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4章 单纯的小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年,庄家的男主人强暴了他的母亲,导致他母亲在之后的生活中都很恐惧,这种恐惧也传递到他的身上。★首★发★追★书★帮★

    对顾晚,一开始他刚知道她是庄家人的时候,他有恨过,恨她的父亲做出那样猪狗不如的事,让他温柔的母亲在这一生过得如此苦。

    只是,顾晚那么温柔,而他在七年前对顾晚做的事,又何尝不残忍呢?

    她,该是还了。

    曾煜深深的看着照片里的母亲 , 呼吸也变得轻柔起来,他在心里对她说。

    妈 , 相信你那么善良,会原谅庄家的后代吧?

    她是顾晚,当年强迫你那个男人的女儿 , 也是你儿子这辈子认定了的女人 , 我带她来见你。

    在曾煜的心中,杜月萍永远是最重要的,他对她的尊重和爱 , 从来都是最纯粹的,所以 , 他也想让自己的母亲接受顾晚。

    只是她不在了!

    但他知道 , 他一定会接受顾晚。

    看了一眼一旁安静乖巧的顾晚,曾煜心中一阵荡漾。

    他想 , 这一辈子 , 顾晚都在他的身边,缓了缓,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暗哑 , 却十分的坚定,“妈,我带着你的儿媳妇来看你。”

    儿媳妇!

    这三个字重撞在顾晚的心头 , 顾晚的一颗心都跟着跳动了起来,那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动荡。

    儿媳妇……

    这意味着 , 曾煜已经把她当作他的妻子。

    下意识 , 顾晚又羞又涩的看向曾煜 , 触及到顾晚的眸光,曾煜的唇微微上扬 , 带着如春风拂过的温柔 , 又温和的紧握住顾晚的手 , 轻喃,“晚儿。”

    此刻在曾煜的眼中只有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第一是他母亲,第二个是顾晚,两个人在他的心中地位相同。

    他从来不是一个煽情的人,说点流氓话,痞痞话,他倒是很在行,但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对着一个女人,这是第一次 , 他想要去承诺的女人,虽然,他也怕辜负。

    但他总觉得,在一起发生了这么多事,他再不回应,再不表达他的真心,顾晚可能真就和他形同陌路了,挑眉,嗓音仍然是温柔的,“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的话吗?我不轻易承诺。”

    顾晚当然记得,还记得很清楚 , 他说他不是不承诺,只是怕因为一些现实而做不到 , 所以他一直用行动来补填那些本来应该有的承诺,缓缓的点头“嗯。http://m.zhuishubang.com/”

    “晚儿 , 我想你嫁给我。”曾煜微微撩起了唇 , 那句话像是乘风破浪而来,经历无数风霜,才来到顾晚的耳边 , 他眼底的光芒像是一片火红的花海一般,艳丽得让顾晚移不开眼。

    她心猛地一跳 , 抬眼看他 , 渐渐的,她眼前越来越朦胧 , 水雾遮住了她的视线。

    曾煜心中一阵疼痛 , 他怎么不知道顾晚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种话,他从来没说过,这是第一次 , 真真正正的第一次。

    她那么傻,又惊又怕的模样,怕是觉得这只是一场梦。

    傻傻的模样让他心疼 , 却又有着无数的暖意在心头荡漾着,他曾煜何德何能,能有顾晚这么好的女人陪着他呢?

    曾煜微微上扬着唇 , 带着无限的宠溺 , 伸出手 , 将面前这个小女人的眼泪拭去,又握紧她的手 , 希望她能明白 , 这不是梦 , 这是真的,他也是真心实意!

    曾煜那双深邃的眸子落在顾晚的脸上一瞬不瞬,五分刚毅,五分柔软的声音响起,“晚儿信我吗?”

    手在摩擦着她的手,想让她相信。

    那一刻,顾晚什么也没想,只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不管不顾的点头,“信。”

    “愿意嫁给我吗?”曾煜心头大动,又问她。

    即使顾晚没有急着回答他,但他也知道 , 顾晚是愿意的,她一定会愿意,不是他自信,而是,他也相信她。

    顾晚的眼泪不停的在掉落,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喜悦,猛地的扑倒在曾煜的怀里。

    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心跳,顾晚更是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小心翼翼的开口,已经极力的在控制 , 仍然是颤抖的,“曾煜,我是在做梦吗?”

    怎么会是梦呢?

    曾煜回抱着顾晚 , 嗓音变得十分认真,“晚儿 , 等一切落定,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知道 , 他这个求婚很寒酸,没有钻戒,没有玫瑰花 , 没有浪漫的环境,只是在他母亲的坟前。

    他会选择在今天回应顾晚 , 并且要娶她 , 他是想让另一个人听到,听到他的坚定。

    他曾煜,这辈子非顾晚不可!非她不可!

    没有人可以把他和顾晚分开,即便是曾贤也不行!

    他相信 , 今天是他母亲的生日 , 曾贤总是会来的,或许,他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他们。

    这时候的顾晚很激动,何尝不激动呢?

    对她的感情从来都是耐人寻味,像是深爱 , 又只是霸道,又或者是另一种,虽然她相信曾煜对她的感情 , 但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他从来没回应过她 , 从来没有。

    这是第一次 , 他这样说 , 不是‘我喜欢你’也不是‘我爱你’而是,想要娶她!

    这比任何一句话都让她心里激动。

    这时候的顾晚,根本就想不到曾煜口中所说的‘等一切落定’ , 她表现出女人最矫情 , 最俏皮 , 又最可爱的一面,破涕而笑,声音却是十分的柔软,“曾煜,你这算是在阿姨面前给我求婚吗?”

    看着顾晚这一副‘小娇妻’的模样,曾煜心情一阵大好,原来,顾晚还有这么可爱俏皮的时候。

    挑眉,缓缓的撩唇,“还不够明显吗?”

    谁知顾晚的下一句忽然认真起来,认真到曾煜震惊 , 也认真到曾煜惭愧。

    她说,“我愿意,愿意嫁给曾煜,愿意做曾煜的妻子,生生世世都守护着曾煜。

    以至于,之后分开的时候,每每想起这句话,就像是食了剧毒一般,疼得钻心。

    这是顾晚对感情的认知,她觉得,爱一个人 , 就是喜欢和他粘着一起,就是想一生一世 , 生生世世都是他。

    她甚至想过,这一辈子 , 曾煜是男人 , 他保护着她,宠着她,那么下一世 , 她来做男人,曾煜做女人 , 他去保护他 , 宠着他。

    又或者,还是现在的样子。

    无论如何 , 她爱他 , 就想一辈子在一起,一生太短,生生世世,也不嫌!

    听着顾晚的这句话,曾煜听进了心里 , 却没有想象之中的甜蜜。

    晚儿,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是你的仇人 , 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毫不掩饰对我爱着吗?

    也会想要生生世世都守护我吗?

    会吗?

    这个问题深入到他的心中,有些无奈 , 又有些难过 , 甚至还有着惆怅和害怕。

    这时候 , 顾晚也看着曾煜,她有些看不明白他眼底的情绪 , 像是无奈 , 又像是惆怅和几许害怕。

    顾晚怔了怔 , 认真的看着他,那张俊颜上除了魅惑众生的笑容,还是魅惑,哪里来的那些神色呢?

    她想,或许是她看错了。

    曾煜在顾晚的面前,都在极力的掩饰自己不安的情绪,下意识的绕开她充满着探究的神色,又看向墓碑,开口,“晚儿 , 叫我母亲一声妈。”

    顾晚也顺着曾煜的眸光看过去,‘妈妈’这个称呼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

    但爱一个人,爱他的所有,她也爱屋及乌,于是,轻声,“妈。”

    曾煜的心里是深深的满足,即使顾晚知道真相后离开他了,今天,他母亲的生日,也会成为他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他对自己说 , 又好像是在对顾晚说,唇边慢慢爬上了几分浅浅的笑容 , 一字一句的说道,“妈 , 你的儿媳妇只有一个 , 她叫顾晚。”

    “曾煜,你让她叫萍姨什么?”忽然,这时候洛雪那歇斯底里的声音响起 , 打破了这一刻的美好。

    曾煜心里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冷声 , “这与你无关。”

    又看了一眼杜月萍的墓碑 , 这才冷着声音命令,“我不止一次提醒过你的身份 , 既然什么都不是 , 以后就别来打搅她。”

    洛雪虽然受过很多曾煜各种的言语羞辱和打击,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么痛。

    她清楚的听到曾煜让顾晚叫萍姨妈妈,她还听到曾煜说,萍姨只有一个儿媳妇 , 她叫顾晚。

    她凭什么?!!!

    她算什么东西?!!!

    以前,杜月萍病重的时候,又是谁陪在杜月萍身边的?

    是她洛雪,不是顾晚!

    那个时候,杜月萍病得这么重 , 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都可能撒手人寰,但曾煜也没有要她叫过杜月萍一声妈妈啊!

    更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她恨 , 她难过 , 这一刻 , 她失去了所有的修养和理智,怒吼道 , “就她顾晚可以?曾煜你是不是忘了她给邱浩森当了三年的情妇 , 她这样的残花败柳 , 还不知道被哪个男人染指过,她凭什么配,她……”

    啪——

    曾煜一个巴掌打断了洛雪的侮辱,手指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心里是愤怒的。

    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顾晚,也不允许任何人在他母亲的坟前侮辱顾晚。

    顾晚在他心中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单纯的小女人,善良,温柔!

    PS: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