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2章 他的爱人,回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晚呼吸一滞,更残酷的事,那是什么?到底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但曾煜依然支撑不住咳了起来,顾晚心惊,来不及多想,快速冲了进去,来到曾煜的身边,“曾煜,你怎么样了?”

    周良第在一旁辅导曾煜呼吸。http://m.zhuishubang.com/

    曾煜心变得十分柔软,顾晚的气息就环绕在他的鼻息之间,她的柔软,她的温柔 , 她的担心,全部在她那张漂亮温婉的小脸上 , 所有的情绪都那么的明显。

    她终究是舍不得他的,爱 , 还是大于她的世界观,是吗?

    这一刻 , 所有的害怕和不安似乎都归零了,心中只有一个消息在涌动,他的爱人,回来了!

    咳嗽缓解之后 , 呼吸也平顺了许多,曾煜再看着顾晚 , 心尖一疼。

    这个女人啊,怎么就那么爱哭呢?

    他知不知道 , 她每一次哭,比他受伤还要疼 , 是心疼。

    明明知道他是那么黑暗的人 , 明明逼着她做了最可怕的事,但她还是回来了。

    心思百转,看着顾晚的眸子里有着千万种情绪,到最后 , 剩下的只有怜爱, 伸出手,覆盖在她温软的脸颊上 , 这个时候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动唇 , 却是一个发自内心的词 , “傻。”

    那一刻 , 顾晚眼泪决堤了。

    她不想去想阿六的事,也不想去想曾煜握住她的手对他自己心脏开枪的事 , 她只知道 , 他还能说话 , 他的手掌还有着他迷恋的温度,他的嗓音还是她最喜欢的温和。

    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还活着!

    顾晚在曾煜面前就是个透明的,曾煜怎会不明白顾晚哭得像个孩子似的是因为害怕。

    怕他真的就那么死了。

    伸出手,将顾晚拥进了怀里,温柔的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耳朵贴近他的心脏,可能是之前他的做法太残忍了,重新面对顾晚时 , 就连呼吸都是温柔的,轻轻起唇,“听。”

    顾晚没敢动,用心去听,一下一下的心跳声,像是从耳膜里穿过,随着她的心跳声一起,一颗心全是温暖。

    “乖,告诉我,听到了什么嗯?”

    曾煜低哑着嗓音问他,这对顾晚来说是充满了蛊惑,一不小心 , 就陷入了一个温柔的旋窝,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心跳声……”

    “没事了!”一抹深邃的笑容在曾煜的唇角淡开 , 透着万种温柔。免-费-首-发→【追】【书】【帮】

    顾晚再一次哭了起来。

    曾煜这么做,只是想让她知道 , 他还活着 , 心还在跳动,因为她而跳动着,现在看到顾晚忽然哭了 , 心也跟着一疼。

    低头吻上了她的唇,希望用这样炙热的吻来安抚她 , 也安抚他自己失而复得的心灵。

    好长一段的缠绵 , 曾煜终于放开了顾晚。

    顾晚气喘呼呼,曾煜的心 , 也是甜甜的。

    不过 , 有一件事,他必须要让她清楚,这也是为了坚定她能继续和他在一起的开始,抿唇 , “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事,我向你道歉,但是晚儿 , 我从来不是一个上头的人,你应该明白。”

    顾晚听得明白 , 他言下之意 , 不管是对阿六开枪 , 还是让她对他开枪,这对他来说 , 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 若她还要和他在一起 , 就务必要接受。

    顾晚还有害怕,她接受曾煜,因为她离不开他。

    但他以后还会杀人吗?亦或者是为了她而杀人?

    心里有着千丝万缕,看着曾煜那双深邃的眼眸,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开了口,只喊了他的名字。

    “曾煜……”

    那低喃的声音在曾煜的心里传开,他仍然感觉到顾晚的害怕,犹豫 , 甚至是惊恐,也有着痛楚。

    曾煜的眸色变得深邃起来,这是之前和周良第谈话时他就想好了的。

    顾晚如果回来了,他会和她说清楚。

    发丝遮挡住了她的脸颊,曾煜伸出手理了理她额前的发丝,长发在他的手掌心里十分柔软,一颗心却是在颤抖着。

    他是害怕她的犹豫的,抿唇,一字一句道,“对不起,晚儿 , 今天发生的事,我给你道歉 , 不该那么偏执的对你,我想过会给你带来什么痛苦 , 你会觉得我残忍 , 即使知道你会因此害怕我,我也会这么做。”

    “晚儿,是不是后悔?”曾煜又问 , 他说了这么多,其实这才是重点 , 他就是想让顾晚选择。

    靠近他 , 还是远离他,这个时候 , 都在顾晚的一念之间。

    他明白顾晚的恐慌 , 也知道她在害怕,他还想到了之前从南山路二十三号回来时,他说过,给她一次机会 , 她选择的是不走。

    这是第一次,他舍得再给她离开他的机会。

    因为,对顾晚 , 他始终做不到伤害。

    如果她觉得和他在一起是恐惧的,他真的不愿意伤害 , 虽然 , 他不知道 , 顾晚真的离开他了,他会怎么样 , 但是他还是再一次开口 , 尽量让自己的所有气息都温柔 , 微微抿唇,呼吸的气息都是宠溺的,“如果是,晚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是他给顾晚机会,不如说他在堵,也在给自己吃定心丸。

    堵顾晚不会离开他,也堵他和顾晚的感情。

    顾晚沉默了许久,他不急 , 就定定的看着她,他有耐心等。

    这对顾晚来说,就好像是人生的一次灰暗过度,以前和他在一起时,从来没想过会那么惊天地,而这一次,他如果不离开,就代表,她要接受曾煜的黑暗。

    其实,内心还是排斥的。

    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看到自己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杀人,这对她来说就是一场噩梦。

    但如果这是噩梦 , 曾煜离开她,那才是真正无法醒来的噩梦。

    她试着去接受 , 试着去理解他,试着 , 把他们这一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延续下去 , 当做了最后的决定,顾晚的心还是害怕的,十分的真挚的声音响起 , 却也带着她的害怕而变得凌乱。

    他听她说,“曾煜 , 我收回那句话……对不起 , 我当时只是很害怕,我知道是你为了我……我不想和你分开。”

    他赌赢了!

    生意上 , 他一直是赌徒 , 有输有赢,即使赌赢,他也不意外,但这一次 , 鬼知道他的心有多激动。

    他赢了!顾晚还是他的,始终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伸出手摩擦着顾晚眼角的泪水 , 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这是最后一次 , 晚儿。”

    顾晚点头 , 同时也求着曾煜尽量别再做这样的事 , 尤其是,别让她再对他开枪 , 再有下一次 , 她真的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 或许是崩溃,或许是在曾煜那么做之前,先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个时候,曾煜又情动了,他很想要顾晚。

    似乎只有这样,才觉得真实,不是一场梦。

    他吻着顾晚的脸,鼻尖,唇,以及她的锁骨 , 她身上独有的体香传来,让他的神经在一点一点的发疯,恨不得立即深入到她的身体里索取得更多。

    他想要,他情动,他知道,顾晚也想要,她很敏感。

    他喜欢她敏感放浪的样子,越是这样,他的动作就越疯狂,恨不得将顾晚全部吞入腹中。

    他一直觉得,一个男人在床事上 , 对同一个女人,总会慢慢的变得索然无味 , 但顾晚否定了他的认知。

    每一次的床第之欢,都给他不一样的刺激感。

    她的身体 , 就好像是一个谜 , 让他忍不住的去探究。

    或许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他所爱的女人,所以 , 他才会那么疯狂,那么的不知疲惫,入床就上!

    比如现在 , 因为是在医院里 , 顾晚害怕一会儿有人进来,一直在抗拒。

    他即使身体不好 , 但还是忍不住想擒住她一阵乱操 , 让她乖乖巧巧的在他身下呻吟,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

    于是,他真这么做了,一个翻身 , 将顾晚压在了身下,咬着她的耳垂,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蜗里 , 他清晰感觉到顾晚的身体在颤抖。

    口干舌燥的感觉越来越眼中,曾煜低喃着 , “我想要你 , 晚儿。”

    “这里是医院 , 何况你的身体也不允许。”顾晚害怕急了,气息变得十分凌乱。

    “试试?”曾煜微微挑眉 , 笑得邪魅。

    “不要。”顾晚伏在他胸口 , 身体有了变化 , 溢出的声音透着别样的风情。

    曾煜正准备大干一场,结果门被人推开了,所有的怒气上涌,看都不看来的人是谁,怒喝,“谁他妈让你进来的?!”

    顾晚和曾煜一眼看过去,谁会想到,竟然是洛雪,她的脸色一阵青白。

    她还记得,上午在办公室里等曾煜 , 结果被曾煜轰了出去,居然现在又出现了。

    顾晚忽然佩服洛雪的勇气,如果她被曾煜那么冷漠的轰出去,那这一辈子,他怕是不会再接近他,也不敢。

    但显然,洛雪让她见识到什么是打不死的小强。

    她说,她是刚出差回来听到他住院的消息,这才赶过来看看。

    顾晚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她的说辞,早上才出现在办公室,跑去出差去了 , 怎么快,还又回来了。

    她拿出一个有些年头的首饰盒。

    曾煜冷眯着眼 , 看向了那个盒子,他当然记得 , 那是他母亲的遗物。

    他知道 , 身边这个女人该难受了。

    PS: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