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4章 曾煜的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甚至,曾贤担心,顾晚会成为他的软肋。「^追^书^帮^首~发」

    曾经,曾贤说过,如果一个人有了软肋,那么,这一生都不可能做大事,所以,必须保持无欲无情。

    更因为如此,他才知道,母亲在曾贤看来只是一个工具。

    一个无欲无情的人,哪里来的爱情?

    拧眉 , “要我和她分手,先杀了我吧。”

    杜恒着急了 , 听曾煜沉默了这么久,他还以为曾煜想通了 , 为了两个人的安全 , 他会分手。

    何况,那些真相他没有告诉曾煜,但曾煜也猜到了大概 , 也查到了很多。

    他比他更清楚,顾晚和他是不可能的。

    他可以选择去瞒着 , 但如果有一天,顾晚知道真相了呢?

    她一定会杀了曾煜和曾贤 , 为她死去的家人报仇。

    “我得到消息,曾贤从西藏回来 , 就是为了了解顾晚 , 除非你和她分开,顾晚才是安全的,他今天就动手了,你可以救下顾晚一次 , 两次,你确定能护着到曾贤老死的那一天吗?”杜恒苦口婆心的说,他是为了曾煜好 , 也是为了顾晚。

    “没其他事了吗?没有我就挂了。”这些话,曾煜不想听。

    “你还在怪我?当年洛雪的事……”

    “你觉得我怪的只是洛雪的事吗?她根本就不值得 , 杜恒 , 当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母亲死的真相?你既然知道曾贤会动手 , 你明明有机会,却不阻止。”曾煜看着窗外。

    下着小雪 , 感觉天气很寒冷 , 但却没有他的心冷。

    杜恒震惊 , 这些话,是曾煜第一次和他说,他张了张唇,“曾煜……”

    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

    “够了,如果你要劝我和顾晚分开,那么闭嘴,也替我带句话给曾贤,他要顾晚的命,就先过我这一关。”

    听着曾煜那么决绝的声音,杜恒整个人都颓废了需对 , “曾煜,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糊涂?”曾煜轻轻一笑,眉宇之间透着几分嘲弄,随后,才一字一句十分严肃的说,“这是我活到三十岁以来做的最正确的事。”

    “……”杜恒心里窒息,曾煜对顾晚的感情,的确不是他三言两语就可以让他们分开的。

    曾煜直接挂断了电话,气得将手机摔在一边,仰头靠在沙发上,眯了眯眸,一颗心冷到了极致。

    他和洛雪在一起的时候 , 曾贤也反对。免-费-首-发→【追】【书】【帮】

    和顾晚在一起的时候,曾贤还是反对。

    洛雪因为本来就目的不纯的接近他 , 曾贤反对可以理解,所以 , 他才会给洛雪和杜恒下药 , 才有了他来捉奸的那一幕。

    他虽然愤怒,但他也是不怪的,反而是释怀了。

    洛雪始终不是他爱的女人 , 也不能走到他的心里去,何况 , 杜恒睡过的女人,他又怎么会再要?

    当初 , 杜恒只要守着母亲那一个晚上,就守一个晚上 , 就不会有悲剧再发生。

    将洛雪从他身边抢走是一片好心 , 他又怎么会真的责怪。

    只是,这么多年来,他给自己找了一个不原谅杜恒的借口。

    他不明白,杜恒对自己的亲姐姐 , 为什么也那么狠。

    看样子,他知道曾贤的一举一动,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没少帮曾贤吧?

    冷眯着眸 , 既然顾晚都说了不走,无论如何 , 他也不会让她走 , 更不可能让他那自以为是的父亲伤害她半分。

    因为上一世他和庄家的仇恨,就一定要代入到顾晚的身上吗?

    他怎么允许呢?

    但同时 , 曾煜心里还是有个很后怕的。

    他可以如此笃定和自信,那是因为顾晚还什么都不知道,但如果顾晚知道了呢?

    他还能像现在这样笃定吗?

    答案是不能。

    他或许可以狠心的将顾晚禁锢在身边 , 但他永远没办法做到狠心 , 他知道顾晚害怕的是什么 , 自卑的是什么,缺乏安全感又是什么。

    所以,他一直在给她尊严,让顾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人一样活着。

    他一直在培养她的自信,让她对自己有信心。

    让她觉得她不是一个情妇,也不是一个小姐,是他曾煜捧在手掌心,疼在心尖上的宝贝。

    所以,如果那一天来了 , 她真的要走。

    他……或许宁愿自己痛着,也不会去强迫她,让她过得像是他笼子里的宠物一样。

    只是,他祈祷着,希望这一切能晚一点。

    越晚越好,最好顾晚永远都不要知道。

    这一天,大概是曾煜人生中除了母亲死亡那天后最煎熬的一天。

    满脑子都是各种让他痛苦的画面。

    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患得患失是那么可怕。

    他在祈祷顾晚晚一点知道自己的身世,再晚一点知道是曾贤杀了她全家。

    只是,他奢望了。

    当天晚上回到公寓,他发现他的电脑被动过了 , 有关于顾晚身世的文件因为输入密码错误而自动被粉碎。

    那一刻,他的心一跳。

    愤怒 , 痛苦,害怕 , 各种心绪袭上心头。

    他没有开口 , 不知道怎么去质问顾晚。

    他等着顾晚来给他说实话。

    或许是他太了解顾晚了,他知道顾晚是他的全部之外,也知道 , 他亦是顾晚的全部。

    所以,他在等 , 等着顾晚自己承认。

    如果她不承认 , 甚至不提这件事,他想 , 那一天或许会很快到来。

    但庆幸的是顾晚提了 , 甚至用身体来挑逗他,让他不要生气,让他原谅她。

    对顾晚,他本来就不会真的生气 , 更何况,他本来心虚在先。

    笑着无奈的连说了两次,“原谅 , 原谅。”

    他还担心顾晚发现他的伤口,不过经过了周良第之手 , 几乎看不出来他受伤了 , 子弹孔本来也很小 , 缝针后,不细细看 , 顾晚也看不到。

    两个人各有心思。

    此时顾晚心里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 她知道 , 曾煜不愿意她去查自己的身世。

    但是下午一觉睡醒,曾贤和她说的那些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她迫切的想知道,她是谁,她和庄家有什么关系。

    她一岁的时候,曾贤在庄家见过她。

    为什么她和曾贤一岁的时候会有交集,因为他救过她,还是,她本身就是庄家人。

    而庄家全家福里的九个人 , 又是不是她的亲人。

    所以,当曾煜说原谅她的时候,心里的小心思也涌动着,下巴低着他的腹肌,有些迟疑的开口,“你是不是还有备份?”

    曾煜嘴角噙着的笑瞬间消失,脑后的手掌也顿时没了力道,他整个人静止了一般,有些木然的看着顾晚。

    虽说,顾晚永远不知道他有多爱她,也不了解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她却对他的一些习惯了如指掌。

    她道歉,他以为她选择放弃调查自己的身世 , 却原来,她只是想先给他一颗糖吃 , 再继续达到自己的目的。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人对望着 , 顾晚的心虚曾煜看得一清二楚 , 然而,顾晚却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空气凝固了一瞬,曾煜是愤怒的 , 也是和顾晚有着不同定义的心虚,更有着失望。

    他猛然翻身将顾晚压在身下 , 他扣着顾晚的肩膀 , 声音陡然沉了下去,“这就是你‘赎罪’的目的?”

    曾煜手下的力道太大,捏的顾晚肩膀生疼 , 疼得她蹙起了眉毛。

    “你想看为什么不直接找我要?”曾煜眼底的笑意全无 , 漆黑的瞳孔里还泛起了冷光。

    “直接要你会给吗?”

    顾晚在问她,声音平静了许多。

    曾煜胸口一滞,呼吸有些难受,坦然了,所以呢?

    双眸微眯,“所以你就用身体做筹码?”

    “不是……”

    曾煜看着顾晚 , 冷着声音问,“既然你知道直接找我要我不会给,又凭什么会认为这样我就会给你?”

    “为什么?那是我的资料,我为什么不能看?我难道连自己的身世都不能知道吗?”

    “是的!不能!”

    曾煜脱口而出,是因为他知道 , 只要顾晚看了,那么 , 他的努力就白费了。

    今天白天从曾贤那躲过一劫 , 她又回来了他的身边,他又怎么会给她看呢?

    可如果她自己哪天找到身世了 , 或者曾贤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说破了当年的一切呢?

    那么,他现在的行为和欺骗又有什么区别?

    顾晚知道他最讨厌背叛,而他也知道顾晚最讨厌欺骗。

    这是底线 , 谁也不能碰。

    只是 , 比起欺骗她 , 让她知道真相后的愤怒,也好比她在今晚离开。

    顾晚也感觉到曾煜的神色很复杂,她不明白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能?”

    曾煜没有回答,不能,就是不能!

    顾晚应该懂他,他想隐瞒的,就不会松口。

    忽然,顾晚睁大了双眼瞪着曾煜,“我姓顾,还是庄?”

    曾煜喉咙一紧,他几乎找不到氧气 , 呼吸有些沉冷,更是后怕。

    她猜到了吗?

    还是已经肯定了?

    或者只是在试探他?

    一颗心在快速下沉,眼底的情绪翻涌,声音越来越沉,“我说了你姓顾!你不信,还问我做什么?”

    “那我和庄家有什么关系?”

    顾晚还在不依不饶。

    曾煜立即开口,“没有关系!”

    “既然没有关系,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自己的身世?”顾晚抓着他的手腕,软下声音近乎渴求道,“告诉我好不好?”

    想想,还是写了再去吃饭,我忘记这一章的具体内容是哪一章,接着我前面写的往后,看前文直接往后看就能找到,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