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9章 因为你爱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煜去了,他找到了曾贤,用自己的方法结束了杀戮。「^追^书^帮^首~发」

    曾贤看到曾煜出现在巷子里,他就知道,是杜月萍叫他来的。

    若你杀了她们,妈妈永远不会原谅你。

    他终止了杀戮,他的人生从来没有回头路,也只有杜月萍,能让他在短暂的一秒钟终止杀戮。

    等他回去之后,把她放了出来。

    但她却说,他的报仇让她再次陷入当年那种伤痛中 , 五年多了,她还是不能走出来。

    她的抑郁症一天比一天难以控制。

    很多次 , 她都想要自杀,他不得已 , 才将她关在卧室里。

    他怎么舍得她离开他呢?

    他不允许 , 怎么也不允许。

    他让曾煜在家里,只要她再有自杀的念头,他会打她 , 曾煜自然会害怕,小时候的曾煜会害怕 , 会哭。

    那是他们的儿子 , 却也成了他利用的工具。

    利用他把她留下来。

    他知道,儿子是唯一让她活下去的希望 , 她看到曾煜泪流满面 , 她就会不舍,她会留下来的。

    他做到了,她流下来了。

    但常年的心结未曾解开,她没办法直视自己曾经受到过的伤害 , 她病了。

    其实,每次打了她,他又何尝不难受?

    可他就是要让她看到,皮鞭留下的伤痕 , 让她不会再有下一次要去自杀。

    比起死了,活着 , 受一点痛 , 至少不犯病的时候 , 一家人是很好的。

    只是,他未曾想到 , 他的做法 , 让曾煜恨他 , 认为他从来没爱过他的母亲。

    他不想解释,他只想留下她,只想她在他的身边。

    他的手上有七条痕迹,他一共打了她七次,那七条都是他自己用刀子花的,就当是他自己也记住这种痛。

    他打了她,又和她亲热,他以为,她会像是以前那样软下心来 , 恢复到明媚,别再那么忧郁。

    后来,他发现,他错了。

    一个抑郁患者,她到了严重的时候,可能根本就没办法判断,谁是她的爱人。

    那天晚上,他回家,看到她坐在镜子面前,一边哭,一边用粉底遮住她脖子上他留下的吻痕。

    那时候 , 她潜意识是想起了庄严,她觉得 , 那吻痕是庄严留下的。

    她沉静在那个噩梦中无法醒来,一遍又一遍的循环做梦。「^追^书^帮^首~发」

    在曾煜的面前 , 她还是一个正常温柔娴熟的母亲 , 在他的面前,却是时好时坏。

    他努力着,觉得她总会好起来。

    但心结的病 , 是最医不好,终究 , 她一病不起。

    那一段时间 , 她像是回到了从前,不再那么痛苦 , 或许 , 她认为,有一天,她就要死了,那对她来说 , 那是真正的解脱。

    也真的是这样,她总是笑着和他说着从前发生的那些事。

    “曾贤,当年在足浴房 , 遇见你,其实 , 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她说。

    曾贤没有说话 , 只是在旁边守着她。

    “后来 , 你又在码头救了我,那个时候我心里就在想 , 这个男人 , 才是我要嫁的人。”杜月萍想到了以前那些美好的回忆 , 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明媚起来。

    但是,曾贤是痛苦的,他总觉得自己无能,终究是没有留住她。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向你要过什么,要求过什么,或许,人病了,不行了的时候 , 才会想到很多以前的事,好多事我都没搞明白,就稀里糊涂的跟了你,你能告诉我,在广东的时候,你对我,可有动心过?”杜月萍看着曾贤的瞳孔十分的柔和,也很温暖。

    她那轻柔的声音,温柔的瞳孔,让曾贤回忆起了当年的相遇。

    是真的轰轰烈烈,那时候 , 他不懂感情,却也能被她的一个回眸笑容而打动 , “有。”

    杜月萍笑了笑,有眼泪从她的眼角落下 , 心头的愉悦是任何人都没办法比较的 , 那种快乐,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

    这么多年来,她守着的 , 就是当初的一见轰轰烈烈。

    “那时候不懂感情,错过了两年。”他说 , 喉结上下动了动 , 弥漫着难受。

    他以为,可以用这一生来补偿曾经失去的两年 , 却发现 , 命运总是不会给他机会。

    “不,不算错过,只要我们在一起过,就不算错过。”杜月萍笑着说。

    曾贤点头 , 握住了她的手,却说不出一句让她留下来的话。

    她累了,他知道。

    而杜月萍也知道 , 自从庄严装作一个哑巴对她做了那些事后,她活得不再天真烂漫 , 她把庄严给她一个人的痛苦也留给了曾贤 , 让两个人来疗伤。

    她知道 , 在她和曾贤的感情中,她才是那个自私自利的人。

    “如果有下辈子 , 我会再来到你身边 , 不会像今生这么匆忙。”杜月萍反握住他的手 , 说得十分轻柔。

    这句话,在曾贤的心头蔓延着。

    他认为,或许,真的有下辈子。

    “能告诉我,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让煜儿和洛雪分开?”杜月萍问他。

    曾贤从来不会和杜月萍说他做事的原因,这是他一贯的风格,但这一次,他说了,或许是因为 , 她即将离开他。

    抿了抿唇,“曾煜把洛雪当成了另一个你,那不是爱情,洛雪,也不配。”

    杜月萍微微蹙眉,她觉得曾贤这么做不对,那毕竟是曾煜自己的感情问题。

    但是,她又理解,这一直都是曾贤的作风。

    “我知道,你对我一直都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对其他人 , 却少了那么点温暖,煜儿是我们的儿子 , 今后的生活里,你要把他放在第一位,好吗?”

    到了这一步 , 曾贤是痛苦的 , 是痛恨的,但他也只能说一个好字。

    “曾贤,你知道的 , 一生,我都是个爱美的人 , 我不想因为病痛被折磨的人老枯黄 , 我现在真的很累,很痛 , 我坚持不下去了 , 可以给我一个痛快吗,让我活着永远是美丽的面孔,永远是爱你和儿子的心。”

    曾贤手猛地一颤,甩开了杜月萍,“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要我亲手杀了你?”

    他生气了 , 杜月萍知道。

    “我只是想得到解脱,曾贤,我真的受不住了 , 我也不想儿子看着我这么痛苦,我知道 , 你可以做到的 , 一定的。”杜月萍的声音很柔软 , 说出来的话却很决绝。

    曾贤看着她,因为病痛 , 脸上毫无血色 , 他守夜的时候 , 能听到她痛苦的尖叫声,或是当年庄严留下的创伤,或是病痛。

    她已经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他知道,她是个从来不乱说话的女人,她既然这么说,那可能是真的绝望,真的很痛。

    心里一阵绞痛,曾贤呼吸也变得很不瞬,好半天 , 他才长长一叹,问她,“萍儿,你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永远记住你吗?”

    杜月萍点头,“嗯。”

    她很真实,从来都不说谎。

    “那你又知道自己的残忍吗?”曾贤问她。

    杜月萍再次点头,“嗯。”

    “那你又怎么确定我会这么做?”曾贤又问。

    杜月萍缓缓笑了,病态里透着一丝很温婉的气质,让人觉得,她或许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

    她缓缓地开口,说 , “因为你爱我。”所以,会答应她的一切要求。

    曾贤看着杜月萍的眸子深了深 , 他和杜月萍之间的爱,从来没有说过那三个字 , 他心里明白 , 她心里也清楚。

    或许,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她那样合适他的女人。

    杜恒是杜月萍最贴心的弟弟 ,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杜恒,杜恒觉得 , 这很残忍 , 对曾贤,对曾煜 , 都是残忍的。

    “姐 ,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就是让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你吗?”杜恒问。

    杜月萍笑了笑,“是啊 , 只是,到了现在,不是杀我的意思 , 从他那里结束生命,对我来说 , 是一件幸福的事 , 杜恒 , 你了解他也只是一部分,他会这么做的。”

    当年的杜恒不明白 , 亲手杀了自己的爱人 , 这是残忍的。

    “即使我没有提出来 , 有一日,他也会这么做。”杜月萍呢喃着,又说,“他懂我的真正痛苦,懂我的所有心思,同样,我也了解一个完完全全的他,他不会忍心我受了半辈子的折磨,到死的这一刻 , 也不安宁。”

    “我或许懂那么一点,以前,你总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都用不同的方式把你留下来,他觉得亏欠你,所以,他不会让你之后继续遭受病痛的折磨吗?”杜恒问。

    杜月萍点头。

    那时候,杜恒风中凌乱了,他不曾真正爱过一个人,也不曾知道爱人是什么滋味。

    但他觉得,不管是哪一对恋人 , 都不会做到杜月萍和曾贤这样吧。

    但他只是第三者,他没办法阻止 , 也没办法言论。

    “别阻止他,也别告诉曾煜 , 这是我这个当姐姐的 , 最后的要求。”杜月萍说。

    杜恒点头,他还是不能理解,但他却也不能阻止 , 那是他们的爱情观,他不懂 , 也不尝试能走进去。

    如果爱一个人 , 爱到这种地步,怕是活着的时候 , 痛苦都会多一些。

    杜月萍说的没错 , 曾贤本质上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不舍得自己的爱人受到一点一滴的折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