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七十八章 不孕不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从跟唐雅同居后,男人的需要虽然得到满足,但同时陆伟也发现身体时不时表现出一些症状,隐约间让他意识到身体发生问题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陆伟发现身体下面阴.囊部位肿胀,十分难受,局部持续或间歇坠胀疼痛感,有时候也出现隐痛和钝痛。刚一开始他以为是劳累过度,亦或者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突然有了身体不适,但随着疼痛加剧,作为医生的陆伟开始意识到,这不是偶然事件,是身体生病的信号。因此,这天下午,不那么忙的他驱车来到中心人民医院,挂了个泌外科,想检查下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陆伟挂的是专家号,正教授职称的老医生赵正理。当他进入科室后,戴着厚厚镜片的赵正理抬头看了他一眼,先是一愣,随即意外道:“你不是陆主任陆伟吗?”“咳咳,赵教授,你还记得我呀!”尴尬笑了笑,陆伟打趣道。“怎么能不记得,对了,听说你辞职了?我说怎么好长一段时间砸医院都没有看到你!”狐疑的看着陆伟,赵正理困惑道。“说来话长,不过我的确不在医院上班了。”叹了一口气,陆伟十分遗憾道。“哎,你的事情我听说过了,医院继续这么下去,迟早会闹出事来,不过我听说你在外面似乎也发展的不错!”“还行吧,富不了也饿不死。”“怎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下次可别再挂号了,直接来找我就行了。”看着陆伟,赵正理朗声道。“是这样的,最近这段时间,差不多有半年左右,我一直觉得阴.囊部位肿胀,很痛,刚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以为是累了的缘故,但最近这段时间我才发现,这个地方痛得越来越厉害,所以我想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是而言,陆伟简单把自己的病情说了出来。“你的这种症状是不是站立起来的时候疼痛得更厉害一些,一旦躺着或者卧着症状就减轻了?”看着陆伟,赵正理冷静问道。不愧是老专家,赵正理一语中的,陆伟连忙点头说:“的确是这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精索静脉曲张。你还是先去做个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然后做个CT和MRI,用来确认到底是原发性VC还是继发性VC。”老成持重,赵正理平静道。很专业的术语,陆伟也听不懂,毕竟他不是泌尿科的。饶是如此,按照赵教授的吩咐,陆伟去做了这几项检查。待得检查结果出来后,陆伟再次找到赵教授,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教授看了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后,基本上可以确诊是精索静脉曲张。“赵教授,怎么样了?”见赵正理看着彩超不说话,陆伟惴惴不安的问道。“通过体格检查和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精索静脉曲张,应该是原发性VC。”“那接下来该什么办?”心里有些惶惶的,陆伟脸上的表情很凝重,毕竟这病病得不是个地方。“你放心,这病不是特别难治,不过精索静脉曲张经常伴有不育或者精.夜质量异常,如果你还打算要孩子的话,我觉得你应该检查一下精.子的质量。”一本正经的看着陆伟,赵正理坦言道。赵正理的一番话让陆伟脸色骤变,也许对一般的人来说不育算不上什么大事,可对陆伟来说,这事很重要,因为唐雅肚子里有孩子了,倘若自己不育的话,那她的肚子是谁搞大的?因此,陆伟一本正经的看着赵正理说:“赵教授,以你的经验来看,我不育的概率有多大?”“精索静脉曲张发病率为男性人群的10-15%,在不育的原因中,男性不育中占15-20%。精索静脉曲张多发生于左侧,你的正好也在左侧。精索静脉曲张可伴有睾.丸萎缩和精.子天生障碍,进而造成男性不育。至于概率……这个说不准,只有通过专业的检查才能确定。”脸色平静的看着陆伟,赵正理平静道。“既然如此,那麻烦你帮我做个专业的检查,我要知道自己能不能怀孕,因为我还打算要个孩子!”脸色诚恳的看着赵正理,陆伟认真道。“那好。”点了点头,赵正理心平气和道。虽然他不知道陆伟要检查的真正理由是什么,但他尊重病人的要求。接下来,陆伟做了专业的检查,但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他呆呆坐在候诊室里,脸上的神色相当难看。唐雅肚子里的孩子真是自己的吗?如果自己真的不能让她怀孕的话?那又会是谁的?难道是唐雪看到的那个男人?千万思绪汹涌而来,陆伟双手抓着头发,很痛苦。之所以跟林薇离婚,是因为她欺骗了婚姻,出轨了,背着自己在外面偷男人。本以为离婚后可以跟唐雅好好过日子,不需要多有钱,平平淡淡就好,可都还没结婚,唐雅就有出轨的可能。其实也算不上是出轨,毕竟他们还没结婚,如果真的能在结婚之前查明她在自己之外还有男人,那这个婚也就不用结了。等待是漫长的,虽然只等半个小时,可陆伟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当他把检查结果再次递给赵正理教授的时候,赵教授极为认真地看着陆伟说:“还真被我说中了,你现在的确不育。”“怎么会这样?”陆伟感觉脑海里面轰的一声,像是爆炸了一般,那是无法形容的感觉。顿了顿,陆伟继续问道:“赵教授,你能确诊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育的吗?”陆伟知道和唐雅发生关系的确切时间,所以如果要是确定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育的,就能证明唐雅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抱歉,这个无法确定,毕竟这有一个过程。不过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真想要孩子的话,积极配合治疗就行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只要找到症结所在就好办了。”扶了扶厚厚的镜框,赵正理脸色泰然道。虽然心情很糟糕,但既然有病就要积极配合治疗,所以陆伟心事重重道:“赵教授,那就麻烦你了,接下来我该怎么治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