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2章 杜北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比起刚刚更加炙热膨大,顾晚立即红了脸。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难受,她也是难受的。

    就在她愣怔时,曾煜猛地刺穿了她的身体。

    那巨大滚烫忽然顶入她的身体里,那一瞬间,顾晚控制不住的尖叫一声,整个人都仰起了身子。

    还没来得及反应,曾煜握住她的双肩,更猛力的驰聘起来。

    “曾煜……唔……轻点……”顾晚开口,那软媚的声音都没办法好好组织在一起。

    曾煜哪里慢得下来,轻得起来。

    “晚儿 , 下次还要抛弃我吗?”曾煜低哑着嗓音,夹杂着粗重的呼吸声。

    顾晚咬唇 , 不知道怎么回答。

    然而, 曾煜可不会给她闲着的机会 , 更用力起来 , 床榻吱呀作响,碰撞的身体打在两人的耳膜里,有着穿透心脏般的力度。

    “嗯?回答我。”曾煜迷离着深邃的眼睛 , 那声音更蛊惑人心。

    顾晚求饶了,她抱着曾煜的脖子一个劲的摇头 , “不了,不敢了……”

    以为这样会轻柔下来 , 谁知,更激发了曾煜体内的兽性。

    他憋了很久 , 被下药之后打了镇定剂 , 一开始他还可以自制,到真正结合的那一刻,曾煜根本无法招架,更因为 , 在他身下的女人是他的晚儿。

    身体的力度更快,同时吻住了顾晚的唇,将她所有的尖叫声都吞入了腹中。

    “晚儿 , 换个姿势。”曾煜开口。

    顾晚的意识早已迷离得不像话,没办法反驳 , 被曾煜透支着身体。

    一个翻身 , 他被顾晚压在了身下。

    顾晚意识回笼 , 又被这深入的姿势刺激得无法动弹,有些无措的喊他,“曾煜……”

    “动一动 , 晚儿。”曾煜耐着性子去诱哄她 , 同时 , 大手在她的身体上摩擦着。

    顾晚红着脸,双手掌在曾煜的双肩上,开始轻轻的动着。

    这样的紧致,这样的结合,顾晚只是轻轻动就让曾煜呼吸更急促了。

    到最后,身体随着酥麻的感觉一上一下的动着,更快速的去要,两个人都沉迷于其中。

    “晚儿……”曾煜动情的轻声喊她,那嗓音像是渲染着火焰一般 , 炙热极了。

    顾晚微微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身体的感觉更加强烈,“曾煜……”

    “不对。”

    顾晚还没明白过来他说的不对是什么意思,曾煜再次抱着她翻身,从身后撑开了她。http://m.zhuishubang.com/

    “曾煜!”顾晚尖叫着,身体软得不像话。

    曾煜抱着她,每一次的撞击都注入了他浓浓的爱意,“叫老公。”

    顾晚咬唇,这个时候没觉得拗口,呼吸重到了极致,她低吟着,“煜……老公……”

    “再叫!”曾煜又说。

    “老公。”顾晚也跟着喊。

    她发现 , 每一次她叫他,都会让他更深入 , 刺激的感觉蔓延到四肢百骸,顾晚呼吸粗重着。

    她听着曾煜用他极致温柔的声音 , 喊她。

    晚儿……晚儿……

    情深入骨 , 每一声都像是打在她的心上,身体与心同时欢愉着。

    “舒服吗?”曾煜从后面轻咬着顾晚的耳垂,那炙热的气息让顾晚感觉飞上了云端。

    “舒服……”顾晚轻哼着 , 灵魂像是被他撞出了九霄之外。

    顾晚也配合着他,床底之间的事 , 曾煜永远是高手 , 只是一个动作,一个声音 , 一句耳边撕咬 , 都能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他可以很狂野的让她一遍一遍的求饶,却又在她高潮之际温软细语,身体与心同时被他照顾着十分周道,无数次顾晚都无法招架。

    他一边动作 , 一边亲吻她的耳垂,下巴,舔舐她的脖子 , 像是吸血鬼缠绵一般不能分开。

    她享受着他的爱抚,也尽全力的去迎合他 , 香汗淋漓也不肯停下。

    她微微睁开眼看着他 , 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水 , 轮廓上渲染一层抹不开的红霞,妖艳得如同玫瑰 , 却又有着属于他曾煜才有的刚毅。

    妖治 , 火热 , 所有的词语似乎都不能形容他。

    顾晚沉沦着,在他一波一波的动作中渐渐失去了意识,每一次,就好像重新轮回一般,两个人的一颗心,在此刻,似乎是真正的结合在了一起,除了爱,便是情 , 没有其他。

    卧室里的声音炙热又温暖,两个人的身心深深的贴在一起,无论是任何人也分不开。

    ……

    天上人间。

    燕姐将洛雪拖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她浑身青青紫紫鲜血淋漓,没有一处是好的。

    来寻欢作乐的男人们可都不是善良的人。

    她的小嘴被男人们被迫用来口,撕裂了唇角,那模样,看着十分吓人,就像是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厉鬼。

    下身全是鲜血,身体都肿了。

    玩SM的人根本不管她的死活,乳尖都被咬断了 , 那样子,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

    三个小时的非人折磨 , 燕姐以为她已经死了。

    她胸口上下轻微的起伏让燕姐知道,她还活着的。

    “洛雪 , 洛雪?”燕姐喊她。

    洛雪张了张唇 , 嘻嘻的笑了起来,她将口里的鲜血和男人留下的液体全部吞了进去,动了动身体 , 没法起来,又哈哈的哭了。

    那一刻 , 燕姐才知道 , 洛雪是真的疯了。

    她忍着她身上被男人们留下的恶臭味道,将她抱去了浴室 , 一番冲洗之后 , 才又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

    她的身体太虚弱了,即使请了医生来包扎伤口也没办法制止她的高烧。

    燕姐看着洛雪凄惨的样子,心里不禁得发冷。

    她还记得洛雪很年轻那会儿,自视清高 , 在天上人间也只是单纯的卖酒小姐。

    被曾煜看上后,她不愿意,可不知道为什么不坏的心灵变得那么蛇蝎。

    一次一次的伤害 , 如今这幅样子,也只能说是她自己作茧自缚 , 怪不了谁。

    她连忙给唐希打了电话 , 说洛雪在天上人间。

    对于洛雪的遭遇 , 唐希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很清楚 , 洛雪若是不残废 , 顾晚就惨了 , 很有可能她会报复白芹和杜恒。

    她本来也是自食其果,没人会同情。

    洛雪疯了,痴傻了,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两月后,被检查出来有了孩子,医生尽力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洛雪的身体太过虚弱,孩子没能保住。

    其实想想,那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 , 毕竟,那天晚上和洛雪做过的男人不下五十个。

    洛雪只能在疯癫中过一生。

    没有人去看洛雪,也不会有人同情她。

    在大家看来,她是自作孽,不可活,如今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

    杜北回来了,曾煜一早去机场接他,顾晚在家也是无聊,于是就带着孩子与曾煜一起去。

    机场里,一眼就看到杜北了 , 他拉着行李箱,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她一头长长的卷发 , 乌黑发亮,五官很精致 , 给人感觉很美 , 是那种自信张扬的美,一看,就是一个很狂野的女人。

    顾晚怔了怔,这是黄金单身汉有了女朋友了?

    曾煜怔了怔 , 微微蹙眉。

    顾晚察觉到曾煜的不对劲,小声问,“你认识那个女人?”

    “认识。”

    顾晚不禁得响起之前白芹说杜北的爱情故事 , 他很爱那个女警察 , 可是她是卧底,甚至还出卖了她 , 最后 , 被他亲手杀死了。

    如今,这个女人又是谁?

    至少,到现在,她还没听说过杜北还有其他的女人。

    “回来了。”曾煜弯唇,表示欢迎。

    杜北也勾起了唇 , 笑得魅惑众生,“好久不见,外甥 , 外甥媳妇。”

    顾晚轻声,“小舅好 , 来 , 骁骁 , 叫舅公。”

    骁骁咿咿呀呀的,就是喊不来‘舅公’二字 , 惹得顾晚笑了起来。

    “这是时欢 , 我女人。”杜北温文一笑 , 又拉着身旁的女人介绍。

    顾晚对她很是好气,却也收起了异样的眼光,“时小姐,你好。”

    时欢笑了笑,笑容很舒服。

    “这次不打算再回去泰国了?”曾煜和杜北走在前面,他低声询问。

    身后的顾晚和时欢都听得到。

    “上海毕竟是我的家,还是家里好。”杜北说。

    “嗯。”

    “之前就听杜北提起过你,没想到曾煜果然喜欢你这类型的女人。”一旁的时欢先开口了,似乎是为曾煜高兴 , 话语间没有半点歧视。

    顾晚点头,笑了笑,“可能刚好合适吧。”

    “孩子很乖,综合了你们两人的优点。”忽然,时欢又说。

    顾晚感觉有些跟不上她的节奏,却也笑着感谢,“谢谢。”

    “以后就在上海了,刚回国很多地方都不适应,还需要顾小姐关照。”女人又勾唇,说得很大方。

    顾晚点头,“我会的。”

    毕竟 , 她是杜北的女人,还记得杜北介绍时欢的时候那霸道又张扬的口吻 , 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 , 竟然能让杜北忘了曾经那个女警察。

    中午 , 杜恒和白芹带着孩子也来了,算是家宴。

    顾晚看着白芹来了,先是逗逗草莓 , 这才让草莓和增效在一旁去玩。

    “话说,杜北那位女卧底你看到了吗?”白芹立即巡视着客厅 , 又小心翼翼的问。

    顾晚怔了怔,“女卧底?”

    “嘘。”

    顾晚顺着白芹的目光看出去 , 才发现时欢和杜北一起从里屋里走了出来。

    顾晚有些风中凌乱。

    那个女人,该不是白芹之前说的死了的时欢吧?

    PS:更新完毕!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多卧床休息就不会有事了 , 爱你们 , 我的媳妇儿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