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四章 脸上的掌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真的摸了你的胸和下面了?”难以置信,陆伟瞠目结舌道,毕竟张文看起来是那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而且还是单身父亲,却匪夷所思做出这种事情。“老公,我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张文他的确是摸了我,不过你放心,当时我虽然被吓到了,但很快就恢复理智,这才没让张文放纵下去。”“看来他也是一直披着羊皮的狼啊,没想到都离婚了还这么不老实,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很好理解,一是因为你真的是太漂亮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抗拒你的魅力,更何况当时你身上衣不遮体,只剩下一件内|裤,他如果不对你动手的话就不是正常的男人;二是他离婚了,应该很久都没尝过女人的味道,更别说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在眼前了,所以这符合一个男人的本能。但是,你是我的女人,任何其它的男人都不能染指!”紧搂着林薇,陆伟霸道道。“你放心,我不会别的人得到我的。不过老公,刚才我在说到张文占我便宜的时候,你怎么石更成这个样子?我被占便宜了似乎很能刺激到你的欲|望?”狐疑的看着陆伟,林薇好奇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很变|态?”“都不重要,只要老公你高兴就好。”说罢,林薇俯下身子,开始又一轮造人运动。因为已经请假了,陆伟是下午班,女儿在丈母娘那里,所以两人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林薇刚刚从洗漱间出来,手机响了。看了一眼后,林薇脸色苍白的看着正在吃早餐的陆伟说:“老公,李忠诚他又打来电话了,怎么办?接还是不接?”脸色一愣,陆伟放下筷子,稍微犹豫后朗声说:“把电话给我。”“小林,你住在宜陵小区哪一号楼?”接通后,李忠诚开门见山道。“你想干什么?”黑着脸,陆伟没好气道。“怎么是你接的电话?”有些诧异,李忠诚继续说:“我就在你们的小区,你们到底住在哪里?”“老公,千万别告诉他!”一旁,林薇脸色苍白道,十分担心。“18-1704。”“待会见!”“老公,你干什么呀?你怎么告诉他我们住在哪里?万一他带人过来闹事该怎么办?”抱着陆伟的手臂,林薇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些事情怕是怕不掉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横的怕不要命的,我就是那个不要命的人。如果李忠诚真的敢带到我家里闹事,今天我他么的还就豁出去了!!!”红着眼睛,陆伟拍案而起,无所畏惧。“可是老公,我不想你有事!”“放心,这青天大白日的,他不敢带人过来闹事,再说了,他是校长,这事如果真闹大了,对他没什么好处。”深吸一口气,陆伟冷静道。话虽如此,他心里其实也很不安,如果李忠诚真的走极端,谁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所以陆伟直接把厨房的菜刀拿出来放在餐桌上,以防不测。看到陆伟拿出菜刀时林薇震惊得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色苍白,似乎根本就没做好准备。“老公,没这个必要吧?”声音微微颤抖,林薇害怕道。“当然有这个必要,我说过,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退路,你是我老婆,不容玷污。放心吧小薇,我很冷静,也很理智,菜刀只是以防不测,能不能用得上还不一定了!”脸色漠然,陆伟前所未有的平静,波澜不惊。大约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林薇本来想去开门,但被陆伟拉回来了,他不想让妻子去面对一切。门被打开了,但让陆伟诧异的是,站在门口的并没有想象中的彪形大汉,而是李忠诚和李明,仅仅只有他们两人。灰头灰脸,李忠诚和李明两人手中都拎有礼物,四目相对时,李忠诚陪着笑脸,十分尴尬。显然,从他们的阵仗来看,似乎不是来找茬报复,倒像是来道歉的。“陆医生,你们都在家。”态度和煦的看着陆伟,李忠诚厚着脸皮道。“怎么,昨天你不是扬言黑白两道都有人吗?我的菜刀都准备好了,难道你不是来报复我的?”冷嘲热讽,陆伟轻蔑道,无所畏惧。“昨天是一时气话,多有得罪,希望你别放在心上。还有,关于林老师的事情是我们的错,你打得好,这不孝子昨晚回去后我也狠狠的把他打了一顿,今天过来主要是想跟你们道歉,希望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态度谦卑,很难想象,不可一世的李忠诚竟然会放低姿态,亲自上门道歉。陆伟也有些懵逼,没看懂这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本来他都准备好好干一场的,但现在来看,明显没这个必要。李明站在李忠诚背后,看到陆伟的时候心里犯怵,由衷的感到恐惧,毕竟昨天被打得不轻。“小明,还不快向林老师道歉,如果她今天不原谅你的话,你以后就别上学了!”回过头狠狠瞪了李明一眼,李忠诚呵斥道。“林老师,昨天是我一时冲动,才会做那种畜牲不如的事情,希望你别放在心上,对不起,我给你道歉了,希望你能原谅我!”干干脆脆的道歉,李明倒是没有迟疑,并且还跟站在陆伟背后的林薇鞠了个躬。“昨天你不是还扬言把我干死吗?为什么仅仅一晚上过后,你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困惑的看着李忠诚,陆伟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有眼不识泰山,都是我的错。”“你的脸怎么了?”蓦地,陆伟惊讶的发现,李忠诚那老气横秋的脸上竟然还有五个手指印,只要稍微仔细一点就能看到,十分刺眼。不仅如此,他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明显是被揍了,这就更让陆伟感到震惊。要知道,李忠诚自称黑白两道都有人,按道理来讲,他应该十分强势才对,可为什么睡了一晚上就过来道歉?他脸上的手掌印是谁打的?腿又是被谁打瘸的?难道在背后,有神秘人帮助自己吗?对陆伟来说,这一切都是谜,不过他坚信,李忠诚绝对清楚是怎么回事,这点从他说出有眼不识泰山就可窥一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