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3章 时隔七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谁知,一会儿的时间,顾晚就不见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唐希回过身就没瞧见顾晚。

    她走哪里去一定不会不给他说,她比谁都知道他和她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唐希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

    曾煜也发现了不对劲,先一步找到唐希,“怎么了?”

    “顾晚不见了。”

    曾煜心里本来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听唐希这么说,一颗心瞬间跌落了谷底。

    “打电话。”

    正要打的时候,发现顾晚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出事了!

    这种只会有一个情况,那就是,曾贤出现了。

    “艾伦。”曾煜对着艾伦大喊一声,艾伦立即走了过来 , “老板,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晚不见了,启动定位追踪 , 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她。”曾煜蹙着眉,眼里有着一层看不清的情绪。

    “是。”

    唐希抿唇 , 果然 , 那条项链没有那么简单。

    很快,艾伦就锁定了顾晚的位置。

    一行人快速往顾晚的方向而去。

    唐希摸出了手枪,曾煜亦是。

    谁都不会想到 , 曾贤会那么猖狂,在曾煜的眼皮子底下都能把顾晚引出去。

    终于 ,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一一条很窄的巷子里。

    曾煜刚想上前趣阅 , 就听到顾晚撕裂一般的吼声,满是愤怒 , “你让曾煜以这样的方式没有了母亲 , 也想让我没有了朋友吗?我告诉你,曾贤,我和你这个杀人恶魔不一样,不管你站在什么角度 , 你就是杀害杜月萍的凶手。”

    “住口。”曾贤低怒。

    不管你站在什么角度,你就是杀害杜月萍的凶手。

    这句话十分清晰的落在了曾煜的耳畔里,角度?

    曾贤能有什么角度,他的角度 , 无非就是杀戮,狠戾 , 没有一点柔情。

    他杀他的母亲 , 也只是不想她拖累他。

    这么想着 , 曾煜快速上前,同时 , 顾晚也彻底激怒了曾贤 , 曾煜看得出来 , 曾贤的游戏,似乎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只会是杀戮。

    二话不说,他挡在了顾晚和麻雀儿的身后。

    顾晚看着曾煜那高大伟岸的背影,眼眶一热,差点就哭了出来。★首★发★追★书★帮★

    唐希跟在后面,一来就看到几人对峙的这一幕,麻雀儿还身受重伤 , 看起来很糟糕,他上前一步将麻雀儿扶了起来。

    曾贤看着这一幕,心里的愤怒几乎渲染了他的情绪,拧眉,“那个女人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我只是阻止你杀人。”

    曾煜微微一愣,他这么出现,的确是不太合适。

    只是,关乎到顾晚的性命,他也不会去管合适还是不合适。

    但他曾煜要找借口来遮盖事实,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个,也不会让顾晚起疑心。

    “就凭你?”曾贤冷笑一声 , 满是嘲弄,随后又补充 , “连女人的这一关都过不了,你有什么资格?”

    他好像是在教训曾煜,但口吻更像是在面对仇人时候的冷漠。

    女人的这一关都过不了?

    曾贤能过 , 她所说的过了,就是杀了他自己的女人吗?

    如果这算过 , 那他曾煜,这辈子,下辈子也过不了。

    他的世界观里 , 他的女人,就是拿来宠的 , 疼的,哪里经得起那样的血腥?

    更何况 , 他的女人是顾晚,就更加不会了。

    张开双手 , 曾煜轻笑 , 声音也十分的轻松,“你可以选择现在给我一枪,不然,永远无法结束。”

    在曾煜还没有举起枪的时候 , 就听他又低哑着嗓音说:“若你不能打中,那么,就应该清楚我的无情。”

    曾贤是个极其嚣张的人 , 并且非常的自信,他从来都不会怀疑自己的身手 ,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 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缓缓的 , 曾煜的枪口对准了曾贤,那黑洞里全是冰冷的寒凉。

    但曾煜的本身是纠结的。

    不是纠结能不能打中曾贤 , 而是纠结是不是真的要开枪。

    他犹豫了。

    不知道是什么心绪在作祟 , 他竟然下不去手。

    就连身后的顾晚 , 都能清晰的感觉到曾煜的矛盾。

    “开枪啊。”曾贤见此,把握更大,催促着曾煜。

    “你以为我不敢?”曾煜看了他良久,这才冷声,但他没有扣动手枪,反而将枪收了起来。

    这似乎是在曾贤的意料之中,并不惊讶。

    “总有一天,我会擒住你,你欠她一句抱歉。”那冰冷的声音里透着些许痛苦 , 又十分的冷漠。

    痛苦是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第二次对曾贤下手,冷漠,是他不开枪,不代表他原谅,他仍然欠他母亲一句抱歉,他欠的,他自己来还。

    就在几人僵持着的时候,曾贤动手了。

    他没有曾煜心软,直接开枪打中了扔在空中的东西,那方向,是朝着顾晚。

    曾煜见此 , 并没有下意识的闪开,而是立即来到了顾晚的身边 , 猛地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下。

    爆炸的气流冲击在他的后背以及后脑勺,他发出一个闷哼 , 却仍然将顾晚保护在身下 , 不让她受到炸弹的一丝一毫伤害。

    曾煜的耳边嗡嗡作响,他甩了甩头,往日的记忆变得更加的清晰 , 七年前,他也是像现在这样 , 将顾晚抱在怀里 , 躲避那一场爆炸,最终 , 现实把他们分开了。

    时隔七年 , 他和顾晚,还是分开了。

    他半眯着眸,看着顾晚那张满是惊恐和担心的神色,一颗悬在悬崖边的心 , 竟然微微暖了几分,曾煜呼吸也变得更重了,他很想询问她 , 有没有受伤。

    但他和顾晚的现状,制止了他的关心。

    顾晚也能够静距离的看到他精致的脸颊 , 下颌线勾勒得轮廓更加的绝艳倾城 , 他脸上是冰冷的冷漠 , 似乎,只是下意识做出救人的动作 , 并不是太过关心。

    但顾晚不知道 , 曾煜要掩藏住自己的情绪,岂是她顾晚就能看穿的?

    曾煜觉得胸口很痛 , 呼吸也很困难,甚至有短暂晕厥的感觉。

    唇角有些温热,是一丝鲜血。

    “曾煜,你怎么样?”见此,顾晚慌了,再也不能那么自如的打量他,询问的声音也满是慌乱和担忧。

    见此,曾煜勾起了唇,那眉宇之间透着几分玩弄,“顾小姐是在关心我吗?”

    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薄情冷漠一些 , 触及到顾晚微微苍白的小脸,他知道,她一定是痛了。

    两人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起看向曾贤所在的位置,那里已经空空如也,再一次,曾贤在众人的视线里逃脱了。

    “她不能再拖了,马上去医院。”唐希在刚刚也是下意识的抱这了怀里的麻雀儿,因为离得比较远,并没有大碍,倒是麻雀儿身上的伤 , 不能再拖了。

    顾晚点头,又看向曾煜 , 他只是蹲在地上检查火药,并没有过多的动作。

    其实 , 曾煜是站不稳了 , 他不是铁做的,已经被那炸药包的气流冲击得内脏受损,就连呼吸也变得很困难 , 胸腔很痛,只有这样 , 才能瞒天过海。

    “曾煜。”

    顾晚的声音传来 , 曾煜侧过头看着顾晚,眸光几分深邃。

    如果他这一次扛不下去 , 他和顾晚 , 真的就永远分手了。

    “谢谢你救我。”顾晚向他道谢,想了想,又说,“我看到你流血了,要一起去医院吗?”

    “不需要。”曾煜站了起来 , 拍了拍手上的火药灰层,随性的勾起了唇,十分敷衍的说 , “我只是帮他减少罪孽。”

    曾贤的罪孽,哪里是他帮助顾晚就能减少的?

    第一次,顾晚觉得无法和曾煜沟通 , 他的一句话 , 几乎将她的退路打断了。

    她只能对他颔首以示感谢 , 随后转身跟着唐希走。

    转身之际,终于是控制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 顾晚有种感觉 , 就好像是她背叛了曾煜 , 就背叛了全世界。

    她很想抱着他,询问他伤得怎么样,去看他后背的伤口。

    但是,现在……真的没有资格。

    想到这里,顾晚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无力,只能加快脚步,走得很快,尽量远离曾煜所在的区域。

    看着顾晚的背影,曾煜风中凌乱了 , 终于在顾晚一行人消失在转角处的时候支撑不住,靠在墙壁上缓缓的坐了下来。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口那种痛,几乎要了他的命。

    他不知道,对顾晚那么冷漠算不算对的,但看到顾晚无视受伤的他,他仍然是难受的。

    曾经,他就是一点小伤,顾晚也会很着急,很担心。

    现在,她竟然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 甚至,控制住自己下意识的思维。

    他怎么会不记得 , 刚才,就在她推开他的时候 , 他太痛了 , 所以表现出了几分痛苦,顾晚是下意识的想去看她的伤口,但很快 , 她也阻止了下意识。

    一个女人,能阻止自己的下意识 , 不能证明她的临变能力很强 , 只能说,她是真的想放下了。

    或者说 , 不多关心。

    他和她 , 已经成了上海市的两个陌生人。

    前去巷子的另一头阻挡曾贤去路的艾伦和叶连硕无功而返。

    一来,就看到曾煜坐在地上,衣服破烂,身上全是鲜血 , 那样子,宛如一个杀神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