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一章 打错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且说唐雪来到卫生间先把所有“犯罪”的证据销毁掉,然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这才回到林薇的房间。“雪儿,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双手抱腿坐在床上,林薇一副疲惫的样子,昏昏欲睡。“额,我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故作镇定,唐雪漫不经心道。“怎么样?”“什么怎么样?”脸色平静,唐雪莲步款款的走了过来。“你不是过去劝说陆伟吗?他怎么说?”“把我说了一顿呗,说我不该让你玩这么刺激的游戏。”不以为然,唐雪心平气和道。“他是不是真的派人在监视我?”深吸一口气,这是林薇最气不过的,有意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倒没有,他说昨晚正好有个朋友也在酒会上,那个朋友认识你,所以看到你被打了之后,就告诉陆伟了。”漫不经心,唐雪如实道。“小雪,你觉得陆伟会跟我离婚吗?”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看着唐雪,林薇小心翼翼道,忐忑不安。“你又没有出轨,他为什么要跟你离婚?等明天你要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你就跟他闹,因为他在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就打了两耳光,这是不能忍的。”没有说话,林薇还是一副很不淡定的样子,因为她从来都没想过,陆伟会动手打自己。翌日,陆伟早上起来直接去上班了,那带有精|斑的内|裤被他篡在手里,直接带到医院。好歹在人民医院上了五年班,加之最近晋升为皮肤科主任,陆伟在医院还是有些人脉的。早上来到医院后,陆伟直奔化验科,找了一个熟人,说让帮忙检查一下内|裤上的是不是精|子。当然,陆伟可不会把妻子的内裤完整的拿出去,他只把那一块有精|斑的地方给剪下来了。“陆主任,你这是想要干什么?”监察科的医院好奇的看着陆伟,相当诧异道。“额,有个熟人托我帮一下忙。你就帮我检查一下这块布上面的到底是男人的精|子还是女人的体液,至于其它的,你就不用过问了!”说的很隐晦,陆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点了点头,那医生颇为识趣,没有再问下去。并没有让陆伟等太久,结果出来了。那医生把检验的结果递给陆伟说:“陆主任,结果出来了,这上面的并不是什么精|子,而是女性身体流出来的体液。”脸色一愣,本来还以为是精|斑的陆伟此刻总算是放下心来,结果报告看到检测结果后,他松一口气说:“谢谢你了小王,等改天请你吃饭!”“客气了,对我来说这是举手之劳而已!”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小王受宠若惊道。内|裤上的精|斑已经证明妻子是清白的,老实说,离开化验科的时候,陆伟心里是愧疚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证明妻子出轨,倒是自己,昨晚在家里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虽然说出来有些虚伪,但他是真的觉得愧疚,不管怎么说,他真的和唐雪做了。回到门诊室,陆伟给唐雅发了条微信,想确认她有没有看到那女人向妻子道歉这事。“唐雅,关于昨晚的事情我想向你确认一下,我问了我老婆的,她说那女人认错人了,并且还向她道歉了的,你昨天在现场有没有看到?”很快,唐雅回复他了。“没有,我只看到那女人揪着你老婆的头发出去了,至于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清楚,有没有道歉我也没有看到。怎么,难道是一个误会吗?如果要是因为我给你们夫妻间带来误会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没有别的意思。”“没事,她说别人是认错人了,还给她道歉了。待会如果看到那个打她的女人,我给你发照片你,你帮我确认一下。”“没问题。”繁忙的一上午,陆伟忙得焦头乱额,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饭,就在他刚刚走出门诊室时,妻子林薇打来电话。“难道她已经找到昨天打她的那个女人了?”有些意外,陆伟心里嘀咕道。当即也不废话,果断接通了。“老公,你下班了没有?如果方便的话出来一下,我就在你的办公室楼下。”开门见山,林薇直截了当道。陆伟也没废话,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从容的朝楼下走去。妻子果然在楼下等着,站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女人,三十出头,容貌一般,说不上多漂亮,但也不丑,给人一种很扑簌的感觉。黄建先陆伟一步下楼,现在正在跟妻子聊天,热情洋溢,只是他那在看向妻子的眼神有些猥琐。见陆伟来了,黄建连忙打趣说:“陆主任,嫂子来了,你要是再不下来的话我还准备上去叫你的。”在这之前,黄建一直称呼陆伟为伟哥,很刺耳,但自从陆伟晋升为皮肤科主任后,他明显乖巧起来,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称呼他为陆主任。平静的点了点头,陆伟冷漠的看了黄建一眼说:“你去忙吧,我和她有点事情要聊。”很识趣,黄建跟林薇打了声招呼后,直接离开了。“找我有什么事?”带着妻子来到旁边的花园里,那里人很少,不用担心被人听到。当然,林薇带来的女人也跟在她背后。“你不是怀疑我给别人当了小三吗?这就是昨天打我的那个女人,她叫柳玫,你可以当面对质。还有,昨天你不是有朋友说在现场看到她了吗?你拍张照片发给你朋友问问,看看到底是不是她打的。”红着眼睛,林薇憋屈道。也不废话,为了确定妻子到底有没有说谎,陆伟很从容的掏出手机,拍下柳玫的照片,然后发给唐雅,静待回复。“昨晚真的是你打我老婆了?”冷冷的看着柳玫,陆伟不忿道。“对不起,我、我认错人了……”歉意的看着陆伟,柳玫不停的道歉。“认错人?如果说别的事情认错人我会信,但这种事情基本上不可能。”冷笑起来,陆伟不忿道。“我老公是干工程的,这半年来经常不回家,后来我听说他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三。昨天有人告诉我那小三会参加酒会,穿白色的裙子,当时林小姐也穿着白色的裙子,我在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就动手了……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