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4章 对他,又何尝不是残忍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连硕吓了一跳,快步上前,扶起曾煜就见他脸色苍白,面孔上全是灰败,整个人颓废得不像话。免-费-首-发→【追】【书】【帮】

    艾伦也吓了一跳,“老板。”

    曾煜的视线仍然停留在顾晚离去的转角处,终于,全身巨大的疼痛让他无法承受,他昏睡了过去。

    昏睡前,脑海里还是顾晚急急离去的背影。

    撞人他的心房,只觉得 , 疼。

    曾煜来到医院的时候,他竟然醒了 , 这完全在叶连硕和艾伦的意料之外,毕竟 , 曾煜是伤得很严重。

    曾煜也不知道是怎么忽然就醒了过来。

    他蹙了蹙眉 , 身体的疼痛让他无法动弹。

    他只记得,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顾晚被一颗炸弹炸死了 , 当时他怎么喊她,她都不答应他 , 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他没办法继续昏睡。

    他想醒来 , 所以,他拼命的告诉自己,这是梦!

    他醒了过来 , 发现在医院里 , 正去抢救。

    他侧过头,就看到唐希抱着顾晚,似是在安慰她。

    若是从前,站在顾晚身边的那个男人一定是他 , 也只有他才能让她安心,不那么害怕吧。

    只是……

    他只能一瞬不瞬的看着顾晚,看着她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后来 , 他被推走了。

    但脑海里,顾晚和唐希相拥的画面久久不能消散 , 最后 , 他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

    还好 , 或许曾贤没有想真的扎死顾晚,最多让顾晚受伤 , 或者是想扎死麻雀儿 , 毕竟 , 那时候脆弱的麻雀儿,是经不起炸弹的折腾。

    曾煜没事了,只是他的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的睡一觉才行。

    叶连硕和周良第站在病房门口,时不时抬眼看向里面,曾煜仍然没有醒。

    “我看他现在这样,心里真不好受。”叶连硕喃喃自语。

    周良第也是微微叹气,“他和顾晚这一段感情,真的是孽缘。”

    “其实我看得出来 , 顾晚对曾煜哪里有那么容易放下,慈善宴的时候,我和她解释洛雪跟曾煜没有一同进来,只是遇到了而已,她表面上漠不关心也不在乎,但是,我是了解她的,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

    叶连硕分析着。

    周良第微微蹙起了眉头,他在想,顾晚或许不恨曾煜?

    “那你想怎么做?”周良第问。

    “他们需要一个机会,我来制造。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叶连硕抿唇,一字一句的说道 , 又看向周良第,“如果他们真的分开了 , 对曾煜,实在是太残忍了 , 即使行不通 , 我也想试试。”

    周良第没问叶连硕打算怎么做,只是抿唇,“那你试试吧,需要我帮忙吗?”

    “你不是还有个手术吗?快去 , 不用你帮忙,我一个人可以 , 如果有事 , 等你手术之后再说。”叶连硕说道。

    周良第点头,看着曾煜的神色变得十分的无奈 , “好。”

    周良第走后 , 叶连硕进了病房。

    看着曾煜因为麻醉没有过还睡着的样子,“你是我们几个当中最强大的,其实也是最脆弱的。”

    他一直这么觉得。

    曾煜很容易受伤,他也很缺乏安全感。

    这和他的家庭有关。

    或许从小就在曾煜和杜月萍的争吵中长大 , 所以,曾煜对人的信任感几乎为零。

    他和周良第能成为曾煜的朋友,这或许是奇迹。

    但他们这些做曾煜朋友的都必须有一个共同特点 , 心脏够强大。

    “你一直在帮我和良第,这一次 , 就让我们来帮你 , 你离不开顾晚 , 我就不让顾晚离开你,一次失败了 , 总还有第二次 , 人啊 , 只要还活着,机会都会是无限的,就怕死了,什么也没有了。

    就好像他和七月就是这样。

    说完,叶连硕转身走了出去。

    她找到顾晚的时候,顾晚正在发呆,离开曾煜,她肯定也不好受,女人 , 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口是心非!

    “顾晚。”

    顾晚侧过头看他,微微一怔,“叶连硕。”

    难怪她觉得有一双目光在看她,那一定是曾煜,他也在医院,所以叶连硕才会出现。

    叶连硕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十分的紧张和担心,一把拉着顾晚的手就往外走,嘴里说着,“我不管你和曾煜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你随我过来看看他。”

    “你抓疼我了 , 放开我。”顾晚不愿意去。

    先不说曾煜愿不愿意理她,就说她自己 , 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曾煜。

    他是她仇人的儿子 , 却也是她的爱人 , 她怕再这样下去,她会疯掉,是真的会疯掉。

    叶连硕见顾晚那张冷静又理智的脸 , 心在一点一点的变凉,看着顾晚 , 眸色里面有些不可置信,“为什么忽然对曾煜这么冷血?”

    她不是知道曾煜受伤了吗?

    为什么不肯去见?

    或许 , 两个人见一面,说说话 , 有些东西就抛下了啊。

    此刻 , 顾晚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叶连硕好像知道她和曾煜的所有恩怨,又好像不知道。

    顾晚只能不说话,现在 , 她真的不可能跟叶连硕去见曾煜。

    一切,已经开始了,唯有抓住曾贤 , 才是真正的结束,而那之后 , 她想 , 她和曾煜更不可能了。

    “晚晚 ,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叶连硕的口吻中有着深深的无奈。

    顾晚的呼吸也变得沉重,是啊 , 她也知道以前不是这样的。

    但是 , 他也知道 , 那只是以前。

    顾晚坚决的摇了摇头,“我不想见他。”

    叶连硕见此,看来不放大招是不行了,很果断放开了顾晚,他的眸光也渐渐变冷,有了些怒气盘旋在他那张俊美的五官上。

    顾晚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他忽然变了颜色的脸,就听叶连硕一字一句,“这一次 , 你如果不见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当然,这是叶连硕骗顾晚的。

    如果,人死了,那那些仇恨还留着干嘛?

    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曾煜已经要死了,顾晚总会暂时放下过去的恩怨去见他吧?

    毕竟,他也看出来,顾晚不是铁石心肠的女人,她若是恨曾煜,早就撕破脸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顾晚听言怔了怔,没明白叶连硕的意思,下意识,也想到了曾煜受伤。

    她明明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 , 一定要冷血,这个时候也做不到了,“怎么了?”

    “你不去见他 , 他可能就死了。”叶连硕说,异常的严肃。

    顾晚被叶连硕的话吓了一跳 , 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 血液似乎全部凝固在身体里变得冰冷,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连硕,“你,你说什么?”

    “我找到他的时候 , 他昏迷在一个巷子里,后背全是鲜血 , 失血过多,还身受重伤……”

    听到叶连硕这么说 , 顾晚的心像是痉挛一般的痛了起来。

    她竟然在那个时候丢下了他,他竟然伤的那么重,都是为了救她啊!

    “去见见他 ,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 如果他这一次没有挺过来,顾晚,你问问你自己,就不会痛苦吗?”

    当下,顾晚妥协了 , 她落下了眼泪,声音坚定,“带我去。”

    叶连硕见此 ,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在心里轻声说着 , 顾晚 , 别怪我骗你。

    你去见了这么脆弱的曾煜 , 或许就心软了。

    劝你放下仇恨,那对你来说是一种残忍。

    但也不能把仇恨放在曾煜的身上去折磨他啊。

    那对他,又何尝不是残忍呢?

    ……

    这边病房。

    麻醉药终于是过去了 , 曾煜觉得全身都很无力。

    就在他要睁开眼睛的时候 , 忽然听到顾晚的声音 , “曾煜。”

    那么的轻柔,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小心翼翼。

    就好像曾经的那个顾晚回来了。

    他以为他在做梦,那一刻,他不愿意醒过来,他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希望把这个梦,做得长久一些。

    “对不起 , 曾煜。”

    顾晚的声音再次传来,却不似之前他刚醒那般的朦胧,而是变得清晰。

    那种无奈和别无选择的情绪在这五个字当中变得十分的清晰。

    是顾晚。

    恍惚间,他感受到了顾晚身上独有的气息,她就在他的身边,他离他很近。

    一颗心颤抖不已,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一醒来顾晚就在身边,只知道,他必须继续装昏迷。

    因为,以他对顾晚的了解 , 他若是现在睁开了眼,顾晚立即会收拾起所有的情绪 , 又变成那个无情的管。

    然而,他还没听到顾晚说下一句话 , 那细细碎碎颤抖的声音就让他痛到了极致。

    她在哭 , 她又哭了。

    他似乎从来没告诉过她,舍不得她哭,只要她一哭 , 他就控制不住的心疼。

    然而,顾晚始终是无法控制 , 眼泪一点一点的涌了出来 , 她轻轻的趴在曾煜的胸膛上,似乎除了哭还是哭。

    她恨我自己的懦弱 , 也讨厌自己的眼泪 , 可就是控制不住。

    天知道,曾煜有多想抚慰顾晚的后背。

    他懂她的苦,也懂她的痛,也懂她的难受。

    明明单纯的活着 , 却忽然被牵扯到这一段感情中,又得知自己的身世,他们之间很难跨越的鸿沟 , 她是难受的吧。

    他一个大男人都会难受,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人呢?

    PS:更新完毕!哈哈,没错 , 叶连硕是骗我们晚儿的 , 而我们的曾老板还不知情!(曾煜视角片的番外是他和顾晚在医院和好 , 又打压洛雪那结束,也就是说 , 还有几章就写完 , 失忆那部分曾煜的视角不会写 , 结束就是甜蜜蜜的婚后来袭,婚后会提到在泰国失忆时曾煜的一些视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