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8章 两种可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到底,还是为了顾晚,现在又为了顾晚难得的和他说一声谢谢。「^追^书^帮^首~发」

    有些时候,他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但这一刻,他真的有了前所未有的颓败。

    他和曾煜在某种意义上属于同类人,但他比他,更懂得珍惜顾晚。

    隐隐约约觉得,三年时间,他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再也不会回到顾晚等他的那个时期,不会了……

    “邱局。”

    大康走进来就看到这一幕 , 震惊极了,又喊了失神的邱浩森。

    邱浩森收回思绪 , 冷冷的眯起了眼,“阿六死了。”

    “是谁做的?”

    想了想 , 终究没说出来曾煜 , 冷声,“回警局,查!”

    “是。”

    ……

    一路上,车子在曾氏集团的地下车库停了下来。

    一路上 , 顾晚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不仅轻言目睹曾煜杀人 , 她自己还补上了一枪 , 这是她这一辈子做梦都不会想到会发生的事。

    曾煜看着顾晚,心里的滋味已经很莫名 , 伸手像是往常一样拉顾晚下车 , 但顾晚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这一刻,曾煜刚刚激动的心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了。

    因为心在滴血,因为没办法接受顾晚的排斥 , 曾煜的眼色变得十分莫测,冷漠,绝望 , 痛彻,薄凉 , 各种情绪在她的双眸里蔓延着。

    但同时 , 他也是理智的 , 这不怪顾晚,在两人还是陌生人的时候 , 拉萨那一次都吓得顾晚丢了魂儿 , 更别说现在两颗心如此相近的枕边人。

    他瞬间收起了所有的情绪 , 顾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眼。

    曾煜的眼神很平静,静的看着我,眼底一片漆黑,墨色的瞳仁里倒映着顾晚的影子。

    他也看着顾晚那栗色瞳孔里的自己,渐渐的,他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

    他似乎有些后悔在处理阿六的事情上变得那么决绝,那么极端,那么的让人害怕,所以他尽量温柔 , 让顾晚看到的是曾经的他。

    顾晚的心跳在加速,半响,她蠕动着唇瓣,“为什么?”顿了顿,又不可思议的重复自己想问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暴力?极端?”

    曾煜不想再提这件事,他只想让顾晚和他回到最初,不要害怕。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即使再残忍,也永远不会做伤害顾晚的事。

    曾煜轻轻的勾唇,刹那柔软,“跟我上去。”

    说着,就强行去抓顾晚的手 , 顾晚随意的挣扎了几下,很执着 , “先回答我啊。”

    最后,顾晚还是跟着曾煜进了电梯。

    洛雪见曾煜来了 , 心里很开心 , 她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他,结果看到了顾晚 , 脸色瞬间变得不好了。

    这时候,女秘书恭敬的走了上来 , “曾先生,洛小姐已经等……”

    曾煜现在心烦着 , 更不想洛雪出现来影响他和顾晚,没看洛雪一眼 , 也没看女秘一眼 , 冷漠的回应,“让她滚!今天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

    女秘有些诧异,“千人视讯大会也取消?”

    曾煜脚步慢了下来,一双眼睛里射出要杀人的光芒,“我的话很难理解?”

    “我知道了!”女秘书低头,疾步离开,心里想 , 曾先生还真是阴晴不定,千人视讯,那可是关于一个亿的收入大会 , 投资都已经超过了五千万,说取消就取消,还真是!皇帝!

    洛雪心里气惨了 , 以前曾煜就算不想和她多说话 , 起码还会看她 , 会和她说话,而现在看都不看她一眼 , 甚至当着女秘书的面 , 让她颜面尽失。

    顾晚下意识的看向洛雪 , 洛雪索性把气洒在顾晚的身上,将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拍,咬牙瞪着她。

    直到门被关上,百叶帘也自动落下,洛雪才收回视线。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一想到顾晚在曾煜的身边,她一刻也没办法安宁!

    不行,她得去找秦老板。

    秦老板不是一直都想和曾煜合作吗?

    曾贤还活着,顾晚和唐希对曾贤来说就是猎物。

    双眸微眯 , 里面全是嗜血的光芒,她一定不会让顾晚好过,至于唐希,只能说是倒霉了!

    门内。

    关上门后,所有的思绪都冷静了下来。

    曾煜知道,顾晚是在乎他。

    而她的做法,何尝又不让他感动呢?

    将顾晚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又单膝跪在顾晚的面前,握住她有些冰凉甚至颤抖的小手,抬眼,眼底没了之前的凌厉与阴鸷,满是绵绵的温柔,“你呢?又为什么那样极端?”

    他想要把这件事解决了,也想让顾晚知道 ,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对于伤害他,和伤害顾晚的人 , 他从来都不会手软,从来都不!

    说顾晚极端,也是指的她朝阿六的尸体追加一枪的事儿。

    曾煜看着顾晚的眼睛 , 光线从百叶帘的缝隙里透进来 , 在他身上洒下一道道光影,他的脸倾城艳丽。

    那样俊美无双的男人,那样优秀温柔的男人 , 那样对她好的男人,又那样霸道的男人 , 为什么 , 他会做出那般恐怖的事,还要当着她的面?

    曾煜怎会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她只是不想曾煜坐牢,要么一起走出来 , 要么 , 她陪他去坐牢。

    这样的事,曾经曾煜为她做过。

    吴磊的骨灰里全是毒品,她坐牢了,曾煜又用了很多方式才让她脱罪 , 在那之前,他也进了局子,去陪着她。

    这一刻 , 顾晚才觉得,那么多的温柔,那么多……

    曾煜也在等着顾晚回答。

    或许心有灵犀 , 他也想到了曾经为了顾晚也去牢里的事。

    顾晚必死无疑 , 那一次 ,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可以为她洗脱罪名的人 , 都死了。

    邱浩森绞尽脑汁也没找到救顾晚的办法。

    他进了局子 , 同时把他在顾晚家里录到的一些话用录音笔重新录下 , 在放在顾晚的家里,在她的床下,又暗示邱浩森去找。

    录音笔显示顾晚的证词都是对的,她真的以为那是吴磊的骨灰才放在家中,所以,她也是被害人,最后才被无罪释放。

    当然,后来邱浩森有来问过他,为什么会在顾晚安装录音器。

    他的回答很流氓 , 很猥琐,但也是事实。

    他不是神仙,不会查到有人要诬陷顾晚,他在顾晚的家里,不过是想知道,那么温温柔柔的顾晚叫床的声音,会不会很销魂。

    因此,邱浩森和他大打了一架,还差点一枪崩了他。

    缓缓的,顾晚才回答他,“你的问题我不需要回答 , 因为你懂;但是我的问题,请你不要逃避 , 因为我猜不透。”

    当然,他是理解顾晚的。

    顾晚猜不透他 , 这一点从她最初与他相识就已经笃定。

    曾煜没说话 , 依然用一种深沉的目光锁着顾晚,他虽然知道,但他想听顾晚亲口说 , 她没有亲口说,那就会衍生出无数种可能她会补上一枪的原因。

    “为什么要杀人?你想阻止他伤害我 , 可是那一枪明明可以打在其他部位 , 腿,肩膀 , 假肢 , 只要你想,甚至可以是阿六手里的那把刀锋,你瞄准的位置,从来不会有偏差,为什么?”

    越说越害怕 , 顾晚终于控制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刚好落在曾煜的手背上。

    他握住顾晚的手 , 手心冰凉,手背那一滴眼泪温热 , 心中思绪万千。

    他怎么能告诉她 , 因为阿六会继续伤害她 , 还有他自私的想要她了解全部的他,而他 , 也想以最真实,最全面的他去拥有他呢?

    那样,未免太残忍了!

    误会更好一点吧 , 收起眼里的痛苦和愁色 , 换上了放荡不羁的笑,随心所欲,“晚儿对我的枪法那么有信心?”

    “是!”

    顾晚点头,她知道他的枪法,而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呢?

    曾煜看着她的眼泪,每一滴泪水都像是他心脏上滴下来的鲜血,他抬手抹去我眼角的泪,声音柔和,“是我让你失望了。”

    “我知道你是行走在刀尖上的男人,有你自己的处事手段和行为作风,网络上对你的评价我都看了 , 包括你身边的朋友,也都多多少少跟了说了一些你,可我还是不相信,你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几乎是把我捧在手心里,这样宠的疼我的男人怎么会当着我的面杀人呢?”

    果然,她看到的都是一方面的他,而不是全部的。

    她害怕吧,一定很害怕,所以才会那么彷徨……

    “晚儿……”曾煜心里很疼,第一次,他那么了解顾晚 , 而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抚她。

    不知道要怎么 , 才能让她接受这样的他。

    他很害怕,又心疼她 , 微微起身 , 捧起顾晚的脸,在她的唇瓣上落下安抚性的吻,摩擦的声音变得十分磁性 , “怪我,是我不对……”

    不对?

    顾晚的心痛了。

    为什么不和她说实话呢?

    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还要用一种温柔的手段去安抚她呢?

    她猜到他杀阿六的,有两种可能。

    PS:更新完毕(今天出门办事耽误了回来发文的时间 , 在外面所以没办法发公告,请谅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