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5章 他本来就是极端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概过了十秒钟才把门打开。http://m.zhuishubang.com/

    曾煜看着顾晚和邱浩森的眸光有些冰寒。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看到顾晚有些慌张的样子,曾煜抿唇,“顾小姐也在。”

    语度淡然,又透着几分听不明白的情绪。

    顾晚下意识的解释,抿了抿唇,“和唐希在外面买了水果回来,所以就送了些过来。”

    和她给他买的一模一样。

    还真是,不是唯一啊。

    顾晚小心翼翼的观察曾煜的神色,又见他眸色深邃了几分,随后 , 他才淡漠着声音说,“有些事要和邱局商量。”

    顾晚很知趣的离开了 , 后来,也发现曾煜扔掉了她给他买的水果。

    心里有些堵得慌 , 不在一起了 , 就连她买的水果也不接受。

    这还真是曾煜的作风。

    日子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直到顾晚想回去上海了。

    这件事,也传到了曾煜的耳边。

    他心神不宁 , 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顾晚。

    下意识 , 他是不想她离开的。

    至少在工程没有正式运行前 , 在这里。

    至少在他的视线里,他总觉得会有那么几分安心。

    但她要走 , 他也没有办法 , 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索性想当面问问顾晚,曾煜去了萧清的房间。

    “煜哥哥?”萧清没想到他会来。

    “我想见顾晚,陪我演戏。”曾煜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

    萧清心里一喜 , 看来事情是峰回路转了,点头,“嗯。”

    ……

    这边 , 顾晚正在屋子里发呆。

    “煜哥哥,你怎么了?”

    忽然,旁边屋子里萧清的声音传来 , 顾晚吓了一跳 , 连忙坐了起来。

    她还记得曾煜是有内伤的 , 听萧清这么着急的声音,难道是曾煜的内伤发作了吗?

    顾晚在房间里着急着,担忧着 , 忽然萧清声音变大了几分 , “这里也痛吗?我没有其他器材,我送你去医院吧?”

    那么严重吗?

    顾晚终于是没控制住自己的步伐 , 走到了萧清的房间,推开门。

    曾煜听到开门声,有些说不上的心绪在胸口蔓延着。

    萧清也看向了顾晚,明显感觉到曾煜有些开心,但又有些不悦。

    或许,他是觉得,他出事了,她才出现。http://m.zhuishubang.com/

    这样对他来说,其实是不需要的。

    触及到两人的目光 , 顾晚感觉有些尴尬,抿唇,“那个,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不需要。”曾煜眉宇间有些冷漠,似乎还在因为水鬼的事和顾晚生气。

    萧清感叹,真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但她知道,其实曾煜是很想见顾晚的,不然怎么会来找她,演他内伤发作了的戏呢,想了想,说 , “晚晚姐,你去煜哥房间里 , 把他的药拿来,吃了药应该不会那么痛。”

    其实 , 演戏是一半 , 曾煜是真的觉得有些疼了。

    那天晚上喝了些酒,对他的伤口有了影响,脸色微微苍白 , 额头上也有些细密的汗珠。

    见顾晚风风火火的走了,萧清才笑着说 , “看吧 , 多在乎你啊,连问都没来得及问 , 就跑去拿药了。”

    曾煜眸光深了深,他何尝没有被顾晚这无意间的举动给打动呢?

    起身 , 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刚准备伸手去开门,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一抹柔软的小身子撞上了他的胸膛。

    顾晚怔住了,抬起了头。

    曾煜的心神荡漾着 , 属于顾晚的气息刺激着他的鼻息。

    两人视线交织着,像是有着很灿烂的火花。

    顾晚的心里很慌张,向后退了一步 , “我,我没找到药放在哪里的。”

    “你在担心我?”曾煜声音很轻 , 磁性得几乎沙哑 , 但透着十分强大的蛊惑 , 挑眉间似乎都透着性感。

    面对这样的曾煜,顾晚自然是无法招架的 , 有些结巴 , “毕竟 , 你也是因为我才受伤,我……”

    “滚出去。”曾煜忽然变得暴躁起来。

    他讨厌顾晚这样的借口,也讨厌他总是用各种理由来搪塞她关心他的事实。

    承认一下,会死人吗?

    顾晚吓得一抖,感受到曾煜呼出的气体都是严寒的。

    想也不想,顾晚从他的身旁经过,抬腿就往外面走。

    曾煜心里升起了深深的无奈,伸出手,抓住了顾晚的手腕,用力,将她拉回来。

    顺势将她压在门边上 , 两人的下半身紧紧相贴。

    曾煜冷眯着眸子,死死的瞪着顾晚那张惊慌失措的脸,那寒冷的光芒恨不得把顾晚给碎尸万段。

    “让你滚,你就滚?”

    让她回来,为什么不回来?

    让她承认关心他,为什么又不承认?

    让她走,她比谁都走得快。

    顾晚愣在了原地,有些哑然,动了动唇,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要回上海?”曾煜尽量把自己的情绪掩盖住,他不想对顾晚发火,他比谁都知道,顾晚的心很脆弱,只能压低了声音去问她。

    顾晚听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 但她也意识到,曾煜有一股熊熊烈火在胸口燃烧着 , 只要她继续违背他,他会发火。

    似乎有些妥协 , 顾晚点头 , “嗯。”

    曾煜撩起了唇,眸光里的温度不见得有多高,没有继续说下一句 , 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顾晚,那样的对视让顾晚害怕。

    她不想在曾煜面前展示她最脆弱的一面 , 她怕 , 怕再过一会儿就功亏于溃,终于是故意冷了声音,“放开我!”

    听到顾晚对他的排斥 , 那隐藏着的愤怒终于是遮盖不住。

    连顾晚也感觉到了 , 有些害怕。

    “放开?放你去唐希身边,还是邱浩森,嗯?”曾煜冷冷勾唇,嗓音更是十分冰凉。

    顾晚怔了怔 , 她想,她现在和唐希本来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但他干嘛把邱浩森牵扯出来?

    “不说话?”曾煜再次眯起了眼眸,那一股火也越来越茂盛。

    顾晚很无奈 , 她试着去告诉他,已经分开了 , 于是 , 开口 , “要我说什么?曾煜,你应该尊重我的 , 我和你见面 , 对唐希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曾煜腾出一只手 , 勾起了顾晚的下巴,逼着她与他直视,冷笑,“在邱浩森面前,怎么不这么和他说?”

    “我和邱浩森没什么。”顾晚拧着眉,很无奈,也很忧伤。

    顾晚很无奈,她可以对曾煜说,她和邱浩森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 , 但她却不能说,她和唐希没什么……

    这种感觉在她的心头实在是太过压抑了。

    “是不是突然发现,三年了,对邱浩森已经有根深蒂固的情感?别人都比不上,嗯?”曾煜被惹怒之后,都会口不遮掩的说话。

    有唐希的成分在作怪,也有邱浩森本身。

    他离婚了,顾晚没有立即回答他,这给了邱浩森念想。

    他知道,不是顾晚不拒绝,而是她感动。

    他想将顾晚的感动扼杀在摇篮里。

    他故意用这么激烈的言语去刺激他,也有自私的心理 , 希望顾晚觉得委屈,会对他坦白 , 全盘托出。

    只是,他错了 , 顾晚一旦决定了一件事 , 就不是那么轻易松口,“曾煜,我和你已经分开了 , 我和你没有关系了,不管我和谁 , 有着怎样的牵扯 , 那都是我个人的事,和你真的没关系,你还不明白吗?”

    “所以 ,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 你是一个这么无情无义,水性杨花的女人。”曾煜冷笑着,像是吸血鬼一般,深邃的轮廓上染上一层完全无法形容的愤怒。

    愤怒她这么潇洒的说和他没有关系。

    顾晚被他捏得生疼 , 但她依然记住了他说的八个字‘无情无义,水性杨花’。

    顾晚很委屈,被曾煜刺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 她似乎是有些颓废,“现在 , 你重新认识我也不迟。”

    “委屈?”曾煜看到顾晚眼里的泪水 , 他蹙眉 , 一颗心生疼。

    饶是这样,也不解释当初为什么分开吗?

    顾晚就是不说话,还咬住唇。

    曾煜的唇 , 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 不知过了多久 , 他才缓缓勾起唇角,像是嘲讽自己,又像是嘲讽顾晚,“勾搭了唐希不够,又继续勾引邱浩森,顾晚,是不是邱浩森离婚了,你就更动心了,想当局长夫人?”

    顾晚很难受,她终于开口了 , 想解释,先是问他,“你一定要这么想我吗?曾煜。”

    曾煜的一颗心,像是又重新活了过来,他修长的手指渐渐放开了顾晚,从她的脖子一路落到锁骨上,再到我的胸前时,画了一个圈,冷笑着,“难道不是吗?顾晚,以前和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 , 不是渴望着名分吗?现在他给你了。”

    曾煜说得没有错,这也是顾晚曾经幻想过的事实 , 邱浩森对她越来越好,她有想过做他的妻子 , 和他过一辈子。

    可在香港去遇到他的夫人 , 那可笑的幻想就没有了,她知道,她和邱浩森 , 只能是金主和情妇。

    但她和曾煜,却是不一样的。

    她把这辈子所有的情和恋都用在了曾煜的身上,可他为什么非要把她和邱浩森想到一块儿去?

    既然这样 , 那就如他所愿。

    顾晚仰起下巴看着曾煜 , 眸光十分的认真,笑了笑 , “比起当唐夫人 , 我的确更想当局长夫人,邱浩森为了我离婚,何况我和他睡了三年,我又怎么会不动心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