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8章 番外0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晚被带到了一间小屋里。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殊不知,身后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跟着。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在夜晚,很不容易被人看出来。

    蹲坐在离小屋不远的距离,点燃一支香烟,一口一口的抽着。

    香烟的味道弥漫在唇齿之间,他修长的眉蹙了起来。

    这味道,并不好,可以说,很糟糕。

    赤手掐灭了香烟,扔在雪地里 , 有一个深深的鞋槽印,站了起来 , 看了看小屋的位置,又看向了来这里唯一的一条路。

    熟悉的人没有到来 , 也就是说 , 屋子里的女人,有危险。

    心里燥意越来越深,他下意识伸手到裤兜里去摸打火机。

    没有了……

    又是微微叹气 , 吐出来的气息变成了浓浓的冷烟。

    他这才想起来,萍儿把那把打火机给了他儿子 , 他儿子 , 又转手给了顾晚。

    也是因为这把打火机,他才能出现在这里。

    看了看手腕上的名表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 好像前方的路被堵了,所以耽搁了曾煜来救人的时间。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现身。

    ……

    这厢,曾煜找了出来。

    平时打火机传出来的信号都很好 , 但今夜的天气并不好,信号中断了。

    他的心里一阵慌乱,第一次感觉顾晚远离了他的视线。

    他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 心里就有一万个会在她身上发生的可能。

    或许是曾贤干的,或许是这西藏买卖人口的贩子干的 , 亦或者是那些一直在暗中暗杀他们的人做的。

    三种皆有可能 , 但不管是哪一种 , 都在提醒着他,顾晚有危险 , 很危险。

    一颗心 , 乱到了极点。

    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 就在这时候,车子在路上深陷到雪地里抛锚了。

    何司路和曾煜一起找的这一半,叶连硕和七月找的另外一片。

    “下来,推车。”曾煜冷着声音。

    何司路看了看地上的雪,不用想都知道这一脚踩下去该有多冷,但他知道,他面前这个男人,心里很着急。

    咬着牙跳了下来,那刺骨的雪钻进了鞋子里 , 将整个脚都埋了下去。

    推了一下,没有反应。

    曾煜拧起了眉毛,从车上跳了下来,喊何司路,“你去启动车,我来推。”

    “好的,曾哥。”

    入脚一片冰封,推了几次,都没有用,皮鞋里面的白雪已经融化了,冷得刺骨。免-费-首-发→【追】【书】【帮】

    曾贤只好弃车而去 , “你去左前方看看,我去这边 , 五分钟后过来汇合。”

    何司路吓了一跳,五分钟?

    先不说这寸步难行,就是这风雪也不能五分钟返程 , 但他不敢多说一句话 , 点头,“好。”

    曾煜率先回来,那边并没有任何人影的踪迹。

    又等了五分钟 , 去探路的何司路才回来,远远的就朝他喊 , “曾哥 , 前面的路被大雪封了,过不去 , 我估计小嫂子不在这边吧 , 也没瞧见个脚印儿,那边也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这时候,信号忽然亮了一下,就是何司路去的那边方向 , 只亮了一下又立即微弱了起来,到最后什么也没有了。

    曾煜收起手机,一双漆黑的眸子 , 如同一个黑夜中的杀神,快速往那边而去。

    “曾哥 , 曾哥。”

    “你先回去 , 我自己找。”

    何司路愣在了原地 , 他并没有回去,而是去找叶连硕和唐队。

    双脚已经冻得没有知觉 , 但曾煜并没有停下来 , 他走得更快。

    路被封了 , 他就是爬树也得跳过去。

    他很清楚,追踪器明明一直没有信号,忽然又有了信号只有两种解释。

    第一,顾晚所在的地方或许能接受信号,传递信号。

    第二,那就是信号的主机拨动了一次信号,传递到他这里来。

    如果是第二种,就说明曾贤在。

    是曾贤绑架了顾晚?

    他的目的是什么?引他过去?

    但又不像,这个时候的曾煜 , 根本不会想到曾贤发动一次信号是为了让他前去解救顾晚。

    刚翻过去那条路,一道刺眼的光芒朝他射过来,曾煜眯了眯眼,就看清了驾驶座上的那人,是唐希。

    他不是让他去另外一片找吗?

    兵分三路,他怎么会也找到这里来了?

    “上车。”

    唐希支了个头出来,对着曾煜大声说道。

    风声很大,曾煜听清了唐希说的话,他上车后,唐希看了一眼身上湿了一般的曾煜,才缓缓说,“我在信号检测器上看到这边有很强的信号 , 这一段是无信号区域,最有可能藏人 , 所以就过来了。”

    “嗯。”

    “你有给顾晚的身上安装什么追踪器吗?”唐希又看了一眼曾煜,蹙眉问。

    曾煜当然不可能把打火机的事说给唐希听 , “没有。”

    “那边有烟火。”

    说着 , 唐希将车停在了一边,就下车朝屋子里走去。

    曾煜心里自然也很着急,他看着唐希的后背 , 眸光深了深,唐希 , 对顾晚很上心。

    他立即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探测器 , 并没有发现曾贤的任何踪迹。

    快速跟了上去,里面已经传来了枪声。

    曾煜瞳孔一缩 , 快速走进了小屋 , 当他看到顾晚衣衫不整,面色惊慌时,心中一阵大痛。

    是他不好,来晚了。

    让她受委屈了。

    顾晚见到曾煜 , 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发现曾煜穿着的毛衣都湿了一大半,那冰冷她碰到都刺骨,但此刻 , 一颗心却是温暖的。

    刚刚的那一幕幕还心有余悸,属于他的气息环绕在她的鼻息之间 , 她才觉得 , 自己活了过来。

    如果不是唐希和曾煜及时赶过来 , 她可能会被这两个人贩子糟蹋了。

    曾煜寒冷着眸看向那两个不怕死的人。

    立即参入了战斗。

    顾晚看着那个捡了她打火机装聋的女人,她想追上去 , 但又担心唐希和曾煜 , 最后 , 只能看到那个女人拿着她的打火机一路跑了出去。

    女人转过头深深看了一眼屋子里打成团的男人们。

    他们都是来救那个穿得很华贵的女人,她不会有事的。

    人都是自私的,一开始那个女人差点被强奸的时候,她没有去救,现在更不可能去救。

    反正有人救她,她死不了,最多伤残。

    这么想着,就跑得更快了,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殊不知 , 身后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跟在她的身后。

    曾贤冷然的看着那女人的手,他当然不是跟踪狂,是因为他拿了他送给萍儿的打火机。

    肮脏,贪生怕死的女人,怎么有资格触碰?

    他当然要把打火机拿回来。

    顺着她的身后往前走,寻找机会。

    就在这时候,女人踩到一块尖锐的石头跌倒在地上,瞬间,腿破了,鲜血留在了白雪上面。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爬起来又走,视线太暗 , 心里也太害怕了,一不小心就踩滑了 , 这一次,脚下悬空 , 她惊觉到自己踩空了 , 要跌入悬崖。

    快速伸出手扣住上面的石板,她想爬上去,却根本没办法 , 只能悬吊在空中。

    “救命,救命啊!”

    她开始呼救,用尽全部力气抓住石板。

    就在这时候 , 一个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带着帽子 , 她看不清他的面容。

    但绝望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希望 , “救我,救救我。”

    “打火机呢?”

    男人开口了,那暗哑的声音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人,吓得她差点松手。

    “打火机呢?”

    他又问。

    女人这才明白过来 , 他是来替那个长得漂亮的女人要打火机的。

    她心里害怕,因为有两次,她都见死不救 , 第一次,那个女人正在被强奸 , 她可怜兮兮的求她救她 , 她怕惹火烧身没搭理她。

    第二次 , 有人来救她们,她也不顾那些人的安危跑了。

    为了取暖 , 拿了那个女人的打火机。

    这找来了 , 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 , 她不能把打火机还回去。

    “你救我上来,我就给你。”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她这样说。

    “打火机!”他像是失去了耐心,那声音如同从地狱里发出来的一般。

    她真的怕了,但是也能看出来这个男人是真的很在乎那个打火机,那她就有活的机会,“你救我,我就给你,不然我拿着打火机一起坠崖。”

    曾贤怒了 , 这个女人居然拿着萍儿的东西和他谈条件。

    一个贪生怕死,见死不救的女人,本来就该死了,竟然还和他谈条件?

    他不动声色的朝那个女人伸出了手。

    女人一喜,立即伸出另外一只手递过去,就在两只手相碰的时候。

    她没想到,那人只是从她手中拿走了打火机,并没有拉她上来,她愤怒,“你出尔反尔,快拉我上来。”

    曾贤冷笑,他根本就没有答应。

    低头看着手中的打火机 , 已经被那女人的鲜血染红,瞳孔猛然缩紧。

    最宝贝的物品被糟蹋了 , 那种愤怒是没法言喻的。

    他冷然的看向女人,低冷着嗓音说 , “不仅见死不救 , 还拿走顾晚的东西,我不拉你上来,是我的本分。”

    女人惊恐的看着男人 , 也是现在,她才知道 , 那个很漂亮的女人叫顾晚。

    在她的视线中 , 曾贤拿出了一把刀。

    她吓得抖了起来,“我知道错了 , 求求你 , 别伤害我,拉我上来。”

    “我不过是帮你减少煎熬,你应该感谢我。”

    说完,小刀刺进女人的手背 , 再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瞬间喷洒出来。

    女人尖叫着坠了下去,到最后 , 一点声音都没有。

    曾贤冷冷的看向悬崖下方,他并不觉得自己见死不救是错了 , 他做的 , 不过是让那个女人比先前少活几分钟。

    幻想 , 如果曾煜和唐希没赶过去,顾晚会生不如死。

    那一刻 , 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萍儿。

    造成这些悲剧的 , 就是那些见死不救的人。

    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