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1章 理智全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这贱婢,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都这份上了,即便陆才人再怎么愚笨,也自然想到采心所言另有目的,当即大怒,却又怕引起旁人留意,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将声音给压了下去。免-费-首-发→【追】【书】【帮】

    可她话音刚落,门外却忽然传来一声:“朕也想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陆才人浑身一震,猛地转头一看,只见夏景烨刚好抬脚走了进来,一进门便满脸怒气冲冲的盯着她!

    像是怕自己看错了,她忙又顺着他的视线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可紧跟着便听夏景烨说:“朕问的就是你!”

    此言一如而,陆才人顿时觉得脚下一软,竟然不知怎的就从凳子上滑了下去!

    “皇……”

    啪!

    没等她一句皇上喊出口,身后忽然又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

    她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再次往身后看去,只见那菁华宫的宫女正愣愣的低头看着面前撒了一地的鸡汤,从她自己的角度看去,透过汤碗的碎片,依稀可见些许白色的气泡……

    一瞬间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便炸裂开来!

    “这……怎么会这样!小主你这是……”

    采心低头看着刚刚被自己故意装作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鸡汤,眼角余光察觉陆才人正看着这边,立即故作惊慌抢先开了口,语气中还带着几丝恐惧与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可心中却不禁越发觉得绮云料事如神,竟然早在多日前就料到夏景烨今日回来,还嘱咐她若是陆才人先来定要拖延时间,让夏景烨听见她和陆才人的谈话!

    “我……你……”陆才人结结巴巴的,哪里还能说得出半句话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皇上竟然会忽然出现在这给宫人看病的患坊,更想不到这碗她精心准备的毒鸡汤竟然刚好就撒在了皇上面前!

    至于……至于她刚刚和这宫女说的话皇上到底听见了多少……她更是想都不敢去想!

    “小主,我们不过见了几次面,就算上次在菁华宫门外奴婢不该当着众人的面得罪了您,可您也不至于就能狠心到让奴婢去死呀!奴婢也只是办差的,只是怕影响了菁妃娘娘休息,所以才强势了一些……”

    “够了!”夏景烨忽然扬声打断了采心的话。

    采心故作被吓得一哆嗦,当即抿住双唇,低下头来,不敢再言语,可却又暗自瞪了陆才人一眼,眼神中满是不甘心。

    夏景烨阴沉着脸扫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脸色苍白还跪坐在地上仿佛丢了魂一般的陆才人,片刻后才沉声说:“陆才人,朕只不过问了你一句话而已,你怎么就被吓成了这副模样?”

    “我……嫔妾……”陆才人心头一跳,下意识抬起头来望向夏景烨,可一时间,竟然不记得他方才到底问了自己什么!

    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皇上知道了那些谣言是自己找人放出去的会如何惩罚自己,都是到底要不要将顾妙仪给说出来,好让皇上去责罚她而自己可逃过一劫!

    这可是她入宫以来第二次和皇上见面啊!

    第一次……就是当初张诗琪病重之时,她跟着顾妙仪去昭华宫凑热闹,有幸见了皇上一次,可那次,她根本没有机会和皇上说话……

    没想到,她日盼夜盼的第二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情景,皇上第一次与她说话竟然就是责问她……

    “告诉朕,是谁跟你透露菁妃的身份的?又是谁让你往宫外散布谣言的?”夏景烨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一改方才怒气冲冲的骇人模样,蹲下身来似乎格外有耐心的问,脸上还露出几丝温柔的笑意来,静静看着她。

    陆才人被他看得有些发蒙。

    原本就还沉浸在巨大的不甘与恐惧当中,几乎不知该如何自处,却没想到他忽然对自己这么温柔……

    不禁心神一荡,仿若被蛊惑了一般,下意识一字一顿的说:

    “是……是仪姐姐,是仪婕妤!”

    “顾妙仪?”夏景烨又是一笑,柔声确认道。

    陆才人顿时全无理智,只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得到答案,夏景烨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挑眉对着陆才人说了一声:“很好。”随即便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就如同投入烈焰当中的雪花一般,倏地便消失不见。

    “刘全!把这贱妇给朕扔到长安宫去!”

    再开口,方才还轻声细语的人已是冷酷无情,甚至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这一句话就仿佛是一道惊天霹雷,陆才人听罢不禁双目圆睁,微微张着嘴,呆若木鸡的坐在地上,直到刘全带着另外两名內监过来试图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时,她才浑身猛地一震,回过神来再度看向夏景烨……

    “不,不是这样的,皇上……”她痴痴然开口,说着便想要去拉夏景烨的衣裳,可刘全却眼疾手快的往前半步,将她和夏景烨生生隔开!

    随后冲着那两名內监使了个眼神,两人当即不敢再慢,也不管陆才人愿不愿意,几乎半拖着就将人带了出去。

    內监们走得极快,越过门,采心便再无法看见陆才人的身影,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一声——

    “皇上……嫔妾,嫔妾只是被人骗了,被人指使,嫔妾什么都不知道啊……”

    夏景烨闻言,冷冷看了刘全一眼,刘全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尖着嗓子着急万分的冲着外面喊:“把她的嘴给我堵住!”

    喊完过了一会儿,觉得外面安静下来了,才又转头冲夏景烨讪讪一笑……

    但夏景烨却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扭头又看向还坐在榻上,一副懵懂模样的宫女身上。

    刘全见状,忙对着采心比了个手势,又悄声说:“还不快下来给皇上见礼!”

    “不必了。”

    不等采心有所回应,夏景烨倒是先开了口,于是刘全又明白了什么,再度点头哈腰的一笑,小心翼翼溜出了房间。

    “你就是那个被她责罚的掌事宫女?”刘全走后,夏景烨居高临下的继续打量着采心。

    采心默了片刻,才故作惊慌的点了点头,“奴婢是菁妃娘娘宫里的。”

    “你可知你打碎的那支簪子价值万金?”夏景烨又问。

    这问题倒是让采心觉得有些奇怪,纵然面上懵懵懂懂的继续点了点头,可心里却犯起嘀咕来,疑惑他怎么这时候了还有功夫问这个?难道不是更该关心谣言,质问她到底有没有将菁妃的身份告诉别人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