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3章 不孕不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周良第快步追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想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周良第看了一眼洛雪和曾煜,蹙起了眉,“顾晚,我得给你做个检查。免-费-首-发→【追】【书】【帮】”

    顾晚有些诡异,周良第为什么要支开她。

    “为什么?”走开了一段距离,顾晚才问周良第。

    周良第自然不会告诉顾晚,监控显示 , 洛雪也去了那条街道,而货车司机说 , 他看到一道黄颜色的光,然后看不清视线才有了这一场车祸。

    这些 , 今天早上就和曾煜说了 , 曾煜本来也会去找洛雪,现在洛雪找上门来了,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只是 , 究竟是不是洛雪做的,曾煜和他也不能确定。

    抿唇 , “让他自己处理吧 , 你应该相信他,毕竟他是个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却一定要救你的人!”

    后来,周良第给顾晚说了当时的经过。

    没有说得很具体 , 但顾晚也知道了大概 , 曾煜放弃了被救的机会,让唐希先救她。

    她的记忆中,也是曾煜一直吻着她,不让她溺亡。

    后来唐希的确出现了 , 原来,曾煜宁愿自己死也不要她有事。

    “并且,”周良第继续道 , “在你昏迷的期间,他其实已经被医院宣布死亡了 , 心率骤停。就在昨天 , 你醒过来的时候。”

    “昨天?”

    “嗯。”

    是真的 , 抢救到今天早上,他的一句话 , 曾煜才醒过来。

    差一点 , 那个男人就死了。

    曾煜的病房内。

    洛雪心里是很害怕的 , 但她得到小道消息,监控看到她去了那条路,她也通过一些手段去翻了监控。

    还好,当时她只是漫无天日的走着,直到走进了小巷子,之后的事,她是站在监控的死角里完成的。

    但她为了不让曾煜怀疑到她的身上,索性就先出现在他的面前,打消怀疑。

    “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洛雪问他 , 声音里透着关心。

    “死不了。”曾煜回答,声音很冷淡。

    洛雪心里在狂跳着,他不知道曾煜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如果他知道了,这一次,就算她是杜恒的前妻,杜浩的母亲,他对她,也绝不会手软。

    抿了抿唇,“我炖了些骨头汤,你趁热喝,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拿回去。「^追^书^帮^首~发」”曾煜直接拒绝 , 又说,“我有顾晚照顾 , 不需要。”

    洛雪胸口一痛,虽然知道他会拒绝 , 可她还是做了这些。

    顾晚!顾晚!又是顾晚!

    一天到晚都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这一次 , 你为了她连命都差点丢掉,对她,你就这么放纵?”洛雪的声音激动了起来。

    曾煜看向洛雪 , 似乎要将她看穿,半响 , 他才听到自己有些嘶哑的声音 , “我的命都是她的。”

    那一刻,洛雪风中凌乱了 , 她这才知道 , 顾晚在曾煜的心里有多重要。

    他不是因为救顾晚而受伤,而是顾晚如果死了,他也不会继续活下去。

    想到这里,洛雪的一颗心像是被撕开了一般 , 疼到窒息。

    如果顾晚在曾煜的心里那么重要,那她,还有什么理由存在?

    可她怎么甘心?

    她坚信,顾晚死了 , 曾煜就一定会多看她几眼,会发现她的好 , 会发现她很爱他。

    于是 , 洛雪控制住自己暴走的情绪 , 抿了抿唇,“你就看不到我的一点好吗?”

    “告诉我,跨年夜之后的那个晚上,你去了哪里?”

    曾煜根本没心思和她在这谈情说爱 , 他没有立即将洛雪赶走 , 那是因为 , 他想知道那天晚上的车祸,是不是洛雪一手造成的。

    洛雪害怕极了,她心里狂跳着。

    果然曾煜是要问她这个。

    “问这个做什么?”洛雪蹙起了眉头,装作不知道内情的样子。

    曾煜审视了她几秒中,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回答我。”曾煜失去了耐心,声音也冰冷了。

    洛雪咬了咬唇,眼眶里有了泪花,“你抛下我一个人走了,我很想你 , 也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所以,就在外面随便走走,怎么?你也觉得不应该把我丢下,有愧于我了?”

    说道这里,洛雪的情绪变得很激动,心里也十分的难受,她忽略了自己对顾晚和曾煜所做的事情,只想到被曾煜利用后抛弃的可怜。

    看着洛雪的委屈,曾煜心里烦躁极了。

    一直以来,顾晚只要一哭,他的心都跟着化了 , 但洛雪和顾晚不一样,她越是一副要哭的模样 , 他就越恶心。

    冷冷的蹙起了眉,“我和顾晚出车祸时 , 监控录像现实你也在那 , 洛雪,你是不是想说,碰巧?”

    曾煜的声音又冷又满是嘲讽,仍谁都受不了 , 何况是爱曾煜爱到了骨子里的洛雪。

    洛雪此刻已经不觉得顾晚无辜,她甚至理所应当的认为顾晚是罪有应得。

    也觉得曾煜是无厘头的怀疑她 , 眼泪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 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十分的愤怒,“曾煜,你什么意思?”

    曾煜微眯着眼 , 没有说话 , 就静静的看着洛雪,想从她那双眼睛里看到愤怒和委屈之外的神色,比如心虚。

    没有!

    丝毫都没有!

    就好像,真的是她冤枉了他一般。

    “最好只是碰巧。”这是曾煜审视了半天说出的话。

    说到底 , 一般的男人,在这种时候已经相信洛雪了,但曾煜不信。

    他知道洛雪的心狠手辣 , 也知道她对顾晚的讨厌程度,何况 , 那天晚上他那么做 , 洛雪一定会把所有的仇恨放在顾晚身上。

    只是 , 他的确没有证据,这句话说出来 , 也是威胁洛雪。

    洛雪又怎么不知道?不明白呢?

    曾煜的言下之意 ,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 , 那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心里一阵害怕,但洛雪仍然是个拥有强大心脏的人,她擦了擦眼泪,“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就可以随意为了别的女人来践踏我的尊严吗?”

    曾煜没有说话,已经不想理她了。

    但洛雪那满是委屈控诉的声音还在继续。

    “那天晚上,你就这样走了,后知后觉,才知道你就是利用我 , 而我就是一个傻子,被你利用了还在爱着你,我难过,在外面走着,我想去你的公寓找你,可后来清醒了过来,你心里没有我,如果我的失落和痛苦被你拿来诬陷,曾煜,算我看错你了,你还是以前那么幼稚。”

    幼稚?

    这两个字提醒了曾煜。

    他是幼稚 , 把洛雪当个宝贝放在身边,而洛雪却是最恶心的女人。

    “你有什么资格,又是拿着什么身份站在这里给我说教?”

    “我……”

    “够了 , 我不想看到你,出去!”曾煜指着门边 , 周身气息流转 , 让洛雪感觉喘不过气来。

    洛雪愤愤的看了一眼曾煜,“我不会放弃你!”

    说完,她拿着自己炖的东西转身就往外面走。

    离开曾煜的病房那一瞬间,一颗心才稳定下来。

    不管怎么样 , 她这么一闹,曾煜是不会怀疑她了。

    但他心里一定对她产生了芥蒂 , 弄死顾晚的事 , 得从长计议。

    曾煜看着重新关上的门,脸色冷到了极致 , 不管是不是洛雪 , 今后,他都会更好的去保护顾晚。

    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如果被他抓到任何伤害顾晚的证据,那么,他一定会让洛雪生不如死!

    想到顾晚 , 这一次真的是死里逃生,胸口柔软了许多,也心疼着。

    他希望和顾晚好好的生活着。

    而这时候 , 顾晚迷迷糊糊正在做梦。

    她又梦见了很小的时候,那个穿着礼服的小男孩 , 冷冷的丢掉了那个精致的弹弓 , 两手插着兜 , 朝着巷子的最深处走去。

    顾晚跟随着他的脚步,却眼睁睁看着他离她越来越远 , 她急了。

    她的记忆中 , 最初只有唐希穿着白色的衬衣 , 那清冷的气质和巷子里的小男孩一模一样。

    顾晚很着急,跟着跑了上去,她用力的喊着他的名字,“唐希,唐希……”

    他的脚步忽然停止,一秒过后,他蓦然转头,顾晚的身子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因为他根本不是唐希,他稚嫩的脸上刻画出的却是曾煜的轮廓,冷硬 , 刚毅,连眼神都是致命的冷漠。

    那样的冷漠,让她窒息,却让她沉迷。

    她还沉浸在那个梦境中,不知道是真实发生过,还是她的一个梦而已。

    这时候,白芹来看顾晚,见她睡得很香,也舍不得去打扰她。

    刚出来到门口就遇到了周良第。

    “良第,晚晚的身体怎么样了?不是说没有内伤吗?怎么她看上去还是那么苍白?”白芹有些着急。

    “她的身子本来就很弱,又长时间浸泡在冷水里 , 落下些病根是不可避免的。”周良第微微叹气。

    身体弱,泡在冷水里?

    白芹心一惊,她还记得之前周良第说过 , 顾晚体寒,半响 , 她才问,“你所说的病根是指哪些方面?”

    周良第沉默了几许 , 才一字一句说,“子宫受寒,不容易怀孕 , 也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当妈妈了。”

    白芹震惊,之前不是说没那么严重吗?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 如果顾晚没有生育能力 , 那对顾晚来说,是折磨 , 着急的问,“她不是一直在吃中药吗?应该能调理好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