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6章 上门提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杜月萍看着他,他穿着厚厚的黑色大衣,那条红色的围巾系在他的脖子上,看上去十分妖娆,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气势,张扬却又冷艳。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她缓缓回忆起来之前的邂逅。

    他也是这样,只是更多的,是杀戮。

    此刻的他,干净,伟岸,冷肃 , 却让人觉得像是一个英雄。

    尤其是那条红色围巾,她心里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他是来救她的吗?

    前不久因为他的出现 , 他看了《古惑仔》,这时候再看他 , 竟然给她一种浩南哥的气势 , 只是比起浩南哥,他更冷眼,更决绝。

    “是吗?”曾贤冷笑 , 从喉咙溢出的声音像是系着寒冰一般,冷得刺骨。

    她不知道 , 他看上去这么年轻 , 为什么会给人这样沉冷的感觉。

    “不是吗?”

    “怕是要你失望了,我来 , 不是为了她。”曾贤忽然笑了。

    牛哥的抢就指着杜月萍的太阳穴 , 但这一刻,他竟然觉得害怕。

    曾贤和他年纪相仿,但他身上的气魄让他觉得寒气逼人。

    一开始,就是觉得他骨子里不是个凡人 , 他才想收服他,多一个小弟,少一个仇人 , 他既然不愿意入坑,那他只能在他功成名就之前 , 断了他的性命。

    “呵,你以为我相信?”

    “既然你这么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 那我自然是不客气。”

    话落 , 一场爆炸,炸死了他的很多小弟 ,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 , 从水里爬起来很多人 , 大家手里都有抢。

    罪犯最致命的弱点还是不够狠。

    这种情况下,应当置之死地而后生,但牛哥害怕了。

    他潜意识的自欺欺人觉得杜月萍可以保他。

    “别靠近,再近一步,我可开枪了。”

    那声音满是恐惧,他已经输了。

    杜月萍很害怕,她甚至在颤抖,她只有十九岁,她以为 , 她会死在这里,但看到曾贤那微微勾起唇的样子,她忽然相信他,相信他是来救她的,相信,他会带着她安全逃离。

    曾贤的攻势并没有减弱,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牛哥的身边,一枪,解决了他的生命。

    同时,他提前安装的炸弹爆破,他揽着杜月萍 , 一起跳进了江水之中。

    江水寒冷刺骨,因为强烈爆炸的气流 , 杜月萍受不住差点昏迷,曾贤想也没想 , 吻住了她的唇 , 以最快的速度带着杜月萍游到了之前计划的安全地点。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秦老板立即把他和杜月萍弄上了岸边。

    也正是因为当年秦老板的帮助,他和杜月萍才能活下来,他才会爱上这个女人 , 所以,后面 , 他做了再多的错事 , 他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选择无视。

    “哟 , 居然还把女人给救回来了。”

    “闭嘴!”曾贤冷声。

    秦老板也不说话了。

    杜月萍醒来的时候 , 是在医院里,他把红色围巾放在了她的病床床头上。

    那一刻,杜月萍有种失落感,她好像,失恋了……

    一开始 , 她救了他,所以,他拿走了红色围巾 , 时时刻刻提醒他自己,这时候的经历。

    而昨晚 , 他救了她 , 他把红色围巾还给她 , 也寓意着,他和她两清了 , 形同陌路。

    因为江水的寒冷 , 心中的大起大落 , 杜月萍病了,病了一个月。

    这事自然是传到了曾贤的耳里,但他不为所动,在他的认知里,他已经把对杜月萍的情,还了。

    女人与他来说,只会是累最。

    那一年,他在广东混得还算不错,但他的野心不仅仅于此。

    他回来了上海 , 最复杂的地方,他想把生意扩张到上海,并且,他要的,是上海市整个的市场。

    曾经,对她,他可能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和兴趣,但也仅仅只是这样。

    再见她的时候,他二十六,她二十一。

    她也回到了上海。

    他们是在宴会上认识的,杜家姥爷七十大寿 , 她作为杜家孙女,自然会出席 , 而他,和杜家生意上有着小合作 , 也在被邀请的名单之内。

    他依旧只身一人 , 而她,身边却有个一表人才的未婚夫。

    他其实没认出她来,只认得她的身份。

    在广东的时候 , 牛哥临死之前有说过杜家千金,于是 , 他后来派人查了她 , 她的确是他心中所想,上海市的富商杜培豪的孙女。

    所以 , 遇到他 , 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杜月萍看到他的时候,却是震惊了。

    “这是我生意上的伙伴,曾贤,曾先生 , 这是我的孙女,和未婚孙女婿,阚东。”七十岁的杜老介绍着。

    曾贤看着她那粉色的唇 , 他想到了江水中的那个吻,却也很绅士的伸出了手 , “杜小姐 , 阚先生。”

    当然 , 杜月萍很震惊,她没有伸手 , 是阚东与他握手。

    “我去一下洗手间。”杜月萍的心思很乱 , 她说着 , 转身就往洗手间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也是今天,她才知道他的名字,他叫曾贤。

    很温润的一个名字,和他这个人截然不同的名字。

    呼吸骤然一沉,眼眶竟然湿热了起来。

    两年了,她发现,她还是没有忘记他。

    每个午夜梦回 , 她总会想到,当年他浑身是血,却杀气四溢的样子。

    还有那个夜晚,透着些月光,他从暗处走出来,脖子上系着她的围巾,那般的从容,那般的妖娆。

    两年了,他的样貌没有变,和曾经一模一样,变的 , 只是他的性子,更沉稳 , 更内敛了。

    就在她刚走出洗手间,触不及防 , 就看到他迎面向她走过来。

    心神一跳 , 或许是两年的思念,她不曾忘记,又或许是自己的执念 , 在与她擦肩的时候,她喊住了他,“先生!”

    曾贤回过头看她 , 眉目淡然,“什么事?”

    陌生,很陌生!

    曾经明明经过生死 , 他却可以做到如此淡然,或许 , 她在他眼里 , 真的什么也没留下。

    好半天,她才鼓起勇气,给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两年前的事 , 我还没来得及给你说一声谢谢,今天,借这个机会 , 我想,我应该谢谢你 , 救了我的命。”

    “我以为杜小姐明白。”曾贤温和一笑 , 嗓音几分深沉。

    她怎么会不明白他呢。

    还她围巾 , 就意味着,已经过去了……在他这里 , 她只是某个时间点出现的某个过客而已。

    “也还是要说声谢谢。”

    说完 , 她就离开了 , 曾贤看着她的后背,眸色深了几分,记忆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她的样子没太大的变化,只是更有味道了而已。

    杜月萍!

    月光之下,萍水相逢……

    或许是她那忐忑的模样,勾起了他的某些心思,对杜月萍,他竟然关注了起来。

    他了解了她的未婚夫,也是个商人,却不是她自由恋爱 , 是从小指腹为婚。

    当然,也一并了解了她对未婚夫的感觉。

    只是一种乖巧的听从家里人安排。

    他想到了她的勇敢,她的明媚,他忽然觉得,她的人生不该是被安排好的,不该是这样发展。

    同时,他发现,他对她有了浓浓的兴趣。

    在广东,他只顾着自己一个人飘着,哪里会有心思多看一个女人,如今 , 他慢慢意识到自己是个男人,并且是个已经成年的男人。

    秦老板不是没给他赛过女人 , 但他的眼中只有三样东西,钱 , 地位 , 权势。

    对于女人,他不屑一顾,但杜月萍 , 是第一个让他有不一样感觉的女人。

    他想,他是恋爱了。

    未婚夫?

    呵 , 在他的世界观里 , 所有的东西,人 , 包括女人 , 只有是他的或者不是他的。

    既然他想把她变成他的,那他绝对不会让她在别的男人身边多呆一刻。

    他没谈过恋爱,可以说他的情商低。

    当初,他做了一件很轰烈的事 , 带着各种聘礼来到了杜家,提亲,并且 , 当着杜月萍的未婚夫面儿上。

    这件事,闹得全上海人都知道 , 他也被轰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 , 他想得到的 , 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虽然 , 当时他的身份地位和杜家的悬殊巨大。

    但他无所谓 , 他曾贤 , 这一生,不可能混得个不上不下的状态。

    要么,他万人之上,要么,他被万人踩在脚下。

    他去提亲,也知道杜家不会同意,他就是张扬,宣告,要的 , 是让杜月萍知道,他曾贤,看上她了。

    当然,杜月萍也是很震惊的。

    前些日子,她爷爷的寿辰,他的表现都是波澜不惊,平平淡淡。

    怎么,这一个月不到,他竟然上门提亲了。

    上门提亲?

    这还是古时候才有的作风吧?

    杜月萍风中凌乱了,但她的一颗心又在期待着。

    他还会再来提亲吗?还只是闹着玩?

    尤其是,当年 , 他明明和她有过两次轰轰烈烈的邂逅,他都没对她动心 , 现在,又怎么会对她动心呢?

    因为她家里的权势吗?

    因为她的爷爷是杜培豪吗?

    无数个问号在杜月萍的心里发酵,不管是哪一种原因 , 她都无所谓 , 那条被他带过的围巾,这两年来,她一直放在身边 , 其实,一直以来 , 她对他也有着某种念想。

    ……

    再一次见面 , 是在一个月后。

    PS: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