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9章 欠你一个蜜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不知道吗?”白芹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很严重吗?

    可是杜北不是今天晚上才去泰国吗,怎么会出事?

    “我……应该知道吗?”我很疑惑,又很担心。

    白芹当然不会知道我担心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具体在泰国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杜北和曾煜这一次去泰国会很危险,冷静了一瞬,我想,应该不是这一次出去出了什么事。

    那是以前的事吗?

    “我以为你知道呢,看来曾煜没给你说过,不过也很正常,毕竟,你睡了一年 , 想和你说,也没有机会 , 这新婚,两个人肯定你侬我侬的 , 哪里去谈论他人。”

    我看她笑得暧昧 , 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杜北没出事就好。

    “那你说的是什么?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又问。

    “是啊,我都很震惊 , 没想到他那样的人,竟然还是个痴情种。”

    我听着她说 , 也没有开口去打断她 , 痴情种,看来 , 是说的感情上的事 , 听她说下去。

    其实,我倒是想知道,在杜北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总觉得,他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也是听杜恒说的 , 据说,以前有个女警官是卧底,她在皇城当小姐 , 为了接杜北,后来如愿做了杜北的情人 , 一开始本来只是情人关系 , 但听说 , 那个女人很美丽,也很温柔 , 就这样 , 杜北就爱上她了。”

    听白芹这么说 , 我微微怔了怔,忽然想到我和曾煜。

    杜北是在皇城里把一个卧底当作小姐,最后留在自己身边做情人,再之后爱上了那个女人。

    难怪,在泰国的时候,曾煜总觉得我有某一种目的才接近杜北,他应该是担心我会是第二个卧底。

    “那后来呢?”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那个男人帮了我,而且他很温柔 , 却又十分危险,下意识,我很想知道有关他的故事。

    “中间过程我不知道,杜北知道那个女人是卧底的时候,他没有揭穿她,想赶她走,但她不走,只是,后来杜北有一批枪支和毒品被毁了,然后有着暴露的危险,听说 , 后来是杜北亲手杀了那个女人。”

    亲手?

    听白芹这么说,杜北应该是很喜欢那个女人才对 , 他那样的男人,竟然会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 那是真的狠心,还是中间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因为那个女人的死而结束 , 杜北再也不碰毒品了,甚至还帮着警察做事,缴获了金山角一地的药品 , 当然,或许 , 是因为那个女人吧 , 毕竟,后来杜北发誓 , 终身不娶。免-费-首-发→【追】【书】【帮】”

    终身不娶!

    听到这里 , 我的心很震撼,我忽然想知道,杜北和那个女警察究竟有着哪些故事。

    他真的亲手杀了她吗?

    她不清楚,但总觉得 , 杜北对曾煜和我都这么随和,他应该不是一个可以如此狠心的人。

    就像白芹所说,他后来做的那些事 , 应该也是为了那个女警察吧,只可惜 , 人不在了。

    “所以啊 , 杜北这么多年来一直单着的 , 可能是真的动心了吧。”白芹微叹。

    想到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心里微微沉了沉。

    但谁又好去劝说他呢?

    毕竟 , 真心爱的人已经死了 , 或许那一刻有着情爱的心 , 也跟着那个女人的死而死亡了吧。

    “的确是可惜的。”我感叹着。

    “我听说,你为了能让回到曾煜面前,和杜北合作,自导自演了一出戏,还给他当情人呢?”白芹一副八卦专用脸盯着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虽说有名无实,但的确有这样的事。

    “那都是过去了,如果不是他帮我,我和曾煜没有那么快在一起。”

    “可不是嘛 , 所以说,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就算是经历过失忆,他还是你的,这就是剪都剪不断的感情线吧。”

    我听白芹这么说也勾起了唇,她说的没有错。

    我和曾煜之间的感情,是如何都分不开的。

    “好了,睡吧。”我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都已经五点了。

    “嗯。”

    白芹点头。

    或许是真的太困了,后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 , 我是被一电话吵醒的,我立即伸手去拿床头的手机。

    果然 , 是我心心念念的男人打来的。

    “曾煜。”

    接通电话后,我的声音喜悦到了极点。

    “想我了?”男人低哑的声音传来 , 听得我脸色微微一红。

    不过 , 我也没打算矫情,“嗯,想你了。”

    话落 , 我听不到那边的声音,但听到了一丝丝吞咽的声音 , 透过电话 , 我似乎都能看到他那一双狭长又深邃的眸,微微吞咽证明他的想念。

    “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晚儿 , 我昨天才离开。”

    听他的回答 , 我这才想起来,他昨天才离开呢,我似乎是心急了,“我就是想早点见到你。”

    “我会尽快回来 , 在那边住得还习惯吗?”他继续问我,言语温柔又关心。

    我当然摇头,“哪里有和你住得习惯?”

    故意撒娇这么说,就是想让他知道 , 我在等他,我很想他 , 很想他早点回来。

    “乖乖等我。”

    “嗯 , 你要注意安全知道吗?要记得我在等你。”我又说 , 声音不似之前那般的撒娇,很柔软。

    “好。”他沉吟了一瞬 , 又对着我说 , “还欠你一个蜜月 , 等我回来补上,想去哪里,给我说?”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听他说蜜月,一颗心变得非常柔软,想了想才说,“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蜜月,你去哪里,我就去哪儿。”

    我的声音柔软着 ,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或许想到了杜北和那个女警察,他们明明相爱,却阴阳两隔,而我和曾煜,遇到那么多的危险还能在一起,真是何其的幸运。

    所以,只要他在,每一天都是我的蜜月。

    “晚儿也开始说情话了,嗯?谁教你的?”

    忽然,电话那边传来男人非常愉悦的声音,几分嘶哑 , 几分性感,但听起来 , 我就知道,他动心 , 也动情了。

    “当然是跟你学的。”我笑眯眯的说。

    “那等我回来 , 就带你去蜜月。”

    “嗯嗯嗯。”我连着点了三下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心情也十分的愉悦 , 是真的很开心。

    “我先挂了,别离开艾伦的视线 , 等我回来。”

    甜蜜总是短暂的 , 听他说要挂电话,我的心都跳了一下 , 依依不舍的点头 , “嗯。”

    那句注意安全没有再说出来,但我在心里默念着。

    电话挂断之后,心情又变得失落起来。

    果然,女人需要爱情的滋养 , 没了曾煜的世界,我变得索然无味,都没有什么动力 , 满脑子都是他的喜怒哀乐,想他 , 很想很想。

    “晚晚醒了吗?”

    门外传来敲门声 , 随后是白芹的声音。

    “醒了。”

    “快出来吃早餐 , 别饿着了,怠慢了你 , 大外甥回来该是要把我给大卸八块。”白芹打趣的声音传来。

    心情似乎变得愉悦了一些 , “好啦 , 就别嬉笑我了,洗簌后我就出来,你们别等我。”

    “嗯。”

    出来的时候,就见白芹正抱着小草莓,小草莓抱着奶瓶,吧唧吧唧的喝着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尤其是脸上的苹果肌都是红红的。

    我都想去抱她,但身体还没有恢复 , 被曾煜折腾得实在是太酸疼了,只能埋着腰在一旁逗乐着。

    “小草莓,我是你晚姨。”

    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杜恒递过来的目光,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妥。

    杜恒是曾煜的舅舅,我嫁给了曾煜,按照辈分来说,我应该尊称杜恒一声舅舅,那他的女儿,就应该是妹妹。

    可我和白芹的关系又是闺蜜,总不可能她娘俩都成了我的姐妹吧?

    这称呼,可有够乱的。

    白芹看到我的迟疑,笑了笑 , “你别管他,你该怎么喊就怎么喊 , 我本来想让小草莓认你做干妈来着,谁知 , 大外甥不愿意 , 当个阿姨还是可以的。”

    曾煜不愿意实属正常,毕竟,他骨子里还是把杜恒当成他的舅舅 , 自然是不愿意。

    “嗯。”我点了点头,捏了捏小草莓的脸。

    “长得真可爱。”心里动了动 , 不禁得开口夸赞。

    白芹笑了起来 , 打趣我,“所以你得加把劲 , 给我们小草莓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话落 , 就感觉到艾伦和杜恒都在看我,不禁得红了脸,笑了笑,“这种事 , 随缘吧。”

    毕竟,之前我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医生那边也说了 , 我不太容易怀上孩子。

    睡了一年,也有调养 , 周良第也说宫寒的毛病没了 , 但我还是不确定能不能很快怀上孩子。

    但是 , 想到会给曾煜生下孩子,心里就没由来的甜蜜。

    “好了 , 快坐下吃早餐 , 快凉了。”杜恒开口了。

    这顿早餐因为有小草莓在一旁 , 偶尔发出笑声,又一副想要开口说话的样子,非常的和谐。

    我突然想到了白芹得了艾滋病。

    因为这个原因,从小草莓出生从不喝母乳,也不知道,白芹现在怎么样了,看她像是没事人一样,估计杜恒在她身上花了很多心思。

    “晚晚,一会儿吃过饭陪我去一趟天上人间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