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 遗嘱(第五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公,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呢?”当陆伟挂断电话后,站在旁边的林薇好奇道,隐隐约约感觉像是有大事发生。“你还记不记得前段时间把你绑架起来那件事?”“这事我怎么可能忘记,怎么,难道跟这事有关系?”歪着头,林薇好奇道。“跟这事没关系,但跟这事背后的人有关系。当初指使绑架你的不是别人,是唐雅的老公郑国强,就在刚才,他死了!”“啊?死了?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死了了?”一脸吃惊的模样,林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十分意外。“急性心肌梗死。抢救没有抢救过来,毕竟都七十岁的人了,这个年龄的人一旦心肌梗死,很难再救过来。”对郑国强的死陆伟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毕竟那厮差点把自己给弄死了,他能有今天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老公,唐雅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干什么?”虽然并不担心陆伟和唐雅之间有什么,但现在她毕竟成为寡妇,而且手握巨资,最重要的是,她足够漂亮,完全不比自己差,这让她情不自禁的担忧起来。“她上次不是被渣土车撞了吗?还在医院住着,现在郑国强死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想着咨询下我。”说完,陆伟大有深意的看了林薇一眼说:“你不要多想,我跟她只是普通的朋友,仅此而已。”“老公,我相信你。”一手拿着玉米棒子,一手搂着陆伟的手臂,林薇娇笑道,脸上流露出自信的笑容。在美食街吃完饭后,陆伟、林薇两人打的回家,毕竟明天还要上班,他们不敢睡得太晚。就在他们两人刚刚回到家时,陆伟的手机又响起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奇怪,这么晚了,会是谁打来电话?”喃喃自语,陆伟狐疑道。“你是陆伟?”陌生而又熟悉的女人声音,劈头盖脸的问道。“你是……”“我是王龙的老婆张金香!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我老公打成这个样子,还从来都没有人敢打我老公,你是第一个。前两天你打了我我本来想算了的,现在来看,一切才刚刚开始。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要让你在宜陵市呆不下去!”“你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没有?我没有报警告王龙强.奸未遂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没想你竟然还想找我的麻烦。你还要不要脸,就算你护着自己的男人也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有,前段时间你说我老婆勾引你老公,但今天,我所看到的是你老公想要强.奸我老婆,这事你问问他的司机就清楚了,别给脸不要脸。”“你老婆是什么东西?这种女人也配让我老公去强.奸?我现在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通知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撂下这句话后,张金香直接挂断电话,余怒未消。“老公,是王龙老婆打来的电话吗?”旁边,林薇将信将疑的看着陆伟,忐忑不安道。郑重的点头,陆伟深吸一口气,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老公,那我们该怎么办?那女人像是疯子一样,她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她说报复我们,就一定会付诸于行动,上次你打了她之后,她立刻睚眦必报,现在又给你打电话养颜报复,说明她肯定会采取行动。”忧心忡忡的看着陆伟,林薇忐忑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狗咬了我一口,你说我能反过来咬狗一口吗?顺其自然吧,现在我觉得没什么输不起的,能影响到我的最多也只有工作,大不了我不在医院干了,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宜陵市,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深吸一口气,陆伟感慨道。“这事都怪我,如果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受委屈,我心里肯定会不安的。”愧疚的看着陆伟,林薇自责道。“问心无愧就行了,你没做错什么。行啦小薇,咱们去洗澡吧,早点睡觉。”“嗯。”未知的明天,张金香的报复让陆伟感到后怕,前天出现病人毫无底线诬陷的事情,谁又知道她明天会闹出什么动静?陆伟有种不详的感觉,医院怕是呆不下去了,张金香肯定会从医院下手,让他丢掉饭碗,毕竟这是最酣畅淋漓的报复。近三十岁的人了,身体明显比不上十七八岁的那时候,那个时候一天六七次不觉得累,完全没压力。而现在,他跟林薇的夫妻生活频率保持在一周两次左右,做多三次,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超过四次。对于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能保持一周两次算是很不错的,据他所知,有的男人一周交一次作业都有难度,甚至有的人是半个月乃至于一个人才做一次。第二天一大早,来到医院后,陆伟首先前往住院部看望了唐雅。现在是敏感时刻,而且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来说是莫大的考验,陆伟希望能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到她。“陆伟,你总算来了!”让陆伟意外的是,林薇竟然在住院部楼下等着,看到他走过来时唐雅第一时间迎了上去,脸上的神色很凝重。“你怎么下来了?没事吧。”“不要紧,现在基本上痊愈了,医生说今天可以出院,我待会就办出院手续。”“真的要出院了吗?太好了,恭喜你!”喜出望外,陆伟振奋道,无比激动。“陆伟,刚才郑国强的侄子郑昊来过!”深吸一口气,唐雅直视陆伟的双眼,脸色深沉道。“他来干什么?找你有事吗?”“他给我看了郑国强死之前立下的遗嘱,里面提到了财产分配,我净身出户,什么都得不到。”叹了一口气,唐雅直言道。“什么?你确定那是郑国强立下的遗嘱?”吃惊的看着唐雅,陆伟意外道。“不确定,但看起来也不像是假的。陆伟,反正我也没想过得到他的财产,对我来说,只要能获得自由就行了。”脸上流露出无奈的神色,唐雅言不由衷道。“你才是郑国强的妻子,而且你是第一财产继承人,继承他的财产是理所当然的。这样,我给张俊打个电话,待会约他详聊一下,他是这方面的专家,比我们更清楚程序,我们都听他的。”“嗯,我听你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