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5章 曾贤与杜月萍相识番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晚真的就不动了,乖巧的坐在曾煜的腿上。「^追^书^帮^首~发」

    见曾煜那么认真的摸着她的小腹,顾晚不仅得失笑,“现在孩子都不会胎动呢,你能摸出来什么?”

    曾煜不以为然, 摸着顾晚的小腹,他会有种幸福感在心里蔓延着。

    这不是说摸到了,才真正的开心,而是,顾晚小腹里的孩子,是他们两人爱情的结晶。

    他可以用心感受得到。

    “晚儿,先躺着 , 我去洗澡。”过了一会儿,曾煜才说。

    顾晚点头 , “嗯。”

    曾煜也很快就洗好了,等他重新回到床边的时候 , 顾晚已经睡着了。

    他想 , 她今天在外面走了一天还是挺累的吧。

    上床,伸出手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嗯……”顾晚轻吟了一声,又动了动身子 , 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进入梦乡。

    第二天。

    曾煜和顾晚都来了医院,是来看曾贤的。

    这一次 , 是顾晚主动要来看曾贤。

    或许是自己也有了孩子 , 她更能理解当年曾贤的痛,以至于他做了那么多无法挽留的事情。

    但 , 他是爱杜月萍的 , 也是爱他们第一个孩子的。

    到现在位置,顾晚才算是真正的原谅了曾贤。

    没有了难受,也没有了讨厌,有的 , 只是惋惜。

    这一辈子,有谁能和爱人长相厮守呢?又有谁,不愿意和爱人长相厮守呢?怕是没有几个吧。

    病床上 , 曾贤瘦了很多,但看到曾煜和顾晚来 , 仍然是坐了起来。

    “你们来了。”

    对于顾晚的到来 , 在曾贤的心里 , 那并不意外,这是他预料之中的。

    “爸。”曾煜喊他 , 声音有些干哑 , 却也喊得很明确。

    曾贤缓缓勾起了唇 , 那张儒雅的脸上竟然少了往日的杀戮,多了一份慈爱。

    怕是,人生活到他现在这种处境,才看清楚了很多事吧。

    “嗯。”曾贤点头。

    顾晚的手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她想到了杜月萍和曾煜的第一个孩子,抿了抿唇,终是开了口,“爸,你身体好些了没?”

    气氛在顾晚开口的这一瞬间好似凝固了。

    这是曾煜意料之外的,也是曾贤意料之外的。

    曾煜看向顾晚 , 那双深邃漆黑的瞳孔里有着一种叫做感激和感动的神色。

    顾晚不仅为了他,不报复曾贤,还为了他,叫了曾贤一声爸。免-费-首-发→【追】【书】【帮】

    顾晚想,人生能有几个六十年?

    这一生,曾贤过得颠沛流离,牵肠挂肚,其实,他活着,变相的也是再赎罪。

    现在,他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这样一想 , 顾晚只觉得,老有所依 , 不带着遗憾走吧。

    “很好。”曾贤说,声音也有着一丝丝的喜悦 , 不是很清晰 , 但是也能让人擦觉到。

    “曾煜说你怀孕了,以后,医院这里你就不用来了 , 在家里好好保胎。”曾贤看着顾晚还是很平坦的小腹,声音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那里面现在住着的 , 是他的孙子。

    只是 , 他看不到孙子的出生了。

    这也没有关系,他并不觉得遗憾 , 他这一辈子大起大落 , 到了现在,儿子儿媳能够美满,也算是上天对他的眷顾。

    “好,爸 , 我知道了。”顾晚点头。

    又呆了一会儿,顾晚和曾煜才离开。

    曾贤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视线有些灰蒙 , 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胸口弥漫着。

    人,或许到快要死的时候 , 才会想到很多事 , 尤其是生前的挚爱。

    他看着顾晚离去的背影 , 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杜月萍。

    思绪跟着他的记忆慢慢转悠着,直到来到了三十几年前。

    他二十四 , 她十九。

    这一辈子 , 他最难忘的 , 怕就是那一年的冬天。

    他在广东飘着,在道上横着,年纪轻轻就打下了自己的一片江山,不大,却是每个人都眼红的。

    也是那个时候,他就认识了秦老板。

    秦老板混得不错,比他更好,把他介绍给牛哥,想谈一笔生意 , 谁知道,牛哥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要他臣服。

    年轻时的他,心高气傲,谁他都不屑,更何况只是一条街的扛把子呢?

    他不买牛哥的帐,也引来了杀身之祸。

    那一年,冬天。

    牛哥暗中派人刺杀他,他中了枪伤,他以为,他会就这样死去。

    他进了一间足浴房,在门口 , 他看到了一个女人。

    她朝他笑,“欢迎光临。”

    他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 , 仅仅是一眼,便是终身。

    她穿着白色的棉袄 , 在雪白的天气下像极了一个雪娃娃 , 拴着大红色的围巾,点最得十分鲜红,尤其是她的笑容 , 像是有着某种感染力,明媚 , 恬静 , 温柔。

    他急冲冲的走了进去。

    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开端,从一开始的邂逅 , 就将他和她拉扯在了一起。

    他的钱包掉了出来 , 他走得很快,躲了进去。

    他躲进了一个没有人的房间,不打麻药的情况下,他取出了肩处的子弹。

    那一刻 , 他痛得差点昏厥过去,就差一点。

    就在他意识迷离的时候,他听到了开门声 , 他知道自己的情况,正在被追杀 , 他的意识立即变得清晰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从门后出来 , 将来人扣住 , 他的手,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 只要他用力 , 她的脖子就会被扭断。

    自我保护的意识已经强过了一切 , 他庆幸,房间里的光线很好,他看清了那条红色的围巾。

    是门口那个女孩儿。

    所有的警惕消散,那一瞬间,他站不住,从墙边滑落了下来。

    她得到久违的呼吸之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感应到她的慌乱,她的害怕,但她没有大声叫,甚至喊救命。

    她看了他很久 , 像是在犹豫,又像是在思考,但最后,她还是蹲了下来,声音带着点点害怕,“你,你受伤了,我能帮你处理伤口。”

    他是不信任的,从高中的时候,他就在外面混,除了学校那两个兄弟之外 , 对其他人,他都不信。

    冷冽的看着她 , 甚至带着浓浓的审视。

    她因为他的目光很害怕,却还是勇敢的与他直视 , “我学过处理伤口 , 我可以帮你,这里是我的房间,没有人可以进来。”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轻柔 , 又或者是她那红色的围巾太过耀眼,温柔与炙热并存。

    第一次 , 他选择了相信 , 相信一个陌生的女人。

    仅仅是因为他进门时她的笑容。

    她处理好伤口之后,没有那么疼痛了 , 他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 就听到外面有凌乱的脚步声。

    他以最快的速度躲在了帘子后面。

    门被打开了,他忘了带着她一起躲起来。

    她身上染上了他的鲜血,和她的围巾一样红。

    “人呢?”来人很粗暴的开口,声音全是杀气。

    “……”她明显是吓到了 , 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肆无忌惮的闯进了她的房间。

    “妈的!我问你人呢?”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曾贤紧锁眉头。

    “你们是谁?知不知道擅闯是犯法的?我可以报警。”终于,他听到了她的声音 , 害怕和冰冷并存。

    “婊子!”

    她挨了一个巴掌,同时 , 他已经很清楚 , 外面有三个人。

    “我再问你,人呢?”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她很固执 , 是拼了命的要保护他。

    “看来,老子不操得你爽 , 你不说实话 , 来 , 给我上了这小婊子。”

    解皮带的声音传来。

    同时,他也抽出了自己的皮带,以最快的速度从帘子后方出来,用了很大的力气,抓住她的那个男人的手直接被他给打骨折了。

    尖叫声传来。

    他没有看她的情况,三两下就把四个人打倒在地上,用她救他时用的小刀割破了四个人的喉咙。

    他们不仅伤了他,还伤了救他命的女人。

    他相信,他若一直不出来 , 她一定会被折磨致死,所以,他们该死!

    她吓到了,是个普通人都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画面,那四个人,在他的眼里就像是蚂蚁一般。

    她惊恐的看着他,往后退了好几步,她在害怕,很害怕。

    终于,她昏了过去。

    他看了看她,那时候,他不知道她叫什么 , 姓什么,只觉得她很美。

    他将她沾满鲜血的外套脱掉 , 将她抱上了床。

    他的人很快就来了,处理了这四个人之后 , 他并不打算留下 , 随手,取下了她的那条红色围巾。

    他想,她和他以后不会再相见 , 所以,他拿走了她的围巾 , 只是想记住这一次的经历。

    或许是太年轻了 , 考虑得并不周全。

    被他弄死的那四个人不知道怎么就查到了她那儿,并且抓住了她 , 约他在码头见面。

    当然 , 他已经忘了她。

    是视频里,女孩儿那白色的棉袄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她!

    他知道过去很危险,但他不得不去。

    她救过他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他说不出来的情绪在心头蔓延着。

    他赤手空拳的走了过去 , 还带着从她那取走的围巾。

    “倒没想过,你小子还是个情种,也不知道是这杜家的千金的福事还是祸事。”牛哥笑着说。

    杜家千金?

    杜月萍?

    也是上海人。

    是她。

    他记得 , 很小的时候他父亲领着他去过杜家,那时候 , 她还是个不足月的婴儿。

    PS:婚后生活会继续 , 这里会先把曾贤和杜月萍的番外写出来 , 他生病了,人若走了 , 再写就没意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