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六十二章 陈琛被杀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不起陆伟,是我对不起你!”不停的道歉,陈琛愧疚道。“事情已经发生了,道歉也没什么意义,不过我不怪你。”“陆伟,王龙既然能做出杀人的事情,现在他知道是你在监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所以接下来你千万要小心,我怕他会对你下手,而且当我跟他说是你布设的监控视频时,他当着我的面直接撂下狠话,说不会放过你,要让你生不如死……”不停的哭诉着,陈琛忐忑道,极度不安。“放心吧,该来的迟早都会来,躲是躲不掉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叹了一口气,陆伟冷静的问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怯生生的回答着,陈琛声音微微颤抖道。“好好保证身体,熬过来就好了,就算为了你儿子,你也不能丧失信心!”陆伟鼓励道,虽然他心里也很忐忑。“嗯,我会的,你千万要小心一点,我感觉现在的王龙丧心病狂,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挂了电话后,陆伟一直都心事重重的模样,十分不淡定。陈琛的话让他变得不安起来,而且他知道王龙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一旦他真的下定决心让自己没有活路的话,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日子绝对会很痛苦。陆伟先去学校把灵儿接到一起,然后这才和唐雅以及父母在CBD碰面。父母看到灵儿时全都十分开心,连忙拉着她的小手嘘寒问暖,不过陆伟看到父母拎着大包小包,一头雾水,十分好奇。见此,母亲赵英连忙解释说:“小雅给我和你爸一人买了一套衣服,而且还给我买了三金,我不要她还非要给我买,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一下子花了那么多钱,基本上是他们在农村一年甚至两年的生活费,老两口都很心疼,虽然他们知道这些钱对唐雅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但他们还是受宠若惊。“这是小雅的一片心意,买了你们就接着吧。如果你们不要的话,她肯定会以为自己招待不周!”笑看着他们两人,陆伟欣慰道。“可是她花了很多钱……”“阿姨,钱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和叔叔喜欢就好。”说着,唐雅歪着头看向陆伟说:“我们去哪里吃饭?”“这里的牛排不错,就在这里吃牛排吧。爸妈,你们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看着他们两人,陆伟朗声问道。“我和你爸吃什么都可以。”“那就行,我们走吧。”避开父母的时候,陆伟感激的看着唐雅说:“今天辛苦你了,谢谢你!”“看你说的,那么见外干嘛?这些都是我应该错的。如果你爸妈要是能接受我的话,我想,就算再累也都值了!”眉飞色舞,唐雅满怀期待道。“这么好的儿媳妇,他们没有理由不接受,不过你也知道,他们是传统人,在他们的印象中,儿媳妇还是林薇,他们还没缓过神来,所以希望你能给他们时间,我想,他们会接受你的!”回过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陆伟深吸一口气道。“嗯,我会等的。对了陆伟,今天跟别人谈合同是不是很顺利?你回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眉头一直紧锁着。”认真地看着陆伟,唐雅开门见山道,十分好奇。“合同很顺利,我已经跟客户顺利签约了,五十万的单子。”轻描淡写,陆伟脸色平和道。“那你为什么一直都不高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或者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没有的事。”“你根本就不会撒谎!”认真地看着陆伟,唐雅像是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一般,继续质问道。“好吧,我和王龙的情人陈琛在他的别墅安装了监控,目的是想找到王龙犯罪的证据,但刚才陈琛给我打电话说监控的事情被王龙知道了,而且他还知道这事是我干的。不仅如此,王龙在她面前扬言要报复我,就是这么回事!”脱口而出,陆伟没有隐瞒,毕竟他已经认定了唐雅,并坚信她是值得信赖的人。“王龙要报复你?你是因为王龙要报复你才不开心的?”郑重的点头,陆伟深吸一口气说:“我跟这孙子接触有一段时间了,林薇出轨和吸毒都跟他有莫大的关系,可以说,我把他看做是仇人。据我所知,他好像涉黑了,所以他扬言要报复,我不得不谨慎。”“如果你要是放心不下的话,我给你请两个保镖吧?”认真地看着陆伟,唐雅并没有开玩笑。“请保镖?没这个必要,我主要是担心身边的人受到伤害,譬如你和灵儿,只要你们没事就好!”深吸一口气,陆伟谨慎道。“你真的有那么在乎我吗?”痴痴地看着陆伟,唐雅含情脉脉道,由衷的感到欣慰。“你肚子里都有了我的孩子,我当然在乎你!还有,今天谢谢你为我爸妈买了这些礼物。”“还这么见外,你爸妈以后不也是我爸妈吗?”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一家人吃完饭后又逛了夜市,这才回家。当然,因为目前陆伟住的房子只有两个房间,所以唐雅并没有跟他们住在一起。虽然关系公开化,但在得到认可之前,还是要避嫌,而且唐雅也放不开跟陆伟住在一起。陆伟专门问过父母,他们对唐雅的印象很不错,很贴心,至少从今天来看,让他们感到相当满意。逛了一天,父母累了,洗完澡就回到房间睡觉。待得他们洗完后,陆伟则给灵儿洗澡,然后把她送到房间,随后他自己也洗了个澡。本以为今晚能好好的睡上一觉,可刚刚躺在床上,他的手机又一次响起来了。接通后,让陆伟吃惊的是,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乃是警察。警察语出惊人,说陈琛死了,因为她的手机上显示最近跟陆伟联系过,所以想弄清楚她和陆伟之间的关系。“你、你说什么?陈琛死了?这怎么可能!她是怎么死的?”确认警察不是在开玩笑,陆伟声音微微颤抖道,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被抹颈,割断喉咙窒息而死。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警察继续问道。“朋友,她是我的朋友。”陆伟还没缓过神来,声音微微颤抖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