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4章 尽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调理只能起到一个改善的作用,事实上,身体底子太差的情况下这些调理也不过起个心理安慰的作用。http://m.zhuishubang.com/”周良第的声音很沉,也刻意压低了声音,怕屋里的顾晚忽然醒来,听到他和白芹的对话。

    白芹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你的意思是治不好了?”

    周良第很无奈,但还是抓住最后一丝希望,“我尽力吧。”

    听周良第的意思,可能顾晚这一辈子真的没办法再当妈妈了,她和曾煜失去过一个孩子,现在……

    心口一痛,这件事 , 一定不能让顾晚自己知道。

    忽然想到另一间病房里的曾煜,白芹又问,“曾煜知道吗?”

    “还没 , 都瞒着呢。”

    这时候,病房里水杯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爆裂声。

    白芹和周良第心里慌张 , 推开门走了进去 , 两人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顾晚几时醒来的,又听到了多少他们的对话。

    “晚晚 , 你醒了?”白芹弱弱的开口,脸色有些僵硬。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 我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心里不是不紧张的 , 但还是表现的风平浪静。

    周良第和白芹的心这算是落了下来,只要她没听到说她不能当妈妈的话就好了 , 白芹刚想开口 , 周良第先她一步开口,“也没什么大问题,可能会有些宫寒。”

    顾晚不解,“宫寒?”

    “嗯,”周良第走到窗前 , 蹲下身子将地上的玻璃碎片一片片捡了起来,丢进了垃圾桶,“以后来月经的时候 , 可能都会像上次那么痛。”

    “啊!”顾晚震惊了一下,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随后 , 她还是奇怪,“那为什么要瞒着我和曾煜?”

    “你还不知道那佛爷的脾气?上次你只是月经提前 , 他就跟要杀人似的 , 哎,我估计啊 , 以后你的经期不仅是你的受难日 , 也会是我的受难日。”

    顾晚相信了 , 她也相信曾煜的脾气,正如周良第说的那样。

    周良第见此,一颗心也算是平静了下来。

    之后白芹和顾晚两闺蜜在一起聊天,时间过得很快。

    白芹走后,顾晚去见曾煜,因为护士说,曾煜伤到了脑部,可能会有脑震荡,腿部肌肉拉伤 , 听起来很严重。「^追^书^帮^首~发」

    顾晚站在门口,刚准备敲门,就听到曾煜说,“进来。”

    他的感觉还真是灵呢。

    曾煜看着顾晚走了进来,他骤然想起了洛雪走后,他去见顾晚的时候。

    他准备进去和顾晚挤在一张床上,但走到门口,就听顾晚很着急的喊着唐希的名字。

    他的脚退了回来,在门口看了她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回来了自己的病房。

    梦见唐希了,那么紧张,很重要的片段吗?

    想到这里 , 曾煜的神色变得幽深起来。

    顾晚看到了曾煜被缠着绷带的腿,“你的腿……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吗?”

    他顺势瞥了一眼,掀开被子遮盖住 , 风轻云淡的回答,“不 , 是为了救艾伦。”

    当然 , 这是他在撒谎。

    远处的艾伦打了一个喷嚏,四处看了看,又安静的站岗。

    其实 , 腿是救顾晚的时候受伤的。

    他的脚卡在了刹车出,车子又被大货车撞坏了 , 出不来 , 为了救顾晚,不惜扭动身体 , 才被拉伤。

    他的声音很低也很淡 , 听起来其实是责怪。

    顾晚在明知故问。

    或者,她下意识不相信救她的人是他!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顾晚没有说话,曾煜也没说话。

    又过了一瞬,曾煜忽然伸手 , 将顾晚他到他床边坐下,不再有什么越轨的举动,就只是将顾晚的手握在手心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

    突如其来的温柔 , 让顾晚心中温软了几许,但她心里始终过不去 , 迟疑了一会儿 , 开口 , “还是不能告诉我,跨年夜那晚 , 你为什么会和洛雪在一起吗?”曾煜怔了怔 , 他心里一痛 , 说到底,顾晚还是不信他。

    真相一定就那么重要?难道从车祸到现在发生的事,不足以让顾晚看清,他究竟有多爱她吗?

    手里的动作片刻的停顿后继续,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为什么?”

    顾晚拧起了眉头,她不是不相信曾煜爱她,也知道他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但她就是不明白,就像周良第说的那样,一个为了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又有什么难以说明的苦衷?

    到现在,都还要选择隐瞒下去,究竟是为什么?

    “你怕我知道了会离开你对不对?我不会的 , 曾煜,我的命是你救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恩怨纠葛,我都不会离开你,你相信我,告诉我好不好?”顾晚有些着急,她反握住他的手,他的手背凉凉的,一如他的表情。

    曾煜听了顾晚这一句话,明白了一些事,顾晚一定会追着要真相 , 她的身世真相。

    昏迷时候的那个梦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他只觉得像是一块石头压在胸口让他无法喘息。

    尤其是下午他想她,他去看她的时候 , 走到门口听到她在撕心裂肺的叫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天知道他有多痛,他恨不得把顾晚弄醒 , 质问她心里装的究竟是谁。

    更恨不得 , 跨年的那个晚上,他没有救她,他们一起死在了那寒江之中。

    眸光略沉 , 抽回了手,沉静了片刻 , 微微启唇 , “我只能说我和她什么都没做。”

    顾晚还在着急,她不知道是什么天大的事 , 都到了这个地步 , 曾煜还在隐瞒。

    她心里很烦,她没有任何秘密,什么都可以和他说,可他为什么什么都不给她讲呢?

    那个晚上他和洛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和她有关吗?

    她想不通,“既然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有多少秘密?”

    “我和她没有秘密!”曾煜不耐烦的回答。

    顾晚的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儿 , 缓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足够的冷静,“所以 , 如果我还想继续跟你在一起,就只能是我妥协吗?永远是我妥协吗?”

    曾煜听着顾晚说的话,他知道这对她来说不公平。

    顾晚爱他 , 才想知道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究竟有些什么是她不能知道的。

    但他哪里能告诉她,那都是有关她的身世?

    永远不能!

    所以i , 曾煜依旧选择沉默。

    “如果我选择跟你一样坚持呢?”

    半响 , 顾晚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竟带着几分决绝的意味 , 曾煜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每次都是我在退让 , 你想不动就可以不动 , 想进一步就可以进一步,曾煜,这样对我很不公平,时间久了,我也会累。”

    说到底,顾晚一定要知道他和洛雪去做了什么,为什么瞒着她。

    曾煜心里一痛,“你还是想分手?”

    顾晚没说出的那两个字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原本矛盾的心里忽然变得明朗了许多,好像悬久了的心终于放下了一样。

    她从来没想过分手 , 她只是想知道自己该知道的,身世瞒着她,洛雪的事情也瞒着她,她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到底还有些什么事情,是一定要瞒着她的。

    她很生气,不明白为什么平时他一眼就可以猜透她的心思,关键时刻他却看不透我的心?!

    曾煜看着顾晚,清晰的感觉到顾晚脸上的情绪,有些拒绝,她开口,“曾煜,我……”

    “想都别想!需要我提醒你一句吗?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 , 所以你没有资格跟我提分手。”曾煜直接打断了顾晚的要说下去的话。

    “我的命是唐希救的!”

    顾晚想都没想,就说出了这句话 , 说完就后悔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曾煜的心一颤 , 愤怒的火焰在他的胸腔里蔓延到身体的四肢百骸 , 眼底的怒气也越来越茂盛,低冷的声音一字一句,“你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既然说已经说出口,即使知道自己说错了 , 顾晚也不打算收回,固执没有逻辑也没道理 , 就像曾煜的固执 , 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顾晚要的很简单 , 只是一个解释 , 她不想曾煜总是转移话题,不去提这件事的任何,可他偏偏什么都不说,连一句谎言都不愿给她。

    曾煜是真的愤怒 , 有了之前的事做铺垫,又因为顾晚的这句话,那发自内心的愤怒在蔓延着 , 身上的戾气挡也挡不住。

    顾晚看着他,碎的头发荡在眉前 , 掩不去的锋芒从他鹰隼般的利眼中直直的射出来。

    顾晚有些害怕 , 但她也觉得委屈。

    以前 , 是曾煜告诉她,爱是宠爱 , 是放纵 , 所以 , 那之后,她试着去放松自己,让自己以女朋友的身份陪在曾煜的身边。

    她会表现出来自己的吃醋,也会去追问一些她难过的事。

    曾煜几乎都会宠爱着她,哄着她。

    可现在,为什么就不行了?

    她就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即使她说和他不合适,他也不解释。

    她现在随口一句气话,他就这个样子了,顾晚蹙眉 , 声音柔和了些,“你不要断章取义,避重就轻,我想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

    PS:更新完毕,那时候曾煜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两个人都没有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