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3章 见或不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医生摇头,“没有,肖琴嫁人之后就断了一切和邱先生的联系。http://m.zhuishubang.com/”

    陈医生想,或许,肖琴是怪曾经邱浩森包养情人,但想来,肖琴其实是最没资格的。

    当年为了嫁给邱浩森,不惜给他下药,强行上床,有了孩子之后,又要挟邱浩森的奶奶 , 促成了这一桩婚事。

    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这些年来 , 肖琴为了稳住地位,使了不少的手段 , 但她从不介意邱浩森在外面的女人。

    只有威胁到她的地位 , 她才会加以制止。

    说来,邱浩森的感情,也真的只是遇见顾晚之后才有了光明。

    “来了也是争家产 , 不来也好,只是可怜了邱局的女儿。”陈医生想了想 , 又说。

    大康点头 , 心里还是有些难受,“我可能过几个月才会再来,我……”

    没有说下去 , 但陈医生明白他的意思 , 抿唇,“看造化吧。”

    “嗯。”

    之后的几个月里,邱浩森不能动了,他的意识时而清晰 , 时而模糊,状态也很不好。

    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陈医生几次以为邱浩森就这么走了。

    但他始终没有闭上眼。

    这天,大康来了 , 但是邱浩森已经认不出他来。

    他躺在床上,那双眼不再深邃明亮 , 布满了一层灰蒙 , 那张曾经英俊的脸有了几分沧桑 , 却仍然遮不住他的风华。

    岁月愁人,谁曾想过 , 那个穿着警服 , 衣冠端正又十分沉稳挺拔的男人,如今却躺在床上靠着一点执念活下去呢?

    大康心里很难受 , 堂堂七尺男儿,第一次是模糊了视线,伸手,用力抹了一把眼泪,努力牵出一份笑容,“邱局,我来了。”

    邱浩森看向了他,灰蒙的眼眸骤时有了几分明亮,就好像一直在等一个人。

    当他看到是大康的那一幕 , 有些记忆变得深刻起来,却也只是一瞬的明亮。

    一旁的陈医生终于是崩溃的哭了出来,“他其实就想见见顾晚,或许顾晚来了,他就能安心的走了。”

    听到‘顾晚’这个名字时,邱浩森眨了眨眼,长卷的睫毛下的双眼有着几分激动,他再次向大康看了过来。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意识已经迷糊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 他在执着什么,又或者是执念着什么。

    但听到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 他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她娇俏温柔的坐在他的腿上,笑得魅惑众生 , “我想你了。”

    伸出手 , 他想抓住她的笑容,却如何都抓不住。

    渐渐的,意识变得清晰起来 , 他看到的,是大康和陈医生。

    大康见他 , 就好像是在沉睡中醒了过来 , 他连忙又抹了一把泪,重复了进屋来说的第一句话 , “邱局 , 我来了。”

    “大康……”他嗓音嘶哑极了,却仍然透着属于他邱浩森的风华和味道。

    “嗯,我在。”

    “在衣柜里找找,替我换上军装。”他又说。

    大康点头 , 立即去衣柜里翻找着,陈医生也过来帮忙。

    看到衣柜里的端正严谨,以及他威风堂堂的军装 , 大康感觉喉咙像是被一只小手紧握了起来,他很难受 , 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有些已经忘记了的记忆渐渐回到了脑海。

    他不记得是哪一年 , 哪一天。

    只记得 , 他陪同邱局去办了个案子,是一家衣服店的老板被害。

    当时 , 他站在邱局的身边 , 他站在镜子面前 ,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久好久。

    那时候,他以为,他是在想案子可能出现的漏洞或者找到嫌疑人留下的线索。

    却没想到,到了车上,他点燃了一支香烟,重重的吸了几口。

    吞云吐雾间,他看到了邱局那张满是惆怅又有着他无法形容的情绪涌出,半响 , 他听他问,“你喜欢我们的制服吗?”

    他愣了愣,这是制服,哪里有不喜欢的?

    “喜欢。”

    “是吗?”他眼神十分迷离,好像有些难过。

    他还没反应过来,又听邱局浅浅呢喃着,“她或许是找到了更喜欢的白衬衣。”

    当时,他没反应过来,后来,他又说,“她说,她喜欢我穿着军装的样子。”

    他心里一痛,想想 , 那时候,顾晚已经跟在曾煜身边半年多了。

    思绪回转 , 大康想,他永远都看不清邱局的心思 , 他喜怒无常 , 擅长伪装,只有顾晚,能让他有那样徘徊,难受的情绪吧?

    如今 , 这军装传来,不就是想,那个女人喜欢吗?

    他其实也知道 , 那个女人已经找到了她喜欢的白衬衣。

    “大康。”陈医生喊他。

    大康这才发现 , 自己握住邱局的军装发了一会儿愣,抬眼看她 , 发现 , 她的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

    “邱先生想见顾晚。”陈医生擦了擦眼泪。

    大康呼吸一滞,可他要顾晚以什么身份来看他呢?

    顾晚是曾煜的妻子,也是孩子的妈妈,来看曾经的情人,于情于理 , 这都不合适。

    顾晚和邱局,相见不如不见。

    要不然,这么多年了 , 只要他想见,就不会见不着 , 而顾晚也知道邱局对她的爱有多深 , 所以不肯见。

    陈医生知道大康的想法 , 这样的想法,和邱浩森曾经的想法是不谋而合。

    可现在,人都要走了……

    想到这里 , 陈医生又说,“知道回光返照吗?”

    大康点头 , 他大概知道一些 , 就是老人门说的,人在快要死的时候,会忽然变得和正常人一样,那其实就是在和亲人朋友告别。

    他想到了进来看到邱局的时候,又到了现在的他,他不敢相信的,不敢相信那个雷厉风行的男人是在用同样的方式告别。

    “医学上,是肾上腺分泌的激素所致,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 , 在大脑皮质的控制下,迅速指示肾上腺皮质和髓质,分泌以上诸多激素,这就调动了全身的一切积极因素,使病人由昏迷转为清醒,不会说话转为能交谈数句,交待后事,由不会进食转为要吃要喝,这些皆是在中枢神经指挥下的内分泌激素在起作用,邱先生怕是挨不过去了,见一面,不行吗?”

    听了陈医生的话 , 大康的手更是颤抖不已,他在心里纠结着 , 但是,顾晚真的会来见吗?

    顾晚见到邱局这样,对她 , 也是一种伤害啊。

    他答应过邱局 , 无论什么情况,不能让顾晚知道他的现状。

    所以,当初 , 顾晚问他,邱局过得好吗 , 他才撒谎说好。

    “大康 , 没找到吗?”邱浩森的声音传来。

    大康立即将军装取下来,又来到邱浩森的面前 , 替他穿上。

    一边穿 , 一边心里纠结又痛苦着。

    肌里线条仍然在,只是不再是曾经那么的强壮,他已经变得很瘦弱,这套他曾经十分贴身的军装穿在他身上变得很宽大。

    只是 , 那凌厉的长眉,线条完美的五官,配合着也并不难看 , 只是少了曾经的意气风发。

    邱浩森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件衣服似乎不太合身了,他抿唇 , “扶我起来。”

    “嗯。”

    他没办法站起来 , 大康将他扶起来放在轮椅上。

    他要求大康把他推到窗前 , 然后,就不再说话。

    大康知道 , 日复一日 , 年复一年 , 他又在想顾晚了。

    终于,他下定了决心。

    他不想让邱局带着遗憾走,即使他会怪他,可是,这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

    他没有打招呼,转身就走。

    车子一路开到浅水湾才停下来,他着急的从车上下来,走进去敲曾家的大门,心里很着急 , 他怕,晚去了一步。

    邱局,等不起了。

    开门的是一个妇人,他认得,是琴妈。

    “大康?”琴妈一怔,没想到大康会来这里。

    大康看到琴妈,又想到了当年的邱浩森和顾晚,快速敛去思绪,“琴妈,顾小姐呢?”

    “太太和先生去了法国,是有什么事吗,这么着急?”琴妈蹙眉 , 问。

    那一刻,大康再也止不住的落下了眼泪 , 有种深深的无奈束缚着他的心脏。

    怎么就会这样呢?

    有缘无份,到死的时候都那么的无缘吗?

    琴妈被大康这模样吓到了,记忆中这男人可是和艾伦一样 , 只知道衷心 , 不知道人情世故,“你哭什么?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大康握住琴妈的手,着急的问,“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又是什么时候才回来?”

    琴妈很为难的摇头 , “我不清楚。”

    大康有些崩溃,脑海里是坐在窗户前的邱浩森 , 他穿着不再合适的军装 , 或许,他也在等顾晚 , 只是他不说而已。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就……

    “我这里有太太在法国用的电话 , 你有什么急事,给她打电话。”琴妈感觉可能出事了,她也想到了邱浩森。

    这么多年不见邱浩森的人影,会不会和他有关?

    “好好好。”大康一连说了几个好。

    于是,他跟着琴妈进了屋 , 给顾晚拨通了法国专线。

    那边却是没接通。

    大康很崩溃,他没有放弃,一直拨。

    ……

    法国巴黎 , 医院。

    顾晚眼皮一直跳,心里很不舒服 , 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曾煜把费交了过来就见顾晚红着眼镜 , 满脸的担忧。

    “输液退烧就好了。”

    PS:你们觉得 , 见好,还是不见好?现在出门办事 , 第二更晚点,十一点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