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6章 真的非她不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次,在顾晚的眼里表现出来害怕,不是他故意表露出来,而是他根本控制不住。http://m.zhuishubang.com/

    他已经遮挡不住这一份害怕。

    一旁的唐希呼吸也沉了沉,他站在曾煜的身后,他明显看到曾煜的后背轻轻颤了一下。

    他一直都知道曾煜对顾晚的感情有多深厚。

    正是因为这一份深厚,他从来没对顾晚表达过自己的心意,更没有学着曾经曾煜在邱浩森的身边把顾晚给抢过来。

    他始终觉得,人生在世,不能辜负有情人!

    他也想了,顾晚即使和曾煜分开,曾煜会忘掉顾晚 , 慢慢找到下一个顾晚。

    就好像是曾经的洛雪,现在不又找到了顾晚吗?

    但他错了,大错特错!

    曾煜能一个人备受折磨的隐瞒了这么久,就是不想伤害顾晚 , 也是自私的不愿意顾晚和他分开。

    不管是哪一点,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 他都明显的感觉到 , 曾煜,是真的非顾晚不可!非她不可啊!

    顾晚也是痛着,她尽量去忽略心中的痛,弯唇 , “你觉得我在和你闹吗?曾煜,你太自负了。”

    太自负了!

    在其他事情上 , 他从来都是自信的。

    但是 , 在顾晚这里,他真的不自信。

    若是以前 , 他是自信的 , 可现在,他不是,他和顾晚之间隔着了太多的不可能。

    忽然,面前的顾晚笑了 , 笑靥如花的模样像是一朵罂粟,虽然美丽,却染着剧毒 , 而他,就是她的瘾君子。

    他听她说,“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吗?”

    他似乎从来都没怀疑她为什么喜欢 , 更没有去追究过。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里蔓延着 , 他看着顾晚 , 更是不想听她说。

    他知道,这个时候 , 她无论说什么话 , 都只会给他伤害。

    然而 ,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顾晚为了和他分开,竟然说出了那样的话,她说,“因为我潜意识,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几分唐希的影子。”

    “你说,我身上有谁的影子,嗯?”曾煜几乎是一瞬间接着了顾晚的话,清洌的目光像是一把利刃 , 凌迟着顾晚那张清冷的小脸,好似要将她看个透彻。

    顾晚心里一滞,她不敢说了,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表现出来害怕。http://m.zhuishubang.com/

    曾煜收起了那些让他无法喘息的的思绪,看着顾晚的脸,渐渐变得平静起来,那样的平静,就好像是什么也没发生。

    但顾晚和他都明白 , 有些东西是真的在一点一点的变质。

    随后,顾晚就听到他说 , 那神色和他的声音却行成了极大的反差,“顾晚 , 再说一遍。”

    顾晚听着他低哑的嗓音 , 没有任何威胁,甚至没有任何情绪,或许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但她知道 , 他听清了,他只是再给我机会 , 一个认错的机会。

    并不是毫无情绪 , 是因为,他不知道听到那句话之后 , 他应该用什么样的情绪 , 或者说,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

    那一刻,所有的愤怒似乎都不能表现出来他的怒,他反而平静了。

    这样的平静 , 也让顾晚窒息,但她还是不后悔的回答他,“唐希的影子。”

    曾煜怒极反笑 , 有些记忆变得十分清晰,更让他没办法接受。

    他身上有唐希的影子 , 所以 , 他才会喜欢上他,是这样吗?

    顾晚是这么认为?

    还是故意刺激他?

    忽然觉得 , 在杭州的旅行就好像是一个梦。

    他还记得,那个温馨的夜晚 , 顾晚在他的怀里 , 或许是太想念她的外婆 , 半梦半醒时,,不停的和他唠叨着,甚至让他抱紧她。

    她说的话,这一辈子,只怕是不能忘记。

    他现在想了想,竟然是清清楚楚,一字不漏,她说 , 她我小时候经常做着一个梦,她躺在棉花糖上,而她的王子会让她的后半生都是甜甜的度过,她还梦见过一个穿着衬衣拿着弹弓的小男孩,那之后,她喜欢上穿衬衣的男孩。

    听到她说这句话时候,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只是她半梦半醒的状态根本就没感觉到他的变化。

    穿衬衣的男孩,拿着弹弓的男孩儿……

    他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玩弹弓。

    甚至想到了之前和顾晚遭遇车祸,双双坠湖时,那一段时间 , 大脑受到重创,有些记忆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似乎就在昨天发生 , 他穿着衬衣,拿着弹弓 , 打掉了曾贤手中的手枪 , 并且救下了被曾贤追杀的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那时候,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 但这个记忆变得越来越深刻,他才知道 , 那是曾经他经历过的。

    而那个被女人抱在怀里的女婴 , 就是顾晚。

    那时候,听她这么一说 , 他控制不住的激动 , 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胸口蔓延着,就好像是,顾晚在告诉他,从小 , 她就看到了他,冥冥之中,他们的感情从他五岁那一年就开始了。

    他甚至记得 , 她在提起唐希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绝对和现在不一样 , 不是这样的 , 不是他是唐希的影子。

    她说 , 她遇到唐希的时候,以为唐希是那个在她梦里出现过的白衬衣男孩 , 十四五岁 , 她毫不犹豫的喜欢唐希 , 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即使唐希对她总是冷冷淡淡的,但她还是厚着脸皮跟在唐希的身后。

    他永远记得那个晚上的心情,激动得不能自已,比任何一次顾晚对他表白都让他激动。

    这么说来,顾晚其实是因为他才会喜欢上唐希,他误以为那个白衬衣的男孩儿是唐希,可她不会知道,那是他曾煜!

    他很想听下去,不是感兴趣 , 而是他好像是在听顾晚对他的情感,从她一岁就开始了,于是他问她后来呢。

    她说的那些话,怕是他这一辈子也忘不了。

    她说,唐希走之后,就没有了后来,直到她遇见了他。

    他清晰的记得每一个字,不用日记本记下来,也一清二楚,因为,感触太深了。

    她说 , “曾煜,你对我那么好 , 那么宠我,和你在一起 , 甜蜜比痛苦多很多 , 我在想,梦中那个救了我的白衬衣男孩儿是你吗,比起唐希 , 你更像他,曾煜 , 拿着弹弓似乎藐视着一切的那个白衬衣男孩是不是就是你 , 我们的上一世。”

    后面,她还撒娇一般的蹭了蹭他的颈窝 , 又笑嘻嘻的说 , 不然为什么,他们在一起之后那么甜呢?

    他亲吻着他的额头,那一份感动在心里蔓延着,他自然不能说出来,那不是梦 , 那是她的庄家遭遇灭门。

    如果他不是曾贤的儿子,如果不是。

    那个晚上,他多么相对她说 , “傻瓜,那个拿着弹弓 , 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孩儿就是我啊 , 哪里是我们的上一世 , 是今生今世。”

    思绪回转,看着顾晚那执着的模样 , 那个晚上曾煜有多感动 , 有多甜蜜 , 这个时候,就有多难受。

    原来,甜蜜和难受是成正比的。

    因为儿时的他,喜欢上了唐希。

    而现在,他又变成了唐希的影子,还真是,变化多端,只是他对顾晚的心,为什么就从来不变呢?

    顾晚知道他在想事情,她也不敢打断他 , 只是,他眸子里的神色和情绪是她看不懂的。

    终于,曾煜收起了那些回忆,看着顾晚的脸,一字一句的问,“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顾晚。”

    这一次,他叫了她全名。

    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晚,他希望顾晚收回那句话,他从来不是谁的替身,而事实上,他曾煜才是第一个出现在顾晚身边的男人。

    然而 , 他失望了。

    顾晚没有,甚至说尽了所有他最膈应的话 , 缓缓点头,“知道 , 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 , 唐希的手,比你的脸都干净吗?曾煜,你很清楚 , 也就说明了,我和你早晚都要走到这一步。”

    那一刻 , 曾煜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 就那么在清脆的在他的耳边炸裂。

    这是不争的事实,他和顾晚的三观不一样 , 他们永远都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 但她和唐希是一样的。

    曾煜还没来得及抓住这一点信号,顾晚已经掠过他,走到了唐希身边,“唐希 , 带我走。”

    曾煜回过头,就见两人交织在一起的手。

    他能当着顾晚的面杀了阿六,也不是不可以杀了唐希!

    瞬间,周身杀气四溢 , 就是顾晚和唐希都感觉到了那一份满是杀肃的极端。

    缓缓开口,那口吻惋惜极了 , 甚至带着一点温柔 , 可那温柔 , 并没有温度,“说过再给你一次机会 , 顾晚 , 机会没有了。”

    阿六那件事后 , 曾煜给过她机会。

    顾晚记得。

    如果她再要走,那么,她所面对的,就是曾煜那把短枪。

    事已至此,没有余地了。

    她只是说了一些刺激曾煜的话就能让他那么激动,甚至对她起了杀意,那如果,当他面临着对他父亲和她的选择时呢?

    他会崩溃吧?

    那时候,只会比现在更痛。

    不管是曾贤死在她的手上,还是她死在曾贤的手上 , 曾煜都会痛不欲生。

    就像他痛杜月萍死在曾贤的手上,她知道,性质是一样的。

    而她也不可能为了曾贤而不去复仇。

    曾煜也看着顾晚,这是他最后的挽留,听起来是挽留,可说出来的声音却是威胁满满。

    PS: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