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5章 不是一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曾煜才又听到顾晚轻声说,“曾煜,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好好的活着。「^追^书^帮^首~发」”

    随后,温热的唇落在了他的鼻梁上,带着爱抚又不舍的力度,流连忘返的在他的鼻梁间滑动。

    她的眼泪落在他的眼角处,又随着眼角落下,那一瞬间,曾煜恍惚觉得 , 那是他的眼泪。

    他很想狠狠的扼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 但他没有,他怕吓跑了顾晚。

    分开这些天 , 好难得 , 太难得又这么柔情的片刻。

    就是做梦,也梦不来。

    她的唇,在他的唇上动了动 , 舔舐着他的嘴唇,贪婪的吸吮着 , 虽然很青涩 , 但足以让曾煜动情。

    好半天,顾晚才离开他的唇 , 那一刻 , 曾煜觉得身体似乎被掏空,随后又听顾晚说,“曾煜,你一定要活下来 , 好好的活着,要比我活得更好,过得更好,好不好?”

    活下来?他是要死了吗?

    其实 , 顾晚也怕,她怕曾煜醒了 , 面对她的时候又是那么的轻蔑 , 冷漠 , 玩味,她会受不了。

    虽然她知道 , 这是最好的现状。

    可在曾煜的心里 , 她跟了唐希 , 她背叛了他,即使是简单的面对,她都会害怕。

    这样忽如起来的机会让她可以深吻他,触碰他,顾晚的一颗心早已被融化了,想念一发不可收拾的涌了出来,开始诉说衷肠,“曾煜,你知道吗 , 比起我自己死,我更害怕你受伤,我那么爱你,却爱而不能,这些日子,我过得很痛苦,睁开眼,闭上眼都是你……”

    我那么爱你,却爱而不能……

    这句话,从顾晚的口中说出来,像是一把冰冷的手,扼住他的喉咙,让他没办法正常的呼吸。

    他似乎感觉都了顾晚的难过和痛楚 , 不比他的低一分。

    那种无可奈何的命运束缚着他的喉咙,更让他没办法喘息。

    还没从这句话的震撼中走出来 , 又听顾晚那温柔的声音响起,“我想抱着你 , 给你说我的舍不得 , 诉说我的苦衷,可我没办法这样做,我那么了解你 , 我知道你会痛,虽然你从来都是一个痛而不言的男人。”

    说这里 , 顾晚似乎情绪变得十分激动 , 她没办法继续说下去,只能趴在曾煜的胸口哭着。

    那细细碎碎的哭声传入他的耳畔 , 就像是一把利刃正在凌迟着他的心脏 , 一刀又一刀,即使是鲜血淋漓也不放过。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过了许久,他才又听顾晚说,“曾煜 , 我好懦弱,我只有在你昏迷的时候才敢真正的抱着你……诉说着我的思念。”

    他又何尝不是一个懦弱的人?

    他懂顾晚,也了解她 , 所以,他只能继续装昏迷 , 听着她言语之中的热爱 , 听着她的苦相思。

    也只有这样 , 他才可以继续的拥有她,虽然只是暂时的。

    但那比不再拥有要好上千百倍。

    所以 , 饶是顾晚哭得有多伤心 , 有多难过 , 仿佛他已经死了,他也没有动一下,更没有伸手去抱她,像是以前那样哄她,没办法,他只能忍着。

    这样的隐忍比诉说衷肠更让人痛不欲生。

    “不管怎么样,我求求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活下来 , 等到我让曾贤该得到他应得的惩罚时,你若恨,再一枪蹦了我,我没有任何怨言。”

    说完这些之后,顾晚低头亲吻了然最喜欢的地方,那是他微微凸起的喉头,性感的让他着迷,软软的舌尖轻轻一舔,又深深的印上一个吻。

    曾煜感觉身子紧绷了起来,那大概是他身体的敏感地。

    只要顾晚亲吻,他都会不受控制的僵硬起身体。

    “我爱你 , 曾煜。”

    在他还沉浸在这热烈的吻当中,顾晚忽然的一句深情让他风中凌乱了。

    顾晚对他表白不止一次 , 但从来没有很深情说过这三个字。

    如今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曾煜只觉得 , 痛和甜蜜并存 , 或许,甜蜜更多。

    多到,他以为 , 他还在昏迷之中,这只是他做的一个梦而已。

    那炙热充满着迷恋的目光打量着他 , 好半天 , 他才感觉到她收回了眸光。

    再之后,点点脚步声传来 , 是顾晚坚定离开的脚步声。

    她想 , 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

    曾贤,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就在这时候,曾煜终是想看她一眼,他睁开了双眼 , 看过去,只是顾晚的后背,那般的脆弱 , 又那般的坚决。

    他动了动身体,竟然找不到力气追上去。

    不是找不到 , 而是 , 根本就没办法追。

    “他怎么样了?”门外 , 叶连硕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连硕 , 麻烦你 , 替我好好照顾他。”随后 , 是顾晚满是乞求的声音。

    叶连硕心绪十分复杂,声音也冷了许多,“即使是这样,你还是要选择第二次离开他吗?”

    “还有些事没做完,等一切都到了终点,我会再回来。”这是顾晚的回答。

    第二次离开他?

    想到叶连硕说的这个问题,曾煜还是难过的,但他也明白,顾晚的为人,她很善良 , 但也非常的执着。

    门外。

    叶连硕看着顾晚那么绝情,有一万句想让她留下来的话,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其实,这不怪她,真的不怪,微微叹气,“顾晚,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曾煜并不想你这么做?”

    顾晚怔了怔,似乎没明白过来意思。

    但顾晚也没有多想,有些逃离一般的说 , “我先走了。”

    不管叶连硕的回答,顾晚转身就往麻雀儿的病房走。

    叶连硕见此 , 有些着急,上前握住了顾晚的手。

    顾晚微微一怔 , 回过头看着他 , 没有说话,只是他那双眸子里似乎蕴藏着千言万语。

    叶连硕其实想说,当作一切没有发生 , 重新回来曾煜的身边,曾贤的事 , 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

    但想来 , 顾晚是顾忌到曾煜对曾贤的感情。

    说到底,她不也是用情至深吗?

    叶连硕只是微微叹息,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声安好 , “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别再让自己受伤。”叶连硕又说 , 当然,这些关心的话是代替屋内躺着的曾煜说的。

    随后又放开了顾晚的手,又补充了一句,“你受伤 , 他会心疼,会狂躁。”

    顾晚愣了愣,但也知道叶连硕是在说曾煜 , 只是,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心疼吗?

    她始终已经‘背叛’他了。

    顾晚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非常的难受 , 也非常的痛苦 , 匆忙的点了点头 , 转身就走了。

    没有回头,没有再和叶连硕多说一句话。

    叶连硕看着顾晚逃跑的背影 , 知识无奈的摇头。

    看来 , 他还是失败了。

    顾晚仍然没选择回到曾煜身边。

    这次不会 , 他不知道,下次又会不会。

    推开病房的门进去,看着曾煜靠坐在床头上,满脸的冷意,叶连硕打了个寒颤,“你醒了啊。”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曾煜冷冷眯着眼,那浑身的寒冻气息瞬间把叶连硕扔进了冰窖里。

    叶连硕想,他肯定都听到他在外面说的那些话了。

    “我不是觉得, 你们这段感情还可以挽救嘛。”叶连硕满是无辜的说。

    曾煜不悦的看着他,“所以拿我的生命来欺骗她?”

    叶连硕看着曾煜 , 向他走近了,责怪的意思变得十分清晰,“既然你都醒了,那为什么不留住她,你开口,她不一定走。”

    这个问题问住了曾煜,曾煜微微叹气,声音变得飘远,抿唇,“你也说了,不一定而已,不是一定!”

    曾煜的这一句话 , 竟让叶连硕没办法回答。

    恍惚间,只有那么一点点 , 曾煜就变化了冷肃寒凉的他,冷声 , “再有下一次 , 我打断你的腿。”

    如果不是叶连硕骗顾晚他活不久了,顾晚也不至于哭得那么厉害。

    一个人,是有多绝望,才会对他说那些话呢?

    他虽然不是顾晚 , 但不知道为什么,能理解到顾晚的心情。

    在西藏的时候 , 她替他挡了子弹 , 那时候,这样的心情就在折磨着他。

    现在 , 不用想 , 也知道顾晚比他难过。

    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叶连硕当然知道,曾煜愤怒不是愤怒他诅咒他,而是觉得,这一次 , 让顾晚伤心了,也让她难过了。

    “行行行,可你也得养好身体不是?”叶连硕懒得和他说。

    这时候对叶连硕来说,受点刺激比他们的现状好得不要太多了!

    “工程要开工了,你身子骨能行吗?”

    “给我办出院手续。”曾煜说。

    叶连硕叹气 , 真是不把自己身体当自己的,也只能无奈的点头 , “好。”

    “对了 , 萧清回来了。”

    曾煜那满是严寒的脸总算是松动了许多 , “工程那边你就不用去了,好好陪她逛逛 , 有些时间没回国了。”

    “你错了 , 萧清才不和我去逛呢 , 她说,要和你一起去出差,长长见识。”叶连硕无奈。

    “不行。”曾煜摇头,那种地方那么危险,哪里是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能去的。

    “行吧,到时候她来求你的时候,你也这么坚决就好了。”叶连硕撩了撩唇。

    PS:元旦快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