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两百二十七章 林薇自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下去,可看到林薇精神崩溃,如果继续逼问下去,指不定发生什么事情。因此,当林薇说出同意离婚,并且愿意交出女儿抚养权的时候,他并没有质问下去,而是冷冷说:“明天早上九点,我们在民政局门口见,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好聚好散,也算是给彼此都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撂下这句话后,陆伟没有安慰一直在哭泣的林薇,直接离开了。陆伟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打开门进来后,让他意外的是,电视开着,唐雅还在沙发上,不过早就睡着了。显然,她应该是打算等陆伟回家,只不过没有熬下来。情绪低落,不过来到唐雅跟前,见她甜甜睡着的时候,陆伟心疼的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想要把她抱到床上去。“你回来啦!”不过当下俯下身子正准备把她抱起来的时候,唐雅苏醒了,喜出望外道。“嗯,你怎么在这里睡着,小心着凉!”点了点头,陆伟松开了。“我这不是想等你回家麽。怎么样,你把视频给林薇看了没有?她有没有否认?”一副期待的样子看着陆伟,唐雅追问道。“没有。”“你是没有给她看还是她没有否认?”狐疑的看着陆伟,唐雅困惑道。“我没有给她看。”“为什么呀?你这大晚上的过去,不是说了要给她看吗?怎么又临时改变主意了?”弄不懂,唐雅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同意跟我离婚了!”叹了一口气,陆伟坐在沙发上,眼神悠悠道。“那孩子的抚养权呢?她有没有同意?”唐雅追问道。“也同意了!”“这是好事呀!不过陆伟,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提不起兴致来?这不是你一直都想要的结果吗?现在她不仅同意离婚,而且就连孩子的抚养权都愿意给你,你为什么不高兴呀?难道你是不想跟她离婚吗?”不解的看着陆伟,唐雅有种感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否则陆伟不会如此。没有回答,捉奸这事,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毕竟看着妻子被另外一个男人干,他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拿着刀子狠狠捅了他几刀一样,撕心裂肺的痛,却难以言表。“陆伟,你还拿我当自己人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让我觉得很害怕,到底发生什么呢?”拉着陆伟的大手,唐雅一本正经道。打破砂锅问到底,她就是想弄清楚陆伟回去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连出轨的视频都没给林薇看?这明显不符合他的风格,跟他回去的初衷也背道而驰。“我捉奸在床了!”犹豫再三,陆伟叹了一口气,心事重重道。“啊?捉、捉奸在床?到底是怎么回事?”始料未及,林薇明显一副没想到的样子,双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回去的时候,林薇正和孙凯在床上左爱!”叹了一口气,陆伟直言不讳,把事实说了出来。“不是真的吗?这么说来,你真的是捉奸在床了?”瞪圆了眼睛,唐雅语无伦次,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完全被陆伟所谓的捉奸在床给惊讶到了。“千真万确。”“结果怎么样?你动手打人了?”见陆伟身上有淡淡的血迹,唐雅脱口而出道。“我现在还没离婚,他竟然跑到我家里来偷.情,上我老婆,你觉得我会轻饶他吗?当然,我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之所以能鬼混到一起,林薇也有很大的责任,毕竟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孙凯是不可能去我家,更不可能跟他发生关系。我刚才把孙凯狠狠的打了一顿,然后让他光着身子滚出去了。至于林薇,打了两耳光,她同意离婚并且交出孩子抚养权,我也就没有再为难她。”说出这句话后,陆伟感觉自己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十岁,感慨万千。“真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事情,可是林薇他到底为什么要出轨呀?她应该跟不止一个男人做过吧?”脸色深沉,唐雅感慨道。“她说是因为遭到果照的胁迫,但在我看来,更多的原因是虚荣心。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其它的原因,我感觉她一直在隐瞒什么,不愿意说出来。”“你的意思她出轨还有其他的原因?”脸色一愣,唐雅吃惊道。“应该有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愿意离婚,并且把女儿给我,这就行了!”长叹了一口气,陆伟悠悠道,不愿意再说话。见唐雅还想问些什么,陆伟撇过脸看了她一眼,抑郁道:“行啦唐雅,今晚发生的事情有些多,我感觉现在脑袋里胀胀的,而且现在也很晚了,你早点睡吧,我也要睡了,而且我跟她越好了,明天一早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哦,那你早点休息!”唐雅很识趣,毕竟她希望看到的结果已经出现了,所以并没有再去打搅陆伟,显得小鸟依人。身上有血腥味,陆伟随便放水冲了一下,这才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这些年跟妻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真的不敢相信,明天他们就要办理离婚证,从此分道扬镳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陆伟还在睡梦中,电话响起来了。迷迷糊糊中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李梅打过来的。这么早李梅打电话过来,这让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不难想象,她肯定是对丧失灵儿抚养权感到不满意。本不想接电话,但这一幕迟早要面对,陆伟迟疑一番后,还是接通了。“妈,这么早打电话,有事吗?”毕竟还没离婚,陆伟仍尊称李梅一声妈,以示敬重。“你快点到医院来,小薇煤气中毒,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语出惊人,李梅疾声道。晴天霹雳,陆伟一下子从床上坐立起来,双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颤颤巍巍道:“她、她怎么样了?”“医生说情况很危险,我们正在救护车上,你最好还是尽快赶过来吧!”“好,你、你等着,让她挺住,我马上就过来!”脸色惨白如纸,陆伟颤巍巍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