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5章 对他来说是一根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是去找唐希的,只可惜,却被他、白芹还有霍老板给破坏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花一样的年纪,找一个她爱的男人,只是闭眼一想,想到那个女人是顾晚,那个男人不是他曾煜,心里的失落感就变得很浓烈,恨不得杀了唐希才好。

    也是因为他,顾晚才失去了记忆,才和唐希中断了联系。

    他甚至在想 , 顾晚如果还记得,还有记忆,又怎么会轮得到他来守护她呢?

    如果她记起了一切,又会像现在这样陪在他的身边吗?

    他不确定 , 从来都是自信满满甚至自负的他,第一次不确定。

    他怕顾晚会恨他强奸了她 , 也怕她责怪是因为他的介入 , 才让她和唐希走到现在这一步。

    所以,他一定不会让顾晚记起来那些尘封的记忆。

    更不会让她有机会和唐希在一起。

    但是他担心有一天,事情的发展会往唐希身上去。

    唐希是唐忠的小儿子 , 唐炎是唐希的哥哥,之前调查关于唐忠一家被灭门的事 , 他发现 , 唐希也正在调查。

    除了调查之外,唐希还在调查曾贤。

    想到这里 , 曾煜只觉得太阳穴正在发疼 , 伸出手按了按。

    明天,找杜恒问问。

    ……

    曾煜带着顾晚来看白芹,顾晚在外面等着,曾煜和杜恒在书房里。

    “唐炎?”杜恒怔了怔 , 眸色几分疑惑,“你找他做什么?”

    曾煜看杜恒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知道唐炎怎么死的,抿唇 , “唐炎是你高中同学,你应该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

    “曾煜 , 我说了不知道 , 你就不要再问了,何况……”

    “是不是曾贤?”曾煜打断了杜恒 , 眉毛蹙得很深。

    杜恒心里一跳,他不知道曾煜究竟知道多少。

    但当年的事 , 不能让他知道。

    “不是。”杜恒冷声 , 又说 , “这些事你就不要再查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如果有一天,真相揭开,这对谁都没有好处,只有伤痛。

    不如都埋在心里,还不会那么难受。

    “你以为,我不查,唐希就不会查吗?”曾煜眯了眯眼 , 点点寒芒在双眸里绽放。

    杜恒一怔,他这才想起来,从西藏回来的唐队是唐忠的儿子。

    “你是唐炎的同学,之前的事,你一定知道,唐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杜恒的耐心渐渐消失了,他起身就往外面走,横在楼道上,他也同样冷着声音回答,“你想知道的事,我无可奉告!”

    此刻的顾晚听到了一些对话,她身体很僵的看着杜恒和曾煜 , 手中的饮料掉在地上。http://m.zhuishubang.com/

    曾煜心里一跳,他刚刚太激动忘记了顾晚还在,她听到了什么?

    又想起来了什么?

    顾晚昏迷了 , 她终于想到了一些和唐希有关的画面。

    每一次的画面,都让她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才觉得 , 她曾经是深深爱过唐希的。

    耳边是曾煜在喊她的声音 , 有些飘忽,但她就是醒不过来。

    曾煜将顾晚抱在怀里,看她紧紧锁起的眉头 , 一颗心变得狂躁不安,他不知道顾晚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只要想到顾晚骨子里对唐希的那种爱和吸引 , 他才觉得害怕。

    那种害怕 , 他三十岁以来也就只有一次,那就是母亲离开的那天 , 再就是现在。

    “顾晚!”

    曾煜又叫她 , 希望能把她叫醒,希望她别沉浸在那些回忆中。

    那一刻,曾煜似乎明白了顾晚的不自信。

    这样的不自信也来到了他的心底。

    在顾晚的心里,他那么黑暗 , 第一次见面就强奸了她,然后还因为他步入了那么多的危险。

    而唐希不一样的,从学校开始 , 就像是一道清凉的风一般。

    顾晚一直追逐那一股风,追到了上海。

    “顾晚!”

    “唐希……”顾晚猛地睁开了双眼 , 握住曾煜的手 , 那一刻 , 她昏迷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唐希的记忆 , 所以 , 也无意识的念出了他的名字。

    但下一刻 , 顾晚就清醒了过来。

    她认真的看着抱着她的男人,那分明就是曾煜的轮廓,墨色瞳孔紧紧锁着她,眼底暗潮汹涌,脸色更是阴云密布。

    完了!完了!

    这是顾晚心中的想法。

    “曾煜……”立即改口,心里的恐惧也随着他的脸色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曾煜看着顾晚,他没有错过顾晚醒来的那一瞬间每一个神色,从一开始的后怕和激动,到认清现实发现是他的害怕。

    那么想那个男人吗?

    还是说 , 记起了一些片段,心已经在那个男人身上了?

    他开口,声音森冷刺骨,“叫我什么?”

    他感觉到自己在颤抖,他控制住要将顾晚捏碎的想法,定定的看着她。

    “曾煜。”

    那一刻,曾煜的心里全是失望和失落,还有痛苦和不甘。

    无数种情绪将他包围着,他喘不过气来,第一个反应是,唐希,活够了!

    即使顾晚要恨,他也绝不会让唐希还活在这世上,让顾晚心神不宁。

    一点一点的将顾晚抓着他手腕的手指掰开 , 起身,与顾晚拉开了很高的距离 , 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晚。

    谁也不能明白他此刻的痛苦,他自己的女人从他的怀里醒来 , 叫的 , 却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缓缓的,曾煜才开口,声音听上去十分平静 , “你刚才,不是这么叫的。”

    他看着顾晚 , 也不放过她眼底的任何一个神色。

    他也感觉到此刻的顾晚是害怕的。

    害怕?

    这应该是情侣之间该有的神色吗?

    他在等 , 等顾晚给他一个解释,哪怕她和他说清楚 , 她想起了唐希 , 她爱唐希,她要回去,他也等。

    “你别误会,我只是……”

    “只是什么?”

    “想起了一些事……”我声如细纹。

    果然!

    不出他所料,她想起了和唐希之间的事 , 嗓音越来越沉,那股子气在心中完全找不到出口,导致他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沉。

    “想起了你和唐希曾经的点滴,是吗?”

    “嗯。”

    这是顾晚的回答。

    嗯?

    曾煜重重的呼吸着 , 心里的火焰越来越高,但血液里流动着的又是一股寒冷 , 两种情绪让他自己也非常难受 , 但他想知道顾晚怎么处理,“然后呢?

    “什么然后?”

    曾煜的面色阴沉 , 唇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僵硬,“然后不是应该去找他么?”

    顾晚毕竟是一个女人,她永远也没办法理解 , 一个男人身处这样的事情时 , 往往是不理智的。

    更重要的一点是 , 顾晚醒了,出口的第一个人的名字是唐希,不是曾煜。

    不管顾晚之后的有多害怕,又有多温柔的反转,曾煜始终是无法理解的。

    唯一的感觉是,他的女人,离他越来越远。

    她渐渐的朝着唐希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只要一想到顾晚昏迷的时候心心念念的都是唐希,曾煜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找不到自己的理智。

    不,对别人来说 , 生气与不生气,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那是一种理智。

    但对此刻的曾煜来说,那是本能。

    本能的,不能让这个威胁出现,本能的,威胁出现了,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威胁彻底铲除了。

    他扣住手中的枪,踩了一脚油门 , 直奔和睦小区而去。

    他知道,唐希回来一直住在那里。

    一路上 , 闯了无数个红灯,终于来到了和睦小区。

    他一路往楼上跑 , 汗水从他的额头上一路向下 , 威风吹过,那种寒冷几乎渲染着他的内心。

    直到来到七年前发生那一切的房间里。

    唐希果然在。

    当他看到曾煜满身都是杀戮,一副吃人的表情站在他的面前 , 并不觉得可怕,甚至 , 眼皮都没眨一下。

    两人对视了很久 , 曾煜才开了口,“还回来做什么?”

    唐希抿唇,“上海是我的家,难道我不能回来吗?”

    “你知道 , 我说的不是这个。”曾煜的声音更冷沉了一分。

    唐希环顾着房间的四周 , 恍惚曾经的记忆都还在,只是,屋子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那一场爆炸 , 烧毁了里面的东西。

    缓缓的,他侧过头看向曾煜,“七年前 , 就是在这里,发生了爆炸?”

    曾煜瞳孔缩紧,一句话 , 就提醒了他 , 当年 , 他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对顾晚所做的事。

    “如果不是你 , 顾晚又怎么会有那一场灾难?”曾煜冷冷的蹙眉。

    唐希胸口一痛 , 竟然找不到半句话来反驳。

    是啊。

    的确是因为他……

    他不知道 , 顾晚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找他,在发生那一切的时候,她又是怎样的无助。

    甚至,当他再一次看到她,他才发现,那一场爆炸后给她带来的伤痛有多巨大。

    她忘了他,也忘了一些事,变得很冷静,不爱说话 , 简简单单的。

    不再是曾经那个总是更在他的身后,弯唇笑得很灿烂的小姑娘。

    他心有多痛,他不知道,或许已经麻木了。

    渐渐的,他才知道,顾清,在那一场爆炸中死去了,而活下来的,是顾晚。

    “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想起曾经的事对她来说是有多残忍,为什么?你还要出现?”曾煜那双冰霜凝聚的眸子里全是冷意 , 声音竟然变得暗哑起来。

    想到当初顾晚被抓了进来,她惊慌失措的模样,那双纯碎的眸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