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 好聚好散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面对陆伟的质问,林薇没有说话,一个劲的哭个不停,痛不欲生。“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回家?你跟谁在一起?是谁给你下药了?还有,你身上的衣服被哪个男人脱干净了?林薇,我告诉你,现在我问的这些问题如果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的话,我们现在就去离婚,这种日子老子一分钟都不想过了!”竭力的压制心中的怒火,陆伟就差没冲上去动手了。现在他越来越觉得林薇不值得同情,毕竟在这之前屡次警告过,而且她明明知道自己在调查她出轨的事,竟然还敢顶风作案,无所畏惧。这种情况下,陆伟不知道除了离婚外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如果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陆伟绝对不会有一丝留恋,他在林薇身上已经招不到任何挽留的必要。“呜呜……”在陆伟的呵斥下,林薇一个劲的哭泣,生无可恋。见此,陆伟知道不给点颜色她看看的话她会一直以为自己好欺负,是老实人,甚至可以接受妻子被干的事实。因此,三番五次质问林薇都没有回答的前提下,陆伟懒得废话,直接下楼找了一家打印店,打印了了三份离婚协议书,然后把自己的名字全都签上。回到家后,陆伟又把户口本,身份证以及结婚证全都拿出来了,甩在林薇面前,冷冷道:“既然你觉得无法启齿,不想跟我说的话,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吧,我的已经签了,我俩不存在财产争议,离婚后灵儿归我,其余的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以后不要再闯入我的生活就行了!”震惊!本来她还诧异陆伟突然离开家干什么,没想到竟然是下去打印离婚协议书了。此刻看到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摆在眼前,林薇惊慌失措,痛哭流涕道:“不要,老公,我不要离婚。”“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你真以为给我戴绿帽子我什么都不知道?”红着眼睛,陆伟恨得牙痒,真想上前狠狠扇她两耳光。“不要,我不会跟你离婚的。”“林薇,你好好跟我说说,你到底是什么心态,一边出轨给我戴绿帽子,一边却执意不离婚,你图个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了,在我心里,你甚至连一个外人都不如!”没有怜悯,陆伟直接放狠话,如果不是伤心到了极点,他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伤害林薇的,毕竟她是自己老婆。“老公,不要这样……”“你有脸让我不要这样吗?林薇,你就答应我离婚吧,只要你答应了,我绝对不再过问你任何事情,不管你跟谁做嗳,我都可以不管不问,你何必这么缠着我?我现在求求你放过我!!!”面红耳赤,陆伟的声音近乎怒吼出来。“是我的错,老公,都是我的错……”“我他么的不是想听你认错的,你就告诉我,昨天晚上,到底是谁对你下药了!!!”牙齿咬得咔咔响,陆伟愤怒道。“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卫生局局长说他在清水湾有个饭局,问我有不有时间过去。我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老师,他们谈的事我也不懂,而且那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本来打算拒绝的,但是他说只要我给他面子过去陪那些领导喝杯酒,就让中心人民医院给你道歉,并且把你召回皮肤科继续担任主任。我想着你反正工作没了,就没多想,答应了,可是我没想到,等到了清水湾门口后,迎接我的是王龙。”提到王龙,林薇明显怔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继续说!”陆伟吼道。“跟王龙见面后我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个局,我被利用了!卫生局局长也是王龙授意让他给我打电话把我骗来的,王龙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我陪城建局的周局长,因为他要建房的文件一直没批下来。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已经骑虎难下了,没有选择了,我只能硬着头皮陪他们吃饭。并且吃饭的时候还特意安排和周局长坐在一起。”“然后了?你是怎么被下药的?”深吸一口气,陆伟追问道。“城建局的局长周政一直对我有想法,我是女人,不可能不知道他的那点心思。虽然上次的事情你威胁过他,但他并没当回事,是他认定的女人他就一定要弄到手。所以吃饭的时候我没有喝酒,就是怕喝醉了,让他有机可趁。我问服务员要了一杯热开水,可是我没想到,热开水竟然也有问题,我喝了后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觉得很不对劲,浑身没力气。我感觉白开水有问题,虽然跟上次周政下的药不同,可身体明显不对劲,头晕乎乎的,所以我就想着尽快离开,免得出事。王龙提出来要送我回去,因为我也没车,在清水湾那地方,也叫不到的士,就答应了,但还没等我上车,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等我醒过来,我、我就在家里了,老公,我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红着眼睛,林薇痛哭道,不停的想要解释,却发现怎么都解释不了。“你真的想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冷冷的看着林薇,不管她有没有说谎,总算是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完整叙述出来了。“老公,我不是在清水湾吗?现在醒了为什么会在家里?还有,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懒得解释,陆伟掏出手机,把昨天晚上她在床上一丝不|挂的照片给她看。“啊?这、这……老公我……”“我不想瞒你,昨天晚上我收到一条短信,说你在清水湾唐皇宫1号房间,于是我就过去了,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就这样躺在床上,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穿,房间里也没有人。现在我就是想知道,你身上的衣服是被谁脱的?还有,你到底有没有被别的男人上过?”红着眼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伟就感到扎心的痛。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妻子啊,却在另外一个地方被人脱掉衣服,而且还无法确定有没有被上。可即使没上,被另外一个男人脱掉衣服陆伟也接受不了,更何况如果真是被人脱掉衣服了,有什么理由不上了?陆伟的心在滴血,现在除了离婚外,他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服自己接受林薇,因为她的身体已经被玷污了,而且心灵也充满了谎言。“老公,我、我也记不清楚是谁脱了我的衣服,我最后是和王龙在一起的,如果衣服真被脱掉的话,应该是他干的。还有,我记不清楚有没有人动过我,感觉好像没有,但迷迷糊糊中有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把我抬走了……”可怜处处的看着陆伟,林薇直言道。听得出来,林薇否热自己被别的男人上过,毕竟她只承认有被人抬走的印象,没有人在她身上驰骋的印象。“你觉得男人给你脱衣服的时候能忍得住不干你吗?”红着眼睛看着林薇,陆伟赤.果果的质问道。“老公!”“王龙他有没有干过你?”言辞犀利,陆伟针针见血的问道。“没有。”“你觉得昨天是谁给你下的药?”无视林薇的否认,陆伟继续问道。“肯定是王龙,因为我问服务员要白开水的时候,他起身出去了一趟,我感觉肯定是他在白开水里面下药,而且昨天晚上也主要是为了那快地的事情。老公,说出来你不要生气,他肯定是想对我下药,然后把我送给城建局的局长周政,让他占有我……不过我迷迷糊糊中并没有感觉到有人动过我,可能他有什么事情错过了……”支支吾吾,林薇努力的解释道。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相信这所谓的解释,太苍白无力了。毕竟这是王龙好不容易设下的局,如此,周政不可能在林薇昏迷不醒的前提下放过她。被下药的女人不干白不干,更何况林薇是他一直想得到而从未得到过的女人。“你早上起来到现在应该还没有上过厕所吧?”深吸一口气,陆伟眯着眼睛看着林薇道。“没有。”“那好,你现在跟我去一趟医院,做个血检和尿检,如果你被下药了,这检查就是证据!王龙这孙子,他太张狂了,明知道你是结过婚的女人,却还对你下手,不给点颜色他看看,他真的以为老子好欺负!”目露凶光,陆伟狰狞道。“老公,就算检查出了我被下药了你又能怎么样?在宜陵市,王龙的权利很大,一手遮天一手遮地,你是斗不过他的。”苦涩的看着陆伟,林薇叹息道。“以前我的确斗不过他,但现在就不一定了。”冷笑起来,有吴伟明给自己撑腰,只要有证据在手,他并没将王龙放在好眼里。“老公,那我……”“这次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如果你要是觉得没问题的话,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个字吧,咱们好聚好散,可以吗?真的求你不要再缠着我,饶了我吧,跟你在一起,我现在活得很痛苦,生不如死!”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陆伟厉声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