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一章 没完没了的闹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纯这一次的监狱生活比起上一回可顺风顺水多了,虽然说是蒙冤进来的,但她认了,心情也平静了,本以为就这么待下去,等着二十年后刑满释放呢,可没想到半年之后,事情就有了转机。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战龙醒了!

    许晨为了战龙能够醒过来,不惜重金请了五六位国内外著名的脑外科专家,而且还用上了最昂贵的药物,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战龙昏迷了快一年的时间里,总算醒了。

    一开始战龙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从前的记忆一点都没有,等调理了快一个月后,这才渐渐记起了一些从前的事。

    闵常勇也一直对洛纯的案子有些怀疑,因为战龙是唯一的当事人,闵常勇特地来询问她三四回,可战龙却一直摇头说不知道,记不起来了。

    闵常勇对巴巴守望的许晨和苏琳说:“照我看,她不像是记不起来,可能是有什么隐情说不出口,或许真正的凶手就是她。只是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没办法对她进行收审,不仅她的身体不允许,还因为证据不足。”

    苏琳送走了许晨和闵常勇之后,脚步沉重的回到了战龙的床前,坐了一会儿,突然苏琳滴滴答答的流下了眼泪,她说:“战龙,你知道,我为什么对洛纯那么好吗?”

    战龙皱眉问:“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苏琳说:“她是我跟前夫生下的女儿。”

    说着苏琳整个人滑在了地毯上,跪在了战龙面前:“战龙,我求求你了,求你把真相说出来吧。”

    战龙看着向她磕头的苏琳,终于说:“好吧,我说,许振达是我杀的!”

    原来当天晚上洛纯和殷芷涵离开了以后,战龙耳边一直回响着洛纯说过的那句话,丁克素不能用在心脏病人身上。

    战龙对许振达早已经恨之入骨,又钻知道一直都有心脏病,就想着用丁克素去杀了这个仇人。

    经过了一阵纠结,战龙下了床来到了许振达的房间,趁着许振达醉得人事不知的时候,把那一针丁克素扎进了他的腋窝。

    为了不被警方发现蛛丝马迹,战龙把针管和针剂瓶都放在了一副画的画轴里面,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种丁克素对人的神经有一种兴奋作用,所以才会让心脏病人承受不了这种兴奋,最终心律过快而产生衰竭。

    醉中的许振达突然醒了,神经兴奋得想要做些什么,他习惯性的操起鞭子,来到战龙的房间,像疯了一样对她一顿暴打,打得她差点就在那一刻死于非命。

    许振达的兴奋点过后,慢慢的觉得心脏有些不对劲,这才强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在了床上,最终在睡梦中彻底离开了人世。

    战龙死里逃生以后,以为自己当初做得天衣无缝,警察根本不会发现许振达的死亡真相。可她万万没想到,许振达的死因还是被警方发现了,而且洛纯和殷芷涵还因此蒙冤入狱。

    战龙也一直暗中自责,觉得不该让洛纯和殷芷涵替她顶罪。可谁都有趋利避害的心思,战龙也不例外,她不敢承认这一切,因为她怕像洛纯一样身陷囹圄。

    直到苏琳跪下来恳求她,她这才受不了良心的谴责,终于说出了真相。

    接下来,警方根据战龙的供词,在许家老宅找到了那幅画卷,拧开画轴,从空心的轴筒里倒出了作案工具——丁克素的针剂瓶和针管。

    警方通过上面的指纹比对发现,最清晰的指纹真的就是战龙的!

    许振达被杀一案终于真相大白,因为战龙之前一直受许振达迫害,作案动机情有可原,法庭最终只判了战龙六年徒刑。再加上战龙的伤势过重,所以被允许保外就医。谁也没想到,她竟然还能逃过这场牢狱之灾。

    洛纯和殷芷涵出狱那天,实在隆重得有些过了份,四五十台车把南理市监狱的大门口堵得满满登登。

    不仅亲妈苏琳来了,干妈洪英也来了。许晨带着闹闹和爱纯,许晴晴和薛凯一块儿,常虹和裘诗诗,叶含嫣和老公,华春艳和李刚,卞馨和关蓉,还有陶婧,岳晓苹等一大群至亲好友,生死姐妹全都来了。

    洛纯走出监狱的大门,先是跟苏琳紧紧抱在了一起,苏琳的眼泪先是止不住的淌了一脸:“宝贝女儿,你受苦了。”

    洛纯也哭了,直冲她摇头:“妈,没事儿了,别哭了,我这不出来了吗?”

    她又笑了:“我向你保证,我永远也不进去了。”

    跟洪英拥抱时,洛纯深情的说:“妈,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您对我的好,您跟我亲妈一样亲。”

    洪英流着眼泪,只会一个劲儿的点头了。

    洛纯走到了许晨和两个孩子面前,先是各亲了闹闹和小爱纯一口,又白了许晨一眼,说:“我在里面待着挺好的,谁想要出来了?”

    许晨当然知道老婆是在口是心非,逗着她道:“那你难道不想我呀?”

    “我想你干嘛?你有什么值得我想的?”

    洛纯见许晨脸色有些变了,忙又说:“不过吧偶尔也想……”

    话没说完呢,许晨那吻就贴了上来,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管别人看没看着,就开始当街热吻上了。

    在FY举行的大型酒会上,许晨郑重的向宾客们宣布:“我已经在北海买下了一座岛屿,现在正在建设当中,我准备在岛屿上的各项设施建成之后,携全家一起到那里生活——这也是达成我妻子洛纯的一个愿望,抛开尘世中的纷纷扰扰,找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我和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听到许晨说到这里,所有的姐妹们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洛纯,觉得她实在是太幸福了,竟然和许晨有了这样的完美结局,姐妹们除了羡慕就是嫉妒了。

    可想到洛纯听了这话,竟然气哼哼的走到了台上,抢过许晨手里的话筒,冲他大声道:“你说压根没向我请示,谁同意你随便就买个岛啦?”

    把许晨弄得直愣怔了,洛纯又转过头,笑嘻嘻的对台下所有宾客说:“我跟大家说说我的心里话吧,是这么回事:其实这一年多我在监狱里学了不少东西,尤其是金融和企业管理知识,我都学得透透的了。所以呢,我就想要牛刀小试一下,从明天开始,我就要真正的开始管理FY,真正的当好我这个总裁,我会让FY发展得更大,更强!”

    所有的人听了这话,全都面面相觑,想笑又不敢笑。

    洛纯看着全场,问:“大家愣着干嘛,倒是鼓掌呀?”

    终于掌声响起来了,许晨也要快被她给气晕厥了,凑近她耳朵小声说:“我的小祖宗,你只学了一年,就把那些东西都学得透透的了?而且还是在监狱里学的?我的天,我求求你别闹腾了好吗?难道你闹腾来闹腾去还没闹腾够呀?”

    洛纯禁不住哈哈大笑:“人活着不就得闹腾吗?不闹腾那得多没劲呐?告诉你,我要继续闹腾,而且我会没完没了的闹腾!”

    (全书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