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0章 曾贤,我在等你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些年,拉着她陪着他痛并快乐着,已经足够了。http://m.zhuishubang.com/

    他应该,满足她的愿望。

    她只是单纯的想死在他的手上,而不是病痛的折磨中,也不是毫无希望的等待中。

    又经过了深思熟虑,他这样做了。

    杜月萍死在了他的怀里,当他看到她微微勾唇那一脸幸福的模样,那一刻,他是甜蜜的。

    她一定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都是他们一起经历过的事。

    她说 , 下辈子,她不会让人生有任何污点 , 她会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以一个完美的状态。

    甜蜜也只是一瞬间 , 当她真的离开之后 , 他才知道,什么是世界末日。

    痛苦,愧疚 , 思念在他的心里徘徊着。

    他开始不停地买醉,甚至想过要去陪她 , 但他也想到了答应过她的事情。

    他们之间还有个曾煜啊。

    他把这一切的恨都放在了庄家 , 他想到了当年他放走的小女孩儿,她和他的老师在一起生活。

    他想看看 , 那个被曾煜和杜月萍救下的女孩儿现在是什么样。

    于是 , 他去了杭州。

    也是因为那一次杭州之行,他发现,他一直相信的唐忠有问题。

    他派人跟着他,这一点是他不理解的。

    之后 , 他又回到了上海,重新查了当年杜月萍被强奸的事,他发现了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 尤其是,庄严。

    庄严很爱他的妻子 , 当然 , 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初恋。

    唐忠提供一些线索 , 查出来真相的时候,他的大脑不受控制 , 只是恨庄严 , 也恨庄家的每一个人。

    他们明明知道庄严把杜月萍打晕了 , 却不去阻止。

    但后来想想,庄严对杜月萍从没有过非分之想,因为他是爱着自己的妻子的。

    他记得有一次,他的仇家把杜月萍抓了起来,同时也抓了庄严,当初,给两人都灌了药进去。

    庄严宁愿自残,也不碰萍儿。

    想到这里,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 倒是唐忠,总是在他面前说,羡慕他找了一个家世好,又漂亮的妻子。

    而当初的一些线索是来自唐忠,会不会,那时候被仇恨遮住了眼睛,他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呢?

    再后来,他听说,老师回来了,见了唐忠。

    他想知道,老师去见唐忠做什么,等他去杭州找她的时候 , 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的 , 是一场火灾。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更让他怀疑,唐忠有问题。

    他首先想到的是 , 老师想到了当年的事 , 去质问唐忠,然而,唐忠觉得事情败露 , 索性杀了他。

    他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最后 , 让他看见了顾晚找出了一双手套 , 黑色的手套。

    他脑海里有个很可怕的想法,唐忠在设计他。

    当年利用他除掉了庄严 , 他记得 , 庄严和他一直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但庄严是最大的股东,当初庄家被灭,庄家的财产全部落在了唐忠的身上。

    如果,唐忠是为了除掉庄严呢?

    这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 那段时间,唐忠经常为生意上的事和庄严发生口角,因此 , 庄严找他喝酒时,还说了一些心里的不满。

    他注意到那双黑手套 , 只有唐忠知道庄家有一个遗孤 , 也只有唐忠和他知道 , 遗孤在哪里生活。

    所以,那双手套是唐忠扔在那里的 , 目的是 , 让顾晚长大了 , 变得强大,找曾贤复仇,而他,一定会推波助澜。

    果然,他的想法没有错。

    他重新查了当年的一些资料,他发现,唐忠才是那个哑巴。

    那个被烧了的房子,竟然是唐忠在外面养的一个情妇的,而那个女人被唐忠毒哑了。

    他也是找到了当初照顾唐忠情妇的阿姨 , 才知道了这一切。

    当初,唐忠找到了一个证据,证明是庄严做的,那就是,租房合同,那合同上写的是庄严的名字,房屋所有人是一个女人。

    而现在想来,唐忠给那个女人买了房子,再转手租给庄严。

    庄严把这房子用来做什么他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唐忠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所有痛苦的 , 不堪的记忆涌出,他想到了这些年来 , 他和萍儿在一起的痛苦,想到了她几次要自杀 , 也想到了她身上被他鞭打出来的伤痕。

    最后 , 却是草草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他和他的萍儿,明明还有其他的活法。

    童年曾煜所体会到的痛苦,一系列根源来自于唐忠。

    他又查了唐忠的妻子 , 他发现,纵火的是唐忠的妻子。

    他的家人包庇唐忠 , 这么多年来 , 就看着他杀了庄家,杀了他的初恋 , 看着他和萍儿痛苦 , 看着曾煜从小就恨他。

    他发誓,要让唐家每一个人付出代价。

    当他准备要对唐希出手的时候,他又想到他和萍儿第一个孩子,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他杀了唐炎 , 杜恒也劝过他,放过唐希,就当是给他一个面子。

    杜恒和唐炎高中时代是好友 , 这也是唐炎临死之前给他说的,请他说服曾贤 , 放过唐希。

    他想到当年放过的顾晚 , 又想到了杜恒说的话。

    他说 , 如果他姐姐还在,一定不会希望他杀了这个无辜的孩子。

    他停手了。

    只是 , 他怎么也没想到 , 曾煜会和顾晚在一起 , 唐希会从西藏回来查他。

    他这一生,过得匆匆忙忙,有过真爱,有过痛苦,到老了,再回想这些事,唯有的,是叹息。

    拥有总是那么短暂。

    他感谢顾晚,顾晚才是那个和萍儿很相似的女人。

    他感谢他 , 用百分之一百去爱曾煜。

    这辈子,他最亏欠的,其实就是曾煜了。

    他的出身本来就带着目的,他又利用他来挽留住杜月萍,他忽略了一个孩子不想承受的痛苦,一味的停留在当年的仇恨中。

    他不择手段的把萍儿留下,甚至给他塑造一个家暴的父亲。

    以前,他认为,他不需要任何人明白,不需要任何懂他,他只是为自己所爱的人去做一些自己认为对的事。

    曾经是萍儿 , 现在是他。

    让他欣慰的是,曾煜不是个幼稚的孩子 , 他的狠戾,他的手段 , 比起当年的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把曾氏的家产都给了他 , 那是他一生的财富。

    但曾煜并没有满足现状,他一路打拼,把生意发展到了国外 , 比起当年的他,更上一层楼。

    在道上 , 若说他曾贤是个传奇 , 那曾煜,怕是不能被超越的。

    他做得最不对的 , 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 而曾煜,却把顾晚保护的很好,无论当初他怎么想方设法去拆散,他都把顾晚保护的好好的。

    现在再看他们 , 他竟然觉得,那是年轻时候的他和萍儿。

    只是,曾煜比曾经的他想的更周到 , 更不容易冲动,做事更理智 , 不会被人当了手枪使用。

    他很欣慰 , 他已经不需要他了。

    而他 , 终于可以去见萍儿了。

    他微微睁开了双眼,视线越来越模糊。

    脑海里 , 是那一年冬天 , 她站在足浴房的门口 , 拴着大红色的围巾,对他微微弯唇,笑得倾国倾城。

    那样倾城的笑容经过时间的历练有了属于她的韵味,她温婉,明媚的对着他笑,声音十分温柔,“曾贤,我在等你呢!”

    他看着她微微弯着的眉眼,如同夜明珠一般璀璨,照亮了他前方的道路。

    他轻轻一笑 , 留下了一滴眼泪,他对她说,嗓音万般缱绻,“抱歉,萍儿,我来的有些晚了。”

    ……

    曾贤去世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

    电话从曾煜的手掌心话落,一种无法摸索的痛苦蔓延在曾煜的胸口。

    顾晚看着他,心微微一疼,“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曾煜看着顾晚,也没打算瞒着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 最后,才非常郑重的说 , “我父亲,走了。”

    顾晚微微一怔 , 毕竟 , 白天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精神那么好 , 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时候离开。

    “曾煜……”

    曾煜微微笑了笑 , 但顾晚依然看到了他眼里的难受。

    “我去医院 , 你别来了,预产期就这几天 , 好好休息。”曾煜说着 , 伸手摸了摸顾晚已经很大的肚子。

    顾晚动了动唇,最后还是选择了听曾贤的话。

    看着曾煜穿上外套就匆匆忙忙的往外走,顾晚只能感叹,世事无常。

    之前曾贤拒绝换心脏的时候 , 医生就说过,曾贤的时日怕是只有两个月了。

    于是,他和曾煜在那两个月 , 每天都去守着他,希望他在死之前 , 是他们儿子儿媳陪在他身边的。

    只是 , 谁也没想到 , 他的意志力竟然那么坚强,他们守了五个月 , 他还是活得好好的。

    他从不说话 , 偶尔看着曾煜会很温和 , 看着她,会弯唇,又或者视线迷离,那双眼睛里有着千丝万缕。

    医生说,他的心脏已经衰竭了,却还留着一口气,他或许还不愿意离去,有什么事在心里压着。

    曾煜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 可以和他说说。

    但是曾贤不愿意开口,他始终把自己关闭在一个封闭的空间。

    直到周良第来看他的时候,听到他喊,萍儿。

    周良第才分析,他并不是有什么心事,而是,想用接下来的日子,回忆关于杜月萍的点点滴滴,不到最后那一刻,他不会闭眼的。

    PS:更新完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