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六章 威胁张金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陆伟盯着看,唐雪浑身不自在,都不敢与之对视。“已经这么晚了,你今天就别走了,住在这里吧,反正还有一张床。”没话找话,唐雪低声道。“还是算了。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以你现在的情况来说,真的不能喝酒,否则有恶化的可能,你要自己学会控制身体!”认真的看了唐雪一眼,陆伟叮嘱道。“嗯,你不说我真的都忘记了,以后不会再喝了。”“行,那我回去了。”叹了一口气,陆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在来的路上,他一直在思想斗争,如果林薇真的不在唐雪家里该怎么办?是不是要直接提出离婚?他真的希望林薇一直跟唐雪在一起。可真正看到林薇躺在床上后,陆伟心里又不是滋味,因为他感觉这一切都是假象,似乎刻意在演给自己看,却又无力揭破。“路上小心点。”看着陆伟离开的背影,唐雪一阵心痛道。送走陆伟后,唐雪关上大门,直接蹲在墙角。虽然成功的配合林薇演了一出戏,可是他总有种犯罪的感觉,毕竟他欺骗了陆伟,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墙角蹲了五分钟左右,唐雪摇摇晃晃的来到房间,将林薇面色潮红,满头大汗的看着自己,唐雪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下意识问道:“你怎么了?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没事,我、我没事……”“你看你像是没事的样子吗?一杯酒也不至于让你醉成现在这个样子呀!”狐疑的看着林薇,唐雪虽然也有醉酒的感觉,但她仍是来到卫生间把毛巾打湿,然后给林薇擦拭了一下。“小薇,你老实跟我说,你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应该不止喝酒那么简单吧?”坐在床边,唐雪一本正经的问道。她甚至敢断言,林薇绝对跟男人做了苟且的事情,否则不至于回这么晚。“别问了。”抬头看了唐雪一眼,林薇情不自禁的哭泣起来,潸然泪下,轻轻地抽泣着。“怎么还哭起来了?你没事吧?你跟我说,是不是王龙他欺负你了?”有些担心,唐雪继续问道。欲言又止,林薇几次想开口说,但最终都忍住了没说出来。迟疑再三,她红着眼睛看着唐雪说:“我老公他为什么这么晚会过来?”“我哪知道啊,不过他九点多的时候打过电话……”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唐雪叹了一口气,眼神深邃的看着林薇道:“虽然我把知道你跟王龙在一起干了什么,但作为闺蜜,我真的要劝说你一句,陆伟很不容易。他似乎是因为你的事情被张金香诬陷报复,进而丢掉医生的工作吧?现在送快递,前段时间在学校里碰到他了,你还说他的工作下贱。小薇,作为一个外人,我没资格评判你们之间的关系,但我真的能感觉到陆伟很不容易,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要是再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是我对不起他。”“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了。他要求你不要跟王龙鬼混在一起,真有那么难吗?今天晚上你就算不跟王龙一起去,能有什么后果?陆伟工作都丢了,我想,他应该做好了准备,还能做什么比送快递更没有尊严了?”虽然也曾出过轨,但唐雪有自己的底线,以至于现在林薇所做的一切都没办法看下去。见林薇一直哭个不停,唐雪给她擦了一下眼泪,朗声说:“行啦,现在很晚了,其它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你早点睡吧。”其实刚才看到陆伟一个人离开的时候唐雪准备说破的,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还是那句话,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她希望林薇能看清楚眼前的形势,不要再作死,否则真的谁都救不了她。翌日晚上,当林薇下班回来后陆伟也正好下班,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陆伟之口不提,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两人在家里不说话空气安静得有些可怕,林薇主动上前道歉说:“老公,听小雪说你昨天去她家看过我,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有些失态。”“没事,我理解你。”“老公……”“有事吗?”“你不跟我说话我有些害怕。”悻悻的看着陆伟,林薇低下头说。“做饭吃吧,我累了!”抬头看了她一眼,陆伟连跟她说话的欲.望都没有。转眼间,陆伟送快递将近一个月。这天早上,他跟以往一样赶个早准备新的一天工作,不料刚准备装快递的时候,老板孙斌走过来了,让陆伟先不要着急送快递,有事跟他聊聊。“孙总,有什么事?”狐疑的看着孙斌,陆伟困惑道。“你来我这里上班有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累不累?”笑看着陆伟,孙斌朗声问道。“还好。”“是这样的,最近的单件比较好,我们公司也要不了那么多人,正好你的试用期到了,所以……真的抱歉,这是你实习期的工资。”直接把一个装钱的信封递了过来,孙斌笑着道。“孙总,你的意思是……要辞退我?”吃惊的看着孙斌,陆伟意外道。这一个月他一直兢兢业业,从来都没弄丢过件,也从来都没有人投诉他,所以现在莫名奇妙被辞退了,陆伟心里很不爽。“对不起,我们这座庙太小了,容不了你这尊大神,你读了那么多书,还是另谋高就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找到比送快递更好的工作!”语重心长,孙斌朗声道。“这应该不是你辞退我的原因吧?据我所知,咱们公司一直都在招人,而且马上大的电商节日就要来了,你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辞人。”说到这里,陆伟深吸一口气,脸色肃然的看着孙斌说:“你说的对,我肯定可以找到比送快递跟更好的工作,但既然离开,我希望知道原因是什么,咱们都坦诚一点不行吗?”陆伟的话让孙斌很难堪,一番犹豫后,他深吸一口气,朗声说:“既然你要原因,那我给你,你是不是得罪过王龙的老婆?”颔首点了点头,其实听到张金香的名字后陆伟基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出意外的话,那疯女人似乎没打算放过自己,哪怕自己已经不在医院上班了,送快递她也不想让自己安心。“你是聪明人,我说到张金香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老实说,你这一个月的表现很不错,揽件也很多,按道理来讲我的确没有理由辞退你,但是人活在现实中,在宜陵市,我这一个小小的快递公司根本就没有资本去得罪王龙,所以真的只有对不起你。为了表示歉意,我多给了你两百块钱,希望你能理解下。”孙斌也是洒脱人,直接把他的苦衷说了出来,他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知道是怎么回事后,陆伟也没数钱有多少,直接从信封里抽出两百块钱放在桌上,脸色平静的看着孙斌说:“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能告诉我实话,多的钱我就不要了,我只拿我该得的。”说罢,陆伟大大落落的离开了,只是心里很悲凉,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王龙的家也在陆伟松快的范围内,这段时间因为送快递的原因,他注意观察了,张金香基本上每天早上十点出门,到深圳路的俏佳人私人美容会所做美容。反正在张金香的干预下又丢了工作,陆伟闲着也是闲着,直接买了一把菜刀,堵在张金香的小区门口。他开始意识到,这女人,如果不给点颜色她看看的话,她会一直肆无忌惮下去,认为自己好欺负。毕竟自己落魄的送快递她都不愿意放过自己,这是陆伟所无法容忍的。果不其然,张金香十点两分的时候从小区走了出来,陆伟则拿着刚买的菜刀漫不经心的朝她走了过去。因为做美容的地方不是很远,所以张金香选择步行,最多也就十分钟就到了。带着帽子挎着包包,张金香一副贵夫人的打扮,不经意见,她惊愕的发现,陆伟竟然站在前面三米不到的地方,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这一幕让张金香直接吓蒙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像是被点穴了一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关键是旁边也没有人,就算喊救命也没人来帮她。“陆伟,你、你想干什么?”瑟瑟发抖,张金香声音微微颤抖道。她害怕被逼急的陆伟做出不计后果的事情,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她没给陆伟活路,逼得她在宜陵市生存不下去。“我干什么你不知道吗?是你到圆通快递把我的工作弄到的吧?”把玩着菜刀,陆伟声音冰冷道。“你、你可别乱来,杀人可是犯罪的……”噤若寒蝉,张金香恐惧到极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杀人?你这么贱的女人我才懒得杀,不过我会考虑剁掉你的手或者脚喂狗。”邪气凛然,陆伟狰狞笑道,让人毛骨悚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