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3章 傻瓜,我这不是没事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出来的时候,大康仍然是毕恭毕敬的送我。★首★发★追★书★帮★

    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我做情妇的那三年。

    就在我转身准备上唐希车的时候,我想起了邱浩森,侧过头看向他,“你知道邱浩森现在在哪里吗?”

    听琴妈说,邱浩森已经把之前给我买的别墅卖了。

    他和肖琴离婚之后,大部分的财产也给了肖琴。

    大康怔了怔,似乎没想到我会忽然问起邱浩森,他那张严谨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邱局还在上海,只是回老家住了。”

    老家?

    记忆中,邱浩森似乎给我说过,他老家还有一个母亲。

    “嗯,谢谢。”

    大康很激动,喊住了我,“顾小姐,需要我带你去见邱局吗?”

    我怔了怔,见他?

    说实话,我是想去的,毕竟那三年,他给我的呵护,让我把他当成了亲人。

    在上海,我孤身一人,对我好的屈指可数,只有白芹和燕姐,而邱浩森,也能算在其中一个。

    但是,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不太好去见邱浩森,见了他 , 也不知道说什么,让他放下对我的执念吗?

    或许,我是最没资格去和他说这样的话。

    抿了抿唇,“不用了 , 谢谢。”

    大康脸上的表情有些失落,我不再看他,转身上了唐希的车。

    “我送你回白芹那?”唐希询问我的意见。

    我点了点头 , 仰靠在皮革座椅上 , 脑海里还是曾贤给我说的那些。

    到了白芹家,白芹已经把杜浩接了回来,萧清也在,白芹留唐希吃晚餐,唐希说还有事就离开了。

    “唐希这个人 , 之前见就觉得死板,现在看他,就是一个没办法融化的冰块。”白芹不由得感叹。

    我点头 , 的确是这样。

    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知道 , 这样的性情会不会让他觉得幸福。

    大概,还是不幸福的吧。

    “我想起还有事 , 我也先回去了 , 白芹姐,晚晚姐,改天再来找你们玩。”

    说着萧清就往外跑,白芹在后面喊她,“都到了晚饭时间了 , 吃了再走啊。”

    “不了不了,我先忙去了,改天再请你们吃饭。”

    很快,萧清就跑得连个人影儿也不见了。

    “你说,她这是怎么了?”

    我想到了刚刚无意间看到萧清时她的样子 , 盯着唐希的后背有些炙热。

    想到萧清和唐希,我不禁得蹙了蹙眉 , 也不知道 , 他们能不能修成正果。★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如果萧清真的喜欢唐希 , 那这一条路,注定是不好走的。

    “好了 , 吃饭吧。”

    “嗯。”

    ……

    我在白芹家里住了一个星期 , 曾煜给我打过三次电话 , 最后一次,他说,他快回来了。

    也就是昨天。

    我问他具体的时间,他也不回答我。

    想念的种子已经在身体里发芽,很快就长成了撑天大树,真的好想念他。

    也不知道他在那边安全还是不安全。

    也不知道,金爷的事情他都处理得怎么样。

    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

    心里很焦虑,我只能想着之前甜蜜的点点滴滴来入睡。

    好想,好想……

    迷迷糊糊的,我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太思念曾煜,我做了一个梦。

    春梦。

    想起来,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做过春梦了。

    那种滋味竟然让我感觉不到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属于他独有的气息将我全部填满,呼吸之间都是他的味道。

    想念深入了心扉,好想好想。

    “嗯……”

    我轻轻呻吟了一下,就感觉他吻我越来越热烈。

    卷起我的舌头,一个翻身就将我压在了身下。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抱着他的脖子,去回应他 , 我的吻太青涩了,和他吻我的熟练度完全不成正比。

    我呼吸很重,到最后,他长舌直驱,吞没了我所有的呼吸。

    软舌在我的口腔里搅拌着,舔舐着,甚至是想把我全部都吞入腹中。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

    慢慢的,我的意识变得清晰起来,我记得,曾煜他去了泰国,他还没有回来。

    他说过,他回来会给我打电话,会给我去机场接他的机会。

    所以,这是梦。

    我不想睁开双眼,一点也不想,我就想就这样被他吻着。

    因为是梦,我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我伸出舌头卷起了他掠夺我城池的软舌 , 轻轻的舔了一下。

    那样的感觉瞬间填满了我的心扉。

    好想,好想……

    不够,这完全不够。

    我想要得更多 , 更热烈。

    我开始胡乱的伸手去抓他的衣服,回吻着他。

    这样的热烈让他也变得更加沉重。

    当他修长的手指落在我的双峰上时,身体颤抖了一下 , 意识越来越清晰。

    不要醒过来,不要醒过来……

    我一直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醒了 , 曾煜就不会在我身边,他还在泰国,还在危险之中。

    我不愿意睁开双眼,恨不得让我的意识继续变得模糊。

    男人的唇到了我的耳边,轻轻舔舐我的耳蜗 , 热气喷洒在我的脖子里,感觉十分的酥麻。

    “晚儿。”

    那是他的声音,磁性的 , 低哑的,性感的……

    是他!

    “嗯……”我无意识的回答他。

    “想我吗?”

    他又问我 , 嗓音沙哑极了,像是最诱惑的妖精一般,耳膜都觉得苏痒难耐。

    “想,很想……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呢喃着。

    忽然身体一个腾空 , 我又回到了男人的身上 , 那一瞬间,意识变得清晰起来,我即使不想睁开双眼,不想让这个美梦醒来,还是失败了。

    当看到男人那双炙热的瞳孔,月光洒在床上,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我,里面泛着点点星光 , 熠熠生辉。

    是曾煜!

    我惊喜的看着他,“曾煜……”

    刚开口,才发现我的声音已经软的不成形。

    “嗯?”

    是他!

    我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似乎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曾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是在梦里做梦吗?”我的声音嘶哑着 , 又迷糊着,甚至是不敢相信。

    我那么想他 , 刚好,他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扣下我的后脑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上,“你觉得呢?”

    热热的 , 感应十分强烈 , 也十分的真实。

    的确是他,他回来了!

    眼眶一热,眼泪就莹润了眼眶,我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 , 终于是落下了眼泪。

    “你终于回来了 ,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 , 有多想你吗?你说你会经常给我打电话,可你打电话的次数都不超过五次,我还以为是梦,曾煜,你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以后不许把我丢下,不许!”

    我满是控诉的声音响起,又捶打着他的胸膛。

    “傻瓜,我这不是没事吗?”

    他亲吻我的头顶,想让那种安心的气息传递到我的心里。

    一颗心,因为他这句话被填得满满的。

    忽然,男人又将我压在了身下,身体相撞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在快速加速。

    “晚儿?”

    我停止了流泪,睁大双眼看着他 , 生怕这一切是一场梦。

    月光洒在他的俊颜上,深邃又迷人,那微微上翘的唇性感得蛊惑人心。

    只是盯着我,我就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

    “原来,我不在的时候,你都是做梦来想我的,嗯?”

    那赤裸裸的拆穿让我感觉很害羞,同时,又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侧过头,不好意思去看他,“没有……”

    他并没有因为我说这句话而放过调侃我,又低哑着声音笑着说,“不过,做春梦,哪有来真的舒服,你说呢,晚儿?”

    流氓!

    虽然痞里痞气的故意逗弄我 , 但这样的感觉却让我很迷恋。

    他知道我脸皮薄,被拆穿了会害羞 , 没有继续欺负我,低头 , 堵住了我的唇。

    这一次不像是上一次那样,这一次我很清晰,也很清醒。

    四片唇相接 , 软软,热热的感觉传来,有种叫做荷尔蒙的分泌液在身体里散发着,慢慢的 , 我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

    他的唇温柔,炙热,又霸道 , 卷起我的软舌 , 伴随着他的节奏,一下一下的刺激着我的舌根。

    每一次,都能让我的身体放松下来,甚至感觉到酥酥麻麻。

    这种感觉会让人上瘾,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我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我的呼吸被全部吞没,窒息了起来,他才放开我的唇 , 依依不舍的在我的唇瓣上流连忘返。

    “晚儿。”

    他迷离的声音传来,我呼吸更加的炙热,身体也控制不住的扭动了起来。

    “想要吗?”

    他问我 , 明知故问。

    我睁开眼,娇噌的瞪了他一眼,惹来他更赤裸的挑逗。

    一只手揉捏着我的双峰,声线变得越发低哑迷人,“告诉我,想不想被我操,嗯?”

    那一刻,身体里荡漾着激情。

    我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炙热,我很想要 , 但有些羞耻说出那样的话,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但他似乎根本不吃我这一套,非要让我给他一个回答。

    手指加重了力气 , 那模样,似乎我不开口,他就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只能勾起双腿缠着他的腰,“想。”

    “想什么?嗯?”

    真的是没完没了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 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