出来,再一次 , 合上了灵堂的大门。

    见我眼眶还是湿润的,他低下头 , 亲吻了我的双眼 , 直到泪水被他吻干 , 这才缓缓放开我。

    “陪我去见母亲。”

    这一次,他说的去见母亲 , 没有带上‘我的’二字。

    冥冥之中 , 我们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最亲的人。

    我点头 , “好。”

    他怕我会累,双腿之间会疼,又蹲了下来说背我。

    我其实蛮心疼他的,但他很坚持,一定要背我。

    重新趴在了他的后背上,心中像是被棉花糖包围了一般,满满的柔软和甜蜜。

    曾经,我以为我失去他了,在他失忆的时候……但现在 , 一切都没变,他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他还是我的曾煜,还是爱我视我为珍宝的男人。

    我不禁得想直到,在泰国的时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太黑暗了,也太冷情了,我几乎参不透他的任何情绪,他像是把所有人都关在了门外,但我唯一看得真切的是他的情欲,第一次见到我时的玩味。

    心中一动 , 我想问他,“曾煜。”

    “嗯?”他回答我 , 声音很轻,即使背着我走路 , 也不会有半点重喘息的声音。http://m.zhuishubang.com/

    “在泰国的时候 , 你第一眼见到我,是什么感觉?”我问得很直接,没有拐弯抹角。

    想起来 , 曾经我们因为好多次的拐弯抹角而吵架,现在 , 我们是夫妻 , 我确信他爱我是真的,所以 , 我问得也直接。

    “感觉……”他嗓音有些悠远 , 像是在回忆当时的情况。

    随后,我感觉臀部被他的大掌包围着,又是他充满着磁性的声音传来,“臀很漂亮 , 背影很熟悉。”

    脸一红,好不正经的男人。

    想到了叶连硕说,曾贤只有杜月萍这一个女人 , 曾煜却不一样,年轻的时候玩了不少女人 , 所谓人从花丛走 , 片叶不沾身 , 说的大概是他这样的男人。

    没想到,看到我的第一眼 , 也那么肤浅的去看我的臀。

    “就这感觉?”也太……肤浅了……

    心里有些闷闷不乐的 , 难怪这个男人当时还喝红酒勾引我 , 又吻我,还说他见我第一眼就想上我。

    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也不尽然。”

    我心里又燃气了一丝火焰,“还有什么?”

    “兴趣,你救过我,查理那一次我也记得很清楚,准确的说,应该是一见钟情。”

    他这一次手上没了轻浮的动作,一直向前走,声音也变得很认真,就好像在和我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见钟情……

    这四个字像是蜜糖一般打在我的胸口上。

    难怪后来的曾煜那么好勾引 , 我用了女人惯用的若即若离,就把他勾上了,当然,对他来说,还有个刺激,那便是,我是他小舅的女人。

    曾经还是邱浩森的女人,他对我有兴趣也是很正常。

    只是,我没想到,会是一见钟情。

    “相信吗?”

    没听到我的回应,他回过头看我 , 微微挑眉,等我回答。

    我点头 , “相信。”

    随后,男人不再多说 , 他回过头去 , 继续朝前走。

    我怎么会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样的情感所在呢?

    我对他,可不就是一见钟情?!

    还记得,在拉萨的时候,这个男人 , 毫无预兆的闯进我的车里,与我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缠绵 , 他舌尖的味道 , 身体的气息,所有的一切就想是毒药一般。

    我只染上了那一次 , 便久久不能忘记。

    那个时候 , 我并不知道我其实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我只知道,我忘不了那天所发生的那一幕,甚至把他开枪打出去的子弹壳捡了起来,还做成了首饰挂在脖子上。

    我都不清楚 ,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似乎每次想到那个画面,身体都会不自觉的变得敏感。

    有好几次,邱浩森和我做的时候 , 我都会想到他。

    到后来,真正的来到了曾煜的身边 , 与他夜夜缠绵 , 我才渐渐明白过来 , 那一份悸动,哪里是害怕 , 分明就是喜欢。

    因为一见钟情 , 所以后来对他才不一样 , 才会想争取,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爱得无法自拔。

    所以,当听到他说,在泰国,他对我是一见钟情,说不出来的感觉在我胸口蔓延着,是喜悦,是激动,亦或者是感激 , 或许都有。

    我们果然是都在互相吸引着对方,所以,即使是他没有了记忆,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爱情里的女人都会变得小气,我也不例外。

    想到之前因为这件事还忧郁了一阵子,总觉得,我是他在泰国的情人之一,我低着头问他,“那你在泰国,除了给我买别墅,还有别人吗?”

    “晚儿觉得呢?”

    谁知,男人将这个问题甩给了我。

    如果是平时 , 我当然直接说肯定没有,但那个时候,他失忆了不是吗?

    见我沉默着 , 他又温和的笑了笑,嗓音充满着性感和蛊惑 , “当然没有 , 只有你一个。”

    听他这么说,心里的甜蜜越来越放大。

    之后,我便不再有问题。

    其实 , 我之前就想了,在那期间 , 他即使有别的女人 , 我最多会难过,不会恨他 , 毕竟 , 他不知道。

    说起来,经历了这么多,我们还是我们,这种幸福 , 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所以,我更珍惜。

    一路上 , 我们开车去墓地,我坐在副驾驶座上。

    时不时曾煜向我递过来目光。

    我心里在跳动着 , 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从来不让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 有几次,让洛雪坐在那个位置 , 我心里还难受了几次。

    毕竟 , 在我看来 , 最爱的人应该坐在旁边,女主人也应该坐在旁边。

    所以,我问他,为什么从来不让我坐副驾驶座,他说,只有一种情况,才会让我坐前面来。

    我不明白,问他也不回答。

    又过了好久,他给我说完了那一句话 , 因为我坐在前面会扰乱他的心魂,他会想上我。

    的确也是这样,在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坐在副驾驶座上,这个男人都会停下车来,把座椅放下来,一阵折磨我。

    我见他时不时的看着我,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说过的话。

    但是,一想到这里,有些香艳的画面就来到了我的脑海里 , 我感觉脸颊有些烫,估计 , 我是红脸了。

    “怎么了,脸这么红?”

    忽然,曾煜关切的声音传来。

    明明没什么 , 我却觉得心虚 , 神经一跳,“没,没什么 , 可能是有点晕车的关系。”

    听我这么说,他放慢了车速 , 才又问我,“这样呢?”

    “好很多了……”我真的不是有意骗他 , 如果我把想到的事拿来说,没准儿这个男人会变着法子来折磨我。

    好在 , 没多久 , 我们就到了墓地上。

    心绪渐渐也平静了下来。

    那一次的枪战还在我的脑海里来回转悠着,我心里仍然是害怕,走到这里,都不禁得打了个颤。

    曾煜虽然没有记起来这里的片段 , 但他也知道,我是想到了,他将我揽进怀里 , 温和的对我说,“秦老板已经死了 , 那样的事 , 不会再发生了。”

    听他这么说 , 我的心才慢慢安定下来。

    曾煜失忆,虽然不是那一次枪战造成 , 也是间接性造成的。

    就因为那一次 , 我差点失去了他。

    他低头 , 吻落在我的额头上,“过去的事,不要想。”

    “嗯。”我点头,依偎在他的怀里。

    来到杜月萍的坟前时,我们一眼看过去,今日这里有些热闹。

    轮椅上坐着的男人一袭黑色衣着,以及他身边站着的两个人男人,一眼,我就认了出来。

    那三个男人分别是曾贤 , 还有杜月萍的两个弟弟,杜恒和杜北。

    察觉到我们在靠近,杜恒和杜北转过了身来。

    曾贤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动。

    “你们来了。”这句话,是杜恒说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这时候,曾贤才侧过头来看我们,那一刻,我竟然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是像以前那样叫‘曾贤’呢,还是喊‘爸’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