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3章 更不是曾煜能理解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煜看到那个遗物就想起从前。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母亲从来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她觉得,洛雪既然是他女朋友,就应该和结婚,何况,那时候他和洛雪还住在一起。

    于是,母亲给了他这个盒子,让他送给洛雪,再找个时机把酒办了。

    只是对于他和洛雪的婚事,曾贤一直都是反对的,很反对。

    婚事耽搁了 , 到后面,知道了洛雪的真面目 , 一切,也就自然而然 , 他和洛雪分开了。

    他很珍惜他母亲的东西 , 包括洛雪手中的盒子,但他不会收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身边的小女人心里该是难过了。

    毕竟 , 和她在一起那么久,他从来没给过他任何回应 , 从来都没有。

    不是不承诺 , 只是怕辜负。

    他和她,中间始终有着一道不好跨过的坎儿。

    最后 , 曾煜的做法也让顾晚的心得到了安定 , 洛雪离开了,他把盒子砸了。

    对他来说,给了洛雪的东西,就是洛雪的 , 既然已经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留着又有何用?

    出院后,曾煜一直没有闲着。

    唐希还被关在局子里,这件事不查明白 , 顾晚还会去查,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于是 , 曾煜把一切顾晚可能会查到的东西全部都删除了。

    最后 , 查出来的资料显示 , 谭娇并不是死于唐希之手,她是被犇哥弄死的。

    从社交来看 , 犇哥在去年就收到了很大一笔钱 , 也就是说 , 他身后是有人。

    他一直都怀疑是曾贤,甚至是肯定,苦于一直没找到证据,而这一次,那张照片是证据确凿。

    谭娇还很小的时候在唐家附近游玩,无意间拍到一张照片,照片里还有曾贤。

    应该是谭娇无心的,但这张照片在谭娇的微博里出现了,于是才遭到了灭口。

    这么说来 , 一直悬挂在心里的疑惑总算是得到了解决。

    唐家灭门,的确是曾贤做的,之前,他只是怀疑,也跟踪唐希,如今想来,其实这都是事实。

    曾煜仰靠在沙发上,紧紧的蹙起了眉头,他不知道唐希查到哪一步了。

    他去天上人间找谭娇,也是查到这件事吧,只是他还没找到证据 , 谭娇就被灭口了,如今还惹得他一身祸事。

    不管是什么原因 , 不管唐希对顾晚的感情有多深,他始终是唐家的后代 , 他曾家 , 欠他的。★首★发★追★书★帮★

    于是,暗中,曾煜打算把这件事处理了 , 至少,让邱浩森查到的真相是唐希是无辜的。

    曾煜有些累了 , 他想不到为什么曾贤会先后灭了庄家和唐家 , 只能日后再查。

    看了看日子,那本来凝重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明天 , 就是他母亲的生日。

    想到顾晚 , 再想到最近发生的事,他忽然觉得,一直以来顾晚对他的爱就像是飞蛾扑火,他一直瞒着她一些真相 , 而她也乖巧的接受他的不坦白。

    周良第说过,对他,顾晚其实很没安全感 , 他们之间顾晚能看到的问题,那就是夹着一个洛雪。

    将顾晚的身世隐藏下来 , 让唐希妥协不去报复曾贤 , 而他 , 要曾贤给他母亲道歉,至于庄家和唐家……

    双眸紧紧眯了起来。

    在他的心里,曾贤 , 即使要抓 , 也是他亲自动手。

    总是要给庄家和唐家一个交代的!

    这是曾贤欠下的债 , 那么,就让他来还。

    他想,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他就给顾晚一个她想要的婚礼,她会是他最美丽的新娘。

    以前,他一直不敢承诺,不敢回应她,他不是不爱,只是怕辜负。

    如果一直不回应 , 顾晚真的会累吧,何况最近那么多事。

    抿唇,希望明天会美好。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曾煜看是艾伦打来的,立即接听了。

    “什么事?”

    “老板,秦老板在暗中行动,在西藏有一次的暗杀,我已经查出来了,是他指使的。”艾伦毕恭毕敬的回答。

    果然是,曾煜的眸子里散发出了来自地狱里的寒芒 , 嗓音无比的冷,“他在上海吗?”

    “在。”

    “他既然不想活了,那我总得尊重一下不是?找个借口和他撕破脸 , 把他夫人送监狱里去,至于秦老板 , 交给我!”曾煜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慵懒 , 但最后三个字却是直撞人心的寒凉。

    伤害他可以,但暗中伤害顾晚,他绝不轻饶!

    他的女人,就是死也必须他来动手,而不是他秦老板!

    “是!”

    “我妈不喜欢血腥 , 等明天过后再办,我和你一起。”曾煜抿了抿唇 , 声音柔和了许多。

    “好。”

    电话挂断后 , 曾煜那双眸子里有着杀意。

    其实,他可以让顾晚接受现在的他 , 他可以再残忍一点 , 灭秦老板,让顾晚也在场看着。

    但他始终是狠不下心来,就算让自己在悬崖边吊着,也不愿意顾晚再受到阿六事件那样的恐惧。

    这件事,就交由他秘密完成!

    这时候的曾煜不明白 , 其实不是顾晚不能接受,主要原因还是他舍不得,而顾晚爱他 , 可以爱得没了三观。

    ……

    第二天。

    顾晚准备去公司上班时被曾煜叫住了,他说带她去个地方。

    一直到杜月萍的坟前 , 从白芹的口中 , 顾晚才知道今天是杜月萍的生日。

    难怪杜恒今天也会过来。

    不管他和曾煜之间有什么过节 , 这里面葬着的,总是他的姐姐。

    “你来了。”杜恒开口 , 声音竟有几分沧桑 , 他还记很清楚 , 在他和洛雪发生那种事之后没多久,杜月萍就过世了

    顾晚还记得之前曾煜说过,杜月萍因为杜恒和洛雪的事,病情忽然恶化,曾煜因此,将杜月萍的死算在了杜恒的头上,因此,顾晚对洛雪总是没办法释怀。

    但她不知道的是,曾煜不待见杜恒,并非全部因为洛雪 , 洛雪的成分其实很少,主要还是因为杜恒瞒着他关于他母亲死亡的真相,或者说,曾煜觉得,杜恒当时是可以阻止的,只是他没有。

    所以,对杜恒,他始终不会那么温和。

    尤其是现在,曾煜看着杜恒,脸上全是不悦,心里更是不舒服。

    在他的意识里 , 杜恒其实就是帮凶,虽然他没对他母亲做什么 , 但他也是帮凶,他母亲的生日 , 他不该来的 , 拧眉,“你来做什么?”

    生怕两人会打起来,下意识,顾晚想去拉曾煜 , 白芹先一步拉住了顾晚的手,对她使了个眼神 , 示意不要打乱他们。

    顾晚只能乖巧的在坟前烧纸 , 顾晚和白芹同时看向墓碑上的那个女人,堪称倾城的五官 , 那双眼睛里似乎是温婉似水 , 给人一种贵气又不失优雅的感觉。

    杜月萍是真的很美,只是不知道她如此的爱慕曾贤可曾后悔过,对自己短暂的一生又有没有遗憾。

    “在你母亲的墓碑前我不想和你吵,如果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计较 , 曾煜,我只能说,你计较错了。”杜恒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 带着长辈的口吻。

    他的心里也很不快,但他不怪曾煜 , 他何尝不知道 , 曾煜如此不待见他就是因为当初他姐姐死的时候 , 他没有阻止。

    但他了解他这个外甥,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 曾贤只要想做,哪里是他杜恒能阻止的?

    何况 , 那种时候 , 他也不忍心阻止。

    这一生,他姐姐活得很辛苦,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就是曾贤和曾煜,但越到上年纪的时候,病越严重了,她不想拖下去,一直都不想。

    他想,若不是曾贤,他姐姐可能在生下曾煜没几个月就自杀了。

    因为曾贤的一些刺激 , 她才又重新活下来,很苦。

    他们之间的苦,也不是他可以了解的,更不是曾煜能理解的。

    或许,那对他姐姐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至于洛雪……

    他不过是帮曾煜尽快认清那个女人,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洛雪怀孕了。

    他本想让洛雪把孩子拿掉,从此各不相干,只是被曾贤设计而已,而他 , 也只是将计就计。

    谁知道,这件事传到了他姐姐那里 , 非要他把孩子留下来。

    对于以那种方式失去过一个孩子的姐姐,任何新生儿 , 她觉得都应该有生存下来的机会。

    他妥协了 , 他不爱洛雪,却需要一个夫人。

    洛雪成了他的太太,也就不会再去祸害曾家 , 而他和洛雪之间无仇无缘,一直以来过得也是相安无事。

    他觉得曾煜不该恨 , 也计较错了 , 但他也没有错,他只是不了解而已。

    “不必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 如果没其他事 , 还你带着你的小妻子先离去。”曾煜绕过了当年的事,这个时候,他不想提起来。

    杜恒也不和曾煜深究,拉着白芹对着杜月萍的墓碑鞠上一躬这才离开。

    杜恒和白芹离开之后 , 曾煜的心安静了许多,来到顾晚的身旁跪了下来。

    看着照片里的母亲,之前的生活好似还在昨天 , 只是,现实里 , 母亲却走了好多年。

    她或许不想他去恨这些人 , 这些事 , 可他做不到。

    一边烧纸,曾煜的心也在沉重着。

    身旁的女人 , 是庄家的遗孤。

    PS:整栋楼停电了 , 才来电就马不停蹄的写 , 见谅哟,媳妇儿们!下一更,九点三是之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