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2章 还好,她还在!还在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段,两个人各有所向,都沉默了很久很久,而曾煜,更像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看着那样的顾晚。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他心里很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妥协,“好。”

    或许,一切没有他想象之中的那么糟糕,或许,顾晚还是会继续和他在一起呢?

    虽然 , 这个或许让他觉得很奢侈,但他还是答应了 , 心尖剧痛着,他都疼得无法呼吸了 , 半响 , 他才听到自己说,“我陪你去。”

    “可是……”顾晚还没来得及开口,曾煜双手架着她的胳肢窝将她从驾驶座提拎了出来 , 他一个翻身,与顾晚调换了位置。

    这一刻 , 他的动作很快速 , 是因为,他怕再慢一步 , 他会后悔。

    他会选择第一个 , 把顾晚禁锢起来,用药物让她变得痴傻,一辈子呆在他的身边。

    内心仍然很煎熬,但启动了车子 , 他给了顾晚希望,不想让她再次绝望,伸手替顾晚系上安全带 , 沉着声音说,“不用可是 , 他知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

    他知道一切都要揭开了 , 甚至没有再掩饰 , 这一句话浓浓的证明了他认识那个人,还很熟悉。

    顾晚多敏感 , 也能听到他话里的重点 , 有些忐忑不安的问他 , 他口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没有说,反正,到了,就都知道了。

    顾晚心里开始不安,而曾煜的心,又怎么能平静呢?

    这个决定,几乎要了他的命啊!

    他甚至很想换个方向,开走,让顾晚远离南山路庄家,远离曾贤。

    但是,箭已经在弦上,不得不发!

    车子一路朝南上路的方向而去 , 曾煜不放过路边的任何标牌,在看到进入南山路的路段时,他更痛了,重重的呼吸着,甚至还降低了车速。

    他在心里想,顾晚能感受到他的无可奈何吗?

    她会不会叫停?然后一起回去公寓?

    没有!她很紧张的看着车窗外,甚至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路边指示牌。

    终于,曾煜还是害怕的,第一次觉得,人生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一点一点的脱离他。

    他甚至恨自己,当初在拉萨为什么要遇见顾晚 , 又恨为什么七年前和霍老板接头的地方在和睦小区,唐希的家。

    他更恨自己一开始对顾晚充满着探究再到现在无法自拔。★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想 , 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些,如果他和顾晚还是陌生人 , 该有多好。

    至少 , 她知道一切的时候,不会痛,而他 , 也不用去伪装。

    都不会痛,都没有伤害,该有多好呢?

    这一段日子以来,他真的……太累了!

    这些思绪在他的脑海里流转着 , 千丝万缕的不能静下心来。

    他又问自己 , 既然那么恨当初遇到了顾晚,又那么多次的擦肩而过换来现在的相爱,他后悔吗?

    答案却是不后悔的。

    没有顾晚 , 或许他此生都不知道 , 何为爱情,何为喜怒哀乐。

    更不知道,心跳加速,是什么感觉。

    也不知道 , 心尖温暖,又是什么滋味。

    他甚至在想,他活到三十岁 , 行走在黑白之间,做的坏事不计其数 , 或许 , 这就是人生的考验。

    若他真的没有遇见顾晚 , 人生,又何以圆满?

    就在今天,他的圆满 , 或许就要破灭了 , 他还是有心思 , 还是在等顾晚拉住她,说一句回家。

    还是没有,前面,就快到了。

    忍了一路,曾煜还是说了出来,“你还有后悔的机会。”

    “我应该后悔什么么?”

    顾晚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

    看来,今天是躲不过了。

    一脚踩在油门上,更快速的驶入 , 车子很快停在了门牌号为二十三号的院门外。

    顾晚拉开车门就要往里走。

    曾煜下车,就看到了顾晚的举动,明明知道,想要离开已经不可能了,但曾煜见顾晚要往里走,心还是猛然一突,一把握住了顾晚的手,情绪甚至有些激动,“你确定进去?”

    顾晚疑惑的看着他,她确实不能理解曾煜的反应,但还是点了头。

    曾煜看着顾晚的那张脸,充满了疑惑 , 又仍然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看了好一会儿,他才知道 , 这个女人,在今天 , 就不再属于他 , 他渐渐松开了握住顾晚的手,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好 , 我陪你。”

    曾煜跟在顾晚的身后,但他迟迟不往里走。

    一方面 , 是他在看曾贤可能埋伏在哪里 , 一方面,他是不愿意 , 甚至是不敢往里走。

    顾晚的父亲虽然强奸了他的母亲 , 他是恨的,但她的爷爷奶奶,妈妈都不该死的。

    他毕竟是曾贤的儿子,即使他很想否定 , 但他身上的确流着曾贤的血液,这是一个无法磨灭的事实。

    对这一家人,他是有愧疚的 , 而且愧疚很深很深。

    尤其是,还带着顾晚来见她的家人 , 他却要瞒着她 , 说她不是庄家人。

    顾晚见他站在原地迟迟没有走 , 又往他身边走。

    曾煜看着顾晚的眼神,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意 , 她看不懂 , 但也强烈的感觉到曾煜不愿意进去。

    始终 , 曾煜还是牵着顾晚的手往里走。

    曾煜从侧边看着顾晚,她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全是对这个陌生屋子的探究,那种探究就好像从她的身上长出来的,天生的。

    曾煜喉咙上下滚动,吞了一口口水。

    似乎才将那种扼喉般的痛楚抛开,呼吸变得清晰起来。

    同时,他也有了一个决心。

    如果曾贤一定要出来破坏他和顾晚,那么,在他没说出真相之前 , 他不介意杀他第二次。

    曾贤,本来就对不起庄家的人。

    握住顾晚的手紧了紧。

    的确,曾贤出现了,即使知道他还活着,当他戴着面具出现在曾煜的眼前,他还是觉得一切如同一场梦一般。

    甚至觉得戏剧化,当年,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让曾贤赔偿那些枉死之人的性命。

    可他又站在他的面前,甚至旁敲侧翼的和顾晚说起她的身世。

    顾晚很激动,她一瞬间就往自己是庄家的方向而去 , 甚至追问。

    不知道是他的威胁,又还是那一枪 , 还是他意识到唐希也来了,他不想暴露 , 最终 , 话题没有继续进行下去。

    但他感受到他的父亲,曾贤对顾晚开枪时候的决绝,没有任何的犹豫 , 甚至是无情的,冷血的。

    那种后怕感再次涌上心头 , 将他湮灭。

    他像是溺在大海里 , 爬不起来一般,呼吸也很困难。

    但同时又是庆幸的 , 还好话题没有继续下去 , 他还可以继续给顾晚编制谎言。

    他可以否认顾晚是庄家人,这样以来,顾晚还是他的,她还是没离开他。

    但已经很明显了 , 真的很明显了……(曾贤第一次出现没有细写,前面番外主要是以曾煜的视角,把当时顾晚不知道的地方写出来 , 也是让大家明白曾煜那时心理前后的一个起伏。)

    曾贤言语中,说在顾晚一岁的时候 , 也是在这个地方 , 他们见过,那不就是在说她是庄家人吗?

    他是惶恐的 , 这个时候,他不知道 , 顾晚究竟是相信他 , 还是相信曾贤 , 亦或者是,只相信自己的感觉?

    顾晚仰靠在副驾驶座上,她脑海里还是和曾贤的那些对话。

    而曾煜的脑子里浆糊了似得,他不知道要怎么圆回来。

    按理说,听了曾贤的那些话,她的情绪是很激动的,至少,刚刚还在那间屋子的时候是激动的,还鼓起勇气问了曾贤几个问题。

    她现在应该是有很多问题要问的。

    譬如,为什么曾贤约她到南山路三十三号。

    譬如 , 曾贤为什么说小时候见过,二十几年前。

    譬如,曾贤为什么要对她痛下杀手。

    又譬如,她是不是庄家的人?

    这一切一切的问题,他都在脑海里寻思着要如何去回答顾晚,可她没有问。

    越是沉默,曾煜越是害怕,他猛地踩着油门,甚至连红灯也不停下来,以近乎疯狂的速度飞离南山路。

    几分钟后,车子就来到了浅水湾。

    这段时间,曾煜想的那些问题 , 顾晚不是没有去想过,但她总觉得 , 这不是证据。

    她到底是不是庄家人,她也不确定。

    唯一害怕的 , 是曾贤的残忍 , 不仅对她,对曾煜也是一样的残忍,他开枪的时候 , 甚至没有一丝的犹豫,毫不留情!!

    那么残忍的男人,竟然是那么温柔的曾煜的父亲……

    熄火后,两个人都没有动 , 心里都在想事。

    曾煜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很平静 , 他有那么一刻的感觉,是从死神的手里爬出来 , 他侧过头看着旁边的女人。

    鬼知道他内心有多澎湃。

    还好,她还在!还在的!

    “曾煜……”

    半响 , 他听到顾晚喊他,那一刻,明明想好的所有问题答案竟然从脑子里飞走了,瞬间一片空白。

    他害怕顾晚问出来的问题他无法回答 , 抢着打断她,“你要走吗?”

    问出这个问题,他又后悔了。

    如果她说要呢?

    他该怎么回答,亦或者说,该怎么办?

    但是 , 已经问出去了,很奇怪 , 此刻 , 他明明跳动强烈的心变得平静下来了。

    他在等顾晚回答。

    (前半部分的番外是必要 , 主要写曾煜的内心视角和一些顾晚看不到的误会,以及一些谜团 , 不写出来 , 曾煜这个人物对顾晚的爱不算完整 , 如果不喜欢看曾煜视角,就等等哟,婚后番外出来时会在标题上注明,嘻嘻嘻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