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5章 第二件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知道,曾煜还没想起来杜月萍忌日的那天发生的一些事。免-费-首-发→【追】【书】【帮】

    虽然朋友都给他说了,但那毕竟不是自己亲身经历,那不一样。

    曾贤在他心中的形象,从他儿时就已经固定了,所以,他一时半会儿还是没法接受曾贤,除非真正的想起来。

    所以,她也不好开口。

    最后,曾煜没喊他,我也不动声色。

    “顾晚看上去精神很好 , 看来是痊愈了。”

    说这句话的是杜北,这才打破了僵局。

    我弯了弯唇 , 笑了起来,“嗯 , 谢谢小舅的关心 , 我已经痊愈。”

    杜北看着我怔了怔,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的人叫他小舅。

    随后 , 感觉曾煜炙热的目光,他正看着我。

    只是一瞬 , 他收回了目光 , 拉着我朝杜月萍的坟前走去。

    曾贤和杜恒两兄弟都给我们让出了中间的位置。

    “妈,今天来 , 是想告诉您 , 顾晚已经痊愈了,而且,我也和她结婚了,今后 , 她便是您的儿媳妇。”说着,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温和,又回过头看着我 , 低声对我说,“晚儿 , 叫妈。”

    “妈。”这一次 , 很出乎意料 , 之前叫杜月萍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丝别扭 , 但今天仍然是这样称呼 , 竟然很随意 , 就好像,这几个称呼喊了许多年一般。

    或许,我的心里是感谢曾煜的母亲的。

    因为她的温婉,才有那般真心对她的曾煜,才有那么善良的他。

    对这个女人,我是打心里的佩服,即使在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她仍然是教导着曾煜长大成人。

    她是伟大的。

    曾煜又拉着我在坟前跪了下来,我们对着她的坟墓叩头三次。

    第三次后 , 我认真的看着墓碑上那个风华绝代又温婉动人的女人,发自内心的开口,“妈,谢谢你在天之灵保佑着曾煜,今后,我会替你来爱他,一生一世。”

    旁边男人拉着我的手微微一僵,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我朝她温柔的一笑。

    我自是明白他为何震惊,因为我的话。

    在他看来,我许下承诺本就是一件难事,何况 , 现在还在他母亲的坟前,旁边还赫然站着三个男人。

    说完之后 , 我才觉得有些羞涩,但如果从来 , 我还是会在他母亲的坟前发誓。

    从心而生的认真 , 心里这般想着,也就这般做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随后,我看到他的唇角勾勒出一个非常温和的笑容 , 最后,他将我拉了起来。

    没有多打招呼 , 拉着我就准备离开。

    走了一截 , 忽然,他又停了下来。

    我侧过头看他 , 就见他缓缓转过身 , 视线是落在曾贤的双腿上,沉吟片刻,才问他,“你的腿,如何了?”

    我们都没想到 , 刚刚还那么清冷的他,忽然会回过头去关心曾贤。

    视线里,杜北勾起了唇 , 似乎很满意,杜恒面色有些欣慰 , 但也没有多说话。

    曾贤似乎也没想到他会忽然这样问他 , 有些没反应过来。

    见他拉着我又要走时 , 他才说,“还好。”

    曾贤的声音仍然是嘶哑的 , 但这一次给人感觉苍老了许多 , 近六十的年纪 , 仍然那般英俊,只是,从他眼角还是看到了岁月的痕迹,他的确是老了。

    我知道,这一生,他的挚爱是曾煜的母亲,他对曾煜也从来没有真的下过黑手,在暗中保护着他。

    这个男人,或许真的是言而不笑 , 痛而不言的男人吧。

    就好像他对杜月萍的爱情一样,即使曾煜恨他,他也不解释,或许,在他看来,只要他对这母子二人是真心,这就够了。

    我不知道曾煜会不会和我想的一样,虽然忘记了那一天的经历,但听别人说起,那一颗心,也是很复杂的吧。

    好半天 , 我才听到身边的男人吐出一个字。

    “嗯。”

    轻轻点头,曾煜回过头来拉着我离去 , 再没回头。

    我也不再回头,但是心里还是有几分计较 , 我的私心 , 是希望他和曾贤父子能够和好如初。

    因为,现在的我,是了解他的吧。

    看似冷漠 , 却是有着一颗比任何人都炙热的心。

    说他无情,他却是天下最有情的男人 , 说他有情 , 但在处理外人的事上却又是最无情的。

    所以,这样的他 , 其实很渴望那一份亲情 , 即使少得可怜,只是,他至始至终心里想到了他母亲的苦。

    等他真正想起来的那一天,我想 , 他会和曾贤重归于好吧,说到底,那毕竟是他的父亲。

    就在我们刚要上车的时候 , 杜北追来了。

    “曾煜,顾晚。”

    听到他的声音 , 我们都回过头去 , 男人面上带笑 , 唇角仍旧是我初见时的温柔。

    “小舅。”对他,我除了感激之外 , 就是恭敬。

    感激他在那种情况下重新把我送回曾煜的身边 , 恭敬 , 是因为他是小舅。

    “是有什么事吗?”曾煜的心里或许很乱,看着杜北的眸色深了几分。

    “明天就回泰国了,过来给你们道别。”

    我震惊,那么快就走啊……

    这杜家兄弟,看起来也才团聚不久。

    “这么急?”果然,就见曾煜也蹙起了眉,又补充,“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突然想起了三爷,死而复生,这个时候,我最怕的 , 是秦老板,莫不是他也来这么一手?

    但我又否定了,毕竟,记忆中,秦老板想给我补上第二枪的时候,曾煜先他一步,一枪打在了他的头上,一枪爆头。

    “没事,只是和金爷有些事要处理。”

    杜北说得很轻松,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大事,但我心里始终是很担心,因为我记得很清楚 , 当时曾煜将金爷的侄儿打残废了,还在他的地盘 , 道上混的人,这样的气 , 怕是吞不下。

    “需要我跟你一起去泰国吗?”曾煜问。

    这样以来 , 就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他都担忧的事,怕是大事。

    “不用 , 我叫住你,除了道别 , 当然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说。”杜北又说。

    我和曾煜同时看向他 , 他微微叹气,才说 , “昨日 , 你父亲已经自首了,承认了当年灭了庄家和唐家,以及查理,吴磊 , 黄鳝,袁家叔侄,怕是要被判死刑。”

    我一怔 , 呼吸急促起来,我朝着杜妈妈坟墓所在的方向看过去 , 太远 , 根本看不到曾贤。

    我没想到 , 他会自首。

    毕竟,他一直觉得自己做的都没错不是吗?

    我也能感觉到曾煜心中的起伏不定,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胸口蔓延着 , 曾贤如果被判死刑 , 那这一对父子 , 这一生怕是没机会和好了。

    “杀了不该杀的人,自首自然是应该。”曾煜的声音有些冰冷。

    杜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也看向他,那双漆黑的瞳孔里面像是千丝万缕,仿佛万种情绪,但仔细看,又仿佛是没有情绪。

    我知道,我猜不透他,并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想的。

    按理说 , 像是曾煜、曾贤和杜北他们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自首,因为他们本来行走在黑道上,双手没有鲜血,那又哪里来的安宁呢。

    就好比三爷,好比巴爷,又譬如秦老板。

    如果他们不死,曾煜又如何娶她?又如何过上这情静安宁的生活?

    以前她不懂,她的世界太单纯,太简单,后来,在泰国认识了全黑的曾煜 , 她才渐渐明白过来。

    她的世界观没有错,但他们的 , 亦是没错的。

    杜北那句话才是说了真正的无奈,他们站在黑暗之巅,又怎能一尘不染依旧纯白呢?

    只是角度与生活方式不同罢了。

    所以 , 曾煜的这句话让我有些风中凌乱 , 我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难懂真如他所说?但她知道,他心中不是这想的。

    “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还没猜透 , 曾煜又换了个话题,就好像 , 对于曾贤并没有太多想说的话。

    “今天晚上。”

    “我送你。”

    “好。”

    之后杜北转身往墓园走 , 我看着他的后背,有些失神。

    回过头看着曾煜 , 他已经恢复了对我才有的温润 , “上车。”

    “嗯。”

    上车后,我靠在皮革座椅上,本来想欣赏这沿途的风景,但却没有丝毫的兴趣 , 脑海里仍然想着曾贤和金爷的事。

    “想说什么?”

    猜到了我心思重,曾煜温和的询问我。

    我看向他,咬了咬唇 , 不知道先说哪一件事,想来 , 他对曾贤是反感的 , 就先说金爷吧。

    “真的没事吗?金爷那里。”我问。

    他眸光很远 , 缓了缓,“我很早就想到了金爷不会这么算了 ,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一年算快吗?

    “他当初为什么帮你?即使你在他寿宴上打了他侄儿 , 他仍然帮。”我又问。

    他们一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 或者什么。

    “巴爷的死,记得吗?”他眸光微微眯起。

    我记得,现在想起来都促目惊心,曾煜那时候太无情了,也太冷了,当着我的面杀人,还那么嚣张。

    “记得。”

    “巴爷是他的亲弟弟。”

    我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从来没想到是这样,“所以 , 他要为他弟弟报仇,而不是侄儿?”

    “是。”

    以前,他从来不会告诉我这些,但是,我们一起经历过泰国之旅,现在又是夫妻,我们的相处方式变了很多,他会坦白。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

    又或许是,这一次太过凶险,他不得不告诉我,让我警惕呢?

    我看着他微微拧起的眉,我想 , 是后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