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9章 他并不想真的就这么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种,因为她,他不想她受到伤害,可明明那一枪,他可以打偏的,他没有。免-费-首-发→【追】【书】【帮】

    另一种,他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着杀戮的人。

    感受着曾煜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翼间,再次开口,顾晚的声音随着一颗沉重的心在慢慢下沉,“或许,霍老板的那句话是对的。”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 曾煜眸色微敛,“哪句?”

    “本质上,你和曾贤没什么区别。”为爱杀戮。

    本质上,你和曾贤没什么区别……

    这一句话像是一把利刃刺进曾煜的胸口 , 所有的温柔在一瞬间僵硬了起来。

    什么叫撕心裂肺,曾煜想 , 他大概是感觉到了。

    顾晚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围绕 , 但他已经没法正确的理解顾晚这句话的真实意思。

    他只知道,曾贤一直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他才是真正的杀伐果断之人 , 他才是手上沾满鲜血,他没有任何仁慈之心。

    老弱病残 , 只要是让他不高兴了 , 他一样的会动手。

    他和顾晚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里,难道她真的就看不透他为什么杀人吗?

    还是说,她故意忽略不去看,不去相信?

    他和曾贤是同样的人?

    在顾晚的心里,她就这样认为吗?

    曾煜死死的盯着顾晚 , 一双眼睛里传达出来的视线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 , 凌厉着顾晚的脸。

    这一刻,他想把顾晚那一刻心看透,甚至想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 , 心里到底想的什么,开口,“你说 , 我跟谁没区别,嗯?”

    他的声音却格外的柔,与他的神色形成极大的反差。

    顾晚有些害怕 , 但现在曾煜给她的害怕 , 远远不止他对阿六开枪时候那么严重 , 缓缓的,又听他说 , “我没听清 , 你再说一遍。”

    平静的口吻 , 低哑的嗓音,没有威胁,好像真的是没有听清。

    这是曾煜给顾晚的机会,也是给他自己的机会,只要她不继续重复,他可以当作没有听见。

    或许,顾晚此刻还不知道,这辈子,曾煜最憎恨的事 , 就是别人将他和曾贤看成同一类人。

    他有他的原则,即使他残忍,也不会像是曾贤那样。

    他在看着顾晚,不放过她眼里的每一个神色。「^追^书^帮^首~发」

    “为什么,他们不会。”

    缓缓的,顾晚的声音再次传来,她还在崩溃的边缘。

    曾煜下意识的勾起唇,像是在自嘲,但笑容在顾晚看来却是非常的平和,“你的‘他们’指的又是谁?”

    顾晚想,他们几个人里,每个人的行为处事都不一样 , 杜恒的沉稳,叶连硕的细致 , 周良第的理智,就只有曾煜 , 只有他 , 极端,偏执,不顾一切 , 不留余地。

    可顾晚还没来得及问出来,曾煜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想说唐希是不是?”

    这是曾煜最痛心的事。

    这么比起来 , 如果顾晚不能继续接受他 , 那么,唐希才是真正符合顾晚三观的男人吧?

    曾煜的声音很轻柔,那双眼睛里面的温柔也是最极致的 , 比在床第之间时更要温柔。

    他看着顾晚 , 好似要将她记在心里。

    胸口在发痛,他还是没有放过顾晚的任何神色,她盯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有着千言万语 , 但不知道从何说起。

    只是,顾晚想给他说什么?

    除了是害怕他之外,还有其他的吗?

    曾煜的心在滴血,他尽量让顾晚明白,即使他双手沾满了人血 , 他也是她的男人。

    她离不开他的。

    伸手,抚摸着顾晚柔嫩的脸 , 好半天 , 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 , “是啊,唐希不会杀人 , 他的手比我的脸都干净 , 晚儿 , 很可惜对不对,可惜现在在你身边的是我,不是他。”

    “不是的……”顾晚的眼泪抑制不住往外涌,“我不是这个意思。”

    一个人,情绪应该是到了极致的时候,他才会有两种模样,明明是温柔的,但话语间的又那么冷漠,就连呼出的气息都是寒森的。

    他愤怒了 , 顾晚明白。

    但顾晚不明白的,是曾煜到底在愤怒什么。

    即使顾晚不接受那样残忍的他,他也不应该愤怒,他不能去改变一个人的主观意识。

    他愤怒的只是他和顾晚中间隔着的人格和一切的千山万岁。

    愤怒的是他曾煜从小就要那么独立,养成了这样极端的性子,更愤怒,他和顾晚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他定是一个不留。

    但顾晚不一样,她熟知法律,她的世界是干净的 , 简单的,更何况,他还跟着警察局局长三年呢?

    好半天 , 曾煜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顾晚 , 在你的世界观里,杀了人是不是要偿命?!”

    杀人,是不是要偿命?!

    这个问题忽然传递到顾晚的心里 , 她来不及想,只是看着他眼底轻轻浅浅的笑容。

    他愤怒了,顾晚是知道的 , 但她隐隐约约觉得,这一次愤怒不是对她 , 不同于以往的每一次 , 他的愤怒竟然是平静的,仿佛暴风雨前的临近 , 我印象中他从没这样过。

    顾晚一颗心像是悬在独木舟上面 , 她害怕,视线早已因为泪水变得模糊,但她固执的去看他的那双眼,看到一闪而过的神色 , 顾晚不明白那是什么,但她真的害怕,她惊恐的问,“你想干什么?”

    那一瞬间 , 曾煜是真的想成全顾晚的干净。

    用他的死,换取她的世界和平,有何不可呢?

    那样的神色 , 也在他的眼睛里浮现过 , 顾晚只抓住了一点。

    这一刻 , 他更坚定了这样的想法,拂开顾晚冰凉的小手 , 笑道 , “如果是的话 , 我给你个机会。”

    顾晚害怕,曾煜又怎么会不知道?

    那种失重感在顾晚的心里越来越深,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胸口强烈的翻腾。

    同时,曾煜决绝的抬手,重新抓起茶几上的那把消音短枪,握起顾晚的手,让她的手指缠绕在枪柄间。

    那手柄的冰凉让顾晚浑身一颤,她还没反应过来,曾煜已经握住她的手,枪口对准自己左边心脏的位置 , 一点点逼近,直到抵上他的胸膛。

    顾晚吓懵了,她一愣一愣的看着曾煜,说不出来话。

    她会害怕,他知道,但他所有的害怕,都是他赐给她的,如果这样,就能让顾晚的三观恢复正常,得以平缓,那么 , 他是愿意的。

    又或者,他心里也有着一种情绪在油然而生。

    他并不想真的就这么死了 , 和顾晚无法长相厮守。

    心底最深处有个声音,他在堵 , 堵顾晚对他的爱 , 她是舍不得的,是不是,这样之后,他就强行将她拉进了他的世界里呢?

    如果顾晚真的开枪了 , 就算是死,他也决不后悔。

    轻轻够蠢 , 笑容很轻 , 甚至带了温柔的安抚,“你知道 , 我曾煜杀人 , 从来没有人能追究的到,但你是个例外,顾晚,我给你这个权利。”

    顾晚害怕得全身都在颤抖 , 想要抽回枪,可曾煜却死死的握着她的手,根本无法动弹 , 顾晚惊慌,那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在她的心脏处蔓延着 , 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外流 , “曾煜 , 你疯了?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很怕,很怕很怕……”

    面对这样的顾晚 , 曾煜恍若未闻 , 握住顾晚的手更靠近。

    隔着衣服 , 他甚至能感受到枪口的寒凉。

    无论顾晚怎么求他别这样,他都不听,手指压在顾晚勾着扳机的手上,只要他用力,那么,他和顾晚,真的就阴阳两隔了。

    顾晚不敢动,一点也不敢动,生怕动了一下就触及了那道死亡的开关。

    曾煜仍然没有停下来 , 甚至没有说任何话,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

    “曾煜,不要,别……啊!”

    枪柄震动了一下,发出的声音短促,沉闷。

    子弹穿膛而过,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一阵巨大的疼痛感在偏离心脏一点的位置传来,曾煜浑身的力气消失,双膝无力的跪在地上,那刺耳的声音让他感觉不到自己是要死了还是会活着。

    一颗心,又是痛,又是柔软 , 又是无奈。

    开枪的那一瞬间,顾晚转移了子弹的轨迹 , 她往上了一点。

    他不知道有没有偏离心脏,但看着顾晚绝望得满是眼泪的脸 , 有那么一瞬间 , 他觉得,这一生,是他害了顾晚。

    她本来可以过得很平静……

    力气在慢慢消失 , 曾煜失去了所有的力气i,手从顾晚的五指间脱落下来 , 嗓音仍然是平静的 , 开口,艰难的说 , “顾晚 , 你的世界本该纯粹。”

    ……

    医院。

    得知顾晚对曾煜开枪的消息传到了曾煜几个兄弟的耳边。

    周良第陪着顾晚一起等曾煜。

    看了一眼身边的顾晚,她就安静的坐在走廊上,不哭也不闹,像一团空气。

    心尖不由得一疼 , 他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是顾晚知道自己的身世了?还是有其他的事发生?

    但他的心也跟着在跳动着,顾晚这个样子,怕是比死了还难受吧?

    同时,叶连硕和七月接到电话就跑了过来 , 一路上,七月哭得双眼红红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