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4章 质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何况,她不觉得她的坦荡有错,爱人之间,本来就应该有自信。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伍格格被呛得好半天说不出来话,这时候,曾煜走了过来,他感应到很多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

    看到伍格格在顾晚面前的那一瞬间,曾煜下意识的拧眉。

    他大概想到了,刚刚他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

    曾煜大步走了过去,将顾晚揽在怀里 , “等久了。”

    顾晚摇头,微微笑着说 , “没有,伍小姐陪我 , 也不觉得无聊。”

    曾煜看向伍格格 , 也只是轻轻看了一眼,没有说‘谢谢’,这证明 , 曾煜清楚,伍格格是不怀好意的。

    但顾晚给了伍格格台阶下 , 伍格格自然会接着 , 笑着说,“既然曾先生来了 , 我就先去别处了。”

    “嗯。”顾晚点头 , 目送着伍格格离开之后,顾晚才收回了眸。

    她忽然感受到身边男人眼里的炙热和审视。

    顾晚轻轻拉开他揽着自己肩的手,重新坐了下来。

    同一件事,她对情敌的态度 , 不代表,他对曾煜的态度也是这样。

    她就是想矫情,就是想发发脾气 , 这也给他一个讯号,她是在意他。

    “是不是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曾煜问。

    顾晚点头 , “是。”

    这样的场合对她来说 , 就是男人攀比事业 , 女人攀比自己的男人,整个大厅都渲染着一种叫着‘物质心机’的东西。

    “我已经让琴妈做好了饭。”

    顾晚心里还是没来由得一暖 , 看来 , 曾煜还是很懂她。

    “好。”

    伍格格见两人一同离开 , 第一次,她没办法迈出脚步去打招呼,或者留下曾煜一起用餐。

    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那种难受,嫉妒,在胸口里疯狂的发酵着。

    她忽然明白了过来,曾煜那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找一个风尘女人做妻子。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是那个女人床上功夫有多好,而是 , 她真的很会做人。

    这一点,是她不得不承认的。

    回到家后,顾晚就把自己甩上了沙发,动也不想动,也不想理曾煜。

    曾煜有些无奈,顾晚的脾气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你们回来了,饭菜都做好了,先生,太太。 ”

    顾晚这才又从沙发上起来,往餐厅去。

    琴妈看出来事情的端倪,感觉这小两口是吵架了呢。

    顾晚安静的吃饭 , 曾煜给她挑菜,她也不拒绝 , 吃完饭后,顾晚就回来了卧室。

    没多久 , 曾煜也上来了 , 他看着顾晚,挑眉,“要一起洗澡吗?”

    顾晚摇头,“我刚刚洗过了。”

    曾煜:“……”

    那么快 , 他都怀疑她有没有打湿。

    虽然,曾煜觉得自己行的直坐的端 , 但看着顾晚那满是委屈的样子 , 他觉得,还是应该好好和她解释一下。

    走到了顾晚的身边 , 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顾晚挣扎着 , 曾煜就强行抱着她,让她乖乖的坐在他的腿上。

    “晚儿,怎么这么别扭呢?”曾煜开口,问。

    顾晚不说话 , 就低着头。

    她就看曾煜怎么和她说他和伍格格之间。

    “我不哄你,你是不是要别扭到明天去?嗯?”曾煜低哑着嗓音问,几分宠溺 , 几分迷惑。

    顾晚故意无理取闹,“我又没让你哄我。”

    “舍得说话了?”曾煜失笑。

    顾晚:“……”

    曾煜亲吻了顾晚小巧的鼻子 , “今天是你看到了 , 所以你不开心 , 以前,你虽然没看到 , 不知道我的另一个圈子是怎么样的,但我有做过让你不高兴的事吗?”

    顾晚回忆着 , 点头 , “没有。”

    无理取闹是一回事,说实话又是一回事。

    扭曲事实的无理取闹那叫任性,相反,那叫撒娇,叫夫妻情趣。

    “我能处理好一个女人,就能处理好两个,一个伍格格,两个伍格格,我都可以处理的很好 , 晚儿,对你男人,你是不是应该有这个信任,嗯?”曾煜心里微微一软。

    如果顾晚继续冥顽不灵,他都可能会生气,谁知道顾晚又那么乖巧,一颗心被她揪了起来,跟着她的情绪跳动着。

    “我知道,但是她吻你了。”顾晚不乐意的开口。

    曾煜一脸无辜,吻他?

    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

    看曾煜无辜的样子,顾晚气不打一处的就来了,她其实别扭 , 不是别扭伍格格喜欢曾煜,她是别扭伍格格亲吻了曾煜的下巴。

    下巴啊!

    那可是她和曾煜调情时 , 她才会做的事。

    怎么能让其他的女人碰呢?

    想到这里,顾晚浑身都不舒服 , 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 指着曾煜的下巴,“这里。”

    曾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顾晚立即拧着眉,很难受的样子,“你还摸!回味呢?”

    曾煜哭笑不得 , 他是真的没在意,是因为 , 他忘记有那个瞬间了 , 但他也理解顾晚会那么捏扭的原因了。

    他的下巴,只有顾晚吻过 , 他曾经也这么给她说过。

    而他 , 每次调情的时候,也喜欢去亲吻顾晚的下巴,这是他们之间爱的一种方式。

    却被其他女人触碰了,就好像是最纯净的地方 , 不再纯净一般。

    曾煜立即认错,宽大的手掌也在不停的安抚顾晚的后背,“是我的错 , 虽然不是我自愿的,但的确是我的错 , 我不该给她这样的机会 , 不会再有下次了。”

    顾晚心里这才甜了甜。

    看来 , 他还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那一瞬间,曾煜明明是可以躲开的 , 但他没有。

    她别扭 , 就是因为那个吻 , 她很不舒服。

    顾晚立即伸出手,却擦曾煜的下巴以及脖子,“擦掉,有口水,脏。”

    看顾晚这小女人的模样,还说他脏,若是以前,他怕是控制不住他的熊熊烈火了,但现在 , 竟觉得顾晚有几分可爱。

    都说顾晚很单调,单纯,但他们是不知道顾晚可爱的地方。

    她也是个调情高手好吗?

    比如现在,撩得他心痒难耐,只可惜,又没办法解决。

    “好,擦干净,一会儿我刮胡子,全刮了。”曾煜随着顾晚说。

    知道曾煜认错了,还说了这么一大堆哄她的话,顾晚当然不会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了 , “嗯,都刮了。”

    曾煜见顾晚心情愉快了 , 这才又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晚儿 , 告诉我 , 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你和伍格格说了什么?”

    顾晚怔了怔,没想到他会换话题到这里。

    “你怎么知道,我和她说了话?”顾晚有些莫名。

    “因为我足够了解伍格格 , 她是个死缠烂打的人,但是我带着你离开的时候 , 她没追上来 , 只能说到一点,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听曾煜分析得头头是道 , 顾晚崛起了嘴儿 , “那这么说来,你是不仅了解我,还了解其他女人了?”

    “晚儿,别闹,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曾煜低哑着声音制止顾晚的胡思乱想。

    顾晚也怂了下来 , 却也把问题甩给了他,“你觉得我会说什么?”

    说实话,曾煜是真的想不到顾晚会说什么。

    毕竟,以前 , 在洛雪面前,顾晚都是受伤的那一个 , 这一次 , 明显感觉他的晚儿虽然温柔 , 但也是一朵带刺的粉玫瑰。

    所以他好气,想知道 , 顾晚在捍卫自己婚姻的时候 , 都会怎么做。

    “乖 , 说。”曾煜抿唇,有着一种没办法拒绝的霸道。

    顾晚忽然觉得有些难为情了,“就让她知难而退啊。”

    “具体。”曾煜挑眉。

    顾晚回忆了一下,她还真想不出来当时说的什么,然后,大概说了一下。

    “嗯。”

    曾煜点头,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溢出来的,十分嘶哑,又带着耐人寻味的性感。

    顾晚有些慌了 , 刚想动,曾煜就禁锢住了他,声音低沉,“别动,我摸摸孩子,是不是在踢我。”

    PS: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