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章 试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赫连玄玉眼眸里阴鸷一片,狠狠抓起凤玲珑的手,厉声质问:“千年玄玉哪儿去了?”

    凤玲珑被他抓得手腕生疼,却仅是蹙眉,没有抗议。

    但她总不能跟他说,千年玄玉被一个万年老怪物吃了吧?就算她如实说,他也不会信。

    “我要是说有人把千年玄玉给吃了,你应该不会相信吧?”凤玲珑微微郁闷地挣扎了下,她手都快断了。

    赫连玄玉果然一声冷笑:“你当本王是三岁孩童?”

    你连三岁孩童都不如!凤玲珑暗自腹诽,最起码她说的是真话,可他不信,所以他连三岁孩童都不如。

    本以为这次不容易过关,至少要被折断一只手,才符合赫连玄玉的行事风格,但凤玲珑下一刻却听见赫连玄玉轻笑出声,不禁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

    赫连玄玉放开了凤玲珑,轻笑声不断逸出薄唇:“很好,本王倒也不在乎那身外之物,只是你弄丢了本王的千年玄玉,可要怎么补偿本王才好?”

    凤玲珑直觉性地后退,却被他拦腰制止,然后被他挑起了下巴。

    “赫连玄玉,这个动作真的很沙猪。”她想偏头躲过,他却不许,她只能拿眼睛瞪他。

    赫连玄玉却不管她的抗议,只勾唇笑道:“玲珑不是想退婚?如今弄丢了订婚信物,可要怎么办才好?”

    “我……”凤玲珑眼里顿时浮现懊恼,贝齿咬住了下唇,心想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转怒为笑的。

    “本王宽宏大量,准许玲珑以身相许。”赫连玄玉看见她的懊恼,愉悦地笑出了声,眸中千般风华,璀璨如星月,让人忍不住为之失神。

    “你想得美!”凤玲珑冷哼,轩辕南都没能沾染她的身,何况他!

    “玲珑,你一定会是本王的,敢不敢与本王一赌?”凤玲珑越是不屑,赫连玄玉便越是想征服她。

    不单纯是为男人天生的征服欲,而是想看见她那倔强的眼中有他存在,抹掉她总不经意流露的伤痛。

    “我为什么要和你赌?”凤玲珑给了他一个‘你无聊’的眼神,她赌运一向不好,不赌!

    “你怕了。”赫连玄玉勾唇一笑,眸中光华流转,黑曜石般的眼睛突然靠近凤玲珑,直直望进她眼底深处,追逐她深藏不露的灵魂。

    “可笑,我会怕你?”凤玲珑嗤之以鼻,瞪大眼睛和他对望,谁怕谁?

    “既是不怕本王,怎不敢与本王赌?”赫连玄玉挑眉,“本王出手救玲珑,将千年玄玉给玲珑,都是在赌玲珑值不值,本王勇气可嘉,玲珑却是个胆小鬼。”

    凤玲珑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他还真是不要脸,自吹自擂勇气可嘉!但……

    他有一点说对了,对于男女之情,她的确望而却步了。

    “是轩辕南吧?”赫连玄玉轻轻摩挲她垂下的眼睑,目光微冷,凌厉之气若不是被强压下来,此刻只怕马车也要灰飞烟灭了。

    凤玲珑蹙眉,撇开脸,不想跟赫连玄玉讨论这个问题。

    那是她的伤心事,和赫连玄玉无关,也和任何人无关。

    “轩辕南有一相爱十年的准太子妃,名风茗玉。”她撇开脸,赫连玄玉便顺势而上捻着她小巧的耳垂,惹得她连忙回头,却又让唇落入他指间。

    凤玲珑气恼地看着赫连玄玉,他不是不近女色生人勿近?怎么在她面前老是动手动脚让她想要杀人?

    “不过,风家百余口人,几个月前全被斩首了,就连那准太子妃风茗玉,也被斩首于斩妖台上,这轩辕南倒也狠得下心。”赫连玄玉轻笑着谈论轩辕南的事,看见凤玲珑眉头越蹙越紧。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凤玲珑心里隐隐作痛,但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本来,本王还在想,玲珑会不会是风茗玉……”

    赫连玄玉这一句话,让凤玲珑的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过,赫连玄玉接下来却话锋一转,笑容慵懒:“但那风茗玉性子温婉,玲珑却是个张牙舞爪的姑娘,想必不是同一人。”

    凤玲珑松了口气,又不甘地哼道:“你怎么知道风茗玉性子温婉?说不定是你错看了她!”

    但她心里却是承认了赫连玄玉的判断,只因当初,她想为轩辕南做好贤惠太子妃,也学了轩辕南内敛起来,所以才给人温婉的表象。

    不过那十年里,她的确没有发过几回脾气,这都是为轩辕南而收敛的。

    现在想想,那十年她也活得憋屈,从来就没有做过真正的自己。

    “呵……本王告诉你一件关于风茗玉的糗事吧!”赫连玄玉好心情地调整了两人搂抱的姿势,早知马车停了下来,却也不急和凤玲珑分开。

    她的糗事?凤玲珑倒是有了几分兴趣,准备洗耳恭听看看他能知道她什么秘密。

    “风茗玉十五岁及笄时,因她是准太子妃,达官贵人便都要为她准备厚礼,本王的父亲自然也不例外。”赫连玄玉玩味地勾唇,懒洋洋地道,“本王听说那风茗玉没什么脾气,便暗中将本王父亲准备的礼物给调换了。”

    凤玲珑微微愕然,她十五岁及笄时……就是他害得她狼狈不堪,在众人面前丢脸的?

    果然,赫连玄玉继续说道:“本王给那风茗玉准备的礼物,是一条蛇。听说,风茗玉最是怕蛇。那日满朝文武与轩辕南都在场,风茗玉狼狈逃跑,连头发都散了。”

    “我也怕蛇。”凤玲珑呆了一会儿后,笑了起来:“风茗玉这件事我也听说过,事后风茗玉并没有清算这件事,似乎也一点没被影响。”

    赫连玄玉或许因为这件事,认为风茗玉性子温婉的,但其实她那时候……

    她那时,压抑太久了,赫连玄玉故意针对她,却让她有了一次发泄的机会,所以她根本不记恨那件事。

    “若是玲珑被人这般对付,玲珑会如何?”赫连玄玉吻着凤玲珑葱白的指尖,漫不经心地问道。

    凤玲珑挑眉:“当然是以牙还牙,十倍还回去!”

    以前是为轩辕南而活的风茗玉,必须要压抑,如今她是为自己而活的凤玲珑,为什么要戴上面具?

    赫连玄玉看着凤玲珑端详片刻,轻笑着放开她的手,扶她站定:“凤府到了,下去吧。”

    凤玲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依言下了马车,看着马车走远后她才猛然间明白:赫连玄玉是在试探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