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5章 不能生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样的软声,这样的渴求,那一瞬间,那一块石头在心里算是放下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并没有查到什么,只是单纯的怀疑。

    不然,不会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

    只是,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下去,不仅会影响顾晚对他的感情,也会让她难过。

    眼底的冷意没有消散,甚至更浓,只是 , 顾晚的话还在继续,“他为什么说我的命早就属于他?他救过我?庄家被灭门的事是不是跟我有关系?你告诉我好不好 , 求你。”

    顾晚哭了,那一刻 , 曾煜觉得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咬噬他的心脏。

    他怎么舍得顾晚哭呢?

    眸中有着心疼和不忍 , 但他仍然没有松口,不想和她再继续讨论这件事,收回实现下床 , 声音有些疲惫,“你问的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 我一个都不会回答,你死了这条心!”

    曾煜转身就走 , 他没办法继续和顾晚说这个话题,显然 , 顾晚并不打算放过他 , 追上去抓住他的手,“为什么不回答?你怕我知道了答案会去找曾贤报仇?因为我根本就不姓顾!我姓庄!”

    姓庄……

    是的,她姓庄!

    随着顾晚执着近乎吼出来的声音,曾煜被他击得的后背僵硬了一瞬。

    即便顾晚已经猜到这上面,只要他不点头,不说她是不是庄家的人 , 她始终不会以为是真的。

    曾煜狠下心来,第一次忽略那么苦苦哀求的男人,然后用力的挥开顾晚的手 , 头也没回,冷声 , “我再说最后一遍 , 你姓顾 , 信不信随你。”

    最好的逃避方式是书房,曾煜进了书房之后直接关上了门。

    这大概是第一次 , 他把顾晚关在门外。

    不是他狠心 , 是真的不可能。

    “曾煜 , 我不问了,你把门打开好吗?”

    随后,跟过来的顾晚曾煜。

    听着顾晚轻柔的声音,曾煜怎么可能去开门,他是了解顾晚的,比顾晚本人还要了解她。

    他知道,他不说个答案出来,顾晚是绝对不会放弃,一定还会继续问。

    索性,选择直接无视 , 一句话也不说。

    顾晚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甚至是小心翼翼的轻声,“你出来吧,我不问了,真的不问了。”

    曾煜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你出来好不好,我什么都不问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顾晚的声音慢慢从轻柔变得脆弱,“曾煜,我有点痛。”

    痛?

    曾煜还记得顾晚的身体一直不好,他心里一跳,不管怎么样,也不会拿顾晚的身体开玩笑。

    被猛然打开门 , 一眼,就见顾晚蹲在地上 , 连忙上前抱她,“怎么了?哪里痛?”

    “你终于舍得出来了。”顾晚倒在他的怀里,声音有些嘟囔。

    曾煜怔了怔 , 她是欺骗他的 , 只顿了一秒,声音陡然一沉,“骗我?”

    “没有。”顾晚摇头,但她低着头 , 曾煜看不到顾晚的苍白。

    曾煜很不喜欢,为了知道自己的身世 , 为了早点离开他 , 不顾他有多辛苦,甚至用那么多的手段。

    无情的将顾晚从他的怀里扒开 , 他很不喜欢现在的顾晚 , 很不喜欢,声音冷漠又决绝,“你现在就这么不折手断?不仅会用美人计,连苦肉计都开始用上了?”

    “我没有!”

    曾煜声音全是失望,“那你告诉我,你哪里痛?”

    见顾晚不说话 , 曾煜心里的失望越来越深,眸色也越来越凉,“顾晚 , 我提醒你,也警告你 , 别跟我玩这些手段 , 我不吃这一套!”他说完 , 抿了抿唇,给了我一个警告的微笑。

    “……对不起 , 以后不会了。”顾晚心口是纯痛的 , 因为曾煜说的那些话。

    也因为他的不信任和对她的失望。

    他终究是不相信她。

    她是真的很痛,很痛……

    目光垂落 , 对峙了一会儿,才又重新开口,“你今晚睡书房吧?早点休息,我也回去睡了,晚安。”

    顾晚的声音也有些冷,曾煜意识到好像不太对劲。

    但顾晚已经冷然转身,安静的走回房间,关上了门。

    此刻,顾晚只觉得腹部如绞痛一般 , 捂着肚子慢慢弯下了腰。

    曾煜不想面对现在的顾晚,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他正准备起身,一眼就看到地板上的鲜血。

    血?

    心没由来的一慌,顾晚没有骗他。

    她真的受伤了。

    大脑一片空白,想也没想,大喊一声,“顾晚,你流血了

    他冲门而入,就见顾晚在滑倒,立即接过她的身体,将她抱了起来 , 视线直接扫向我的下身,“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顾晚也顺着曾煜的视线看下去,一眼就看到大腿已经被鲜血打湿 , 内裤也全部湿润。

    曾煜立即意识到顾晚是大姨妈来了,心慌到了极致 , 眸光一紧 , 转向顾晚的脸很激动,“不是才半个月?”

    顾晚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几乎痛得说不出来话。

    曾煜再也不废话,心里又是自责又是难受。

    她明明说了她不舒服,还说了她痛,为什么他就一定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去相信她呢?

    那该有多痛?

    而且 , 明明半个月前才来一次,这一次又提前了 , 顾晚的身体,真的已经差到了这种地步吗?

    什么也不管 , 只觉得很慌乱,他将周良第喊过来。

    周良第气呼呼的跟曾煜理论 , “姓曾的 , 只不过来个月事而已,至于把我从手术台上叫过来吗?你女人的身体重要,还是别人的命重要?!”

    曾煜当即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当着顾晚的面大呼小叫,随即答,“别人的命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晚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 他明明不信他,但她却又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个人。

    周良第气的差点吐血,碍于他是曾煜 , 也因为顾晚看上去是真的很难受,一时不好发作 , 只能将心里的火气全部压下去 , “说吧,什么情况?”

    “你配的那些到底是药 , 还是毒?”曾煜冷声。

    周医生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曾煜眸色微敛,表情凝重,“为什么才半个月她就来了月经?我不是叮嘱过你几次她的药不要经过他人之手?!”

    周医生对天发誓 , “她的药从选药到包装到配送全都是我自己在弄 ,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医院调监控 , 送药过程也有道路监控。”

    煜黑着脸,沉默不语。

    他记得上次开药的时候,周良第就说了,顾晚的身体本来一直很虚寒,又小产了。

    这对顾晚的伤害很大,今后能不能要孩子都是一回事。

    甚至还说了,如果顾晚的身体一直不好,是不适合要孩子,就算有了孩子 , 也可能一尸两命。

    他的心很乱,也很慌,正是这样,他才更想和顾晚要一个孩子。

    只是,她的身体又的确不允许。

    “这个不是药的问题,她本来就周期紊乱,现在还在调理期,这种情况难免会出现。”周医生顿了三秒,思索道,“你们是不是……那个……太频繁了?”

    “咳咳!”一口气没顺过来,顾晚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默默地拉上被子 , 盖住自己的一半的脸,实在是太羞耻了。

    “有影响?”曾煜沉声问。

    当然 , 曾煜不是女人,也不是医生 , 并不知道 , 顾晚的身体不适合无节制的欢爱。

    顾晚很无语,只能装作睡着。

    毕竟,曾煜这么反问周良第,就默认了他们之间很……很没节制……

    周良第也咳嗽了一下,这曾煜还真是一点也不!含蓄!

    “当然有啊 , 依我看,你还是禁欲吧 , 等她身体调理好了再同房。”

    禁欲?!

    这对曾煜来说 , 绝对是最大的痛苦,他迟疑了一下,“……要多久?”

    周良第心里无语了 , 没学过医的男人 , 还真是恐怖,两手插兜,懒懒的开口,“这个啊 , 不好说,恢复快的话一两个月,慢的话……”

    曾煜抿唇微笑,那笑诡异又迫人 , 是一种无声的警告。

    周良第怎么看不懂,意思是不早点把顾晚的身体调理好,他非要废了他不可!

    “有我在 , 不会有慢的情况出现 , 放心吧 , 最多一两个月她的身子就能完全恢复,到时候你一夜七次都没问题!”

    最后,曾煜是妥协了。

    他并不会因为自己想要而不让顾晚好过。

    顾晚是他的女人 , 解决了这一切的事 , 他还想和顾晚要个孩子 , 又怎么会拿她的生命开玩笑。

    吃着周良第开的药,顾晚明显好了很多,也不觉得那么痛。

    之后回去家里修养,曾煜也真的没有碰她,虽然他很想要,但一直都憋着。

    快要过年了,顾晚提议,让大家到他和曾煜的公寓来跨年。

    只是这天曾煜一直在公司里忙,顾晚有些心神不宁的。

    他和曾煜在一起的第一个跨年夜 , 她以为他会精心准备,却是连回来都迟到了。

    ……

    办公室。

    洛雪坐在他的对面,曾煜眸光很冷,“有什么想说的?”

    洛雪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想来,已经很晚,顾晚一定在家等着曾煜。

    虽然,她知道和曾煜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但是,她还是想为自己争取。

    “顾晚就是庄家人,从杜恒那,我知道了这些。”洛雪勾唇,声音十分笃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