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1章 心疼顾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后,曾贤怒气冲冲的摔门出去,他立即从书房出来,跑去找他的母亲。免-费-首-发→【追】【书】【帮】

    发现她趴在地上,白色的裙子上有了鲜红的血迹,他哭了出来,跑过去抱他,“妈妈,你怎么样,很疼吗?”

    “煜儿。”

    杜月萍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曾煜抱进了怀里,“乖 , 煜儿,就当什么也没看到 , 忘记这些,你父亲对我 , 已经很好了。”

    他不明白 , 还是孩子的他都觉得男人不能打女人,而曾贤为什么要打他的母亲呢,更不明白 , 为什么,母亲被皮带打得都有了鲜血 , 还会说那样的话。

    画面再次翻转。

    他站在庄家门口 , 看着那张全家福。

    “都死了,一个也没活下来!”

    他身子在颤抖,“都是……他做的吗?”

    “是,他本来就是一个冷血的人。”

    那样的人 , 又怎么会有爱呢?对他的母亲只有虐待和伤害。

    忽然 , 他又来到了那个屋子里,他去拉顾晚,想她和他离开。

    “你别碰我!”顾晚的声音全是恐惧和害怕。

    再之后,她抬头看着他 , 她声音沉着,一点一点的放大。

    “本质上,你和曾贤没什么区别!”

    怎么会没有区别呢?!

    随着,开枪的那一瞬间传来 , 曾煜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猛然 ,  他睁开了双眼 ,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 梦里的所有画面在他的脑海里炸开来。

    “妈……晚儿……”

    一旁的周良第一怔,曾煜那沙哑的声音竟然会那么无助。

    果然 , 那句话给他的伤害 , 还是很大。

    “你……醒了!”周良第开口 , 心里也有些难过,要知道,一个男人在睡梦中喊出自己的母亲,那应该是真的伤了。

    曾煜点头,想说话,嗓子干疼不已。

    周良第清楚他的情况,倒上一杯水递给他,“喝点水。”

    喝了热水之后,曾煜干咳了两下 , 明显已经好很多,之前发生的事像是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着,心尖仍然在疼着。

    记忆停留在顾晚使劲往上移动,子弹才没有从他的胸膛穿过。

    这个时候,他想知道顾晚怎么样了,她想法还是那样吗?

    他和曾贤,是同样的人。

    正想问周良第顾晚的去处,周良第先开口了,“当着顾晚的面杀人,感觉如何?”

    曾煜脸色一黑,但也知道一定是顾晚对他说的。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还没回应,周良第又说,“你应该了解顾晚 , 她胆子很小,你这么做 , 她会说那样的话也是属于正常,但是 , 你有没有想过,你曲解了顾晚的意思?”

    曾煜微微挑眉 , 示意周良第说下去。

    现在,他需要有人来抚平他心里的不安。

    “庄家的事,或许我们男人理解出来 , 曾贤本来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所以 , 我们会觉得别人玷污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 才灭了庄家,有一次 , 白芹和我提起这件事 , 算是在我这里确定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你能想到她会怎么说吗?”

    周良第的眸子很深,曾煜想不明白,但还是问了,“怎么说?”

    “她认为,那是一种对杜月萍的宠爱 , 为了她,不惜杀了那么多人,为爱杀戮 , 这也是顾晚所理解的,这么一想 , 你觉得 , 顾晚那句话是真的在唾弃你吗?”周良第微微眯着双眼 , 嗓音透着几分耐人寻味的反问。

    曾煜心头一动,他虽然没办认为曾贤是爱自己母亲的 , 毕竟刚刚梦里的鞭打还记忆犹新 , 那是曾经的记忆。

    但他也明白了周良第的意思 , 他和顾晚,在对曾贤的理解上有出入,会不同。

    那句话在他听来是最痛心的,但顾晚只是说,他是为了她杀人,也是爱她的一种表现,只是太过极端。

    这一瞬间,压在心里的痛楚似乎没有了。

    更多的,还是心疼顾晚。

    他又做了一件让她害怕的事 , 他还清晰的记得,顾晚那双栗色的瞳孔里全是恐惧和不安。

    想见她,这个时候,曾煜只想见到她,将她抱在怀里。

    抬头,眼底已经变得平静,“她呢?”

    见此,周良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如果他不来开导一下曾煜,保不准,后面会发生更严重的事。

    语心微长 , “她去警察局了。”

    “疯了吗?为什么不阻止?就这么放任她?”刚平静下来的心又跳了起来,他清清楚楚记得 , 顾晚是在阿六的身上补了一枪,更何况 , 还有邱浩森这个目击证人,岂不是羊入虎口?

    他是担心的 , 恨不得马上飞去警察局。

    周良第还算是了解邱浩森这个人,他可能会公报私仇弄死曾煜,但对顾晚 , 他是不舍得的。

    “你就先别担心她了,邱浩森不会对她怎么样 , 先说你 , 你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去刺激她?你在抢救的时候,她不哭不闹 , 我都怕她撑不住。”周良第蹙起了眉。

    当然 , 他不是忽然这么问的,而是,他看到了顾晚在门外偷听。

    有些事,顾晚必须知道。

    曾煜 , 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曾煜明白他问的什么,指的是他当着顾晚的面开枪杀人,又逼着顾晚对他开枪。

    迟疑了许久 , 曾煜不想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这让他很不舒服 , 选择了沉默。

    周良第叹气 , 看来他还是不愿意说 , 但他是明白的。

    “她什么时候回来?”曾煜换了个话题,他想顾晚了。

    “如果她不回来了呢?”

    听了周良第的反问 , 曾煜眉宇间的气息变得冷峻 , 呼吸也沉了几分。

    有那么一刻 , 周良第以为,曾煜会把顾晚给绑回来。

    半响,终于,曾煜似无奈,似深情的声音传来,“我也不怪她。”

    他哪里有什么资格怪他不回来了呢?

    在她的世界观里,简简单单的,人生也很简单,即使经历过尔虞我诈 , 也只是在天上人间的时候,她的内心很纯洁,又怎么能接受一个充满污渍的他呢?

    如果她还愿意留在他身边,他感谢。

    如果她不愿意……

    想到这里,一颗心剧痛了起来,如果她不愿意,他真的可以做到放手吗?

    他不知道,有些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很极端,他甚至怕顾晚真的忤逆他,他会一枪崩了她,再结束自己的生命。

    周良第是几个兄弟中间最了解曾煜的人,何尝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有多煎熬 , 抿唇,“这不是怪与不怪的问题 , 曾煜,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对她太残忍了吗?你有没有想过 , 她可能无法接受 , 这种事换成任何一个普通的女人,都没办法接受,何况她从未真正融入过你的世界。”

    周良第的话落之后 , 沉默了许多,门外的顾晚心也跟着疼着 , 她还是害怕 , 也还痛着。

    曾煜知道,是他心急了。

    和顾晚在一起之后 , 就是担心她没办法接受 , 一直以来,他都把自己包裹得很好,有些血腥的事他都自己去处理,而顾晚从来都不会知道。

    这一次 , 是他心急了。

    可越是这样,他越觉得,他和顾晚之间隔着千山万水。

    眸子上染上了沉痛的神色 , 这是第一次,他对他的兄弟说了那么无奈的一句话 , “她很简单 , 不管是她所定义的痛苦或是快乐 , 都很简单,甚至 , 我感觉我从未以真实、全部的我拥有过她。”

    周良第当然知道 , 就好像 , 顾晚的从内到外,从上到下,曾煜都了如指掌,反之,顾晚却不了解他,从来都不了解。

    一直以来,叶连硕担心顾晚看到曾煜黑暗的一面,他会旁敲侧翼的给顾晚说一些事,就是曾煜这个人也是很残忍的 , 只是他的残忍和曾贤不一样,他更喜欢一点一点折断敌人的双翼,而曾贤是纯粹的黑暗。

    叶连硕用心良苦,也是想让顾晚在知道曾煜黑暗的一面不会被吓到。

    显然,叶连硕所做,都白费心机了。

    不管是叶连硕,还是他,或许都想得太简单了,顾晚是真的很干净,她的内心,白得就像是一张纸。

    蹙眉,“所以也不管顾晚能否接受?”

    “不这样 , 我留不住她。良第,你懂我吗?不偏执 , 我留不住她。”曾煜抬起头,嗓音透着浓浓的无奈和沉痛。

    曾煜抿唇 , 他知道他说得很矫情 , 做得却惊天动地,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是想让顾晚知道 , 即使他再黑暗,再恐怖 , 她永远都是他的心尖宠 , 他不会对她那么残忍,在他的心里 , 即使他的命 , 也属于她。

    周良第理解他的意思,不让顾晚对他开一枪,永远都抹平不了顾晚心里的害怕,两个人可能真的就形同陌路 , 至于对阿六开枪,他也想用这个方法让顾晚了解完完全全的他。

    但他也知道,这一次顾晚的反应 , 怕是再有下一次,曾煜也只能包裹住真实的自己 , 做顾晚的好好先生 , 但让顾晚对他开枪……周良第叹气 , “那未免,太残忍了……”

    他知道残忍,这绝对是他和顾晚在一起这么久以来 , 第一次做那么残忍的事。

    但他明白 , 他和顾晚之间隔着的是一个曾贤 , 一个庄家,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真相,对她来说,更残酷的是,她还要去面对曾贤,开口,嗓音嘶哑极了 , “你比我更清楚,只要她在我身边,以后还会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她必须得接受!”

    PS:想看那件事发生时曾煜的心里想法,都可以给你们帅帅的老公留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