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4章 信仰(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很奇怪,我又十分的受用。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气喘呼呼的弓起了身体。

    “回答我,晚儿。”

    见我没有说话,他又喊我,嗓音变得低迷起来,甚至摄人心魂。

    真是要命了。

    “想你要我。”

    身体感觉到非常的空虚,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对着他柔柔的说,说完之后,就气喘呼呼的。

    但他今天晚上似乎是准备好了要折磨我,眉眼透着性感邪性的笑容,“想怎么要你?”

    受不了了。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快速翻身,又将他压在了身下,低头就吻上了他的唇。

    学着他每次吻我的样子。

    我想到他一直折磨我,每次欢爱都折磨我。

    这一次,刚刚新婚就把我丢下那么久才回来,吻他的时候 , 故意咬了一口他的唇。

    那种痛感,似乎刺激了他的神经。

    一阵翻天覆地,我又被他压在了身下 , 他的吻如同洪水暴发一般向我袭来,我有些招架不住,只能抱住他的脖子。

    吻了我的唇,他又一路向下 , 亲吻我的脖子。

    他似乎很喜欢在我的脖子处来回的摩擦。

    以前我问过他 , 他说我脖颈出的味道很香。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衣物已经不见了,我和他 , 都坦诚相待。

    以至于,我看到了他雄纠纠气昂昂的那一处。

    我红着脸,不敢再看 , 他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 一路向下。

    当握住那一抹滚烫,我的心跳都在加速。

    “晚儿,你看,他也好想你。”

    被他这一句话说得立即红了脸,就在我还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的时候 , 他忽然将我翻过身来,让我后背对着他。

    深入的那一瞬间,我只觉得身体都被撞散了。

    但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腿心如同触电一般的传递到四肢百骸。

    我忍不住的 尖叫了一声,但立即想起来这还是在杜恒和白芹的家里 , 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子。

    我立即捂着唇,见我的反应,他变得更加的凶猛。

    每一次的撞击恨不得将我的灵魂都撞出来。

    细细碎碎的呻吟声从我的口里溢出,我控制不住,根本控制不住不发出声音。

    结合的地方,声音也变得很大,一下一下的拍打着。

    双腿渐渐变得酸麻了起来,我的意识都迷离起来。

    “晚儿……”

    我听到他喊我,那嗓音性感嘶哑极了 , 但我不敢开口,只能软软的趴在床上。

    “好紧。”

    听到他说那两个字,我的意识几乎都要跑没了。http://m.zhuishubang.com/

    不仅是身体上一遍一遍的折磨着我,就连言语也变得赤裸挑逗起来。

    每一次,他都会给我身体和耳膜不同的刺激感 , 这样来刺激我的大脑,让我跟着他一起疯狂起来。

    我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酸软 , 我没办法动弹。

    意识也变得涣散,每一次的 撞击,只觉得灵魂都要飞上天。

    到后面,我真的受不了了 , 才求饶着 , “轻点,轻点,曾煜轻点……”

    “晚儿,叫煜。”他仿佛没有听见似得,更用力的刺激着我。

    到最后,我也妥协了 , 一遍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 , 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

    他忽然停了下来,我飞出去的灵魂渐渐回到了身体里 , 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将我翻了过来,抬起我的双腿,抱得很紧,从正面再一次的袭击。

    他太大了,我被胀得很难受,我只能重重的喘息着。

    他刚刚一动,灵魂再一次飞了出去,我又控制不住的叫了起来。

    缓缓地,我睁开了媚眼如丝的眸去看他,他也低着头看我,那一双漆黑的瞳孔里像是盛放了一朵一朵的红莲,刚毅深邃的轮廓上被情欲占满,性感极了。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感觉到,也是现在,透着点点月光,我才感觉得清清楚楚。

    曾煜,就好像是一朵盛开在冰山出的火莲 , 里里外外炙热的,他的外表很冰冷,但那一颗心,炙热得一靠近就会被他融化。

    尤其是,在床第之事上, 曾煜骨子里的炙热散发出来,竟然比任何时候的他都要俊美,英挺得让人移不开眼。

    “煜……”

    我喊他,声音很沙哑,却也很动情。

    他像是受到了鼓励和刺激,更快速的耸动,每一次都顶到了最深处。

    最后,意识终于是涣散了,不记得在白芹家里,不记得身在何处,只是承欢在曾煜的身下无法自拔,只能用尖叫声来证明我还活着。

    到最后,他和我都香汗淋漓。

    脑海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意识 , 感觉他抱着我去了浴室,欣赏着我身体上被他制造出来的青青紫紫 , 又很温柔的一遍一遍给我清洗着身体。

    或许是太累了,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 缓缓的 , 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

    睁开双眼,阳光已经从窗户外洒了进来。

    记忆渐渐变得深刻起来,昨天晚上,曾煜回来了,而且 , 我还和他经历了一场翻云覆雨的欢爱。

    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身旁已经冷却了。

    若不是身体的酸痛 , 腿心火辣辣的炙热感传来,我还以为 , 昨天晚上只是我做的一场春梦。

    一开始,我的确是以为在做梦,但后来,明明是很真实。

    他变着花样来折磨我 , 甚至问我的问题又流氓 , 又赤裸。

    怎么人不在了?

    “曾煜?”

    我开口喊他,想着,他或许在浴室里。

    但是,四处一片安静,他不在,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

    难道,昨天晚上真的是做梦?

    他根本就没有回来?

    可为社么身体感觉那么痛呢?

    还是说,他回来见我一面又走了?

    偌大的失落感在我的心里盘旋着 , 我眼眶变得酸涩起来,差点就哭了。

    就在这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晚晚,早上好啊!”

    我侧过头看过去,心里滋味莫名,“白芹。”

    这时候 , 意识已经变得清晰起来,我才发现嗓音竟然那么沙哑,就像是重病一般。

    昨天晚上是不是太疯狂了?

    白芹时不时也听到声音了?

    “被滋润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我看你今天脸色都变得红润起来。”白芹笑呵呵的朝我走近。

    听她这么说,果然昨晚不是梦 , 我也不是因为生病才会觉得身体酸痛 , 昨天晚上,我的确和曾煜……

    “曾煜呢?”我咬了咬唇问。

    “可别提了 , 曾煜对他舅舅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悄悄咪咪的跑来,潜入你的房间,弄了一晚上的噪音,搞得我和杜恒都没睡好 , 半夜 , 杜浩还来敲门,说听到有人在叫,让杜恒看看……”

    越说到后面,我的脸颊越来越红。

    我昨晚叫的声音真的很大吗?

    “唉 , 弄得小草莓也没睡,现在被杜恒叫过去估计就是一顿教育,我这个大外甥,怕是生怕谁不知道他回来了似得,以后啊,你们生了孩子,可要收敛着点。”

    我……我,实在是没控制住。

    曾煜就好像是一个星期没见我,故意折磨我似得,非要我叫出声,每次不叫出来,他就变着花样来折磨我,最后我真的……给跪了。

    “好了 , 快起来去吃饭吧,估计也说好了。”

    白芹虽然一顿说教,但她并没有任何的责怪,反而为我们感觉到开心。

    等我洗簌好了走出来,白芹揽着我的手腕,笑嘻嘻的在我耳边说,“真别说,这大外甥那方面还真是不得了,这后半夜都听着你们的声音度过……”

    “好了,别说了。”

    我脸皮薄,停不下去了,最后,白芹哈哈的笑了起来。

    刚在饭厅坐下来,就看到曾煜和杜恒一前一后的走了下来。

    想到昨天晚上的动静,我立即低下了头,曾煜无所谓,但杜恒说到底,毕竟是个长辈。

    曾煜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看到他的时候,本来还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顿时变得开朗起来。

    他回来了 , 就证明这一切都解决了。

    我们可以过着很平凡的日子,哦,对了 , 还有一个蜜月呢。

    “睡得好吗?”

    曾煜低哑的声音传来,瞬间就让我想到了昨天晚上,他低迷着嗓音问我 , 一点也没变。

    身体又变得很敏感起来。

    果然,他在我心中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还好。”

    一点也不好,现在身体还酸痛着呢。

    “饭后,我就带你回去,去公寓,还是浅水湾?”

    他低低的问我 , 声音很温柔。

    我想了想,“你想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哟,晚晚还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呢。”白芹立即打趣笑着说。

    我下意识的看向曾煜,就见他唇角上翘 , 笑得如意春风,心情愉悦得很。

    想来,早上被杜恒骂了一顿,还能这样,果然是他才有的心态。

    饭后,我和曾煜就上了艾伦的车准备回去。

    白芹一家人在外面送我们。

    曾煜将车窗摇下了 , 我和他都看了出去。

    白芹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儿子 , 杜恒站在她的身旁,高大得像是一棵大树笼罩着她们母子三人一般。

    想到曾经的白芹,再看到现在的她。

    我才感叹,岁月正在悄悄的流逝 , 但无论怎样,我和白芹,都拥有了自己的幸福。

    看着他们这一幕 , 很美好,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全家福。

    看向身边的男人,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拥有自己的全家福呢?

    曾煜握住了我的手 , 手掌传来的温度十分的炙热,掌心带着久历风霜的粗糙,却让我很安心。

    身边的这个男人,他叫曾煜!

    他是我的信仰!

    半响,我听他说,“这断时间,麻烦舅舅你们了。”

    那一刻,一颗心变得柔软起来。

    曾煜和杜恒之间的芥蒂已经在岁月里消散了 , 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

    白芹微微一怔 , 随后指着自己 , 大大咧咧的问,“那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舅妈?”

    我笑了笑 , 我了解曾煜,他自然不会这样叫白芹。

    在他的眼里 , 白芹虽然是杜恒的妻子 , 更是我的闺蜜呀。

    车子启动了起来,一路上 , 我看向窗外,上海这个城市,真的很美。

    依偎在曾煜的怀里,这一刻,我才觉得,这里,就是我的家。

    正文完结,番外火热上线,我会把你们看不到的,一些隐形的情节写在番外里,谢谢媳妇儿们陪着我一路走到大结局。

    爱你们!笔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