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5章 番外0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墅。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女人换了几套衣服,终于是满意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当真一点也没变,变的,只有越来越年轻的心。

    她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那张看了二十五年的脸,曾经,她需要用这张脸笑出各种媚酥的样子。

    她行走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中,她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荣华富贵。

    行外的男人们喜欢她,女人却讨厌她,而她 , 却乐在其中。

    她以为,她会在这行里做到脸不再娇嫩 , 身体不再完美。

    自从遇到了他,她才觉得 , 其实上帝对她不薄。

    而现在 , 她的这张脸,无论是笑,还是愁 , 也只对他一个人。

    刚出门,就有女佣恭敬的喊她 , “二少奶奶。”

    “他呢?”

    “在书房。”

    女人立即往书房的方向而去 , 身后的佣人想叫住她,转过身 , 哪里还有她的人影。

    她推开门 , 笑嘻嘻的问,“老公,你看我新买的裙子好……”

    看吗二字还没说出来,她才发现书房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留给她一张侧脸 , 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相似,但还没来得及多看,他换了个姿势 , 留给了她一个很冷傲的后背。

    他是谁?

    “白芹,你先出去 , 我这里还有事。”男人微微拧起了眉。

    白芹仍然疑惑着 , 但对方故意不让她看见 , 她也不好多说。

    见白芹走了之后,杜恒才又看向面前的男人。

    “那就是你的小娇妻?”

    “嗯。”杜恒点头 , 神色很凝重 , “你的意思,怀疑曾煜已经发现你还活着?”

    “不是怀疑 , 是肯定。”

    男人的嗓音很沙哑,听起来像是受过损伤一般,却仍然从那声音里听出来冷沉。

    杜恒凝重的蹙起了眉,“那大哥,你打算怎么做?站出来,让他再杀你一次,还是在他动手之前先杀了他?”

    对,他对面这个男人是曾贤,早在几年前就被曾煜杀死了的曾贤。

    那一场爆炸中,他救了他 , 一直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曾煜早就发现了。

    没听到他回应,杜恒越来越担心,眉宇间的寒意也变得越来越重,“纵使他对你再有恨,他始终是你和我姐姐的孩子,如果你要对他动手,我也不会顾忌往日情分。免-费-首-发→【追】【书】【帮】”

    曾贤怎么会不明白杜恒的心思。

    萍儿离世前,就让杜恒替她照顾,杜恒肯定不会让曾煜受到任何伤害。

    “你觉得 , 我对曾煜是恨的?”曾贤缓缓笑了。

    杜恒不明白,他记忆中的曾贤一直都是嫉恶如仇 , 之前曾煜的确对他开过枪,杀心也没有任何的仁慈。

    对曾贤来说 , 只要不是他姐 , 他不会放过任何伤害他的人。

    “我该走了。”

    就在杜恒沉思时,曾贤道别,并没有给杜恒一个答案 , 究竟是会伤害曾煜,还是不会。

    “看到我的人 , 都已经死了 , 我不希望你的小娇妻看到我。”曾贤站了起来,声音仍旧低冷着。

    杜恒听了之后 , 长眉瞬间拧了起来 , 寒着嗓音说,“你别碰她。”

    “你和曾煜在择偶这一方面还真是,一模一样。”

    杜恒当然知道曾贤什么意思,讽刺他和曾煜一样,找了个天上人间的小姐是吗?

    杜恒不以为意 ,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你可以为我姐做到如此,你应该知道 , 曾煜对顾晚不会比你差,如果你心里还念及他是你和我姐的儿子 , 就别伤害他们。”

    说完 , 杜恒打开书房的门就往卧室而去。

    他心里很清楚 , 曾贤对顾晚有芥蒂,他绝对不会让顾晚和曾煜在一起。

    至少 , 他知道曾贤还活着 , 曾贤一般也不会瞒着他 , 这一次,西藏,他必须去。

    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白芹光着身体站在镜子面前,杜恒瞳孔猛地收紧,关上了卧室的门。

    白芹正打算换下一件衣服,谁知杜恒进来了。

    她一开始还有些害羞,但想着两人都是夫妻了,她将手中的衣服扔在床上 , 一步一步朝着杜恒走过去。

    来到杜恒的面前,伸手够主他的脖子,笑得十分媚惑,“忙完了?”

    “嗯。”

    杜恒的声音明显变得沙哑了几分。

    白芹怎么会不知道他有些动情了,扭动着身体,让自己和他贴得更紧,“那个人是谁啊?”

    一颗心都在跳动着,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还是多心了。

    总觉得那个男人,侧颜有几分像曾煜。

    她记得杜恒曾经给她说过,曾煜长得很像曾贤。

    但是,曾贤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不认识的人。”杜恒说着,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低头 , 就吻住了白芹的娇唇。

    白芹本来心中还想着要问清楚那是不是曾贤,但男人的这一个吻 , 让她瞬间忘记了所有。

    她呼吸变得浑浊起来,灵巧的舌头深入他的唇。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变得十分炙热。

    杜恒一把抱起白芹 , 白芹勾着杜恒的脖子 , 加深了这个吻。

    白芹的吻,永远都是炙热又妖媚的,每一次舌尖的滚动都能让他身体越来越僵硬。

    他从来不知道 , 一个女人的吻技可以像白芹这样高。

    一旦亲吻,就无法自拔。

    以前 , 他还问过 , 但她笑得没心没肺,说她经历过无数个男人 , 若是接吻都不会 , 在天上人间就白废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接吻就会想到她说的这句话,恨不得把她给生吞了,让她从今以后 , 只属于他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呻吟的声音从白芹的唇角溢了出来。

    她小手不安分的去解杜恒的衬衣。

    很熟练的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双手迫不及待的一路向下。

    男人吻得更凶狠了 , 这样的刺激感让白芹感觉爽极了,她喜欢这样的杜恒 , 带着刺激 , 又发了痕。

    他几乎不会在白天的时候要她 , 她一直觉得身上的男人属于禁欲型,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 , 是不想她继续问下去 , 还是真的被她勾引到了。

    当手握住他的滚烫时 , 白芹浑身一震。

    竟然已经那么巨大了……

    她经历过很多的男人,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和杜恒这方面相比,尤其是尺度。

    手里的炙热还在继续发胀。

    男人忽然裹住了她的手,很有节奏的一上一下,白芹立即红了脸。

    他不是每一次都会这样用她的手套弄着。

    她放开了他的唇,娇喘呼呼的看着他,“杜恒,痒痒,想要 , 插进来。”

    杜恒不由得唇角一抽,更多的时候,他甚至觉得白芹的身体里住着一个男人的灵魂,不会害羞,在这方面,总是大胆到没办法想象。

    “满足你。”

    他低哑着嗓音说了三个字。

    拖起白芹的双腿,猛地刺入。

    “杜恒!”

    白芹双手撑开,又握紧,瞬间,杜恒的后背就有了一条五指抓痕。

    听到白芹因为快感叫他的名字,身体变得更加有力 ,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 , 他拥有她。

    而白芹也很享受杜恒剧烈的撞击感,从来没有哪个男人会给她如此销魂的感觉 , 不仅是身体 , 就连一颗心都跟着他的耸动变得酥酥麻麻。

    她缓缓睁开双眼,心里的满足感越来越深,从来没想到 , 杜恒有这样的一面。

    他微眯着双眼看着她,她也看着她 , 四目相接 , 似乎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二人,再无其他。

    双眸里全是情欲 , 迷离的样子深邃又让人心动。

    稳重的男人 , 动情的 时候,才最让人欲罢不能。

    白芹抱着杜恒的脖子,弓起身体,去迎合他 , 让每一次的撞击更深,几乎要让她散架。

    一开始,他对她只用器具 , 她还以为他不行。

    后来,她才知道 , 他觉得小姐脏 , 不知道为什么 , 她心里还难受。

    后来才知道,原来 , 她不知不觉 , 把这个男人放在了心中。

    “杜恒。”

    到后来 , 白芹动情的时候,不停的抓杜恒,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就连呼吸也变得很炙热。

    杜恒俯下身体,亲吻着白芹的唇,又是她的下巴,呼吸很粗重,嗓音低哑着,带着浓浓的安抚 , “我在。”

    “要我,用力!”

    白芹看到是杜恒那张俊美的脸,她扭动着身体,想要的更多。

    又是一番大战之后,白芹终于松软了下来,累瘫在杜恒的怀里,呼吸都是他的气息,那种满足感,或许只有她才知道。

    即使和杜恒在一起,有了结婚证,她仍然很患得患失。

    她不像是顾晚,只有过吴磊和邱浩森两个男人 , 她没有顾晚那么纯洁。

    她有心机,也有城府 , 她必须周旋在各种有钱的男人身边,用原配夫人的那句话来说 , 她就是一个被男人操烂了的女人。

    以前 , 她从不相信自己会有爱情,她只爱钱,不爱情。

    杜恒出现了 , 那一刻,她才觉得自己内心其实是那么的寂寞 , 那么的想要被填满。

    怀里的女人忽然哭了起来 , 泪水落在了他的肩膀处,由温热渐渐变得冰凉起来。

    心一疼 , 将白芹搂在怀里 , 低头,吻她的眼睛,轻声安抚着,“别哭 , 妈会没事的,这一次手术很成功,等过一段时间恢复了 , 我再送她去法国接受治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