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我的枪同不同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煜心一疼,他是最看不得顾晚哭的了,一副被全世界抛弃的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声音又是柔软,又是无奈,“我们都冷静一点,今天晚上的事儿我们好好谈谈,行吗?”

    “我想我们没什么可谈的。「^追^书^帮^首~发」”

    这句话刺激到曾煜了,心里一痛,以前他就是我行我素不爱沟通,会伤到顾晚。

    所以 , 他觉得沟通很重要。

    “顾晚!可不可以别那么拗?”继续帮顾晚揉捏着小拳头。

    顾晚想把手抽回去,曾煜哪里舍得?

    “我没拗,你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清楚 , 但你不清楚!”他眉头更蹙,“如果你清楚 , 你就不会以这样的姿态来指责我。”可能曾煜也觉得委屈了 , 有苦不能言的感觉蔓延在他的心头,一颗心都要爆炸了。

    但说出来,他又后悔了 , 他清楚,为什么不解释?

    果然,他的女人听话只听到重点 , 抬头 , 直视他的眼睛,“那你说啊。”

    说?

    说什么?

    难道说,他去就是为了拿到那些对他和顾晚不利的身世证据?

    那顾晚还不得把天翻过来给他看?

    “不能说是不是?”顾晚皱眉 , 心脏不停地收紧 , “又是我不能知道的秘密是不是?曾煜,你每次都用这样的理由,我信,我说过 , 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听顾晚这么说,他觉得顾晚还是理智的 , 起码还能给他的机会。

    她的声音又传来了,“我信你们有很多秘密 , 这一次你们会因为这个秘密见面 , 下一次你们还会因为另外一个秘密见面 , 这一次是跨年夜,下一次说不定就是除夕夜。”

    听完了 , 曾煜才后知后觉 , 顾晚她哪里是相信他 , 哪里是给他机会,分明先甜后苦的告诉他,不原谅他了。

    再一次,脸上阴云密布。

    “周良第说,你喜欢挑战,喜欢冒险,喜欢一切有难度的东西,可我不是,我刚好相反 , 我简单,单调,甚至一成不变。”

    周良第这些都和顾晚说,但顾晚为什么总往坏处理解?

    理解是,他其实喜欢有趣,复杂,又让他琢磨不透的女人。

    可她到底知不知道,周良第说这句话的初衷是,让顾晚知道,他选择了她,就喜欢了她所有的简单和单调,喜欢她的一切,那是深爱?

    他以前竟然觉得顾晚的理解能力很好。★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明明知道顾晚的意思 , 就是他所想的,但还是蹙起了眉 , “说了这么多,顾晚,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随后 , 顾晚的声音传了过来 , “我喜欢简单的生活,简单的感情,或许你有你的言不由衷 , 也有你的身不由己,可有一点你不能否认 , 那就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果然 , 就是觉得他应该喜欢前者而不是简单的她,所以不合适。

    气得曾煜心疼极了 , 他冷着声音,“我们合不合适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为什么是我?”看出来他的不明白 , 顾晚又说得仔细了些,“你身边那么多女人,比我有意思的太多,为什么偏偏选了我?”

    他不知道为什么是顾晚,感情这种东西 , 如果能说出个所以然,或许就不是大家都琢磨不透的感情了。

    他正想安抚顾晚,不知道为什么 , 他选了她,那就是她 , 一辈子都是她 , 除非他死 , 不然谁也没办法让他改变。

    谁知道,顾晚还在自卑的路上越走越远 , “我会懦弱 , 会执拗 , 会不解风情,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女人,也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曾煜,跟我在一起,你的生活可能会失去很多惊喜和挑战,我没有能力,给不了你帮助,反而会给你增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 无论是生活还是感情,我都只会是你的累赘。”

    曾煜微微眯着眸,顾晚的声音让他的心在一点一点下沉。

    为什么,他看到的顾晚和顾晚自己感受的不一样?

    为了离开他,把自己说得这么不堪?

    看着那张伴随着他许久的脸,仍然是顾晚的脸,只是没有了温柔,只有冷漠,甚至带着几分他看不懂的情绪。

    这是第一次,他一个晚上都看不懂顾晚,缓缓开口,声音冷入骨髓,“你就这么想要离开我?不惜全盘否定自己?”

    “我没有因为想要离开你而刻意否定自己,我说的是事实 ,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发生这么多事 , 我说的是真与否,你比我更清楚。”

    当顾晚说出这句话时 , 曾煜已经感觉到她的决绝 , 就好像无论怎么样都拉不回来,已经死了心要离开他。

    曾煜看着顾晚,他是的的确确深爱着面前这个女人 , 她的一举一动都会牵扯着他的整颗心。

    可她和他,实际上是有着很遥远的距离。

    今晚 , 他所做的 , 不过是想让顾晚和他安心在一起,不受任何人的威胁。

    可她和顾晚却因为他的不得已而越走越远。

    她那张脸上没有一点生气的痕迹 , 就好像是在很和平的和他说分手。

    他是累了 , 是真的累了。

    从知道顾晚是庄家人的后代那一刻起,他每天都精疲力尽,面对顾晚的时候,一开始 , 他是恨的,至少有那么一点的恨意。

    因为顾晚的父亲,她的母亲终日以泪洗面 , 过得郁郁寡欢,曾贤或许也因此嫌弃他的母亲。

    在他的记忆中 , 母亲快乐是少有的。

    可看着顾晚为自己付出,他又怎么能狠下心去恨顾晚呢?

    那是他父亲做出来的恶事 , 和顾晚无关 , 有了这个想法,他以为自己会过得轻松那么一点。

    但他错了 , 庄家那些老人 , 顾晚的母亲 , 一张张的脸总会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他应该为他父亲所做的还债,他欠顾晚,愧疚,自责,迷茫,占满了他的整个心头。

    他只是想和顾晚安静的生活着,没有那些血海深仇。

    但顾晚不能理解他,他也不能和她说。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 , 第一次他想要妥协,想要说一句,好,我尊重你的决定。

    可这些日子的感情已经根深蒂固,一句尊重你的决定,看似简单,哪里又说得出口?

    他舍不得啊。

    终究是舍不得,顾晚把他吃得狠狠的,可他也认了。

    拇指轻轻摩擦着顾晚的手背,那双眼睛里有着几分深意,像是要看透顾晚。

    这个时候,他只想知道 , 顾晚到底还给不给他机会,抿唇 , “如果不是为了离开我,你说这些意义何在?”

    顾晚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曾煜说的话。

    只要她犹豫了 , 那她就不是真的想离开他 , 曾煜的一颗心变得柔软极了,手指还在一下一下的摩擦着顾晚的小手,又用十分柔和的声音说 , “即便你所说的都是事实,那又怎样?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 以及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 都不是别人三言两语能够决定的,别人无意间的话你深信不疑 , 顾晚,你在顾忌什么?在怕什么?”

    顾晚有些无奈 , 甚至有些难受,她在曾煜的面前,就好像是透明的,他可以很轻易的看穿她。

    她是自卑的 , 即使他知道,曾煜即使去见了洛雪,也是因为他口中说的有事要查 , 他不会和洛雪有什么。

    她觉得,曾煜对她 , 是忠诚的。

    所以 , 一切的难受和吵架 , 都是她的自卑心理在作祟,顾晚抿唇 , 视线有些模糊 , “我怕被你否定。我怕早晚有一天 , 你会来否定我,所以在那之前,我先否定自己,这样,即使有那么一天,我也不会太失落太难过。”

    曾煜心里大痛,他就知道,顾晚不会真的怪他,她只是很卑微的去想她自己。

    真是个傻姑娘。

    他想让顾晚明白 , 既然选择了她,就不会后悔,手指伸入她的掌心,强行掰开了我的拳头,与顾晚十指相扣,声音一如既往的坚定,“我不会否定你,永远都不会。”

    顾晚的眼泪终于是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还没从曾煜那一句话中出来,又听到他沉声开口,一字一句,“你是我选的 , 在决定跟你在一起之前,我就已经设想了无数种可能 , 你说的我承认,你不是我最初想要的那种女人 , 也像你说的 , 可能你也给不了我想要的那种生活,但是顾晚,每一个选择都有舍有得 , 失去那些所谓的新鲜和刺激,换来一个平淡无奇的你 , 我不想用亏和赚来形容我的感情以及我的你 , 但我找不到更加简洁明了的词。所以顾晚,你觉得我亏了 , 但我一直认为我是赚的。”

    “周良第难道没有跟你说 , 但凡我认定了的,就是一辈子的,只要我不放手,谁都拿不走。你想逃 , 得问我同不同意,我的枪同不同意!”

    本来顾晚还因为他前面的话心情变得柔软了些。

    那大概是第一次,曾煜和他说这么多的话,还与她十指相扣 , 只是,当她听到他说 , 问他的枪同不同意时 , 她心里很气 , 那种气愤是无可奈何,是很讨厌被他吃的死死的自己。

    她抬起头 ,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如果我一定要走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