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6章 他的失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是痛的,他甚至不忍心在霍老板他们面前强要了她,但他没有选择。免-费-首-发→【追】【书】【帮】

    唐希的出现,也在一点一点告诉他,他和顾晚之间是隔着怎样的千山万水。

    “我回来,是有我的使命,曾老板如果心里没有鬼,又何必来质问我?”唐希缓缓的勾唇,眼里的冷意也十分浓烈。

    曾煜心里明白,唐希回来,不是为了顾晚 , 而是为了唐家。

    他是回来查当年唐家被灭门的事,也是为了查曾贤。

    他也在怀疑 , 曾贤没有死。

    在西藏的时候,曾贤暴露了。

    “你回来 , 就错了。”

    缓缓的 , 曾煜才一字一顿道,嗓音里面全是冰冷和嗜血。

    他回来,刺激顾晚想到了曾经的事 , 会让顾晚记起七年前那个晚上的不堪,无论是怎么样 , 他回来 , 都错了。

    他不允许顾晚受到一丝伤害,也更加不会允许顾晚完完全全想起唐希之后 , 离开他。

    那一点 , 都不行。

    “那曾老板想怎么做?”唐希莞尔,他很淡定。

    当顾晚问他,和她是不是认识,曾经有没有认识。

    他就已经料到了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 只是,一切都提早了。

    心里忽然有些难过,不是因为曾煜要杀他 , 曾煜真要杀他,也未必就一定是他的对手。

    他难过的 , 是顾清 , 也就是现在的顾晚。

    所有的真相揭开 ,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最爱的男人 , 他的父亲曾贤赐给了她多大的痛苦 , 而他 , 又在七年前给了她又一次的痛苦,她该多难受?

    又有多难以接受?

    “杀了你!”

    这三个字,如同从地狱修罗口中发出来的。

    接着,曾煜拿出了手枪,握紧手柄,对准唐希。

    唐希没有动,他感受到那手枪就在他的脑门上,只要他动手,他一定逃不过。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 , 他竟然没有躲。

    “不要!曾煜!”

    就在这时候,一道小身影直接从外面冲了进来,横在曾煜的面前,用身体挡住了唐希。

    她紧闭着眼,全身都在抖动着。

    一秒!

    两秒!

    三秒!

    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预料之中的疼痛感。

    她以为她会被子弹射杀,没有……

    缓缓睁开眼,黑洞洞的枪口仍然指着她,而曾煜的那冷冰入了骨髓的神色,比那枪口还让人感觉到害怕。★首★发★追★书★帮★

    曾煜差一点,就差一点想要真的开枪。

    除了因为顾晚的事,被气到了 , 另外还有唐家的事。

    如果,当年庄家和唐家的事都是曾贤做的 , 那么唐希早晚会查到,他查到之后 , 顾晚又怎么会不知道。

    到时候 , 他所有的努力都付入东流。

    顾晚会离开他。

    这是他的私心,所以,他真的想要杀了唐希 , 让这一切变得平静起来,顾晚不去想七年前的事 , 唐希不会再去调查曾贤。

    但当他真的指着唐希的时候 , 他忽然想到了当年,也是在这个房间 , 霍老板说的一句话。

    本质上,你和你的父亲没有区别!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 , 那他和他憎恨了这么多年的曾贤,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他没开枪,幸好没开枪。

    他没想到顾晚那么快找了过来,更没想到顾晚会忽然冲进来挡在唐希的面前。

    他想到在西藏,顾晚不止一次替他挡子弹……

    那双冰冷的眼眸中也有着不可置信,“你护着他?”

    见顾晚神色苍白,也没有说话。

    那一刻 , 无限的悲凉从心底升起,呼吸都变得窒息起来,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小手扼住 , 让他喘不过气来。

    “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也要护着他?”

    “不是的……”

    听到顾晚惊慌失措的开口否认,曾煜有些踉跄的往后一步,“不是什么?”

    心里的悲凉越来越深 , 他是痛的 , 痛得无法呼吸的那种痛。

    不像是小时候摔跤了 , 起来对着伤口吹吹就不疼了,而是一种憋在心里的疼 , 看不到 , 摸不到 , 也吹不到,只觉得很疼,闷得他只能重重的呼吸来缓解这种疼痛。

    他忽然发现,他自认为十分了解的女人,此刻却是那么的陌生。

    他好像,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她。

    又或者说,他了解的一直都是顾晚,而不是现在的顾清。

    现在,她是唐希的顾清,不是吗?

    “曾煜……”

    曾煜脸上的冷嘲意味更浓 , 冷冷打断她,“如果刚刚我真的开了枪,你现在已经死了。”

    说着,他又笑了起来,那笑容很平静,甚至带着几分轻蔑,“原来你不止会为我挡子弹,也会为别人挡,顾晚,你的命,就这么贱吗?”

    他的声音很轻,可最后几个字却咬的很重 , 像一把把利箭,狠狠的插在顾晚的心脏。

    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但这一刻 , 她的确是冲了出来。

    她心里是矛盾的,满脑子都是唐希,都是唐希……

    他倾下身子给她的那轻轻一吻,他的每一个瞬间……

    她害怕的 , 她害怕,原来曾煜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喜欢……

    她也害怕 , 害怕其实她是还爱着唐希的,所以舍不得唐希死。

    可这些都很复杂,她理不清 , 单凭她现在的一颗心,她根本就理不清 , 剪不断 , 理还乱。

    好难受。

    听到曾煜这么说,她更难受。

    她那么爱曾煜 , 那么爱 , 那么爱……她的怀疑出了错,她是爱曾煜的,对唐希,只是一些吸引 , 毕竟,有些尘封的记忆在慢慢的跳出来。

    心里发慌,呼吸也很重 , 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可她的确冲了过来,为唐希挡子弹。

    她不想看到曾煜杀人 , 也不想看到死的那个人是唐希。

    她害怕……

    至于为什么 , 她也说不出来 , 身体的本能,还是心的本能?

    好难受,怎么说都难受 , 问题是 , 现在 ,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连自己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样的心。

    本来小腹就一直在疼,这个时候又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更难受了。

    唐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那一刻,心中有千丝万缕,却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曾煜说的没有错,如果他开枪了,顾晚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顾晚……

    他紧紧的蹙起了眉头 , 呼吸像是受到了阻碍,很难受。

    视线里是顾清那张笑得很明媚的脸,“唐希,我喜欢你!”

    唐希,我喜欢你……

    唐希,我喜欢你……

    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一颗心,正承受着密密麻麻咬噬一般的疼痛。

    对面,曾煜还在等顾晚回话。

    看着顾晚的眸色一瞬不瞬,也没有放过顾晚脸上任何纠结又痛苦的情绪,甚至她额头上冒出来的细汗。

    那一刻,曾煜又心软了。

    按理说,他应该生气的 , 很生气的,生气得把唐希和顾晚都给一枪毙了。

    可他始终做不到 , 心里也在痛着。

    他还记得,顾晚来了例假 , 才经历过昏迷 , 身体很虚,看她的神情,应该是痛了。

    他刚想收回抢 , 带着顾晚回家,今天就先算了。

    但顾晚已然支撑不住 , 整个人都在摇摇欲坠 , 终究还是没忍住,倒了下去。

    唐希下意识的要接过顾晚的身子 , 刚刚触碰到顾晚的腰 , 有人比他的速度更快,将顾晚打横抱了起来,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

    他不会再对他下手 , 只希望他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他是唐希,而顾晚,是他的女人。

    不要来纠缠 , 否则,别怪他不客气。

    这个眼神,唐希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他没有阻止 , 只能看着两个人渐渐的离开了他的视线。

    鬼知道曾煜现在的心有多复杂 , 多难受 , 七上八下的。

    他看着怀里苍白的顾晚,一颗心像是被凌迟了一般的难受。

    这个女人 , 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还是个病人 , 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还要替其他男人挡子弹。

    究竟是嫌自己命长,还是觉得他真的就不会难受?

    回去之后 , 或许两个人都平静了下来,曾煜没有之前那么极端和冲动。

    不是他不想发脾气,而是看着顾晚那个样子,舍不得,不忍心。

    之后又是烧开水,又是煮红糖水,又抱着她。

    本来还有脾气,但也在忙碌中慢慢消散了。

    但他,始终做不到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 , 他的心里始终想着唐希和顾晚。

    即使,顾晚在他怀里,和他说着她想起来的一些事,以及两个人根本就没在一起过,她到上海来找唐希,但唐希告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他查过唐炎的资料,自然没有放过唐希的资料。

    只是,唐希是个军人,他的资料基本都是假的,不过 , 是否婚配,有没有女朋友这一项一把都不会做假。

    一直以来 , 唐希都是一个人。

    他是男人,他明白。

    虽然没在一起 , 但那些青春的悸动却在心头久久不散 , 他心里是有顾晚的,所以从来没有过女朋友。

    那么对顾晚说,也是为了让顾晚死心。

    为什么他明明爱着顾晚却要分开呢?

    他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想了 , 那一段时间,唐家遭遇灭门 , 唐希他在外面读书 , 躲过了一劫,他并不知道 , 为什么自己的亲人都会死。

    谁又是他的仇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