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情人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李本草办公室出来后,本来准备一走了之的陆伟还是决定回去跟黄建等人说一声,毕竟昨天他们为了自己写联名信,这是一份恩情,必须牢记在心中。得知陆伟没有接受卫生局的处罚,反倒辞职后,黄建等人全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坚决,令人刮目相看。寒暄了两句,陆伟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搬走了,不管卫生局同不同意自己的辞职申请,反倒他是不想再在医院呆下去了。学医几年,而且一出大学就在宜陵市中心人民医院上班,说没感情是假的,但陆伟也绝不容许尊严被肆意践踏。也许这样做正好中了张金香的计,但顾不上那么多,既然被冤枉了得不到昭雪,也就没有留下来的意义。离开前,陆伟觉得有必要跟唐雅打声招呼,所以直接来到住院部。唐铭和唐飞扬父子俩正在班里出院手续,唐雅则和律师张俊在热聊着。见陆伟抱着纸盒子走进来了,唐雅和张俊都是一脸好奇的样子,十分意外。“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抱着一个盒子过来了?”狐疑的看着陆伟,唐雅困惑道。“我辞职了!”放下纸盒子,陆伟苦涩笑道。“辞职?你不是开玩笑吧?”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张俊不敢相信道。“这事有什么好开玩笑的?我的东西都从皮肤科搬出来了,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陆伟,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你怎么会辞职呢?”脸上的表情很紧张,唐雅忐忑道,她害怕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陆伟离职的。“其实也没什么,十六个字概括就是:得罪小人,遭到诬陷,处罚不公,愤然离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好跟我们说说。”不依不饶,唐雅不安道。“说起来话长,我打了王龙和他老婆张金香……”接下来,陆伟简单的把事情说了出来,听得张俊和唐雅义愤填膺,但同时他们对陆伟敢对王龙和张金香动手感到震惊。要知道,无论王龙还是张金香,都是宜陵市有权有势的人物,也就陆伟敢对他们动手,换作其它的人,恐怕跪舔还来不及。“陆伟,你真的把王龙和张金香打了?”在知道是怎么回事后,唐雅抿嘴笑着问道,毕竟在宜陵市,还从来都没有人敢骑着王龙打。“骗你们干什么?否则的话,我现在会离职?”“你可真有种!”悻悻的看着他,张俊也情不自禁的感慨起来。“冲动的背后就是代价,不过打就打了,我没什么好后悔的!”说到这里,陆伟半开玩笑的看着他们两人说:“我现在已经是无业游民了,张总,你们那缺少打杂的人吗?我去给你打杂,管吃就行!”“你就别在这里揶揄我了。是金子总会发光,我相信,你就算不在医院里上班,也终究有用武之地!”眼神坚定的看着陆伟,张俊朗声道。“谢谢你的吉言,不过别说,我还真不知道离开了医院能干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叹了一口气,陆伟感慨道。看着陆伟,唐雅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咽回去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说话时,陆伟一本正经的看着张俊说:“遗嘱的事情小雅跟你说过了吧?会不会对她继承财产构成威胁?”“基本上不会,他们结婚时没有做财产公证,结婚后郑国强所有的财产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就算遗嘱是真的,郑国强也没有权利把夫妻共同财产转给郑昊。当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必须首先得看到那份遗嘱,确定遗嘱的真假然后再来判断。”十分专业,张俊冷静道。“昨天小雅跟我说她不要郑国强的遗产。这些都是她该得,为什么不要?再说了,你给他做了几年的老婆,而且他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都忘记了?这些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你就必须争取。”看了一眼唐雅,陆伟认真道。“陆伟说的对,不是你的东西你别惦记着,属于你的东西就努力争取,人之常情。对了唐雅,郑国强洗黑钱、偷税漏税这些事情你没有参与吧?”蓦地,张俊一副想到什么的样子朗声问道。“没有,他从来都不让我参与生意上的事情。”“那就行了。好了,基本上我都弄清楚了,我先回去准备资料,等你弄到了那份遗嘱立刻发到我邮箱给我看看,我要仔细研究一下。”站立起来,张俊朗声道。“嗯,我会尽快从郑昊那里要到遗嘱的。”“我也回去了。”抱起纸盒子,陆伟叹息道。“你也走吗?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面?”依依不舍的看着陆伟,唐雅本来还想跟他聊聊的。“我现在又不上班,你要是出院了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呀!”“嗯,那中午我找你吃饭好吗?”歪着头,唐雅期待道。“现在已经十一点了。”看了一眼时间,陆伟嘀咕道。“可以吗?”妩媚笑看着他,唐雅继续问道。“当然可以,正好我中午没地方吃饭。”“嗯,那你可不要先吃了哟,我一会在你楼下找你!”“陆伟,你老实跟我说,你跟唐雅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你的情人?”一起并肩走出医院,张俊半开玩笑道。“别乱说,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啧啧,谁信呀!我跟她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在我的印象里,她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还有,每次提到你的时候她都眉飞色舞,很开心,你就像是她心目中的英雄一样。”“咳咳,我在她心中真有这么高的地位?”不以为然,陆伟轻描淡写道。“你们真的不是情人关系?”“真的不是,骗你干什么?我早就结婚了,而且都有孩子了,你说我好好的作死找什么情人啊。我和唐雅之间的关系很单纯,只是朋友!”信誓旦旦,见张俊不相信,陆伟斩钉截铁道。“你这样想,她可不见得这样想。现在她老公死了,是寡妇,我总感觉你游走在出轨的边沿,而且她看你的眼神就像是看着情人一眼,跟看我的眼神完全不同。”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伟,张俊继续道。“你一个大老爷们的,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不忿的看了张俊一眼,陆伟不爽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